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彼方之海 第六章 永無止盡的惡夢

幻蝶 | 2021-06-04 17:38:04 | 巴幣 16 | 人氣 80

連載中<<彼方之海>>
資料夾簡介
十五歲的那一年,我選擇了自殺,被救起來後,一路渾渾噩噩活到了現在,直到遇見了她,我那陰暗的世界露出了一絲曙光,與她相處後,我才發現她不為人知的秘密─ ─

第六章 永無止盡的惡夢

自我有記憶以來,周遭的人總是跟我說:「不要給他人增添麻煩。」的觀念,於是我儘量所有事情都不依靠他人幫忙,直到成長過程中我才發現自己並不如想像般萬能。

據說,人是需要交際的生物,從這方面來看,無能的我交際能力簡直一塌糊塗,我討厭什麼也說不出口的自己,甚至覺得可笑,但我卻連改變自己也做不到。

在一次必須上臺報告的課堂分組上,我遇見了她們,一個叫張雅萍,負責報告,另外一個人叫趙潾珍,因為熟悉電腦軟體應用,所以報告交由她製作,而我則負責最輕鬆的蒐集資料,剛剛好。

那次的結果不論是老師還是我們這組的人都十分開心。

是嗎……原來是這樣啊,只要這麼做就不會造成他人的麻煩了。

我像是終於找到了解題時的關鍵公式,要是能夠早點這麼做就好了,這樣子迄今為止的所有在分組上的不得意肯定不會再遇上了吧。

或許是因為成果超乎預期,使我們從老師手上拿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分,所以從那次分組之後我們一直都是同組的夥伴,平常也會閒話家常個幾句,或許,這才是所謂的『朋友』吧。

從那時起,比起像以前關注班上的流行話題,我更多的時候待在座位上做著自己的事情,無論是看書也好、發呆也好,不用擔心他人的眼光,也不用擔心會連累到其他人。

所有事情只要交給她們就好了,多麼的輕鬆啊。

直到那天出現了變卦。

課堂進行著一如往常的分組活動,正當我安心的等待結果時──熟悉的座號後面並沒有我的,而是陌生的座號─ ─沈宜靜是一個最近剛轉來我們這班的女生,有著光鮮亮麗的外貌,聲線也很可愛,讓人聯想到倉鼠,這樣子的她儼然成了班上的吉祥物。

用不了多少時間她就已經與班上大部分的人打成一片,包括張雅萍及趙潾珍,比起總是默默不語的我,她們似乎顯得更加有話聊。

周遭的人以異樣的眼光朝我襲來,化作兇猛的狼啃噬著我,我面前出現一道黑影用著手對我比劃並不斷重複說道:「妳看看妳,只會帶來麻煩,現在果然被拋棄了吧?」

不是的……不是的!我慌忙地看向她們,彷彿她們只是開了一場過於真實的玩笑,過不久她們肯定就會換回我了。

我這麼想著,然而直到課堂結束,玩笑仍然沒有結束,逼不得已我與同樣是沒有分組到的人同組。不應該是這樣的才對……明明什麼爭吵也沒有,為什麼一句話卻也不肯對我解釋呢?

在這之後,我仍然不斷期待著她們能夠回頭過來跟我說:「抱歉只是我們搞錯了,希望妳不要介意。」

只是,無論多久,幻想終究沒能成真,一次次的分組活動下來,最後的結果只是在對我訴說著一項事實。

我……才是不被需要的人。

這才剛是惡夢的開始。

我開始無法正視他人的面孔,甚至無法開口叫他人的名字,只要一想到他們心裡是不是暗自嘲笑著我,全身……就顫抖個不停。

然而這還不是最糟的,全班的人開始孤立我,只因為班上突然開始流傳起:「不要接近我,那樣只會招惹麻煩。」的惡作劇流言。

「啊……抱歉,我們已經有其他人選了。」

「對不起,請妳去找其他組吧。」

不論如何否定、不論如何辯解,貼在身上的標籤也早已被他人認定為事實,只因為我被認定是個只會帶來麻煩的傢伙,所以沒有人願意無條件接納我。

即使是這樣,我仍然期待她們會來伸手拉我一把,事實卻證明我錯了,即使我痛苦萬分,她們卻連一眼也不肯回頭看我。

啊啊……原來是這樣。

打從一開始我們根本就連『朋友』也稱不上。

我想起過往與她們度過的回憶,不,就連回憶也算不上的過往。

『嘿!妳要不要跟我們同組啊?』

「嗯!」

『要是有問題的話,隨時跟我們說哦!』

「為什麼妳們願意這樣子幫我呢?」

『因為我們是同組的夥伴呀!』

在當時,聽到此話當下的我,還以為真的遇到願意接納我的人,現在看來卻只感受到滿滿悲哀。

盡會說些好聽話,等到事情發生了,卻又自顧自的躲去一旁。

無從釋放的痛苦使我選擇視覺上最為驚悚的自殘方式。

我拿起房間裡書桌旁的美工刀─ ─狠狠地刺向了自己的手腕。

那一年,我正好十五歲。

在我心裡,我早就死了,作為一名死人活著,不被任何人期待,也不被人需要。

渾渾噩噩的活到現在。

我知道惡夢並沒有結束。

唯有釋懷了,惡夢才能夠迎來終結。

對我來說,這場惡夢仍然緊緊的纏著我不放。

直至現在。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