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守書人:無字天書】:第一章-隨身攜帶武器是很重要的!

珀璠 | 2021-06-06 18:05:16 | 巴幣 14 | 人氣 84

連載中守書人-無字天書
資料夾簡介
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看完恐怖懸疑故事以後,或是看過那些光怪陸離的SCP檔案以後,總會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懼? 這些恐懼,其實其來有自。



  --守書人指南:武器要隨身攜帶!--

  「丟臉死了!」

  幼諠背著書包走在回家路上,一邊和哥哥繪聲繪影地描述剛剛的夢境,結尾不忘補充一下被老師挖起來的尷尬場面。

  好在那堂課是最後一堂,放學時間距離她被老師挖起來只有十五分鐘,下課鈴一響,她就立刻抄起書包奔出教室,留下一大票還沒回過神來的老師跟同學。

  「那妳這樣不就沒有聽到最後的作業要寫甚麼?」禮滕用手輕輕敲了下妹妹的額頭。「難不成又要禮拜一一大早去學校趕作業?」

  「丟齁!」幼諠驚呼一聲,趕緊拿出手機,撥給好朋友雅筑,電話一接通,就傳來雅筑的霹哩啪啦的痛罵聲。

  「死幼諠,一下課就跑!習作講義都沒帶!妳幾個意思妳──」

  「雅竹,抱歉啦……我就、就很丟臉咩……」

  「妳丟臉,我比妳還丟臉啦──」

  「好啦好啦,不要生氣,不然我再請妳喝麥麥?」

  「10瓶。」電話那端傳來非常堅定的聲音,幼諠的臉垮了下來。

  「……3瓶。」

  「7瓶,不能再少了。」

  「5瓶,妳不是說要減肥!」

  「……好啦好啦,5瓶就5瓶。欸對了,明天妳哥在不在家?」雅筑妥協了,最後一句話她壓低了聲音問著。

  「在呀。」幼諠回答,她當然知道雅筑那點小心思,於是她也壓低了聲音偷偷說:「不過他10點要出門,妳早點來吧!」

  說到自己的哥哥禮滕,幼諠就會高高抬起下巴,驕傲地說著哥哥身高一米八、體重七十五,視力1.5,是個身材標準、身形挺拔的帥氣弓箭社社長,然後開始向那些想認識自己哥哥的女生收取一些“賄賂”,本人稱之為外快。

  歸禮滕對於妹妹這樣的行為表示不恥。

  『好。』

  幼諠掛斷了電話,走在她面前的禮滕忽然停了下來,凝視著遠方的落日餘暉,眼神變得嚴肅起來。

  「哥?」

  幼諠不解地抬頭望向禮滕看著的方向,仔細的看著那片橘紅紫的漸層,她發現有些不明的小黑點在竄動,而且可能還正往他們的方向前進。

  禮滕抓住妹妹的手,輕輕地吐出一句話:「幼諠,跑。」

  她點點頭,邁開雙腿,開始狂奔。

  雖然一般人可能看見那些小黑點並不覺得奇怪,但幼諠相信哥哥的判斷。

  一般而言,守書人在現世會有一個特異功能,完全隨機,可能很廢也可能超好用,像幼諠得到的異能是「預知夢」,禮滕則是可以「看見事物的本質」。

  所以那些看起來無害的黑點點,在大家眼裡就只是個蟲蟲而已,但在禮滕眼中,或許就是很恐怖的怪物吧!

  兩人沒命的拔腿狂奔,那些小黑點在發現他們跑起來以後,也以極快的速度向他們追來。

  禮滕拉著妹妹的手跑過早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街道,以往會停下來打個招呼的老闆不解地看著他們從眼前一閃而過,連說個嗨都來不及。

  跑過街道盡頭的小七,禮滕熟練地翻過一堵矮牆,轉身想看妹妹是不是也跟上了,卻那麼剛好看見一隻怪物已經逼近幼諠身後。

  「阿諠!」他大喊一聲,嫻熟的從箭筒中抽出一隻羽箭搭上弓,伴隨著咻的一聲,箭已離弦,精準的貫穿蝕幻怪的頭部。與此同時,幼諠早已一個完美的落地測翻滾躲到陰暗處,從包包裡抽出兩把短小精悍的匕首,匕首握柄的部分各鑲著一顆綠松石。幼諠將匕首解鞘後,一個大步飛躍,也加進了戰局,陣陣刀光劍影閃過,砍掉不知多少隻蝕幻怪的腦袋,蝕幻怪的數量卻好像一點都沒有減少的跡象。

  嗯?你說兩個普通高中生怎麼可以隨身帶武器而不被發現呢?

  弓箭社社長隨身帶弓帶箭怎麼會奇怪呢?漫研社的社員隨身帶兩個Cosplay用的道具不是很正常的嗎?

  再說了,現在世道這麼亂,搭個捷運你都不知道自己身邊的人會不會突然亮出刀子開啟失速列車模式,帶個武器防身也不為過,你說是吧?

  幼諠和禮滕氣喘吁吁地背靠背靠在一起,蝕幻怪已經聚集成黑壓壓一團朝他們圍來。

  情況危急。

  兩人身上的校服被汗水浸溼,緊貼在皮膚上,即使手已經痠到快舉不起來,他們仍是擺出防禦的架式。

  「哥,怎麼回事?」幼諠雖然看不見蝕幻怪的模樣,但看著那些黑點密集的樣子,還有那越來越濃烈的刺鼻氣味,她也知道情況不妙。

  「有人在控制這些蝕幻怪。」禮滕低低的聲音自後方傳來,他瞇起了眼睛,四處搜尋著異樣的地方。最後,他看見在那群蝕幻怪的中心處微微透出濃密的紫光。

  錚──的一聲,羽箭已飛奔而去,在一片黑壓壓的蝕幻怪中間清出一條道路,伴隨著噗滋的物體穿入聲而來的,是狂妄的仰天長笑。

  那一瞬間,灌滿鼻腔的那些腥臭、彷彿壓在肩頭的那股威壓,都消失的乾乾淨淨。

  「真不愧是亞神的孩子。」那人用淳厚的語氣讚嘆著,讚嘆裡似乎還有一點遺憾。

  「可惜不是朕的孩子。」那人似乎還說了一句,但聲音很小,再加上兩人距離並不近,所以兄妹兩人沒有聽清。

  那原本被紫霧包圍的那人,現在輪廓衣著已清晰可見,只見他笑著拔掉插在心口上的羽箭,絲毫不在意白衣已浸染了鮮血,看到他的第一眼,幼諠就想到了耶穌受難像。

  「孩子,你們近來可好?」留著一臉濃密大鬍子的人信步向兄妹兩人走來,一邊自我介紹。「啊,不要那麼怕朕,在亞神生第二個孩子的時候,朕還去參加過滿月酒……男孩,你可還記得朕,你那時候都已經會拿刀了呢。」

  原本禮滕還摸不透這人的來歷,這麼一說,他很直覺的把妹妹護到身後。

  他清楚的記得那天妹妹的滿月酒有多糟糕,而眼前這人的名字,媽媽稱呼他為:青陽。

  也是在那一天,媽媽失蹤了。

  「青陽,你來做甚麼!」

  「沒禮貌,你該稱呼我為青陽大帝。」青陽大帝喝斥著,但臉上卻沒有任何不快。「罷了罷了。說吧,你娘在哪?」

  禮滕高高的舉起上弦的弓對著一步之遠的青陽大帝就是一箭。

  這箭上捲著一個用紙莎草做的紙,箭貫穿了青陽大帝的腦袋,莎草紙上染上一層濃濃的黑墨。

  「你早已不配得到她的原諒。」禮滕瞪著留下兩行墨汁的青陽大帝,說道:「你欺她、負她,甚至不惜用她交換你的利益,如此自私的你,又有何資格再來尋她!」

  「你說的那些,都不是朕的本意……」 青陽大帝大吼著,說完,他的身形快速消融成一灘墨水,消融在莎草紙中,紙上開始出現一行行密密麻麻的文字。

  禮滕快速走上前將那張紙拾了起來,用一條紅絲線捲好,收進書包裡。

  「哥,那個角色你認識?」幼諠正在將比首收進那個起來很廉價的塑膠刀鞘內,喀啦的一聲,匕首變成塑膠感十足的Cosplay道具。

  「是老媽年輕時寫的小說的角色。」

  「欸!?」禮滕這句話給的訊息量太大,幼諠一下子反應不過來。「你說老媽以前寫小說然後跑進書體世界跟角色談戀愛?」

  太瘋狂了。

  禮滕用力彈了妹妹的額頭,像是在警告她不要亂來。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能夠跑出書體世界,總之先回家吧,老爸應該煮好晚餐了。」

  「嗯。」

  兩人稍微收拾了一下環境就離開了,離開前,幼諠像是有甚麼感應似的往巷子內又望了一眼,卻甚麼都沒發現,她甩甩頭,心想可能是自己太神經質了。

  巷子裡有個生鏽的灰色鐵門微微開著,門縫中還透著一點點不祥的紫光。


創作回應

藍飛璃
原來也是快穿劇的同好~XDDD

兩部都是穿越,這部的流暢度我覺得很可以,某些重點點看起來有帶到,希望後面會帶出那些沒有特別顯示看起來像伏筆的部分。

本作問題一樣,小地方更改就好,尤其是青陽大吼的那段,可能刪節號改成破折號或驚嘆號會比較有聲音強的感覺。(個人覺得)
2021-06-06 19:14:01
珀璠
快穿劇是什麼呀?
2021-06-06 19:22:08
藍飛璃
快穿劇就是穿越,但每個世界都是獨立可以成為故事的。

穿越劇的話則是指平行時間線的穿梭。
2021-06-06 22:15:18
珀璠
歐~~了解啦!
2021-06-06 22:21:16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