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四十五章 原來是霍家人

草士 | 2021-06-06 19:00:15 | 巴幣 0 | 人氣 59


第二百四十五章 原來是霍家人

袁昊一眼掃過門外五名來人,同是峨嵋派袍子,無一不是男弟子,心中暗暗偷樂,邊拱手邊笑道:「諸位師兄遠道而來,晚輩誠惶誠恐,不知有何要事?哎喲!陋居沒什麼好招待,各位師兄快請坐,快請坐。」

只見為首二人分別佇立一左一右,一胖一瘦,雙手負後,面容倨傲,一身峨嵋派袍子外均披著一件外衣,衣料平滑柔順,透著微微光澤,看來甚是高級。他倆先後坐下,後方跟著三名弟子,則落座為首二人之後,其中有二弟子目有慍怒,正狠狠瞪著袁昊。

袁昊仔細看去,心底微感詫異,那二名師兄可不就是在山下飯館碰到的元文之、周逐明?

袁昊眼珠子一轉,暫且不理會元、週二人,心底若有所思,沏好熱茶,恭敬奉上。

五人眼看袁昊奉來茶水,尚懂禮法之道,臉色稍緩,可是一見杯中茶水,卻又眉頭盡蹙,但見青綠茶水中略是混濁,碎末載浮載沉,看就不是用甚麼好茶葉泡出的茶。

那胖弟子放下茶杯,動著肥短手指,臉上不善道:「袁師弟,今日冒昧拜訪,你可曉得咱們是為何事前來?」

袁昊又低頭又拱手,語態惶恐道:「晚輩魯鈍,怕是得罪諸位師兄,萬萬不敢胡猜,還請師兄明言。」

另外那瘦弟子嘿的一聲,大手拍桌,清臒臉上冷然道:「袁師弟,你還裝甚麼蒜?你自己做過的事,難不成自己會不清楚?」

袁昊眨眨眼,想了一會,笑問:「師兄可是說小琉璃師姐的事?」說著,竟是連聲歎氣不停,面有不平之色,續道:「可憐師姐她無辜受罪,白白苦遭寒氣侵體,也不知是哪路小人,做出這等傷天害理的惡事。」

五人聽聞此話,以為袁昊意有所指,是在指桑駡槐,暗罵他們是「小人」,不禁臉色皆變,目光冷峻下來,閃過絲絲殺意。

元文之、周逐明和另一人齊聲大喝道:「大膽!」紛紛拍桌起身。

那瘦弟子冷冷道:「袁師弟,你四處張揚小琉璃師妹的事,究竟有何用意?」

袁昊驚道:「師兄何出此言?晚輩不過是如實所說,並沒有說謊騙人。」

那瘦弟子哼了一聲,隔了半晌,才道:「不管如何,師弟,最好給咱們一個解釋,否則的話,我們霍家定然有的你好受!」

袁昊聽到那「霍家」二字,腦中忽然靈光乍現,閃過無數念頭,彷彿是分散四處的線索堪堪連成一線,若有所悟,尋思起來:「飯館那小二和大娘說他們女兒上山求藝,後來傷了派中師姐,因而身陷囚牢,所以才元、週二人每個月才會下山送信。莫非那囚牢,指的就是九老洞禁地?所以師姐她⋯⋯她是小二的女兒?原來根本沒甚麼傷人入牢,一切全是這些人在搞鬼。」

他轉而又想:「龜爺爺的,師姐並沒有和我說是誰逼她闖九老禁地,只說是她不願接受那霍家胖子求愛。唉,師姐說得不明不白,我又如何能肯定是霍家二人所為?還得親自探個清楚明白才是。」

他佯裝嚇得一跳,哇的一聲,顫聲道:「莫、莫非二位就是古撫仙那霍家之人?」

只見瘦弟子滿臉傲色道:「不錯,我和大哥正是撫仙霍家人。」他這話說得極有自信,只道袁昊定是怕了。

豈料袁昊「啊」的一聲,當真整個人栗栗危懼,噗通一聲,雙膝跪地,道:「晚、晚輩不敢,霍師兄恕罪,師兄恕罪!」

五人和小琉璃見袁昊二話不說,立刻跪地求饒,都是吃驚不小。

只見那胖弟子忙勸道:「尹哥,這袁師弟也知道錯了,何況是他救出小琉璃師妹,咱們就從輕發落,好不好?」

霍尹搖搖頭,不滿道:「哲弟,你就是心腸太軟,當初你追求小琉璃師妹不成,反被人家當面羞辱,這件事難不成你就這樣算啦?」

霍哲面有難色,囁嚅道:「我、我⋯⋯」

霍尹歎氣道:「那小琉璃究竟有什麼好?你在老家中不也有了三個娘們,幹什麼非要她不可?」

霍哲忽然叫了一聲,氣勢頓變,大聲道:「尹哥!你不懂,你不懂,師妹她的好,只有我理解。像她那樣的佳人,我絕不能放走!」

元文之、周逐明二人曾吃過袁昊和都爭先的虧,周逐明更是對他倆懷恨於心,眼下見袁昊態度和當時大不相同,不由滿心困惑,以為有詐,可是轉念一想,偷瞥那霍哲、霍尹一眼,卻又暗暗覺得不無可能,均想這二位背後的霍家勢力,儘管不在四川一帶,但確實不小,袁昊這廝說不定是聽人提及,明白處境不妙,正因如此,才會成了這副德性。

元、週二人言念及此,臉上得瑟,冷冷笑而不語。

躲在床底下的小琉璃,目睹袁昊態度驟變,跪地央求的模樣,大覺不解。

小琉璃並不知曉,她平素溫雅如玉,待人和藹可親,對任何人態度始終如一,絕不會因年紀、身分、武功高低而有所別類,眾師姐、師兄的要求,她也會極力達成,因此很得派中上下喜愛。加上她還是圓容師太的親傳弟子,年輕貌美,武功更已然遠勝同輩弟子,自然很受派中男弟子青睞。

霍哲前後求愛好幾回,始終未果,霍尹深覺霍家的顏面蒙受屈辱,才會以她父母為由,引她深夜赴會。本來他是想讓小琉璃吃點九老禁地的寒氣之苦,再由霍哲出面搭救,危及之際,來個救美戲碼,普通女子情思湧動,見頭豬也能是情人,如此還不手到擒來?

霍尹萬萬沒想到的是,小琉璃竟會如此硬氣,寧可待在禁地忍受寒氣,也不願老實出洞,是以又萌生惡計,乾脆說她是擅自闖入九老洞禁地,最後迷失在洞中深處。

小琉璃痛心不已,忖道:「這事說來說去,都是我的過錯,要是我答允霍哲師兄要求,小師弟或許就沒必要遭這等無辜之罪。」

哪知就在她打算出聲時,耳中卻聽得袁昊道:「諸、諸位師兄,你們⋯⋯你們這回特意前來,莫非就是為了師姐的事?」

霍尹冷著一張臉道:「袁師弟,這不關你的事。你若還想活命,我給你一次機會。」

袁昊如獲希翼般,不停搗頭,道:「是,是,謝謝師兄大恩大德,謝謝師兄大恩大德。」說罷,突然滿臉苦色,道:「不過霍尹師兄,此事晚輩已不慎說了出去,該如何是好?」

霍尹冷笑道:「這還不簡單,事情既然是由你說出口,再由你親自改口。」

袁昊道:「師兄的意思是⋯⋯」

霍尹向外頭看了一眼,道:「每日清早和午後,是峨眉山頂道氣最盛的時候,掌門會為派中弟子闡述佛法。所有弟子都會聚在華藏寺,耳聽佛法,身練修為,你只需找個時機打斷掌門,改口讓眾弟子知道就行了。」

他說完後,理也不理袁昊答應沒有,只道:「哲弟,咱們走。」五人先後步出房門,頭也不回離去。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