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三十六話(一)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6-04 00:00:01 | 巴幣 100 | 人氣 32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三十六話(一)
歐利伽米

就在雪露等人陷入絕境之際,身處地下水道的梓承亦處於一個極難處理的局面。

儘管莫里斯和維克托都是把酒言歡甚至傾囊相授的良師益友,但眼下對方卻突然將梓承來自「異世界」這件事說破。正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更何況是非我世界?

搞不清楚對方有何動機的情況下,梓承只好乾笑着道:「異世界的穿越者……?哈…哈哈哈…那……那是什麼啊?」

可惜這拙劣的演技和笑聲別說是要說服維克托和莫里斯了,就連梓承聽在耳裡也心知糊弄不了任何人。

當然,他也想過自己不可能是唯一從原來的世界穿越到這裡來的人。就正如在蕾恩推介的餐廳吃飯那次,餐牌上竟然出現了咖哩這道菜,其實城裡各種蛛絲馬跡早就向他展示過其他穿越者的存在。然而,隨著時間推延,梓承逐漸適應了競技場世界的生活,甚至擁有了值得他珍視的牽絆,想要尋找其他穿越者,尋找返回原來世界的想法慢慢變得沒那麼逼切了。

只是沒想到,原來莫里斯和維克托也是從另一個世界穿越到這裡的人,而且他們更擁有著「外道殺人魔」這另一重身份。

「為什麼偏偏會是你們?」

一想到眼前兩人竟然就是惡名昭著、殺人如麻的外道殺人魔,梓承除了感到一種難以言喻的錯愕之外,更感到一絲熟悉的背叛感。

在製作蜜桃藥水的時候、在鍛煉槍術和弓術的時候,還有在加納瑪爾山的時候,難道這兩人一直都知道他是穿越者的身份嗎?如此深藏不露,究竟這兩人在背地裡打著什麼算盤?

看到梓承臉色煞白的呆立在原地,維克托失笑道:「菲恩,如果我有意要加害於你,早在加納瑪爾就已經有太多機會了,何須等到現在帶你來這個秘密基地?」

梓承當然明白維克托的意思,但……

「你想問為什麼現在才揭穿你是穿越者這件事?」

維克托從莫里斯手中接過兩杯烈酒,一杯遞給了梓承,另一杯則交到維比手裡。

「因為你們兩位都是有能力推動這個世界改革的人。」莫里斯雙手一攤,一屁股坐在維比和梓承之間的梳化上。

「菲恩,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有關勇者失踪了一百五十年的事嗎?為了調查這件事,這位自由女記者維比 · 加莉西亞小姐曾經親身去過王都,還撰寫了一份蠻有趣的報導呢。」

王都,那是遠在加納瑪爾山脈以北,位於愛莎尼奇王國正中央的樞紐。要從赫澤爾頓前往王都,只能翻越充滿魔物的加納瑪爾山脈,又或者乘船跨越遍佈魔物的海域。

眼看這一身古銅色肌膚的爽朗女生,梓承實在很難想像究竟她抱着有多大的決心,才會願意為了一篇報導以身犯險前往王都,並最終安然地回來赫澤爾頓。

「沒想到我當年被人拿來當笑柄的報導,今天竟然會得到白銀祭司大人的青睬。」維比苦笑道。

據維比的調查所得,王都在過去一百五十年都沒有對外發表過有關勇者失踪的消息。能夠在競技場以外使用戰鬥技能,能夠制衡任何威脅的和平象徵 —— 勇者,竟然在失踪之後沒被報導出來,實在是匪夷所思。維比甚至懷疑有人刻意讓傳媒禁聲,並把提出疑問的人悄悄地處理掉。究竟是什麼原因,讓王都不惜做到這一步也要讓勇者消失一事從此不再提起?

與此同時,讓維比更感驚訝的是,每一代實力僅次於勇者,在競技場擁有「宗師」鬥級(Grandmaster)的人,在接掌王都最高權力之後,都會無獨有偶地以「一個王國、一個元首、一位勇者」作為管治國家的中心思想,並貫徹多年來的鐵腕統治。就憑以上幾點,維比推斷愛莎尼奇王國背後,極可能存在着一股凌駕於勇者的力量在暗中操控著一切。

「當日你決定以自由記者的身份,在街上發表這份報導的時候,我和維克托正好從聖域返回宿舍。」莫里斯托一下眼鏡,稍微彎身向前說道:「你推翻了愛莎尼奇王國多年來苦心經營的形象,獨自面對群眾質疑和責難,這身影讓我和維克托都印象深刻。」

「安逸慣了的人,當然接受不了自己其實一直被蒙在鼓裡。」梓承搖頭嘆道:「與其要接受自己原來一直被騙,倒不如索性把所有罪名推給揭穿真相的人還比較輕鬆自在一點。」

而事實上亦正如梓承所說,維比的報導面世之後,民眾對這報導一致劣評,並將「陰謀論」、「別有用心」、「惡意抹黑」等罪名冠在維比的頭上。自此,維比作為記者的公信力可說是跌至谷底,而赫澤爾頓亦再沒有一家媒體願意僱用維比 · 加莉西亞這個人。

「所以祭司大人說我有能力推動這個世界改革…… 我覺得大人你實在太高估我了。」

維比說罷將杯中烈酒一飲而盡,並轉身準備離開。

「如果這是你的真心話,為什麼今天你會出現在遊行隊伍最前面?」維克托問道。

換作其他人,在業界的公信力破產之後大都會一蹶不振,甚至黯然離開。可是維比這幾年卻堅持以兼職工作養活自己來維持自由記者的身份。雖然接觸的群眾大幅減少,但她那活潑的身影依舊出現在城中各個採訪和報導之中。

「因為就算被人唾棄,就算要做着兼職維生,但你還是堅持要把真相報導給人們,不是嗎?」

儘管維克托這番話讓維比停下了腳步,可是維比接下來的說話卻是冷冰冰的一點溫度都沒有。

「那究竟祭司大人想讓我做些什麼?難道是把祭司大人就是外道殺人魔這事情公告天下嗎?」

作為一名專業的新聞從業員,維比不僅堅持着把事實不偏不倚的報導給大眾,而更重要的是,她不允許自己成為掩蓋事實真相的共犯!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