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三集第二回。

樂子喵 | 2021-06-04 09:54:38 | 巴幣 100 | 人氣 102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祈音初至伏牛山,再遇摘星的追殺。
滿懷心緒的她,將何去何從?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祈音踏入伏牛山,對此地有些印象。
  她待在許都的時間不如荀彧,伏牛山又占地遼闊,沒有真正走過一輪。她以前有聽聞「弒仙泉」,但沒多大興趣,自不會深究是否存在。
  現在,她倒是想知道了。
  可惜,剛才的時間不足讓她問到此事。
  「我記得這裡有兩區帳篷,一區被蛇入侵後沒人敢去了,看來那邊才是我的落腳處。」她無奈再無奈,只有與蛇共舞的命運。
  她不畏蛇,但也稱不上愛蛇人士,尤其想到夜間和伺機而出的毒蛇近距離接觸,她就一夜難眠。
  「時間還夠,先去山客露營區看看。」
  祈音抵達所謂的山客露營區,眼前的帳棚都是同一款式,並有天若宮的標誌,浩浩蕩蕩占滿全場,哪有給山客的空間?
  「(以前還有山客的帳篷,現在都被天若宮占領,是作為修練場地嗎?)」祈音躲在樹後,確認有否仙士駐守。
  兩名仙士生著火,附近沒有其他人,僅是基本巡邏。
  「今天輪到我們了,上次師兄們說被一群蛇追,嚇都嚇死了。」
  「不是說有名蛇般長髮的魔族,本來以為是魔族少女,但又說是男人,我都不知道到底是要追捕誰了。」
  「茂顯哥跟范南也都不知下落,他們到底去哪裡了?」
  「總部幾句話就打發了,許都部門真不受青睞。」
  「沒辦法,誰叫我們是培訓部門,跟獨當一面的總部不能比。我們還是小心為上,我可不想遇到毒蛇還是魔族的。」
  「是啊,有功勞也輪不到我們,乾脆改拜白蘄先生為師算了。」
  仙士你一言我一語,句句都是抱怨。
  他們是新入門的弟子,不會生火的基本咒術,別說遇到魔族或蛇群,連匪人都未必打得過。
  「(這邊是天若宮許都部門的仙士,我記得沒錯,他們都是群聚到伏牛山修練。連培訓部門都投入誅魔行列,可見仙士人數嚴重不足,是被調到哪裡了?)」
  天若宮是天下知名的仙士組織,在鄴城的仙士頗弱,留守許都內部的算強,但鎮守外圍是實習生,祈音不禁思索仙士的分配方式。
  「(魔族少女……裝成魔族少女的男人……莫名不見的仙士……)」她很在意斷裂的訊息,但她聽不懂。
  她望著深處的一條路,觀天色認為不早了,決定明早再來。

分隔線

  祈音抵達廢棄仙士帳篷,破爛程度超出預期--不是帳篷,而是一片片被撕裂的布。
  「咳……比我想像得還要破爛,好處就是沒人想來。」她嘆了一口氣。
  她四處搜查,找到一個差強人意的,入內一觀大有玄機。
  「嗯……外面灰塵不少,裡面意外乾淨,一看就是有人清理過了。誰跟我一樣住這裡?」
  她確認帳篷內擺設,在空地上有乾枯的植物葉片被井然有序地排放著。
  葉片形狀相同,僅差在大小與完整性。這種樹生長在帳篷的不遠處,是伏牛山常見的樹種之一。
  「嗯……這些葉片有何特別嗎?還是這樣擺放有何深意?」她發揮探索的精神,欲知這是何種深奧的學問,但她研究幾分鐘沒釐出頭緒,很快就放棄了。
  「算了,不研究,我先出去生個火,烤些果子吃吧。」她想起炙燒果子的美味,若是能裹上一層糖就是人間極品了。
  她走出帳篷,確認蛇窩位置後,才去找果樹。
  「我記得不用走太遠,應該有果子可以摘。」如她所說,在一棵不起眼的樹上,有結實累累的果子。
  她踮起腳,碰不到高掛樹上的果子,赫然想起祈音身高不若郭嘉,勾不到果子。她還記得荀彧直接伸手摘給她,挑了一顆最酸的果子,當場她整張臉都縮了起來。
  「(荀君……)」她撫著紫玉項鍊,內心泛起憂慮。
  「……看來只好吹下來了。」她無可奈何,施用簡單的風咒,產生瞬間強風,吹落幾顆果子。
  她揀選果子,挑最紅最軟地吃,鮮甜多汁,美好的滋味讓人暫且忘卻煩憂。
  她正欲再施咒術,一道仙氣波直接打在地上,隨即周圍又落下幾道。
  她立即退後,躲過這批攻勢,抬頭一望,端著怒顏的摘星從天而降,又是連續的細絃攻擊。
  「……是妳,昆妹果然是妳殺的!」摘星怒聲低沉,雙眼瞪大而發紅,死盯著她認定的殺人兇手。
  祈音閃過攻擊,辯駁道:「我剛到許都就聽到郭嘉的死訊,不是我殺的。」
  「妳對昆妹搶妳肉體早就懷恨在心,還需要說什麼藉口!」摘星不聽解釋,散發強烈的仙氣,非要殺了祈音。
  「妳的昆妹使用的是奪身之術,遇到危險會回去原本的肉體,說不定她……」明知摘星失去理智,祈音仍須冒險獲取珍貴的情報。
  摘星怒極反笑,「呵……如果這樣,我就不會過來了!」她十指皆有細絃,為了報仇,她可以不計代價。
  「(……她沒有返回原本的肉體,是消耗太多仙氣,還是來不及施術?)」
  摘星的態度顯示昆蕗已死,祈音排除仙人與仙士共謀的可能。
  為了探知更多情報,祈音發表與挑釁無異的提問:「妳不是待在她身旁嗎?最好會不知道誰殺的!」
  如祈音所料,摘星怒氣沖沖施絃襲來,她趕緊開啟魔氣屏障,擋下接連而來的細絃攻擊。
  細絃每下都打得沉,將屏障打出裂痕,可見摘星出手之重。
  「我只聽說她本來陪著一名魔族青年,那人不是妳的同夥嗎!」摘星集中力量,澈底打破屏障。
  「魔族青年那麼多,妳不說明白,誰知道妳指誰?」祈音不欲耗費太多力量,但她出言挑釁獲得情報,不得不承擔後續的強勁攻擊。
  「還要狡辯?那人不是妳哥哥嗎!」摘星射出細絃如箭矢,同這句話發射而出。
  祈音閃過攻擊,聽到的不是咻咻聲,而是如炸藥般的轟隆聲,直接將位於她後方的樹木劈成兩半。
  「……妳確定是他?沒有認錯?」祈音暗喊不妙。
  「穿那種衣服的人還多嗎?妳真是沒膽,要殺還叫人殺!」摘星不給祈音喘息時間,又要發出第二次攻擊。
  「(看來真是祈律,但我不認為他會下殺手。)」祈音瞭解祈律的性格,為其辯護:「哥哥有殺掉仙人的實力,還需要躲仙士嗎?」
  「哼!趁昆妹元氣未復,再用弒仙泉殺之,這需要多大的實力!」摘星對祈音不斷孳生的恨意,轉化成強大的力量。
  摘星正在聚氣,她要封鎖逃竄點,讓祈音插翅難飛。
  「(……這裡有弒仙泉,但我還是不相信祈律會殺她。)」祈音得在摘星聚完氣前問完話:「妳都說不需要多大的實力,也未必是他啊。」
  祈音自知這句話必會戳中摘星的怒點,已經尋到適合的後路。
  「除了妳以外,還有誰會動手,少找理由了!」摘星岔了氣,索性放棄聚氣,直接取細絃近身攻擊。
  摘星的速度不若祈音,但她報仇心切,如狂戰士般不顧傷害地攻擊,讓急於退卻的祈音頗為困擾。
  「(她鐵了心認定是我,但我沒時間、體力與她耗。)」祈音不想和摘星玉石俱焚,運用較優勢的速度勉強退到樹林區域。
  樹木從一變二,變四,變八……祈音靈活穿梭於一層又一層的樹林間,細絃打在巨木上形成極大的阻力,有效阻止摘星的淒厲攻勢。
  「別逃!」摘星不得不改變攻擊型態,瞬間和祈音拉開距離。
  「(她竟然追進來了,這裡明明對她很不利。)」祈音深刻感受摘星對昆蕗濃厚的姊妹之情。
  但是,祈音不需要同情。
  參天巨木是最好的掩蔽,祈音伺機尋找逃亡點,澈底擺脫摘星。
  「……妳以為逃有用嗎。」摘星停下腳步,改以絃聲控制林間的動物。
  優游飛翔的鳥兒,自在跳躍的兔子,窺伺盤旋的長蛇等等,都隨摘星的絃聲而動著。
  「(我得盡量隱藏氣息,她偏要逼我使用力量,真是麻煩……)」
  受控制的小動物實力有限,祈音不願無端殺生,但解除操控得耗費不少心力。
  「(再往深處去。)」祈音決定繼續逃亡,賭摘星不可能操控森林內所有的動物。
  摘星見祈音的身影變得越來越小,咬著牙,還想再施術,眼前卻出現一層薄膜。
  摘星碰到薄膜,手就黏了上去,動彈不得,眼睜睜看著祈音離去。
  摘星怒吼:「妲姊,妳為什麼阻止我!」
  摘星的憤恨聲在廣闊的森林間徘徊,形成巨大的回音,強烈的情緒波動讓人心驚。
  妲己緩步走到摘星的身旁,冷靜地說:「星妹,裡面有結界。」
  妲己喚出隨身的飛球精怪,它飛向前方不遠的巨木群即萎靡不振。
  「區區結界算得了什麼?她就在我面前了!」摘星原地發怒。
  妲己收回飛球精怪,嚴肅地說:「星妹,妳現在情緒太過激憤,很容易被困在結界內。」
  「妲姊,昆妹的仇,難道妳可以忍嗎?!」摘星對妲己的冷靜非常生氣。
  妲己露出憂傷的臉龐,搖了頭,「那個人……我一定會殺了她,但現在不是時候。」
  「不是時候?那什麼時候是時候?!」摘星望著妲己,淚水都快迸了出來。
  妲己蹲下身,輕撫摘星的肩膀,「星妹,我布置好新的法陣,正需要妳協助推動。上次在磁峰山的只是實驗,這次我是認真的。到時候妳殺了她,既可以報仇,又能為主人補充力量。」
  摘星聽到妲己的喘息聲,一向冷靜自持的妲己不會做出這種事。這使摘星明白妲己對姊妹溢於言表的關懷。
  摘星靠在妲己的胸懷前,赫然發覺虛耗過多力量,感到全身癱軟。她顫抖地說:「妲姊……不錯,我是應該補充力量,才能為昆妹報仇。」
  妲己將摘星擁入懷內,柔聲道:「不要過度消耗力量,這樣對主人的負擔很大,別忘了我們的主目的。」她釋出仙氣,補充摘星流失的力量。
  摘星感受到一股暖流,微笑回應:「……我知道,妲姊。」

分隔線

  祈音一路奔馳,直到再也聽不到摘星的聲音及其散發的氣息,才放慢腳步。
  銅雀微微發光,照映四周環境,顯現結界型態。
  「……原來是結界。」她微皺眉,為逃離摘星的追擊竟忽略可能的危險而嘆了氣。
  「(不論郭嘉死於何人手中,表面兇手都直指祈律。他現在在襄陽,司馬懿無法直接過去,但那邊也有很多仙士。而且我很在意李叔所製的藥水。)」
  她從摘星的口中得到不少情報,對祈律的安危耿耿於懷。
  「無色無味,聞了沒事,但喝進去會感到昏沉……原本的植物似乎是連聞了也不舒服。」她觀察附近植物,約能識得半數,比起真正的植物專家還差了許多。
  「銅雀似乎干涉了結界,但我不能走回頭路。這座森林幅員廣大,我得在這裡耗上一段時間了。」
  她拿出指南針,磁石未受結界影響,得以辨別方位。
  她心念著祈律,默默朝南而行。

分隔線

  祈音走過幾個時辰,抵達閑問居前。
  「……這裡跟雲憩山的山間小屋好像,是白蘄建造的嗎?」
  這是她對閑問居的第一印象。
  「不知道裡面有沒有人在?不論如何,天都黑了,我得找個地方住。」
  她敲了數次門,都無人回應。
  她推開門,踏入靜悄悄的大廳中,只聽到她的腳步聲。
  屋內一片漆黑,她點起門口的油燈,從其殘留淺淺的灰塵中評估:「現在沒有人在這裡……」
  她隨意調查周圍環境,有不少的藥書和乾枯的藥草,似乎還有種植樹木的後院,很符合白蘄的風格。
  「(這是什麼時候建造的?是為了防止天若宮勢力滲透而建的秘密基地嗎?)」她對白蘄保守秘密的能力嘖嘖稱奇。
  她以手上的油燈點起桌上的油燈,又點起附近其他的油燈,整間大廳瞬間光亮起來。
  「(白芍正在南下,江離和芐在許都,白蘄在荀君的身旁,短期間不會有人來了。)」
  她待在這裡等不著人,過夜就要離開。
  想著想著,她的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她不禁哀號:「唔……好餓喔,會留下吃的嗎?」她的行囊內有些果子,但她要留下來。
  「我有看到後院,說不定有果子可吃。」
  她邊走邊說到後院,看到幾塊田地。田地上的作物多未成熟,但種在中央的果樹取自伏牛山,同山間的同類結實累累。
  「太好了,這是可以吃的。」她滿足摘下果子。
  她堆起枯葉生火,烤著剛才還沒吃到的佳餚。
  剛轉紅的果子微酸帶澀,表面也有些硬,經過火烤之後會有脆脆的口感,添些醬汁非常美味--這是她偶然發現的吃法。
  「一路被追殺,又闖入森林,終於有可以休息的地方了。」她伸起懶腰,全身放鬆。
  吃了幾顆烤果子,滿足肚子的需求後,她的腦袋繼續運轉。
  她站起身,疑惑地問:「……不知道這邊會通去哪裡?」
  她拿出指南針區分方位,決定朝哪裡去。
  「(通回原路,可能再遇到琵琶女;但不回許都,跟文和碰不到面……真令人困擾。)」
  伏牛山有多個出口,她沒有全部走過。除了原本進來的入口,她不知可從哪個出口通到許都。萬一不幸迷路,只會浪費更多的時間。
  「(我應該直接去襄陽嗎?但,祈律還在那裡嗎?他知道自己被鎖定了嗎?還有我去那裡能夠幫上什麼忙?)」
  她拿起銅雀時,碰到放在一旁的鳥布偶。
  鳥布偶眼神呆滯,不像祈音精明,也不似祈律溫柔,但它的表情顯見它遭遇與兩人相似的處境,意外有了親切感。
  她將銅雀放置於月光下,讓其吸收月光的力量,補充消耗的仙氣。
  她無奈盯著銅雀,問了:「銅雀啊……你覺得我該怎麼做?」
  銅雀微微泛光,呼應她的提問。
  「養精蓄銳……是嗎?」
  她無法和銅雀對話,所有的解讀都是自問自答,為的是尋求最好的做法。
  「首先吃飽睡足,在這裡留訊息給荀君;接著不要想太多,直接去襄陽。運氣好會遇到祈律,不然也能打聽情報,襄陽的戒備總不比許都。」
  戒備森嚴的許都,已非她能著手。
  「單打獨鬥的感覺……真差呢。」她嘆了一口氣。
  她將鳥布偶取了下來,放在銅雀的旁邊,陪伴她一同休憩。
  銅雀吸收月光,反射些微光芒在鳥布偶的雙眸中,原本呆滯的神情竟似找到希望而單純笑著。

分隔線

  有溫柔的月光伴眠,使祈音睡到自然醒。
  她摺好紙鳳,同樣將銅雀的些微仙氣賦予其中。
  她將意念傳入紙鳳內:「(荀君,我要去襄陽城,尋找我現在的哥哥祈律。如果你遇到文和,請與他一起討論,他是可以信賴的人。)」她轉念一想,不忘叮嚀:「(……荀君,我在路上有遇到仙人,除了追殺我以外,還有什麼目的,也請你注意。)」
  她站在原地想了一會,沒有需要補充的內容。
  她將各色果實放入行囊內,為單調的乾糧添些味道,確認沒有遺漏後,朝襄陽城出發。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