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四國之北:鳳臨於淵】 6-1 師父

珀璠 | 2021-06-04 17:03:26 | 巴幣 14 | 人氣 77


  ……

  卯正,鐘聲剛過,黎爾就一個機靈清醒過來。

  天矇矇的,還未全亮。

  首先意識到的,是自己身邊有個人,而那個人,幾乎也跟她同時醒了過來。

  兩人齊齊平躺在偌大的拔步床上,誰也沒有動一下。

  想來是都沒料到對方會這麼早起。

  最後,還是烏紹先開了口。

  「皇后醒了啊。」

  「嗯。」

  「要不,再睡一會兒吧?」

  「也好。」說著,閉上了眼,卻發現腦袋已經醒了過來,正敲鑼打鼓地逼她起床。

  瞬間騰地坐起,她越過烏紹,下床穿衣。

  春茵是知道她習慣的,早早就把衣服備好放在一旁,是一套棉麻的褲裝,布面多有磨損的痕跡,看來是近期常穿的。

  和衣服備一起的,還有一雙牛皮小靴。

  就在她著裝完畢,正苦惱著要不要叫春茵進殿伺候洗漱梳妝的時候,烏紹掀了簾子出來,看見她的裝束,表情很是訝異。

  「是要去所謂的晨跑嗎?」

  「對的。」

  烏紹點點頭,喚了兩隊人馬進來伺候,好在寢殿裡寬敞,雙方動線不至於打了結。

  烏紹穿著一身銀灰色龍雲錦的騎射裝,長眉入鬢、目若朗星,整個人看起來精神奕奕。

  黎爾看的臉色微紅。

  沒想到不穿寬袖長袍的烏紹那麼好看,看起來武功很好的樣子。

  黎爾想起當時,烏紹曾追過著騎摩托車的她。

  那是不是代表,烏紹是會輕功的?

  「陛下要去哪?」

  「演武場。」烏紹看著黎爾一身破舊的裝束,皺了皺眉,說道:「走吧,朕從今日開始教妳練劍。」

  黎爾看著烏紹的目光立刻變成了崇拜,隨即高喊一聲:「師父!」

  太好啦!她有個教她武功的師父了!

  這樣她就可以偷偷跑出宮去,也不用擔心遇到壞人的問題了。

  烏紹被她熱切的目光看得臉上微熱,乾咳一聲。

  「快走吧,別誤了時辰。」

  去演武場的路上,黎爾腳步輕快得像是要飛了起來,走得比誰都快,還三不五時回頭看看烏紹,到最後烏紹索性把她攔腰抱起,用輕功蹬蹬蹬地越過三座殿宇,降落在演武場的草地上。

  要是剛剛黎爾看著烏紹的目光是一把火炬,現在的目光估計就是太陽。

  直看得烏紹眼睛都要瞎了,還沒羞沒燥的地讚了一句。

  某人的耳根立刻就紅了,但臉上還是四海不動的表情,惹得黎爾低聲說了一句矯情。

  烏紹一出現,管著演武場的正三品雲麾將軍李兆立刻就帶著皇上的寶劍衝了過來。

  還不等他跪地請安,就聽見一句七分崇拜三分興奮的:「師父好厲害!」

  李兆不禁莞爾,出了師以後還真是好久沒聽見這句話了。

  「末將給陛下請安、給貴人請安。」

  「起來吧。」烏紹一手接過自己的蘇雲劍,向
李兆吩咐著。「給黎嬪挑個適合她的。」

  聽到黎嬪兩個字,李兆下意識去看她的左手腕。

  啊!這就是傳聞中大病初癒後又被信物選上的黎嬪。

  據說個性非常刁鑽,是個刁蠻的大小姐脾氣,怎麼陛下會……

  總之,不可以得罪。

  「恕末將有眼不識泰山,未認出娘娘。」

  「不要緊不要緊。」

  「不知娘娘使用何種兵器?」

  「呃……沒用過。」

  「……恕末將僭越。」

  李兆說完,就繞著黎爾周身來來回回兩圈,仔仔細細的看了個遍,最後跑回去兵器庫裡,拿出一把長約三呎,刀鞘與劍柄都較為輕盈纖細的劍出來了。

  「依末將看,秋濤劍的劍長與重量,適合娘娘使用。」

  黎爾從李兆手中接過秋濤劍,一入手便脫了劍鞘,劍是開過鋒的,此刻正寒光灼灼地映在她臉上。

  兩個大男人此刻正細細地觀察她的反應,只見她正開心的拿著劍隨便亂劈亂劃了幾下,惹得秋濤劍上的小銀鈴叮噹亂響。

  「秋濤劍以後就是妳的了,先收起來,仔細傷著了。」

  收劍入鞘是一門學問,別看把劍拿出來是多麼容易又帥氣,同樣要快狠準又帥氣地收鞘,對黎爾這個剛入門的人來說著實做不到。

  對她來說,把劍收鞘跟針頭回蓋是一樣危險的事兒,所以當烏紹看著她把刀鞘放在地上,以極其搞笑的姿勢收劍的時候,緊皺的眉頭都能夾死一隻蚊子了。

  緊接著烏紹給黎爾派了功課,先讓她繞著演武場跑兩圈,再回來對練台邊紮半個時辰的馬步。

  黎爾登時就不樂意了,嚷嚷著她想學輕功。

  烏紹敲了她腦袋一記,像個老媽子一樣叨念著未學走先學飛根基未穩如何能成云云,直把黎爾念到趕緊摀了耳朵跑步去,才躲開這磨人般的碎碎念。

  李兆在一旁看得悶聲發笑,直到烏紹轉過頭來瞪了他一眼,他才立刻抓緊手上的劍,躬身退了一步。

  「陛下,請。」

  兩人上了對練台,上了台以後就不講宮裡的規矩了,講的是江湖上的規矩,抱拳作揖那一套的。

  李兆正要去拿箱子裡的木劍,烏紹說了一句:「先用真劍,待會兒她跑完了過來場邊蹲著的時候,再用木劍吧。」

  「陛下是真心地要當這個師父呢。」李兆笑道。

  「台上如戰場,別多費口舌。」語落,蘇雲劍已刺破寒冷的空氣直衝李兆門面而來。

  李兆側身閃過,但還是被削去了一縷髮絲,額上滴落一滴冷汗,他吞了吞口水,腳底一股寒氣直竄腦門。

  陛下今天給他來真的……
 
  不過他也不慌,畢竟是自小在同一個師父底下長大,他知道陛下不會真正傷他。

  悠悠哉哉地提劍出招,劍上人上,一時之間,兩人的身影糾纏在一塊,竟也分不出誰是誰了。

  黎爾跑完演武場兩圈早就滿頭大汗,回到場邊的時候,烏紹和李兆都還沒打完,。

  於是她就在一旁擦擦汗,看著場上打過來又打過去的兩道人影,心裡那股激動勁就像以前去看演唱會,站在搖滾區看到偶像出來的那一刻,雙腿忍不住上上下下的蹦跳。

  「陛下加油!」
  
  喊聲一出,烏紹斜眼就看到了那個站在場邊蹦蹦跳的人影,一個側身收住攻勢,李兆一看有空隙便追了上去,沒想到就是近了烏紹的的身,卻還是怎麼都打不到。

  只見烏紹左閃右避,一邊還呵呵笑著,直把李兆的脾氣都笑了出來,攻勢越來越凌厲,偏偏他越急、出手越快,就越是撲空。

  最後等李兆氣力耗盡,蘇雲劍一隔,輕輕鬆鬆震得他虎口發麻,長劍落地,比試結束。

  李兆瞬間就明白了自己輸的原因。

  「陛下拿末將逗娘娘開心呢。」

  「是你自己心態沒拿穩,怨不得朕。」

  緊接著烏紹教了黎爾紮馬步,前陣子流行深蹲練屁股線條的時候,黎爾跟風了好一陣子,馬步紮得又穩又好,但無奈黎玥的身子骨嬌弱,撐不到兩刻鐘,雙腿就抖得像篩子一樣,直接跌坐在地。

  剩下的時間,她就坐在場邊,看著烏紹和李兆對練。

  這感覺,就像是高中時期坐在籃球場邊,看著自己心儀的籃球少年在場上揮灑汗水的時候,不管進不進球,都是高光時刻。

  卯時末刻,烏紹拎著黎爾,急急忙忙趕回六合殿,中間還得避開文武百官都在的承德殿,經過的時候,黎爾看見殿前黑壓壓一片人群,不由得咂舌。

  王傳祿正巴巴的望著殿口等著人回來,一看見烏紹,立刻招呼著宮女們迎上去,三下五除二就乾淨俐落的換好了朝服,速度之快效率之高,把黎爾都看呆了。

  離開前,烏紹敲了敲正在發呆的腦袋瓜子,說:「朕下朝以後,讓王傳祿過來接你去御書房,乖乖待著別亂跑。」

  「是。」

  --------

  洗掉一身的髒汙,換上一身乾爽的衣服後,黎爾正坐在床邊,春茵手裡拿了把纏著紅布的剪刀,正在黎爾頭髮上比劃比劃。

  「本宮讓妳去玲瓏坊辦的事,可辦好了?」

  「自然是好了。」春茵回道,深吸一口一氣,剪刀開到髮絲前又停了下來。「要不,娘娘還是找宮裡的嬤嬤來吧?」

  「妳不是說妳幫家裡的人剪過嗎?」

  「對呀!」

  「那怕甚麼?上來就是喀嚓兩聲的事情,一下子就過了。」

  春茵抓著剪子,吞了吞唾沫,對於娘娘的看法表示不支持。

  這可是剪頭髮啊!剪的還是皇上枕邊人的頭髮,娘娘怎麼說得像是剪個草皮那樣簡單。

  春茵還在糾結,黎爾倒是不耐煩了,一個轉身就想奪剪子。

  「妳不敢剪本宮就自己來。」

  「娘娘!奴婢剪、奴婢這就下剪子,您別慌啊。」

  春茵趕忙把剪子收到身後,又往後退了一步開外,看黎爾乖乖轉身背對著她,她才又踱步踱了回去,深吸了好幾口氣,提起一縷縷的髮絲,刷刷刷的聲音響起,烏黑的青絲都落在了地上春茵鋪好的紅布上。

  剪完後,頭髮約在齊腰的長度,黎爾看著鏡子,轉了轉頭,感覺身量都輕盈不少,滿意了。

  春茵把落在地上的髮絲仔仔細細地收好了,沒落下任何一根。然後把那裝著頭髮的紅布包擱到一旁,打算等等再處理。

  首先是得先把娘娘的頭先梳理好才行。

  春茵最後梳了個靈巧鬆泛的靈蛇髻。

  梳完後,黎爾身了個大大的懶腰,下床、穿鞋,就要往外走去。

  正巧,王傳祿剛好到了門口,一見黎爾剛打理好,一副要出門的樣子,他心裡開心著來對時候了。

  「太好了,陛下正在御書房等娘娘,奴才領您過去吧。」

  「……勞煩王公公了。」

  黎爾跟在王傳祿的背後走著,想到剛一開門就看到王傳祿那笑得開懷的臉,敢情王傳祿是誤以為自己正好要去御書房了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