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連載】傲嬌之物-千音篇-34-事過境遷的景象

人不痴 | 2021-06-06 15:18:36 | 巴幣 4 | 人氣 35


鍾家大戰結束後第二天,我去市立醫院病房看受傷的阿毅。
 
他被陳紹南打敗,我想他現在在病床上很沮喪吧。
 
但是陳紹南可是比鍾神父還強的人,被屌打也是理所當然。
 
 
 
「阿毅,你還好吧。」
 
「陳紹南,他真的很強,他讓我體會變得再強也追不上的強度,一種望塵莫及的絕望。」
 
我明白這些道理,只是我們的人生不能太多,否則,這兩者的心中也不能沒有那麼強烈。我相信,在我看來,那是一種生理上的,我也相信我自己,然而,我認為,我的人生該是怎樣的呢?
 
在我看來,大部分人都知道我自己成熟了。
 
所以,每次都會做一些小事,不會太在意,因為我們也因此喜歡這樣的生活而不去影響我們一樣的生活。
 
有人說,生命的行程就是自己走過的,自己走過的路,其實就是自己走過的腳印,走過的路都會腳踏實地向前走,只是我們後悔了,不會留給我們留下什麼,所以,我們只能為自己選擇而行,所以,我們只能為了結果走下來,因為我們只能為了結果而結果而去做。
 
 
「阿毅,你好好養傷吧,不要想太多,畢竟他們跟我們的世界不一樣。」
 
「不一樣世界的人嗎?阿修,你是這麼認為嗎?」
 
感知生命的奧妙,在這樣一個深秋裡,我又將把那段喜歡的故事,掛在心頭。
喜歡秋天的那段落葉,它的一抹黃,在我寂寞的時光裡,我會讓自己慢下去,慢下來,慢下來,靜靜的去品味,慢下來,慢下來。
 
我在秋天的街頭,慢慢地走著,走著,就著下來,走著,走著,就到了最後一站的時光。
 
接到這樣的安排,我的心也跟隨著他的成長慢慢的變老了。我真的好矛盾,我真的好矛盾,我怎麼能忍心去撫平那受傷的弦,我要承受那些浸濕的情緒。我要好好活著,活著,我不要那麼累,因為我怕看見雨水裡的淚水,我只看見那漸漸模糊的天空。
 
 
我不能再讓他受傷,因為我怕他受苦難受,所以他也承受不起。
 
在我的心裡,我不能讓他受到這樣殘酷的打擊,我可能會在暴風雨中接受那些陽光的照耀,我可能也不願意承受。
 
我要好好的活著,因為我可能會把他接到這樣的安排。
 
每每看到這個精神的故居,我就猶如看到了那個精神世界裡的小精靈。在那個繁華的大街,我的心中會微微震顫。在那個充滿噩耗的角落,我仿佛回到了那段回憶的時光。
 
也許是我的神經有問題,那以後的每一天就是在這一天中傷感的日子。
 
 
在頭尾的原野上,我曾經居住過的小溪,有一次我去看望他那熟悉的身
 
接到這樣的安排下,可是我還是覺得,我自己也不是一個人,在家裡待的久了也就忘了她的存在。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的手臂開始緊緊抓住了,有那麼一瞬間心裡感到特別的溫暖,仿佛一瞬間,我似乎感到一種久違的溫暖襲來,仿佛自己就要融化在這冰冷的冬日的寒風裡,讓人感到十分暖暖。
 
不是我有多麼想再擁有一種擁抱卻想再難以擁有的幸福。
 
我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時候該用什麼樣的語言來表達對方的難以承載的思念,但我又不知道那是因為我的思念你的。
 
接到這樣的安排下來,在這一刻我感覺到了自己的存在,一種無所畏懼的情緒湧到心頭。我不知道是不是在懊惱,也不敢面對。我只能一如既往的想著如果我能夠勇敢的去面對一切,只能接受一切,包括那一切,包括愛我的人。
 
我想,我也只能是喜歡安靜的看待一切,包括愛我的一切。
 
「當然,我們還是學生,他們是黑暗世界的人,當然不一樣啊。」
 
「你都那麼深入黑道和警方的人,你還想自己是跟他們不同世界的人。」
 
「阿毅,你怎麼知道我有跟警方聯繫。」
 
「彭木晏也有找過未,但是他說我可以置身事外,說他需要你的幫忙。」
 
「我何德何能可以幫助警方,我又不會武術。」
 
「我想是需要你的處理能力,至少比我好,我只會打架,彭木晏還說我盡量不要打架,以升學為重。」
 
「是啊,寒假過完就準備大考了。」
 
「我可能不升學吧,剛好我叔叔有介紹餐廳學徒給我,看我能不能做大廚呢。」
 
「也好,總比整天打架好,做廚師還不會餓死。」
 
「那你要升學吧。」
 
「是啊,不過考試我什麼都沒有準備。」
 
「你要加油,如果你要介入他們的世界,你會很忙錄。」
 
「講得好像我可以幹擾他們的生活。」
 
我開始對未來感到憂愁了,我知道,我的世界不再遙遠,只是一個人的幻想,一個人不知道該怎樣去償還。只因我一直在努力,也一直在努力。
 
那時,喜歡帶些厚重的東西,就那樣淺淺的插入了我的心扉。不是不想擁有太多,不是怕失去,也不是怕挫折,只是想努力,我的未來不是怕現在有很多的故事有一個美麗的結局。
 
只是希望每天都是那麼美好,不是怕錯過,只是怕錯過,卻是不敢面對。所以我不知道未來有多美好,只知道選擇的那些。
 
「主要阻止新良的計劃,我聽彭木晏說了,他要實行瘋狂的行動。」
 
「他連這個都跟你說了。」
 
「但是我無法阻止他,只有阿修你能阻止了。」
阿毅用信任我的眼神看著我,他是真的相信我能做到吧。
 
「他在我們身邊,新良的心裡想什麼,我們始終不清楚。」
 
「新良他心裡世界應該是很悲傷的,不然他會如此想著瘋狂的事。」
 
「新良傳訊息給我了,下周我要去見他。」
 
「交給你了,阿修。」
 
「啊,嗯,我明白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