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S雙子】連結有風險

小依Eilleen | 2021-06-05 20:46:01 | 巴幣 0 | 人氣 94

※CP:卡諾X撒加(其實是無差),注意避雷
※我流OOC,私設一大堆,人物屬於車田正美
※冥界之戰之後的日常,含有各種作者自認有趣的梗XD
※聖鬥士星矢的同好歡迎交流唷!
※本文章禁止任何未經授權的轉載,謝謝!

※※※※※

《連結有風險》
結束了長達一個月的加班,從海界回聖域休假的第二天早上,卡諾難得在沒記鬧鐘的情況下睡了個懶覺。此時陽光已經悄悄從窗簾的縫隙中溜進來,於是他翻個身,抓起蓋在肩上的棉被往頭頂拉。可就在半夢半醒之際,他摸到有什麼毛茸茸軟綿綿的溫熱物體待在自己的頭頂上方。
「嘿老哥,我說過好幾次了,糖糖(Candy)最近在換毛,不要心軟讓她進房間,會弄得被單衣服上都是貓毛……」
卡諾迷迷糊糊地嘟囊了一句,抬手去驅趕他們的寶貝女兒,可碰到的卻是自己的腦袋。沒有糖糖,也沒有聞到獨屬於糖糖的貓香味或聽見她軟黏委屈的喵嗚嬌嗔。而與此同時,他感覺到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碰到了頭頂的床頭櫃。
說是『身體的一部份』,是因為在正常的睡姿下,卡諾並不認為自己的身高足以讓頭頂撞到床頭櫃。更何況他現下的感覺也不是睡相不良撞到頭,反而像是……
黃金聖鬥士敏銳的感官讓他瞬間清醒,卡諾猛地睜開眼睛,兩手抓住自己的長髮慢慢往上摸。他在蓬亂微捲的髮絲中驚恐地發現了兩只柔軟的、溫熱的、毛茸茸的玩意兒牢牢地長在他太陽穴上方的頭皮上,就像它們一直都在那裏一樣。
「糖糖?你昨晚不是把她鎖在客廳裡了嗎……」
躺在雙人床另一邊的撒加也醒了,他揉著眼睛小聲咕噥。這睡意惺忪的語調將卡諾從方寸大亂中喚了回來,沒有餘裕胡思亂想,他掀開被子跳下床,將睡袍扯開蓋住腦袋,光速逃進浴室將門反鎖。
「嗯……卡諾?」等撒加清醒過來,看到的只有身邊空蕩蕩的位置和不遠處緊掩的浴室門。
「沒事,我只是睡到有點盜汗想沖個澡!老哥你要不要再睡會兒?」話音方落,浴室裡就很應景地傳來蓮蓬頭嘩啦啦的水聲。
「噢,那你慢慢洗吧。」
兩道鎖都扣上了,雖然這鎖對能使異次元空間的他們形同虛設就是,不過撒加也沒有偷看他洗澡上廁所的惡趣味,所以待在浴室裡評估現狀還是很安全的。
兩隻手撐著洗手台的磁磚,卡諾煩躁厭世地瞪著鏡中身高直逼兩米的自己。而像是感覺到了他的懊喪情緒,鏡子裡那一對幫助他增高的東西立刻朝著兩邊沒精打采的垂了下來,看起來和糖糖討不到肉泥吃鬧脾氣的模樣有幾分像。
是的,卡諾頭上多出來的異物正是一對獸耳──一對有著黑色中長毛、會隨著他的情緒起伏搖擺和轉動的貓耳朵。
真是太麻煩了,這大概又是哪個無聊神明的惡作劇吧?卡諾焦慮萬分,他並不想浪費時間去思考這究竟是雅典娜、波賽頓或者厄洛斯搗的鬼。畢竟從前有位偉大的聖鬥士說過,當事故發生時,不要過多去追究它的成因,首要應該先想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卡諾已經記不清這話是誰告訴他的了。前教皇史昂?童虎老師?還是出自他的混蛋老哥?不重要,如果從前沒人說過,那這個偉大的聖鬥士就是自己了。
總而言之,現在狀況非常緊急。他,卡諾,雅典娜女神的雙子座黃金聖鬥士,海皇波賽頓麾下的首席海將軍海龍,冥界之戰單挑三巨頭的菁英,現任聖域教皇撒加的雙生弟弟兼伴侶,長了一對軟萌可愛的貓耳朵,這叫他的面子往哪兒擺?再嚴謹點,他不可能一直躲在雙子宮不出門,到時候出去外交,其他國家的人民看見他一定免不了非議,例如『這就是雅典娜/波賽頓最強的黃金聖鬥士/海將軍?太不得體了吧!』,實在是有損聖域或海界的聲譽。
卡諾的目光瞟向置物架上的一把大剪刀,這剪刀鋒利的很,可以剪開各種布料皮製品等等堅韌的人工製品,結締組織和軟骨所構成的耳朵當然也不成問題。只要乾淨俐落、喀擦喀擦的兩下,就能一勞永逸……
噢不行,驍勇善戰的卡諾第一次慫了,怔怔地把剪刀又放回置物架。沒錯,他是可以在硬吃撒加的銀河星爆後再挨完米羅的一整套猩紅毒針(雖然最後一下米羅點的是止血穴),但這並不代表他願意沒事找疼,還可能搞得鮮血淋漓。再說剪掉耳朵之後,就算不會再冒出來,那裏應該也不會再長出頭髮──到時候頭上兩塊斑禿的他依然會變成眾人的笑柄──這也絕對是不行的!
沉重地嘆口氣,卡諾決定先用穿搭遮掩一下,然後再去找雅典娜女神、前教皇史昂、或者迪蒂絲來解決這個麻煩。總之絕對不能讓他的那群後輩和下屬們知道──迪蒂絲是例外,她是他悉心教養的女孩,貼心溫柔的跟天使一樣,但其他較年輕的黃金聖鬥士和海將軍們卻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亂的混蛋,他可不能主動把笑料送到他們手上。
而這其中最需要提防的則是他的哥哥兼同居人,那位坐擁聖域的教皇殿下,雙子座的撒加。畢竟撒加可是一個會在他和艾歐里亞、米羅他們喝醉了,踩在酒館吧檯的椅子上大聲唱『Ka Ka Ka Ka Time to end this!Gun Gun Gun Gun I cannot miss!』,猜拳輸的人要脫一件衣服的時候,表情淡定地用手機錄下全程,並把他們三個只穿一件內褲的蠢樣在聖域的通訊軟體群組裡無情傳閱的斯文敗類。
值得一提的是,在酒吧玩脫衣划拳唱卡拉OK變成一種時尚流行了一陣子,他們三名黃金聖鬥士也因為身材實在太過迷人而吸引到很多奇怪粉絲迷妹的跟蹤騷擾。
卡諾能聽見撒加在外面走動的聲音,他已經起床了。今天是周末,中午他們要去參加黃金聖鬥士們的定期聚餐。這聚會從聖域修建完成後就每個月都會舉辦,持續到現在也已經快五年了。除非是剛好外出工作或有要務在身,不然只要人還在希臘境內,大家幾乎都會參與。聖域需要團結,定時和同事們交流聊天培養默契是必要的。
既然避無可避,那就只能靠兜帽寬版襯衫的穿搭來蓋上這對耳朵了。但他和撒加平時的便服都是簡約修身的休閒西裝,家裡有這樣的衣服嗎?他該不會真的不濟到需要動用雙子座聖衣那頂蠢透了的頭盔吧……卡諾苦苦思索。
啊、有了!
他感知了一下撒加的小宇宙,撒加現在在客廳裡,大概在給糖糖放飯順便吸吸她吧。卡諾開啟異空間,將自己從浴室移進試衣間,在一堆西裝襯衫訓練服裡找到了他的目標物,又一次用異空間移回原處。
這大概是他的唯一選擇了,卡諾展開手上寬大的黑色潮牌帽T,頗為糾結地抿了抿唇。這件休閒服是他四年前在義大利買的,而且是替撒加買的,出自百貨公司的高檔專櫃,布料的質地和觸感都好的沒話說,不過這都不是重點。
當初為了慶祝同居(參照短篇Realm ofDioscuri的故事),兩人特地推開公務,跑到義大利的西西里島度蜜月。海島的風總帶著一股鹹鹹的潮意,在室外待久了身上免不了沾染上一層薄薄的海鹽。撒加有意無意地小聲嘟囊了一句,鹽黏上頭髮會影響清洗和保養的,卡諾當晚就去商場買回這件衣服,替哥哥蓋住那頭他很寶貝的漂亮長髮。誰料隔天他們去參觀陶爾米納古劇場的時候,撒加居然和兩個出來遛貓的當地女孩交流起了當貓奴的心得。這麼容易就接受對方的搭訕也就罷了,用的還是自己不擅長的義大利語,這可讓卡諾踹翻了醋缸。
卡諾滿心不爽地背著撒加跑去附近的商店街,買了一根螢光綠色的奇異筆藏進隨身包。晚上回到渡假小屋,趁撒加在洗美容澡的時候,他將這件衣服展開,在背後用張揚跋扈的花體字寫下〝I Love Gemini Kanon〞。
 
等撒加從浴室裡出來,看見他親愛的雙胞胎弟弟得意地對他展示自己的作品,臉頓時黑了一半。於是他奪過那根奇異筆,把卡諾在同一個專櫃買的另一件藏青色風衣外套──比撒加的那件版型更長、不修身、下擺能蓋到大腿的一半──扯過來,在正面用秀麗優雅的正體字寫上〝Owned By Gemini Saga〞。
 
雖然性格相對內斂的撒加並沒有把字寫得很大,乍看之下就好像是外套本身的設計,但這也足夠滿足卡諾幼稚的獨佔欲了,笑顏逐開地原諒了哥哥下午對他的冷落。
那次旅行無疑給兩人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但現在卡諾拎著這件襯衫,卻只能痛心疾首地搖頭:熱戀期的情侶果真都是智障!
可是他沒有辦法,他和撒加都沒有在頭上戴配飾的習慣,一來容易遮擋視線,二來會把頭髮的造型弄亂。這是家裡唯一一件帽T,如果他不穿,就只剩下冬季到高緯度地區執行任務時穿的斗篷還堪用了──可那只會更讓其他人覺得自己就是個神經病。
看著襯衫背後龍飛鳳舞的花體字──那根奇異筆的品質也太好了吧,過那麼多年都沒有掉色!卡諾再次重重地嘆了口氣。
五分鐘後,卡諾帶著撞破嘆息之牆的決心踏出浴室,身上穿著那件看起來極度自戀的襯衫,帽子拉上來壓得低低的遮蓋住整個頭頂,不過後腦卻還是有點可疑地鼓起了一道小弧度。
卡諾邁開僵硬的步伐回到寢室,而他的哥哥正站在穿衣鏡前整理衣服。可當撒加轉過身來時,氣氛因為過度的尷尬而陷入一片死寂。
撒加正穿著卡諾那件藏青色的風衣外套。
雙胞胎看著彼此身上的衣服,臉上的表情都活像是吃到了阿布羅迪特製的家鄉料理。他們同時抬起眼睛,目光交匯,並明確地接收到了同樣的信息:你有事瞞著我!
卡諾的第一個反應是看向哥哥的腦袋。噢,啥都沒有,那頭漂亮柔軟的亞麻金鬈髮整齊自然的一如往常,頭頂並沒有冒出一對跟糖糖一樣粉嫩的可愛耳朵。他不禁感到一陣小小的失落──好可惜啊,雖然他們有一樣的長相,但貓耳這種東西應該更適合撒加吧!
你是不是身上也長了原本不該有的東西──卡諾在脫口而出這句話時及時將疑問句給壓回喉嚨裡。他告訴自己得沉住氣,不可以欲蓋彌彰自曝其短。撒加精明又敏銳,自己有哪次真的成功對哥哥說謊了?若這樣問了,他不就知道自己也長出不該長的玩意兒了嗎?
打住,冷靜下來,現在這樣難道不好嗎?你沒膽問,他也不敢偷讀你的小宇宙。熬過午餐的聚會,然後趕緊找出根源解決問題。等身體恢復原狀,就可以來慢慢挖掘撒加的小秘密了。
不過等等的聚會還是能不去就不去吧,有什麼好的理由能翹掉呢……卡諾絞盡腦汁。半晌,他再次看向他的雙胞胎哥哥,而撒加也很有默契地揚起頭望著他。
「中午的聚餐要不要推掉?」他們異口同聲地開口。
「最近肺炎不是頗猖獗嗎,就說你前陣子去英格蘭外交時,不小心確診了。」再次異口同聲。
「雖然不嚴重,但還是需要居家隔離的,而作為同居人的我也得自我隔離,順便照應你的生活起居。」第三次的異口同聲。
說完,氣氛變得比方才更沉默更尷尬了,他倆瞪著對方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渾身因為緊張和作賊心虛而沁出一片冷汗。該說真不愧是雙胞胎嗎,連撒的謊也是同樣等級的蹩腳。
算了,還是到場吧……確診新冠肺炎這種爛透了的謊言只會造成其他同事的恐慌而已,還可能會被當地的衛生局稽查。最後,兄弟倆一起沮喪地垂下了頭。
※※※※※
「唷,老大,您倆今天看起來很不一樣啊!」迪斯瑪斯克打量著他的上司和同事,勾起玩味的壞笑吹了一聲口哨:「不錯不錯,還挺潮的,我知道這個專櫃。最近連帽襯衫和寬版風衣又開始流行了,這身很適合你們,除了衣服上那意味不明的字。」
「這都是為了配合我可愛的弟弟/我那混蛋老哥一時興起的惡趣味噢!」撒加和卡諾同時板著臉說。
「真棒,這大概就是狄奧斯庫洛伊兄弟之間最真摯的感情吧,就連犯傻都要一起!多麼地令人感動!」艾俄洛斯露出欣羨的表情,並扯過旁邊的艾歐里亞,一把摟住他的肩膀:「里亞啊,我覺得我們不能輸!我們也要成為像撒加和卡諾那樣的兄弟,甚至要比他們更親密更有默契!」
「呃……我不要!」艾歐里亞彆扭地推開哥哥的胳膊,往後退到了修羅身後,臉色十分微妙:「你永遠是我最敬愛的大哥,但請恕我拒絕這個提議。」
「我說……」米羅在一旁碎念,嘴裡咬著的棒棒糖上下晃動:「到底有沒有人跟艾俄洛斯仔細說明過,撒加和卡諾的關係不僅僅只是普通的兄弟……」
「沒有用。」迪斯瑪斯克聳聳肩,無奈說道:「這些年我們都跟他解釋過好幾次了,但他有沒有真的理解就不得而知,畢竟有些事也不好講得太露骨。」
「哈,與其說艾俄洛斯沒有理解,倒不如說他在裝傻。」阿布羅迪一針見血地說:「這個弟控,他只是不想接受他不再是艾歐里亞心中的唯一這個事實。」
黃金聖鬥士們進了事先預約好的美式餐廳,他們挑了一張長方形大桌坐下。卡諾在中間,左邊是撒加,右邊是米羅。他的對面是艾歐里亞,艾俄洛斯和修羅分別在艾歐里亞的左和右,而迪斯瑪斯克與阿布羅迪則坐在長方形短邊的兩側。
就算進到室內也沒打算把外套脫下來是嘛,你的小祕密會藏在那兒呢?所有人陸陸續續落座後,卡諾拿起手機裝作在刷社群軟體,眼角餘光卻在偷瞄身邊的哥哥,不過他很快就被愛聊天的米羅給拉回了注意力。
「嘿,卡諾,我好像沒看過你這樣穿欸,看起來年輕很多!不過戴著這個帽子,不會不太方便嗎?」
「還行,因為頭髮已經造型好了,拉下帽子可能會弄亂頭髮,所以就讓它這樣吧。」
「的確啊,長捲髮要造形得好也是不太容易的。」
卡諾故作自然地撩了把垂落的鬢角,隨口說了一個比較好蒙混過關的理由。而好在米羅也不是個非常精明的人,對卡諾的說詞並沒有起疑。
接下來的午餐聚會非常順利,這讓卡諾稍稍鬆了一口氣。一群人暢所欲言的瞎聊,話題兜兜轉轉,從雅典新開的酒吧講到角力學院新培訓的一群年輕訓練生與幾名已經被星命欽點的下一任黃金聖鬥士人選。
「聽說雙子座黃金聖鬥士的繼任人選已經確定了?雖然卡諾你常常不在聖域,但撒加有跟你提過這件事嗎?」米羅叉起一塊牛排,好奇地提問。
「當然,我和撒加前陣子才一起去看過她們。」卡諾回答他,並重重地嘆了一口氣:「等她們畢業,就會來我們這邊跟著學習和修練。我還以為我終於不用再照顧小鬼頭了,結果女神又丟了兩個過來!」
「她們?!」比起卡諾的帶孩子經驗談,眾人明顯對新的候補生更有興趣:「居然是女孩子嗎,這可真難得!」
聖域並不是沒有女性聖鬥士,但還是以男性為主,因此年輕的少女們總能成為同儕間的焦點,群體裡的稀有珍寶。而女性黃金聖鬥士嗎,這可以說是史無前例了吧。
「對,女孩子,兩個,還是正值青春期這個最難搞的階段!」卡諾蹙起眉,看來是想起了什麼不太好的回憶。
「欸,這很新奇也很有趣吧!我和撒加雖然很擅長照顧小孩,但從來沒有帶過女孩子呢!」艾俄洛斯露出了羨慕的的表情,眼神一閃一閃的。
「我以前也會幫忙卡妙,陪冰河和艾爾札克修煉。帶學生我還是有自信的,可一樣也沒怎麼和女孩子接觸過,那對小馬座姊妹不算的話。」米羅也說。
「說起來,卡諾是我們之中唯一照顧過女孩子的人了,有什麼心得嗎?」艾俄洛斯進一步問道,大有將這個話題持續到底的意思。
「反正,簡而言之就是兩個字,麻煩。」
拗不過眾人的打探,卡諾還是分享起了他當年是如何將迪蒂絲從一條野性難馴的人魚丫頭教養成一名亭亭玉立的少女。單從迪蒂絲落落大方的儀態和溫柔堅強的性子就可以看出,卡諾當年究竟是耗費了多少苦心和耐心,他培育其他海將軍時恐怕也沒有花那麼多心血。
「戰鬥技巧是肯定要的,但女孩子的身體素質不比男性,因此訓練清單要另外定製。再來就是女生的月經、青春期的身體發育等等,還有完善明瞭的性教育也是不可少的。在一大群男人之中,她必須比其他人更擅長保護自己才行。」
卡諾滔滔不絕地描述,陷入回憶中的他短暫地從高度警戒的狀態中鬆懈下來。
「我感覺你就像是一個過度保護女兒,擔心她會被其他壞男人騙走的傻爸爸。」艾俄洛斯忍著笑評價道。
「過獎,就跟你覺得艾歐里亞永遠是個需要被保護的七歲小鬼一樣,類似的道理。」卡諾面不改色的反諷回去,但他沒意識到的是,那對隱藏在帽子底下的貓耳朵,也跟著他說話時的情緒波動而豎了起來。
是的,豎了起來
當卡諾講述到迪蒂絲交的第一任男朋友的時候,原本一直嘴角含笑的阿布羅迪突然臉色大變。那雙漂亮的藍綠色雙眸一眨不眨地睜得大大的,雙唇也隨之微微張開,露出
一個失態的,目瞪口呆的表情。
「卡、卡諾……」坐在對面的艾歐里亞打斷了卡諾的語句:「你、你的帽子……呃、是怎麼回事?」
糟糕!!
卡諾在心裡飆了一聲髒話,空氣瞬間凝至冰點。而其他漫不經心的同事們都往他這邊看來,正好瞧見他的帽子像是失去支撐一樣,軟趴趴地塌了下去。
「剛才我看見它撐得這──麼高……」艾歐里亞結結巴巴地說,並把手指放到頭頂上比劃。
「有嗎,我怎麼沒感覺?」
「有……」
「我記得中過幻朧魔皇拳的人偶爾會有視覺神經失調的後遺症,你是不是看錯了?」
「可是……我之前從來沒有碰過……」艾歐里亞微弱地爭辯。
「你只是看錯了。」卡諾斬釘截鐵。
「好吧好吧,沒事了,只是我眼幹,對不起。」
你說什麼就什麼吧,我錯了還不行嗎?請不要把我扔進異次元空間,嗚。小獅子非常委屈。
※※※※※
聚會的後半段在一種古怪的氣氛中結束了,卡諾硬著頭皮把話題完美的結束掉,好在他掌握了控制耳朵動作的訣竅,到最後那對貓耳朵也沒有再立起來。這個祕密算是有成功守住吧,應該。
飯後的慣例是集體娛樂,今天下午當然也不意外。
「要不要去我那邊玩PS5?」米羅率先提議:「還好我有事先預購,所以不用排隊就買到啦!當然也可以玩PS4和Switch。」
「當然要,我也想摸摸傳說中的PS5!」艾歐里亞興奮地喊:「預購那陣子我工作超忙抽不開身,就忘了,現在排隊也買不到!」
我只想回家!卡諾想。他瞥向一旁的撒加,拼命對他使眼色。你也很想離開這群混蛋吧?快點說你累了,昨天失眠,還有DMC5 Hell and Hell的難度還沒打通關,就不跟各位搶PS5了,快說!我可以委屈一點接下來一周都給你抱,花樣隨你,拜託了!
但是他的雙胞胎哥哥在裝傻,一雙澄澈的藍眼睛平視著前方,彷彿完全沒有接收到卡諾給他的暗示。
「那我們就去開箱PS5吧,艾歐里亞我等等一定要電爆你!」
「走啊!你別忘了你總是不小心選到被我剋的角!」
「既然小鬼們都離開了,那咱們去羅德里奧村裡新開的小酒吧小酌一杯怎麼樣?」迪斯瑪斯克亮出手裡的折價券:「我前幾天去過,還挺不錯。吧台的女調酒師和服務生都頗正點的,下午四點後還有駐唱歌手和鋼琴樂手表演爵士。」
喝酒?卡諾如臨大敵,覺得耳朵上的毛都倒豎起來了。不過令他暗自喜悅的是,這次撒加總算沒辦法再無動於衷了,他幾乎是一秒拒絕了迪斯瑪斯克的邀約。
「我就不用了,今天沒什麼興致喝酒。」撒加溫和地回應道,但卡諾聽得出那隱藏在話語裡的窘迫和恐懼。
「嘛,你們兩個今天真的很奇怪耶。」阿布羅迪雙手環胸,目光銳利地審視這對雙胞胎兄弟:「穿搭反常也就罷了,但在餐廳裡也不肯脫下風衣或拉下帽子,總像是在隱藏什麼了不得的事情呢。」
「有嗎,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卡諾心虛地反駁他:「還是說你也跟艾歐里亞一樣中過幻朧魔皇拳,而有視覺神經失調的後遺症──!!」
他的話音在下一秒戛然而止,被身後巨大的衝擊力頂得往前踉蹌了兩三步才停住。星矢不知道從哪邊跑了出來,並自以為很熱情地湊上前踮起腳同他勾肩搭背──雖然看起來更像是整個人扒拉到了他的肩膀上。
卡諾嚇得冷汗直冒,方才感受到危險時貓耳朵抖動了一下,隔著衣服擦過了星矢的臉頰,對方不可能感受不到──直接把他扔進異次元空間還可行嗎?
「喂、你這小崽子見到前輩都是這麼打招呼的?有沒有點禮貌!」他煩躁地甩甩手,將星矢從肩上提起來丟到地上。果不其然,黑髮少年仰著臉,睜大了眼睛盯著他──又或者說,盯著他的帽子。
「噢,我知道了!」星矢突然大叫,伸手指向卡諾的頭頂:「卡諾大哥,你是不是在帽子裡藏了什麼寵物?現在很流行把小動物背在肩上帶出門遛啊!」
這個猜測倒是挺出乎意料,一時間就連卡諾也沒有會意過來。
「我聽紗織小姐說過,你和撒加養了一隻好漂亮的布偶貓,你今天剛好帶她出來散步呀!」星矢已經自顧自地興奮起來,抓住卡諾的手臂搖晃:「我可以看看她嗎,還有為什麼不用外出繩拴著讓她走路啊,帶出門就是要讓她運動不是嗎?」
「不是吧,布偶貓體型很大,應該不太可能藏進帽兜裡。」還沒等卡諾回答,另一道清亮的聲線加入談話。眾人循聲望去,看到瞬正站在幾步外的地方,他和星矢明顯是結伴過來的:「而且也不是所有家貓都適合帶出門,布偶貓是長毛,很容易髒。」
「那帽子裡的是什麼?」星矢困惑了。
「我也有點好奇……」瞬走到好友身邊,若有所思地看看星矢,又看看卡諾:「不過剛剛星矢你的行為真的很冒失,你應該先好好地詢問卡諾大哥的。」
「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你們知道糖糖吃得多胖嗎?」卡諾退了一步,冷汗順著後背流下來。現在是不是用異空間開溜比較好?
「你們到底在磨蹭什麼,明明很容易就可以揭開謎底的啊?」
在卡諾猶豫之際,又一個聲音在他的背後響起。他只覺得頭頂一涼,猝不及防下,他守了將近三個小時的帽子就這麼被一道擦臉而過的凍氣給打掉──
街道上的一小片地方突然陷入了死寂,在場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瞪著那對終於重見天日、正在靈活地上下擺動的貓耳朵。噢,似乎還炸了毛。
「CY─G─NUS─!!!」三秒過後,卡諾才反應過來:「我早該料到看到他們兩個,你大機率也會出現!」
「等等……」謎底實在是太超出普通人類的常識和認知,即便冰河要比幾名同儕都淡定沉穩,那張向來沒什麼表情變化的秀氣臉蛋也出現了裂痕。他雙手合十高舉過頭,步步後退,試圖抵抗向他逼近,用兩根手指對著他印堂的卡諾。
「幻朧魔皇拳或銀河星爆,你自己選一個!」
「行行好卡諾大哥,我很抱歉──」冰河被那極具威壓的小宇宙嚇得討饒,他再不示弱,他親愛的老師跟媽媽可都救不了他:「聖鬥士之間禁止私鬥……」
「……卡諾?」一聲遲疑的叫喚定住了現場的鬧劇。卡諾僵在原地,半晌,才像一台生鏽的老舊機器一樣緩緩轉向聲音的源頭。
餐廳對面的服飾店門口,雅典娜女神和她的侍女小馬座翔子正張口結舌的望著他們,一大堆購物袋落在她們的腳邊。
※※※※※
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回到了美式餐廳,並要了一個包廂。
卡諾生無可戀地趴在桌子上,兩只耳朵聳拉下來,變成沮喪的飛機耳。五分鐘前它們受到了翔子和瞬愛不釋手的蹂躪,就連冰河都紅著臉過來搓揉了兩把。其他大人──除了女神和撒加──也跟著排隊伸手狂擼,並對那毛茸茸的溫暖觸感大為讚賞。
Holy Shit!這大概就是有客人來雙子宮作客時,糖糖的心情吧。
「我完美的形象和一世英名……」他把臉埋進手臂試圖逃避現實:「都在今天毀了個乾乾淨淨……」
「真的很對不起,卡諾大哥。」冰河到底是個好孩子,見他這樣不禁感到十分歉疚,自覺必須做出點補償:「下周我休假,可以替你去角力學校訓練學生。」
「艾爾札克手頭上的工作快到死線,看起來要做不完了,你那麼閒的話乾脆代替我去陪他一起加班?文書工作你可以勝任吧!」卡諾的臉依舊埋在臂彎裡,悶悶地加提了一個條件。
「是,可以,沒有問題!」冰河忙不迭地答應下來。
「看來問題就出在這裡了,是我的疏忽,沒有提醒你們別隨便喝天后希拉大人敬的酒。」另一邊女神聽撒加詳細講述兩天前參加奧林帕斯晚宴時的種種經過,她很快就找出了問題來源:「是這樣啦,父上(大神宙斯)又有了新的情人,天后大人為了教訓他,在宴會裡的酒中動了手腳……」
「所以,現在奧林帕斯仙境應該一片雞飛狗跳吧……」撒加嘆了口氣。
「其實也還好,按目前打探到的災情來看,就只有變成狗的父上跟長出貓耳的卡諾而已。」雅典娜望向那雙正豎起來聽她說話的貓耳朵,臉紅了紅:「畢竟要引出神酒的效力是有條件的,所以天后大人才敢這樣明目張膽地用這種地圖炮的方式抓姦……」
「什麼條件?」
「呃……就是在喝下酒後的八小時內,有……嗯……」女神斟酌著用詞,她把視線轉回撒加臉上,臉更紅了:「有人與人之間的連結……」
「原來如此。」撒加點點頭:「還好我不偏好白酒,只嚐了一小口,想不到居然逃過一劫,看來要有效力必須得喝下一定的量。」
「不對!」卡諾抬起頭來反駁:「我記得清清楚楚,你那時明明說什麼一名良好的紳士不能推拒美麗女士的酒!」
「你記錯了。」撒加打斷弟弟的話,他站起身,擺出教皇和兄長的威嚴,居高臨下地對卡諾施壓。他的語調沉穩有力,不容辯駁:「我那時候手邊至少有三名女士敬的酒,我不會拒絕她們,但我可以選擇要喝多少不是嗎?我不像你,沒長出動物耳朵。這就是證明,除非你那晚的床伴不是我。」
「我們要回去了。」不等弟弟回答,撒加已經轉向一幫下屬:「如各位所見,卡諾碰到了一些小麻煩,我就先帶他回去休息吧。」
「好的,老大慢走。」眾人紛紛表示理解。
「別擔心。」女神來到卡諾身邊,傾下身體關切地看著他,並對他露出一個溫柔的、安慰般的微笑:「通常這類咒語的效力不會超過四十八小時,你最慢後天一定會恢復原樣。」她纖細白皙的手指搭在卡諾肩膀上,離那對可愛的耳朵不過十幾公分的距離,只要手腕再往前挪一點,就可以碰到它們。
「想摸就摸個夠吧。」卡諾認命地嘆氣:「錯失機會就啥都沒有了噢!」
「啊哈哈……被你看出來了啊。」雅典娜女神羞澀地笑了笑,她伸出手,輕輕捏住其 中一只耳朵,小心翼翼地來回磨蹭。她到底還是個十多歲的少女,對毛茸茸的可愛東西最沒有抵抗力了。
「走吧,卡諾。」撒加招呼了一聲。
「那屬下就先告辭了,女神殿下。」戴上帽子,卡諾站起身朝雅典娜比了個再見的手勢。他已經重新振作起來,走向站在門口等他的撒加:「等我恢復會跟您報備的。」
他說著,張開手臂從後面攬住撒加的肩膀,半是撒嬌半是任性地掛在哥哥背上。兩個人的身體貼在一起,卡諾能清楚地感覺到,在撒加的外套下面,他們之間正夾著什麼軟綿綿的玩意兒,就像是──
「撒加?」電光石火間,雙生子之間的通感竄入大腦,卡諾恍然大悟地張嘴:「你……」
我早上忘記給糖糖放飯,她現在應該餓壞了吧!」從卡諾靠上來的那一刻起撒加便僵直了身體,等弟弟一開口,他更是高聲打斷了對方的話:「我們該回家了!
說罷,不等任何人回應,他直接抓起弟弟的手,兩人一同消失在異次元空間裡。
包廂裡一片安靜,所有人都呆滯地看著那對雙胞胎最後消失的地方。
「從這裡回去雙子宮,開車十五分鐘走路半小時,貓咪等不了嗎?」艾俄洛斯一頭霧水地問。
「他們還記得他們是開車來的嗎?那台被遺棄在路邊的瑪莎拉蒂起碼可以抵我三年的薪資。」迪斯瑪斯克傷腦筋地扶住額頭:「算了,我不懂有錢人。」
「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是什麼意思?」瞬和星矢一同舉起了右手:「可不可以請沙織小姐解釋得清楚一點?」

※※※※※

「明明就沒有退路了還不肯妥協嗎老哥,你這個偽善的混蛋!」卡諾站在雙人床的一側,單手插腰,另一只手指著撒加,頭上兩只貓耳朵鬥志昂揚地高高豎起。他的腳下正踩著那件藏青色的風衣外套──回到家中後突襲的戰利品,模樣活像隻領地被侵犯的炸毛野貓。
「放肆,你就是這麼對你的哥哥兼上司說話的?真是沒大沒小!」撒加站在床的另一邊,雙手緊緊攥著褲子的鬆緊帶。他的上身只剩下穿在裡面的短袖襯衫,這下更顯出屁股後面多了一大團,藏都藏不住。
「給你兩個選擇,自己脫,或是我幫你!」
「幻朧魔皇拳跟銀河星爆,你準備先挨哪個?」
「我丟盡顏面,你倒是無事一身輕啊撒加。」卡諾勾起嘴角,咬牙切齒地冷哼:「今晚不扒你褲子把你給辦了我就不是雅典娜女神的聖鬥士!」
兩個人在房間裡你追我趕地扭打起來,從門到落地窗,再從起居室到陽台。最後卡諾吃定撒加不忍心真的對他下重手而故意偏過身讓拳頭打在自己的腹部上,而這角度絕妙的近身接觸讓他得以抓住撒加的手腕。他們撕扯做一團,推搡著摔到床上,近身肉搏戰更佔優勢的卡諾將哥哥壓在身下,一把扯下了那條可憐的褲子。
啪──一條毛色黑得發亮,毛茸茸軟綿綿的尾巴甩了出來,糊了卡諾滿臉。
事已至此,撒加自暴自棄地臉朝下趴在床上,不抵抗了。而卡諾則露出勝利者的嘚瑟姿態,貓耳在頭上精神弈弈地抖了兩抖。
「認輸了嗎,我可愛的哥哥。」卡諾得意地撫摸那條有將近半公尺長、屬於貓咪──鬼知道是波斯、挪威森林還是緬因──的大尾巴,從根捋到尾端,再從尾端擼回來。
真棒,那光滑蓬鬆又綿軟的極致手感擼起來一點都不比糖糖差。
「我好累。」撒加回答他,尾巴在弟弟手裡有氣無力地甩了幾下。
「的確,跟你過招真的很耗體力。」
卡諾點點頭,他也有點累了,不過這可不影響接下來的計畫。他的手再次滑到尾巴底端,並不停下,而是直接擠進了那雙光裸大腿的緊窄縫隙之間。年長些的雙胞胎發出了一聲短促的呻吟,雙腿下意識地併攏夾緊弟弟的手指。
「不是說要餵貓咪嗎?」卡諾湊近哥哥,在他的耳邊呼出曖昧的熱氣:「貓咪餓了一個早上,有沒有什麼補償?」
「卡諾……」
「吶,撒加……」他滿意地看著哥哥的臉和脖子飛快地紅了起來,決定再添一把火:「我拽著你的尾巴從後面操你,好不好?」
撒加猛地一翻身,把弟弟壓在身下,雙手抓住那對毛茸茸的黑色貓耳。他的臉很紅,氣息紊亂,眼中卻閃爍著狡黠的光。
「那我也要摸個夠本,我忍很久了!」他吻了吻卡諾的唇,靈活的手指煽情地勾進貓耳粉嫩的內裡。
當晚,雙胞胎來了一場深刻又美妙的連結。
而第二天,也正如女神所說的那樣,兩個人都恢復了正常。
偶爾,來點神明的惡作劇也挺調劑生活的,對吧!

《連結有風險》──完──

※※※※※※

一點都不影響閱讀體驗的彩蛋

1. 卡諾米羅里亞三人當時在酒吧唱的歌是英文版的究極聖戰(龍珠超的其中一首主題曲)。
2. 阿布羅迪是瑞典人,修行地在格陵蘭島,瑞典和格陵蘭的民族料理有多可怕各位可以去顧狗XD
3. 聖域的官方語言是希臘文跟英文,一群人聚在一起時大家一般都是用英文互相交談,所以文中的大家對話其實都是英文。
4.撒加和卡諾之後要帶的學生是Omg裡的雙子姊妹。
5.糖糖是一隻海豹雙色山貓紋的布偶貓,體型大又愛吃,體重已經要破十公斤了,是個被寵壞的小公主。
6.迪蒂絲會和第一任男朋友和第二任男朋友分手是因為卡諾暗中施壓XD
7.艾俄洛斯是成年人聚會中唯一的處男(幹
8.沒點名的隱藏CP:&&
9.撒加跟卡諾都很喜歡惡魔獵人這個系列的作品,卡諾喜歡維吉爾,撒加喜歡但丁XD
10.米羅和艾歐里亞最近沉迷於魔物獵人,兩個人常常揪團打遊戲,偶爾拖上卡妙,然後卡妙是三人裡面練度最高的(#

大概這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