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三零

黑霧 | 2021-06-04 10:18:42 | 巴幣 6 | 人氣 36


  在對話之間美妮未有停下過腳步,畢竟她身邊的敵人也漸漸增加,光是視野內就看到的便有兩隻「屠宰者」、一隻「粉碎者」以及三隻她擔任「甲冑少女」以來從未在現實中見過的「織網者」。

  「蜘蛛外形的敵人,在『擬態者』登場之前算是最為敏捷的類型,以高平均速度與持久力見稱,當前最需要注意的是牠有噴出黏液的攻擊手段,也得注意周遭地形有沒有受到蛛網封鎖……」美妮雖然在心中如此思考,但實際上行動沒有什麼轉變,在敵人攻擊架空幹道之前,她只會在上面全力疾奔。

  確認依然未有威脅之後,美妮重新與支援人員聯絡:「指揮中心,拜託你們協助更新我和蒼藍的位置,找出適合的匯合點,規劃城內的逃跑路線,盡快讓抵達的焰光和蝕蜂能支援我們。」美妮發出明確的指示,儼如此刻她才是作戰的指揮官一般,就算現場人員有因應狀況的裁量權,恐怕也不會有人像她這樣倒過來指揮支援人員吧。

  不過支援人員並沒有對此說些什麼,僅是以明確的應答讓美妮知道他們已經接收指示,基於美妮沒有配戴輔助裝備,所以對方也只能以口述的方式描述方位,不過這樣的狀況在過往的「第一城」保衛戰鬥中早就習以為常了。

  此時美妮並非筆直地朝著蒼藍的所在位置,或者她們的預計移動路線前進,而是採取比較迂回的形式慢慢縮短距離,儘管也有考量她自己本身「攜帶」著為數不少的敵人,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得等到能夠牽制敵人的焰光與蝕蜂抵達,在這三名「甲冑少女」抵達前,即使美妮與蒼藍匯合也做不了什麼,只能一起逃命罷了。

  況且在匯合之前,美妮還有另一件事需要完成,她與支援人員確認過後,便把精神重新集中在自己體內——不是某種精神學說那種觀察自我,而是試圖與自己身體甚至精神連接起來的異物,即「未知」溝通。

  以「甲冑少女」所學所知,「未知」是無法溝通的存在,至於過往人類到底如何與「未知」達成共識則是機密中的機密,然而如今有一個例外,那就是曾經達到前所未有深入地與「未知」連接的美妮,在精神或者該說意識的世界成功與「未知」以語言或者思緒進行明確的交流。

  美妮醒來後雖然想過要跟巴頓明言這件事,但當時的狀況實在不太適合而擱置,後來瞭解到更多現狀後就更難找到機會說明,至今為止依然是藏在她心裡的秘密,最終她決定順其自然了。

  「『未知』,你能夠『聽到』我在想什麼的吧?我不管你是不是個體N328……什麼的,總之給我回答。」美妮嘗試以最客氣的方式呼叫對方,等了一回卻沒有任何回應,「現在可是你們不得不回應的狀況,要我仔細說清楚嗎?」

  得不到回應當然在美妮的預料之內,這某程度上來說也是她非得前來「第一城」的理由,「好吧,那麼我就直說了,現在我身處於敵人的大本營,你們沒道理感覺不到吧?若果我維持這種程度的力量,別說救人就連自保都做不到,我會死在這裡。」

  依然沒有答覆,美妮則只是繼續在腦海中以思緒的方式細說:「雖然我不是你們理想的融合目標,無法成為全新的存在,但是我好歹也是至今為止最接近的人吧?你們捨得失去我嗎?你們也沒那麼瞭解人類,那麼徹底地掌握到人類的一切吧?否則就不需要投入那麼多『甲冑少女』來測試、尋找可能的對象了,即使當刻我沒有達成你們口中的根本條件,但未來可不一定吧?」

  美妮毫無疑問就是在要脅對方。

  實際上美妮不知道無法深入連接到底是「未知」一方的拒絕,還是她自己的身體對異物的入侵有了無法自控的抗拒,但不論是何者都好,都得先把「未知」喚出來才能夠知道。

  美妮知道「連接」與「融合」在「未知」的認知中是兩回事,而她是曾經部份成功「融合」的貴重案例,亦是唯一一人透過思緒的方式與「未知」溝通,一般來說都會自然而然認為因為成功「融合」了才能夠以意識來交流,可是她卻不這樣想。

  「融合」歸「融合」,交流歸交流,美妮之所以會如此認為,就是在深度「連接」時會彷彿聽到「未知」的聲音,要她們捨棄自身與「未知」融合,換言之就算不到達「融合」的程度,雙方還是有辦法交流才對,只要「未知」有這個意願的話應該就可以了。

  過往之所以未曾有任何交流,最大的可能性反倒是在「未知」口中所謂的「禁止事項」,美妮那一次是特殊狀況,在「為了美妮狀況」之下,要讓她安全或者正常地甦醒過來而不得不現身說法。

  換之言,只要製造出非得交流的狀況,「未知」很可能就會現身說法,這樣的事情恐怕在眾多「甲冑少女」之中只有美妮能辦得到了,而且還會真的試著付諸實行恐怕也只有她。

  深度連接——其實這就是美妮的真正目標之一,她需要取回自己的戰鬥能力。

  假若是「未知」主動拒絕與美妮進入深度連接,那麼在當前身處於必死無疑的狀況下,「未知」在美妮的認知中「沒道理」不幫忙;假若事實是美妮的身體在抗拒連接,那麼就更簡單了,讓自己投入死地,她就不相信死亡的恐懼會輸給異物的入侵,為了活命肯定只得接受「未知」。

  美妮的如意算盤到底有沒有敲響,驗證的方法可謂簡單粗暴,說白了就是端看因連接而來的痛楚有沒有增加罷了,而此刻她確實感覺到那可恨的體會漸漸變得熟悉。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