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考察】催眠麥克風--Glory or Dust(下)

旅人 | 2021-06-04 14:31:59 | 巴幣 1104 | 人氣 297

前篇整理到池袋、橫濱、名古屋等前三個Division,在此繼續整理喜歡的細節和考察(含劇透):
4.大阪Division
◎進入簓的部分後,疊字詞瞬間變得好多,感覺論可愛不會輸給亂數,而且那個扇子挪開後的開眼,大阪Division的支持者應該超興奮的吧w

Televiseするぜ笑いの革命 今巷で話題の頂点(Acme) もう無いなどこにも臆面 さらに高く野望抱くねん】(電視放送喜劇的革命,是目前這世間話題的巔峰,已不會再有任何畏怯,因為胸中已懷抱更高的志向)

淺顯易懂又喜感的用字風格依舊,0:44彷彿被招財貓敲頭超可愛的,「電視放送喜劇的革命 」也讓人感覺到他是認真想用搞笑競逐天下。只是白膠木簓從來不是會怯場的人,就算私底下狂講冷笑話被嗆也沒真的沮喪過,那麼「已不會再有任何畏怯」是指誰?

我個人覺得最後一句可能是為有人前恐懼症的前搭檔/現任隊友盧笙發表的信心喊話,又或者代表團隊表示:「已不再擔心團隊中途解散,這回我們有了更高的目標」。

◎至於我們盧笙老師也不遑多讓,短短幾句便呈現出離開搞笑藝人的舞台後登上教壇的心路歷程。

強張る声色 未だに怖いよ】(緊繃的語調,我現在仍會畏懼)是人前恐懼症發作時的心境,だけど学んだ学ぶんだ今日も  教えた分の何倍の強度】(但是我今天也學習又學到了,比我教導的要多上數倍的強度)則是盧笙自言「比起作為老師教給學生的,自己從學生們那裡學習到了更多」的感觸。

另外在2:44やっぱり隣はあいつでないと】(果然身旁還是非他不可)的部分,將手背叩向黑板像是在強調課程重點的手勢,超有教師的感覺(盧笙:我本來就是)。

雖然盧笙平常上課因為緊張,應該不是會連說帶演授課的那型老師,但因為曾經是搞笑藝人,骨子裡又是個熱血的人,只要不緊張失常,應該是個言行富有表現張力的人,因此在採取強調口吻時做出教師敲打黑板的動作,其實一點都不奇怪。

以這個前提再看他這句話,便覺得彷彿將觀眾比擬為學生,表示:「我的內心已做好覺悟,這次絕不再中途放手,要大家一起去奪得勝利,這是重點考試會考,請做好筆記」似的。隔壁的那位瞇瞇眼如果有聽到不知道會有什麼感想呢?(笑)

◎三番手中最奇妙的應該是天谷奴零了,開頭就是詐騙電話常用的誘導句型:「我啦我啦是我啦」,靠北喔你這詐欺師www

對於首段討論過的一郎「被(父親)推下山谷的小獅子」之自喻,零的回答是【今日のは詐欺話じゃないさ  信じて見るか?子ライオンさん?  そこからも見えんだろ  Orion座  On the 大船 概ねは良いさ(今天的不是騙局,願意相信我嗎? 小獅子? 從你那邊可看不到獵戶座吧,只要坐上大船,一切都會很好)。

一郎自稱小獅子,你就回獵戶座(肩膀上披著獅子皮),信你才有鬼啦。果不其然最後不演了,直接囂張回應:【お名刺代に小遣いやろうか?】(要不給你撥點零用錢充當名片經費如何?),因為全Division成員山田家就佔了四個,所以這對父子的戰爭無論如何都讓人無法忽視XD

另外,出身不明的零不知是否想表現團隊的一體感,配合其他兩位大阪隊友,在歌詞中用了平常不會用的見えん(關西方言的見えない),讓人不禁莞爾。

5.涉谷Division

◎亂數的う~~~〜ざいよホントもう ボクの拘束時間は高額(たかいもん)
特大希少なダイアモンド そんな対価であしらえる訳ないだろう
キミの言葉は誰のモノ? 明日得る未来誰の為のモノ?
(煩~~死了說真的  我的勞動時間可是很昂貴的
就算給我特大的稀少鑽石 那點代價怎可能划得來
你吐出的話語是為誰說的? 向明日創造未來是為誰而忙)

可愛之中短暫迸發的漆黑氣場,放慢速度看1:09還可以看到怒顏轉冷笑的瞬間。

あしらい,是點綴用的裝飾,也是指應對、處理(客戶委託),又自問辛苦是為誰作嫁,巧妙融合了設計師的職業性質,點出「亂數的前半生是為中王區打造的訂製品」。

◎幻太郎的【その衣を脱げ  口にしたその首ごと捥げ】(剝去那外衣,將那吐出話語的頭顱連根扭下)據其他人考察,可能是在嗆新宿麻天狼的伊弉冉一二三(剛好在幻太郎之後登場)。你其實不是小說家而是狂戰士吧,不然怎麼這麼狂?

あるいは僕は俺はわたくしは  何かを語ったふりし隠した(有時是我  是我<男聲>是我<女聲>,藉由說什麼來藏起了什麼),此段也再度使出第一次DRB時Fling Posse對上麻天狼的<Battle Battle Battle>1:48處一度展現過的變聲能力,加上時不時呢喃「騙你的騙你的」的背景音,迷幻效果下火花四濺。

「藉由說什麼來藏起了什麼」使我聯想到夢野幻太郎透過撒無意義的小謊迴避話題,取代對關鍵事實撒大謊的習慣,讓人感慨果然想了解一個人的真意,不應從他說了什麼,而應該從他沒說什麼(以及撒謊的時機)來判斷。

透かし絵を見せて何か解った 気にさせるまで幾度謀った?(不過讓你賞了齣皮影戲能了解多少,為了誘導你背後又使了多少伎倆?),透かし絵是皮影戲,和切り絵(剪紙)常出現在同個句子,但切勿混淆。気にさせる則是讓人起意、勸誘的意思。

無法得知這句話具體diss的對象是誰,起初參照帝統也說過的「你又懂什麼了」,我猜是對中王區的批判。但如果以「針對前次擊敗FP的麻天狼」這前提來看,應該是對寂雷當年無法諒解亂數,選擇與其決裂一事在嘲笑:「不過看了中王區為你設計的戲碼,就自以為明白亂數的一切了嗎?」

◎帝統的「賭場で生誕」略歴は以上  正常?異常?てめえに解るかョ】(「誕生於賭場」,來歷為以上,正常還是異常? 你又懂什麼了?)

「正常還是異常? 你又懂什麼了?」彷彿表明「捨棄家族鋪好的路,選擇的活法就算不被世間欣賞又怎樣?」, 也像是對中王區因亂數身為複製人卻產生感情一事判斷其為失敗作一事在憤怒。至於「誕生於賭場,來歷為以上」這句痛快將過去捨棄的宣言,不知道中王區的那位總理大臣對此會是什麼感想?

有些感傷這對母子是否從此再也無法修復關係,但帝統的心結既然在於自己的家庭背景,能夠狠下心做一次清算,彼此徹底劃清界線,或許比起放不下又無法去面對的親子關係要好。

向こうはロイヤル  追いやるとどうなる?
込み入った話  積み込み厳禁  ニコニコ現金込み込みで払えよ?
(對方是皇家(同花順),若逼入了絕境又如何,嚴禁藏私,爽快地全額付現就對啦)

皇家指德州撲克中最高等級的手牌皇家同花順,或許也暗喻著中區。

雖然衝動賭博搞到自己常常被賭場剝到身無分文,關鍵時刻能夠不畏挑戰,也是帝統的賭徒性格帶來的優勢吧。

積み込み厳禁(嚴禁堆積)是為了避免存放時壓壞底下貨物而在紙箱上貼的標語貼紙,拆成「積み込み(打麻將時,在牌堆隱藏有利手牌的作弊手法)」和「嚴禁」,也能解釋為禁止老千,但直譯為「禁止老千」整句讀來語意會不順。

至於込み入った話,是指錯縱複雜,需要慢慢說開的話題,常用於和人推心置腹商量事情時,故「込み入った話  積み込み厳禁」可解釋為「不許再堆積心裡話」。

整體而言,取「將心裡話堆著不說」和「藏手牌在牌堆裡」的共通點,形容為藏私應該比較恰當。

又,ニコニコ現金払い來自昭和時代鼓勵大家以現金支付取代刷信用卡的廣告標語:「いつもニコニコ現金払い」(總是笑容滿面現金支付),而込み込み是指付款時包含相關費用與稅賦,難道說帝統很難得地不是被討債,而是和左馬刻一樣來討債的嗎w

*追加解釋。如果前一句「嚴禁藏私」是在指藏著太多秘密的其他兩人,則後面幾句他不是在對中王區嗆聲,而是在罵自己人「說好我們之間沒有秘密的,以後你們那些糾葛不准再壓在心裡,心裡話全都給我老老實實倒出來!」這就是......真正的Posse?! Fling Posse的情誼太過眩目,我忍不住戴上了墨鏡。

6.新宿Division

◎寂雷的【悪役(ヒール)治癒者(ヒーラー) 英雄(ヒーロー)も全て 時代の歪み(ひずみ)が私に強いた 】(反派=殺手、治癒者=醫師、英雄=DRB勝利者等角色皆是被時局變動強加於自身的軌跡),語感朗朗上口,短短的幾字就道盡了半生。

裂ける心を縫合 一触即発の心臓 開くな瞳孔】(為碎裂的心進行縫合,一觸即發的心臟,瞳孔不准打開)則彷彿與死相鄰的醫生的吶喊。仔細一想,發現亂數和寂雷都是從事會用到針線的職業(裁縫布料與縫合傷口),就覺得更妙了。

*ヒール(Heel)之所以翻成反派,是來自摔角賽用語,起初是用Heel(腳跟)來形容卑劣的選手,後來則用來通稱角色設定為反派的選手,與其相對的是角色受人愛戴的正派(Face)選手。一個是能看的臉面,一個是踩在地面不見天日的腳跟,好現實w

◎一二三的未だに女性恐怖症  殺した息蘇生す衣装   襟正してPut on my jacket  隠すこの歯型の火傷】(至今仍有女性恐懼症,將扼殺的氣息甦生的服裝,理正衣襟Put on my jacket,藏起這烙下齒痕的灼傷 )

句子的換氣點瞬間穿上外套的表現十分精彩,同時呈現了以穿上外套來切換的男公關模式和脫下外套後平常的自己,更甚者,這是一二三首次在公式裡以沒穿上外套的姿態明言「至今仍有女性恐懼症」,可說是面對自我弱點的一大進步。

独歩の【語彙ある 韻減る脳】(仍存有語彙但韻腳減少中的腦)聽起來就像「Go in our Inferno」。和常見的Go in hell 不同、Go in Inferno是不太尋常的用法,但仔細想想會覺得這個說法很有麻天狼的風格。

Inferno,也就是煉獄,在西方宗教觀中和自甘墮落無藥可救的罪人去的地獄不同,是讓有悔改餘地的人留待觀察反省,以重新取得前往天國機會的地方。

彷彿為了說著【言い訳なんぞは良いワケない  歪んでいるのは私自身か】(找藉口塘塞怎能是好,扭曲的莫非其實是我嗎)責備自身的寂雷和不只想克服自己女性恐懼症的弱點,更首次鼓起勇氣在人前揭露自已脆弱一面的一二三,也為了總是在向人低頭道歉的自身,獨步在對這世界怒吼:「該你們了解我們受的苦了,該輪到你們去反省了,該你向我說『對不起』了」。
..............
跟Rhyme Anima (動畫OP) 最後一段「把各Division Leader集合成昔日的TDD」相近又不太一樣的是,GoD這次六大Division排列的順序,會形成「新生MCD和空寂Posse並肩」的構圖。因為沒機會聽新生MCD的曲子,這個順序頗讓我過了把乾癮。

不過,話說回來,除了池袋,大家為什麼都在莫名其妙的高處進行演出? 看得我頭皮發麻逆。有人戲稱是中王區要求的,那也太過份了吧XD

池袋:豐島垃圾焚化場的某輛廢棄車上,橫濱:(立地於橫濱港灣未來的)紅磚倉庫屋頂,名古屋:疑似空卻老家(空巖寺)屋頂,大阪:電線桿上,涉谷:道路告示牌上,新宿:歌舞伎町看板拱門上。

老實說其他Division的舞台要嘛各就定位(但為何是電線桿),要嘛有足夠的空間交換位置,只有新宿麻天狼被迫擠在小又窄的看板上,還要交換位置,好可憐wwww

◎結論

之所以舞台都設在高處,或許是因為離地越遠,越能夠讓自己的聲音上達天聽(響徹中王區)。有人考察,池袋Division雖然和涉谷Division一樣初戰敗退,但因為敗給的是橫濱(決戰中落敗者)而敬陪末座,故這次Buster Bros的舞台是垃圾場中(音同敗者)的廢車頂端(はいしゃ),是起點最接近地面的敗部復活者。
きっとこの身は壊れるけれど 天に唾吐く 何処(どこ)までも高く
今不甲斐なくDrop out する理由(ワケ) もはや何処(どこ)にある
(儘管注定會粉身碎骨,仍要向天吐唾,高得穿入雲霄,如今無力敗退的理由,早已哪裡都不存在)

天に向かって唾を吐く(向天吐口水)是日文慣用語,來自佛經的「惡人害賢者,猶仰天而唾;唾不至天,還從己墮」,形容惡人想侮蔑賢者,反先汙了己面,自食惡果的醜態,這邊則是用來表達「不惜代價也要向高高在上的中王區吐出一口惡氣」。

又,Drop out意為中輟或掉隊,此處應該是指初戰敗退。

GoD中堪稱經典橋段的副歌充分展現出了六大Division「已經變強的我們此刻沒有理由輸給任何人」,全力去碰撞的鬥志。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