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四十四章 找上門

草士 | 2021-06-05 19:00:05 | 巴幣 0 | 人氣 73


第二百四十四章 找上門

只聽門外那人聲音中帶有幾分怒意,大有威嚴,又道:「師弟,師弟,你出來。」

袁昊道:「袁師弟不在,師姐請回吧!」明白外頭那人,除了小琉璃還能是誰?

小琉璃聞言,突然格格嬌笑一陣,半晌後才道:「你、你⋯⋯你好,你很好!別躲了,快給本姑娘出來。」

袁昊道:「八婆凶巴巴,我才不出去!」

小琉璃籲了口氣,道:「你說甚麼!你⋯⋯你給我出來,我沒有生氣。」

袁昊哼了一聲,道:「睜著眼睛說瞎話,妳若不生氣,太陽老兒都在從西邊昇啦。」

小琉璃或許知道再也瞞不住,用力咚咚敲門,道:「袁師弟,師姐說的話,你難道敢不聽?我數到三,你再不開門,我回頭就和師父告狀。一、二!」

「三!」袁昊笑嘻嘻道。他接著道:「師姐,妳快快告狀去,反正師太她老人家不是我師父,愛怎地便怎地。」

袁昊四處揭露峨嵋派中那些紈絝子弟的惡行,本就是突發奇想,好讓小琉璃出一口惡氣,他早就料到小琉璃本人勢必會找上門,又或是其他反彈,是以做足了萬全準備,任小琉璃再怎地軟磨硬泡,他也打定主意,絕不會開門。

此事說來道去,全是因那些紈絝子弟而起,他們任意妄為,得不著手,便妄加迫害他人,以為江湖之上,全是他們這些富家人說了算。

袁昊自然看不過這點小人行徑,不過礙於和小琉璃有約在前,袁昊不好毀約,只好放著紈絝子弟不管,這回出此壞計,不過想給他們一個告誡,莫要得寸進尺,除此之外,並無他意。

只聽門外小琉璃哼了一聲,忽而不再說話,她腳步聲漸行漸遠,爾後細碎不可聞,似乎真的乖乖離開。

袁昊不敢大意,耳貼門上,眼窺門縫,確認門前確實毫無人影,心下一驚,道:「我滴個乖乖,這位師姐當真走啦?怎地可能?」將門栓打了開,敞開房門。

豈料這房門一開,突然一道黑影自上而落,袁昊只感香風薰鼻,臉上一陣溫軟,隨後便被壓倒在地,又是遭人搔癢,又是遭人拉臉頰,他啊啊亂叫,舉手想擋,卻聽「啪啪」兩聲,一股莫大勁力,將他兩隻手揮到一旁。

袁昊抬眼一看,但見豔陽透過搖曳擺動的銀白長髮,斜斜灑落而下,更添銀髮瑰麗之色,閃閃明媚。小琉璃嘴角一勾,笑道:「小師弟,可總算讓我捉著你。」她笑容之中,全無半點笑意。

原來小琉璃适才假意離去,掐準時機,仗起輕功躲到翠木枝幹上頭,屏住氣息,暗暗等候袁昊敞開房門,好打得他措手不及。等袁昊一開房門,她立刻使了少沖境中期的四成力,將其狠壓在地,任憑滿腦子施虐心,又揉又搔又捏,袁昊根本毫無反抗餘地。

就算袁昊能反應過來,少沖境中期的勁力,他一個小小執者境又該如何抵抗?

袁昊第一時間放棄抵禦的念頭,欲想抽身逃竄而去,兩隻手才剛撐地,驀然發麻無力,身子複倒,竟是動都動彈不得。這等毫無所感的手法,當是高妙至極的點穴之技。他知悉逃跑無望,轉眼之間,臉頰已吃了好幾巴掌,當下腦筋急轉,連忙叫道:「好女人不打好小孩,我是好小孩,妳是不是好⋯⋯啊!不可,啊、打我!」

小琉璃笑道:「讓你胡說八道!小師弟,你還想說甚麼?」說著,手掌舉著,作勢要落下。

袁昊忍著腫痛臉頰,別過頭,似死心一般,道:「我認輸,男兒漢大丈夫,要殺要剮,隨妳心意,不過不可以打我臉和屁股。」

小琉璃臉上差點兒冷俊不住笑意,心道要是一切隨我心意,那我想打你屁股還是臉蛋兒,你又哪裡管得著?

她籲了口氣,放開袁昊,轉而正色以對,一雙明亮眸子緊緊盯著他,道:「小師弟,你為何違背約定,將事情說了出來?你知不知道,師父很是懊惱。」

當時在九老洞禁地,睽違整整一個多月之久,小琉璃總算出得洞外,得以重見天日,心情激動難忍,情不自禁下把一直藏在心坎深處的秘密,偷偷告知袁昊。她隨後心態平復下來,冷靜細想,隱然察覺事情不妙,這才要袁昊絕不可把此事張揚出去。

小琉璃萬萬料想不到,适才袁昊身在庵外,竟是隨口就將此事說了出口。為此,掌門和師父還特意盤根問底,絕不放過任何細節。她返回峨嵋派短短一日未過,峨嵋派上下盡數知道她並非擅闖九老洞禁地,而是因派中某些弟子的欺辱,迫不得已才深入禁地。

袁昊道:「師姐,這事妳不能就這樣悶不吭聲,那些人就是王八羔子,別人退讓幾分,他們只會強求幾分,絕不會有半分悔改之意。妳的好心,他們更當是放屁。」

小琉璃頓時面有苦色,搖搖頭道:「小師弟,師姐明白你有一副好人心腸,不願見師姐我受人欺侮,但你千不該萬不該為了我一人的事,攪亂派中整體風氣。」

袁昊哈哈一笑,道:「師姐,這你就錯啦。」他想起絕千閣眾弟子處處想逼李若虛嫁給趙元佑,也不管是非對錯,意願何如,到了那等地步,可就不是少數人的問題。他接著道:「城狐社鼠,害群之馬,一鍋好粥若有一小塊老鼠屎,豈不才是大壞好景?早不清晚不除,終是大害,還不如趁還能處理,一併除掉。對派中上下,有益而無害。」

小琉璃歎了口氣,似乎覺得他說得很對,卻又錯得一塌糊塗,本還有話想說,但聽袁昊嘴中「哎喲」,臉上大喜,道:「師姐,師姐,說人人就到,這下好玩啦,妳快躲躲。」說罷,東找西找,最後推她躲到床頭之下。

正當小琉璃不明不白間,忽聽門外有人道:「袁師弟,不知可否賞臉一見?」

小琉璃嬌軀一顫,聽到那熟悉聲音,急忙捂住嘴,險些叫出了聲。且聽腳步雜亂紛多,來者當是數量不少。


疫情發展至今,是一日慘過一日,誰有做事誰沒做事,多多少少看得出來,反正有人堅持台灣人一定要國產的,那是自我的堅持和理想,隨便啊!

不過,請問一下之前講的疫苗經費跟疫苗在哪?

哪知話鋒一轉,指責台灣人應該要團結,拒絕一切政治操作

咱們看小說看歷史故事,時不時會看到古書說做官的無能,底下的受苦,以前大官人不爽可以直接宰了你,現在沒辦法這麼幹,可是可以反過來指責你是政治操作

道家的莊子在妻子死時,痛哭流涕,後來卻鼓盆而歌,惠子痛罵他怎能如此?莊子回答:「是其始死也,我獨何能無概然!(我一開始也感到很難過,痛哭不停)」可是想到大道無處不在,他妻子雖身死,靈魂回歸作為大道的自然世界,猶如氣,氣不得見,但實際存在,所以可以說,他的妻子超脫身體的桎梏,依然健在於大道之中。那又何必哭呢?

如今死了這麼多人,數字每日攀升,執政者強詞奪理,不甘承認過錯,改善疏失,那麼照莊子的說法,這些失去形體的人們兀自存在天地之中,在他們看來,不知正在大罵還是大笑?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