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27章 憲兵隊

知閒言炎 | 2021-06-05 08:00:04 | 巴幣 22 | 人氣 173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憲兵隊駐地是原日軍台北憲兵隊本部,這裡雖曾在台北大轟炸中遭到波及,但基礎設施大致完善;軍統台灣站在組建完成前,暫時先依附在憲兵隊裡。

清晨,夜空漸漸展露淡藍色的天光,大隊人馬返回隊部後,小治一行人與其他憲兵傷員被帶來食堂,讓醫官進行檢傷與治療。

老瓦與狄隊兩人隨楊主任來到他位在二樓的辦公室。

一進辦公室,狄隊就不停向楊主任抱怨,而老瓦則筋疲力竭的攤坐在一旁沙發上,不發一語。

「我隊上半數車輛都在河邊讓他們給打沒了!」狄隊愁容滿面,急切的說:「主任,您看我這可咋辦才好?要如何向大隊長交代?您可得幫我作主呀!」

楊主任沒急著回應"狄"的焦慮,示意他先坐下,緩口氣、抽根菸、喝口茶。

「"家興"呀,剛才給你那一大耳刮子,沒傷著吧?」楊主任關切一下傷勢後,又說:「唉~我會下此狠手,無非是做個樣子,好穩住場面,你可別往心裡去呀!」說完,倒了杯熱茶遞給"狄"。

狄隊摸了摸臉頰,再看看一旁渾身癱軟的老瓦,回道:「不叫事,您剛才那一巴掌,和邢科長挨那一頓揍相比,根本算不上什麼。」

「哈哈哈哈!」楊主任笑完,拍拍他的肩膀,誇道:「不愧是青年才俊,我沒看走眼!」語畢,再轉過身來關心老瓦,問道:「秀真呀,你身上掛的彩,還扛得住嗎?傷著筋骨沒?」

老瓦舔了舔嘴角的血漬,回道:「哼~笑話,這點”鞭”(挨揍)和76號的手勁相比,差遠了!」

"76號"是汪精衛南京國民政府位於上海市-極司非爾路76號的特工總部,簡稱76號,是軍統特務在抗戰時期最主要的對手。

楊主任豎起拇指,大讚:「”響兒”(佩服)!能平安地從76號全身而退的人沒幾個,對你,我是心服口服!」

過去,老瓦曾在一次任務中失手,讓76號特務逮了回去,所幸最後全身而退,逃了出來。

接著楊主任再轉過身來,同狄隊說:「你隊上那十幾輛車,就拉倒吧,反正也是從鬼子手上繳來的,你也就是帶著車隊,跟我出來跑一趟路而已。」

狄隊吱嗚半晌,欲言又止,他心裡嘀咕:雖是繳獲的,但那都是大隊長的寶貝呀!

楊主任點了支菸給"狄",先安慰道:「放心,找人"帶霸"(背黑鍋)這事,要賴......也是賴給你們大隊長!」然後再明示說:「這不,等你大隊長一走,你不就"右遷"(升官)上去了嗎!」

聽完楊主任這一番開釋後,"狄"的心裡便有了底,沒再多囉唆什麼,喝完兩口熱茶後便起身離去。

打發走狄隊,"楊"立刻轉身向老瓦問道:「咱們剛才”清了”(殺了)麥克阿瑟的人,你看這可咋辦才好?」

閉目養神中的老瓦,緩緩說道:「不急,那個記者一會兒麥克阿瑟,一會兒史迪威,一會兒孫立人的;呲,又不是呂布(三姓家奴),等我先查明後再"清"也不遲。」

楊主任:「你要怎麼查?你都”跟”(監視)他們那麼久了,到現在還沒摸清他們的來路!」

老瓦:「那是因為之前對他們”半開眼”(一知半解),只能瞎子摸象;可現在有了方向,事情就好辦多了。」

楊主任:「那你打算怎麼查?」

老瓦緩緩坐起,扭扭頭,開開椎,舒展一下胳臂,然後說:「先把他們押在”號房”(監牢),分開押,容我一點時間,一個個”盤”(審問)。」

楊主任:「我現在是寄人籬下,人家哪能給我那麼多號房!」

老瓦:「沒要你把他們全都押進號房,隨便找幾間房,把人單獨關進去就行;總之,別讓他們逃走或串供就成了!」

楊主任:「那行,我這就叫人就把他們全都隔開。」

老瓦:「待會我再發一通密電給"沈老闆",向他老人家匯報此事,順便請示他的意見。」

沈老闆,軍統創立者與實際領導人"戴笠",曾用過多個化名,"沈沛霖'是其中一個;老瓦口中的”沈老闆”,講的就是他。

老瓦:「在查明他們身分前,暫時別對他們動刑,咱們先禮後兵也不遲。」語畢,起身再舒展一下筋骨後便離開辦公室。

老瓦來到食堂,見小治一行人正排隊等候醫官治療。興許是被打怕了,他沒有上前去慰問他們,擔心這時出現會引起另一波衝突;僅吩咐值星官,務必要好生看照,不得為難他們。

最後,老瓦得知小玲平安無恙後,便放心的離開食堂。

食堂裡,大輪車餘部只剩小治、查理、弘爺、羅排、小玲、娜娜、浩克、阿偉、俊泰等九人。回想稍早在馬場町兵營裡還有20人,轉眼間,一半的人說沒就沒!此情此景,令人不勝唏噓。

弘爺頭部受創,傷勢最重,雖然已經舒醒,但人還挺虛弱,他先被帶去醫務室休養。

浩克、羅排、俊泰、阿偉,四人因為參與群架,傷勢經醫官處置完畢,即遭憲兵反捆雙手押走!

沒過多久,查理、小玲和娜娜也一起被憲兵帶走!但他們雙手沒被反捆,對比浩克他們,顯得寬容些。

最後食堂裡只剩小治一人了;約莫半小時後,一軍官來到食堂,示意小治跟他一起走。

小治未遭綑綁,只見軍官在前領路,兩憲兵尾隨在後,就這樣一前一後帶著他離開。

輾轉來到梯廳,沿著樓梯往上爬,一路上都沒人說半句話。爬到最頂層,穿過一道長廊再拐個彎,進到一間鋪著榻榻米的小和室,約二坪見方,四面都是木板牆,沒有開窗,只有天花板吊著一盞忽暗忽明的小燈泡。

創作回應

春眠小虎
就這樣大隊長莫名其妙中槍丟官了(遠望)
但也不意外就是了www

只能說那些真正為國為民卻被自己人坑死的都所屬不幸啊(遠望)
2021-06-05 14:31:10
知閒言炎
一般情況下,是"狄"這種基層幹部被犧牲,但因為"楊"想培養自己的勢力,所以來了一個下克上,把大頭拔掉,換一個小的。這手段在中國歷史中經常反覆上演,多見於小皇帝登基,因為好控制。
2021-06-05 14:40: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