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R18 Challenge》20、想去的遠方(完+後記)

Hsin | 2021-06-04 05:01:34 | 巴幣 116 | 人氣 161

完結《R18 Challenge》
資料夾簡介
【寫不了車文的作家×炙手可熱情慾作家】 三名作家,陪伴彼此,各自找尋寫作理由的故事。


  安佐晨點了一支菸。

  細煙裊裊上升,在碰到候車亭的透明亭蓋前便消失殆盡。我盯著他菸頭的光亮看,細微的光亮在夜晚的郊區一明一滅的,像星星。

  「結果是小月找到幸運草,你打擊那麼大哦?」

  他瞥了我一眼,反問:「不驚訝嗎?」

  「哪個部分?」

  「我抽菸的部分。」

  「喔,我知道啊,」我雙手按著椅子,伸直了腿,「你借給我的手套上有菸味。這是秘密嗎?」

  他愣了愣,側過臉來看著我,連菸都忘了抽。我轉頭對他笑笑,補充:「但我猜你很少抽啦,平時幾乎聞不到味道。」

  他輕笑兩聲。「戒掉了,心情很差的時候才來一根。」

  我盯著鞋尖,上下擺動著腳,斟酌著該怎麼開口。

  一起待了整天,從小月的住處離開後,剛好錯過一班公車。車子停靠在站,尚未發動,我們卻誰也沒有拔足奔跑,眼睜睜看著它從眼前慢吞吞地起步、駛遠。我跟他都沒提議叫車,而是很有默契地在候車亭坐了下來;明明在這個時段,這偏遠的公車站班次極少。

  安佐晨又吸了口菸,忽然咳嗽起來。我實在分不出他是太久沒抽生疏了,還是感冒還沒有好的緣故。

  「再耍帥啊你。」我不由自主地拍拍他的背,卻被他伸手格擋。「怎麼——」

  「你能不能別再這樣了!」

  他第一次用這種語氣對我說話,我頓時有些愕然。他將菸扔到地上,起身用力踩熄,接著,失望透頂似的,抱頭低吼了幾聲。情緒爆裂的聲音在空曠的郊外無力地散逸。

  「安佐晨⋯⋯」

  「抱歉。」他抹了抹臉,回頭給了我一個脫力的微笑。「我不是故意兇你的。我是在對自己生氣。」

  看著他勉強擠出的笑容,我心裡油然生出強烈的罪惡感。「⋯⋯抱歉。」

  「不用道歉,」他坐回椅子上,仰天輕嘆了口氣。「我明白。」

  「你不明白。」

  他緩緩看向我。我掐緊了雙手,指甲緊緊嵌著椅子邊緣。

  「你改變了我對文字的偏執。」我輕聲說,「認為情慾寫作只是次等的書寫,認為真正的文學不該服膺於純粹的欲望——以文字服務性慾,我以前真的非常痛恨這件事。」

  清冷的春季夜晚,空氣裡只聽得見彼此的呼吸聲。

  「是這種偏執,自以為是的文字潔癖,讓我產生那麼大的分裂感。」我抬起頭來,凝視著安佐晨那方框眼鏡背後,一對沈默燃燒的眼眸,「是你教會我誠實面對欲望,書寫它。謝謝你。」

  他無語沈默,接著非常緩慢地,將我垂落臉龐的髮絲攏至耳後。我屏住呼吸,數著心跳,數到第九下,他終於開口:

  「摘掉你的帽子,真是太好了。」

  我鼻頭一酸,連忙斷開視線,抬頭透過亭蓋,看向夜空。

  「能遇見你,也算是我的幸運吧。」他溫潤的嗓音這次帶著一抹明亮的色彩,「在幼人之後總算又遇到一個,我想為她而寫的人。等文學獎結果公佈,你一定要去讀,知道嗎?」

  「⋯⋯你寫了什麼故事?」

  他擺出高深莫測的表情,只答:「到時去看得獎作品就知道了。」

  「你還真有自信。」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又正色說:「我也不會輸的。得獎名單裡面,一定會有江文絺的名字。」

  安佐晨怔了怔,露出了然的微笑。「會有的。」

  「喂,真的要讀哦!」

  「你也是啊。」

  我們相視而笑。踩熄的菸蒂黯淡無光,夜空的星星卻一閃一閃的。

  「⋯⋯公車什麼時候才要來?有點冷了。」安佐晨搓了搓手臂,感冒還沒痊癒,似乎也開始有點畏寒。

  我靈機一動,伸手往路的那頭指:「不如我們慢跑過去,比賽誰先跑到下一個站牌?」

  他挑了挑眉,嘴上嚷著「跟病患賽跑,真是勝之不武」,卻躍躍欲試地熱起了身。我嘿嘿笑了笑,原地小碎步熱著身,看向前方那條延伸的道路。雖然幽暗,沿途磕磕絆絆,有時還會碰上壞掉的路燈,但一路上有人陪伴前行,一定能夠順利抵達想去的遠方吧?

  她給的那片幸運草,收在胸前的口袋裡,暖暖貼在心口上。我難以抑制上揚的嘴角,轉頭對上他的目光,好勝心隱隱鼓譟起來。

  「那就數到三,一起出發?」

  一,

  二,

  三!

  無聲的鳴槍中,我們踩著星光,一齊向前邁開了步伐。


(《R18 Challenge》全文完)



後記(含創作歷程與彩蛋等)


  這個故事的起源很有趣,是在噗浪玩劇情安價的時候跟另一個安價主閒聊時,突然想到的點子:事情是這樣的,本人不太會寫車文,而隔壁棚的安價主則是瘋狂飆車,因此就起心動念想要寫一個關於「雙作者」的愛情故事——不會寫車文vs.超級會寫車文的作家,一定很有火花(?)!

  真正開始寫之後,忽然有個點子是讓這個配對模糊化,有點像是韓劇《請回答》系列的猜老公手法,一男一女,都是炙手可熱的當紅情慾作家,BG跟GL的發展可能,寫著寫著好像在比誰會先攻略成功(或者攻略誰成功),很有意思、很好玩。

  這是我第一次試圖在安價裡把雙/泛性戀作為主角,對我自己來說也是很新鮮的嘗試。有讀者反映過小月跟安佐晨兩個角色的重心略顯失衡,我自己在寫的時候也有感受到;他們在角色設計上刻意營造出對比,極端vs平凡,大概是這種感覺。(不過偷偷說,真要說我個人偏向安佐晨一點,雖然可能看不出來xp)

  故事裡的小彩蛋,可以說是江文絺的筆友若秋止。這個角色可以是另一部作品《Salvia dorisiana》裡的邱芷茹,也可以是任何一個喜歡寫作的女孩,這裡沒有寫明,因為江文絺跟這個人的關係就僅止於網路上的連結,現實生活裡她們是沒有交集的。至於另外兩位文友,目前還沒有更多設定,就看未來有沒有緣份繼續寫春夏秋冬其他作者的故事囉。

  如同讀者一開始可能讀出來的,前面幾章的劇情其實比較發散一點,是因為真的挺隨性地在發展故事,一開始沒有預設太多走向,是在寫的過程中慢慢完善故事的主軸是什麼。差不多是走到聖誕節劇情的時候,才確定了三名主角各自需要找到新的寫作理由,之後的發展都是以此為核心推進的。

  以上大略簡述了創作的過程,感謝讀者一路來的陪伴!

  總的來說,在完成作品一陣子以後把它放在巴哈連載,其實本來沒有預期會得到太多回應,所以尤其感謝小八跟妙子時不時浮水留言,讓我有在這裡把它更完的動力,真的非常謝謝你們。另外也很感謝留下GP表示支持鼓勵的朋友,以及所有點進來讀了這則故事的你們,無聲的陪伴依然讓我感到很溫暖。

  未來可能會掉落番外,或是小說裡其他角色的後續故事。在那之前,就期待下個作品再見囉!

歡迎大家隨性留下一點感言、評語,一兩句話我也會很開心的~:D

by Hsin

創作回應

小八
恭喜完結啦!

我居然出現在內文也太榮幸了(感動)雖然結局沒有猜對文絺的對象,但似乎也沒猜錯的樣子(つД`)ノ我相信最終是筱月找到幸運草,以及文絺特別把幸運草放在心前的口袋是有意義的(任性猜測幸運草代表文絺,而得到這個幸運的是找到幸運草的筱月)

來到故事的最後三人也都有所成長,雖然沒有感情戲仍是個意外美好的結局啊(´・ω・`)還是三人番外會變成3ㄆ⋯⋯沒,被盜。

我會佛系等待作者產出番外篇的!當然我還是繼續站月絺cp沒有綽的啦!多一個也是沒ㄍ…沒有,沒事,手指不乖。

總之恭喜作者賀喜作者終於完結啦!
2021-06-04 17:13:08
Hsin
讀者可能覺得留言沒什麼,但是對作者來說真的是彌足珍貴的禮物!!

另外也大感謝小八把對結局的詮釋寫出來,我很喜歡~(心
三人番外的部分一直被盜也太好笑wwwww
他們三個作家在我心目中還是會繼續維持非常特殊的情誼的!我也很期待之後佛系產出的番外誒嘿

再次感謝小八一路來的陪伴~(人◕ω◕)
2021-06-04 23:16:3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