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84.抓狂起來更可怕啊!

佐渡遼歌 | 2021-06-03 20:00:01 | 巴幣 1394 | 人氣 43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兩位大學生的玩家一人戴著鴨舌帽、一人挑染著金髮,乍看之下都是開朗外向、善於社交的類型。原本滿臉警戒的神情在看清楚楊李兩人之後也不免一楞,彼此交換一個狐疑眼神。
 
  「……師父,請問這種時候該怎麼處理?」李少鋒低聲詢問,暗自慶幸對方同樣有些躊躇,並不是打照面就衝上來廝殺的類型,應該可以透過口頭交涉解決。
 
  「這裡是空白地帶,唯一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如果相安無事當然最好,然而如果對方主動挑釁,用武力打趴即可。」楊千帆淡然回答。
 
  「诶?」李少鋒怎麼也沒想過會聽到這麼蠻幹的應對方式,當場愣住。
 
  「或者說,玩家在空白地帶依然有義務遵守盡可能守住克蘇魯遊戲秘密的共識,因此得在普通人聚集過來之前解決掉。」楊千帆換了一個說法。
 
  「嗯、嗯嗯,瞭解。」李少鋒吶吶地說。
 
  「請問你們的隊伍名稱為何?」挑染金髮那人皺眉詢問。
 
  「這不是和你猜得相差十萬八千里嗎!說什麼敢在空白地帶那樣爆出大量氣息的傢伙不是瘋子就是想要找人幹架的神經病,明明年紀還比我們小呀。」帶著鴨舌帽那人取笑地拍打著挑染金髮那人的後背,隨即看著楊千帆笑著問:「那身制服是華文高中的學生吧?現役女高中生嗎?總該不會是高中生的Cosplay吧?」
 
  「不好意思,方才的氣息只是一場誤會,並未挾帶惡意,希望兩位不要深究,我們這邊也會盡快離開。」楊千帆沒有回答問題,平靜地說。
 
  「態度不用拘謹啦!我們這邊也沒有介意啊。難得在這裡遇見也是緣分,過來我們包廂一起玩吧。」戴著鴨舌帽那人興致高昂地提出邀約。
 
  李少鋒的搭訕經驗為零,交往經驗也是零,女性相處的經驗同樣極為稀少,無法分辨這樣的台詞究竟是好是壞,不過從自家師父原本就面無表情的俏臉在瞬間沉了下來這點判斷,大概屬於非常差勁的那邊。
 
  「不用了。」楊千帆淡然拒絕。
 
  「不需要這麼客氣啦,我們也是大學生,年紀沒差幾歲。同樣身為克蘇魯遊戲的玩家,應該有很多共通話題可以聊呀!」戴著鴨舌帽那人毫不氣餒,露出燦爛笑容繼續搭訕。
 
  哇喔,一整個程書愷的既視感。那傢伙如果上了大學之後應該也會變成這種類型的玩咖吧。李少鋒忍不住想。
 
  「大學生的話……聽說中興大學有一支名為『克蘇魯研究會』的新興隊伍,乃是台東海端派掌門譚農軒的次子譚光韜以教授身分、在兩年前前往任教時候所創,該隊伍的武術心法皆源自於海端派,善使軟鞭這個獨特兵器。」楊千帆瞥了一眼那兩人微微鼓起、顯然藏有兵器的腰際,低聲說。
 
  李少鋒對於自家師父在被搭訕的情況下仍不忘解說感到佩服,又過了好幾秒才想起來台東海端派是以製作解毒靈藥「鳳膽丸」聞名的隊伍。鳳膽丸也與治療皮肉外傷的寒黐膏、治療經脈內傷的菟絲霜並稱為台灣門派的三大靈藥。
 
  「家師正是光韜教授,不曉得小姐如何稱呼?」挑染金髮那人見到楊千帆簡單就從「大學生」三字推敲出自家隊伍,甚至連武學門派也所知甚詳,凜然反問。
 
  「連名字都不曉得就那麼熱絡地搭話嗎?」楊千帆皺眉反問。
 
  咦?不,那個……所謂的搭訕就是這樣呀。李少鋒忽然替對方湧現些許哀傷,一中商圈這麼多人卻偏偏找上自家師父當成搭訕目標。
 
  「喔喔!看來我們隊伍挺有名氣的嘛!我也參加過幾場遊戲喔,上個月才剛破關『四風街』,如果有想要詢問的細節本日特別大放送!免去花錢買情報的這個環節!」戴著鴨舌帽那人的情緒卻因此更加高漲,逕自走上前拉近距離,用肩膀推開李少鋒之後熟捻地拉住楊千帆的手腕,笑著說:「走吧走吧!不用客氣!」
 
  「……請鬆手。我今天的耐性已經在不久前用完了。」楊千帆淡然警告。
 
  李少鋒忽然覺得後背竄過一陣冷顫,即使自家師父的表情沒有絲毫改變,然而光看眼神就知道她真的失去耐性了,甚至一瞬間閃過搶先出腳踢飛戴著鴨舌帽那人的念頭。
 
  挑染金髮那人迅速將右手移向腰際,卻沒有繼續動作,似乎想要看楊千帆會如何反應。
 
  「不要這麼冷淡啦,機會難得,我也可以介紹光韜教授給你們認識喔,雖然第一印象很嚴肅,不過教授其實人很好……你也是玩家對吧?一起過來吧。」戴著鴨舌帽那人側臉對著李少鋒說完,轉身就要拉著楊千帆踏出自助餐區域。
 
  楊千帆沒有說出第二次警告,當場提氣讓眼瞳閃起異芒,扭腰轉身,甩掉那人的手的同時出腿,纏繞著酒紅真氣的鞋尖破風踢向顏面。
 
  「──咦?」戴著鴨舌帽那人在最後關頭匆匆閃過踢擊,卻依然被真氣侵體,痛得齜牙咧嘴地罵:「突、突然之間搞什麼啊!妳居然提氣真打啊!
 
  「為何突然提氣動手!即使在空白地帶,率先出手的一方仍是理虧!」挑染金髮那人沉聲喝道。
 
  「先動手的人是他吧。」楊千帆完全沒有退讓地淡然瞪回去。
 
  「……我們並沒有惡意。」挑染金髮那人皺眉說。
 
  「擅自碰觸其他玩家的身體已經是大忌了。」楊千帆說。
 
  「這個──」挑染金髮那人一時語塞。
 
  這個時候,戴著鴨舌帽那人總算處理完侵體真氣,露出為之氣結的神情,雙眼閃過異芒之後揉身撲上,雙手架式一前一後、五指齊張,顯然是某一門派的拳法。
 
  楊千帆正面接招,用著原本就擅長的小巧搏擊技術輕易擋住所有攻勢,甚至趁隙又踢了一腳在那人的胸口心臟位置,震得他不得不後退數步。
 
  緊接著,戴著鴨舌帽那人伸手在口袋摸索片刻,再度拿出來的時候已經戴上一對銀色指虎。外圍末端有數個錐狀突起,尖端顯然極為銳利。
 
  究竟是哪邊先動手的有待商榷,然而在空白地帶的鬧區打鬥怎麼說都不應該亮兵器吧!李少鋒暗自左顧右盼,尋找能夠作為武器的物品,然而選項只有自助餐區域的金屬叉子以及放在角落的拖把,兩者都不太適合。
 
  「先動手的是你們,現在先拔兵器的人也是你們了。」楊千帆說完,伸手在大腿外側的刀鞘一抹,單手反持著黑紋短刀。
 
  「莫名其妙就動腳踢人的傢伙是妳吧……最好提起護體真氣,否則別怪我出手過重。」戴著鴨舌帽那人不悅地罵,擺出拳擊的架式,兩個閃身之後迅速移動到楊千帆面前,對準腰際揮出鉤拳。
 
  楊千帆淡然瞥了挑染金髮那人一眼,確定他暫時沒有出手跡象之後就揮刀應付,動作看似輕鬆寫意,然而每次都精準地將刀刃垂直砍在指虎上面,擋住所有攻擊。
 
  叮叮噹噹的清脆聲響接連響起。
 
  李少鋒一邊提防著作壁上觀的挑染金髮那人,一邊有些被震懾住似的凝視發生在走廊的高速攻防。
 
  楊千帆的武藝顯然穩佔上風,打從開始交手之後就沒有被擊中,反觀戴著鴨舌帽那人每次出拳都尚未使完就被短刀強行截斷,看似頗為難受,偶爾還會被踢中,好不狼狽。
 
  片刻,楊千帆抓到一個空隙,再度迴身伸腳,狠狠踢了一記在戴著鴨舌帽那人胸口,逼得他悶哼一聲,步履不穩地後退數步,扶住自助餐的平台邊緣才不至於跌倒。
 
  挑染金髮那人試圖伸手攙扶,不過戴著鴨舌帽那人用力揮開,再度捏緊指虎衝上前,一拳就往楊千帆的顏面摜下去。
 
  怎麼看都是自家師父刻意留情了,居然還要死纏爛打嗎?李少鋒不禁皺眉。
 
  見狀,楊千帆纏繞在修長雙腿的酒紅真氣一縮一放,伏低身子搶先欺入戴鴨舌帽那人胸前,反握住短刀向前擊出。
 
  戴著鴨舌帽那人猝不及防,被短刀刀柄重重打在左肩,頓時痛得弓起身子,接著露出尚未搞清楚情況的神情就被楊千帆抓住衣領和腰間皮帶摔出去,後腦杓重重撞在牆壁,看似直接昏了過去。
 
  「沒事吧?」挑染金髮急忙上前檢視,確認戴鴨舌帽那人只是單純昏過去之後才略為寬心,小心翼翼地讓他平躺在地,接著就皺眉瞪向楊千帆,眼中頓時閃過黃褐異芒,伸手拔出皮帶之後猛力一甩,倏然成為一條軟鞭。
 
  那條軟鞭乍看之下是將某種生物的灰藍色鱗片交疊、緊密排列,以銀色金屬絲線縫製而成,鱗片與鱗片之間的銜接處則是某種無法辨識的淡綠色彈性物質,確實是一件奇特兵器。
 
  「……那是外星武器?」楊千帆難掩詫異地問。
 
  「此鞭名為硝霜,鞭身以夏塔克鳥的鱗片製成威力超乎尋常,還請注意不要受傷了。」挑染金髮那人低聲說完,氣息一漲,頓時令軟鞭表面的鱗片流轉出混合灰藍與黃褐的詭譎光澤。
 
  夏塔克鳥是一支外星種族,雖然名稱當中有「鳥」這個字眼,然而只有從遠方乍看之下才會認為是鳥類,實際上比較接近擁有飛行能力的大型爬蟲類。體型最小也與大象相當,有著類似馬的頭部與類似蝙蝠的翅膀,沒有羽毛,取而代之的是全身都覆蓋著堅硬鱗片,由於生活在寒冷區域的緣故,鱗片表面總是覆蓋著霜與硝石。李少鋒回想著曾經在工房圖書館讀過的內容,同時凝神觀察戰況,打定主意只要楊千帆稍微陷入劣勢就立即出手,即使沒辦法傷到那人也多少可以轉移注意力,讓其露出破綻。
 
  「感謝忠告。」楊千帆輕吁出一口氣,左手隨即在大腿外側的刀鞘一抹,拔出第二把短刀,右手反持、左手正持,同時全身氣息大漲,凝神戒備。
 
  「我們兩人今天只是過來空白地帶觀察情況,確認那場事件的餘波影響,之後偶然遇到大學同學,預計在唱歌結束之後就會離開,妳和那位同伴應該也是類似的情況吧?」挑染金髮那人平靜地問。
 
  對此,楊千帆沒有回應,專注凝視著硝霜鞭。
 
  「我想要說的是,旻軒他……本會成員的江旻軒並無惡意。」挑染金髮微微頷首示意平躺在地的戴著鴨舌帽那人,面無表情地說:「我們雙方沒有敵對的理由,妳我在此交手只會令事態更加惡化。如果妳願意道歉,我這邊也保證不會追究打傷旻軒肩膀的事情。」
 
  「用那種蠻橫的態度對待少鋒還振振有詞,早知道剛才就不要留力,直接將肩膀關節打碎了。」楊千帆冷然說。
 
  等等,什麼意思?師父發怒的理由居然是因為自己剛才被戴著鴨舌帽那人推了一下嗎?所以刻意用短刀刀柄揍下去以牙還牙、以肩膀還肩膀?李少鋒暗叫不妙,沒想到自家師父抓狂起來比燕子學姊更可怕,急忙想要開口緩頰,不巧卻在同一時間,挑染金髮那人猛然散發殺氣,雙眼的黃褐異芒更加熾烈,空氣彷彿被隨之扭緊成弦,當下急忙將聲音嚥回喉嚨,唯恐因為自己開口搭話引得楊千帆分心,錯失應對時機。
 
  「看來妳是執意要動手了……真是遺憾。」挑染金髮那人將硝霜鞭垂落在身側,躬身行了一個禮節,嚴肅地自報家門:「克蘇魯研究會,迴雁鞭法,譚君堯。還請小姐賜教。」
 
  「瞭望塔工房,以色列近身格鬥術,楊千帆。」楊千帆淡然頷首回禮。
 



創作回應

發白日夢中的少女
「帶著鴨舌”帽”那人」
2021-06-03 20:33:39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
怎麼連續兩篇一直手殘錯這個字wwwww
2021-06-03 20:59:00
發白日夢中的少女
把”帽”打成”毛”了(剛才我不小心手殘按下送出
2021-06-03 20:36:12
佐渡遼歌
立即前往修改!!
2021-06-03 20:59:11
露米諾斯 Luminous
欸不是,旁邊是都沒人喔?而且感覺破壞相當大,聽到聲音會有員工來吧?
2021-06-03 21:29:00
佐渡遼歌
KTV包廂都是隔音的!XDDD
本章沒有兵器交鋒,聲音應該還好,下章就......還請期待XD
2021-06-03 21:37:48
肥宅鯊J shark
護妻(?)狂魔千帆上線,希望後面看到千帆和少鋒更甜的畫面
2021-06-04 01:20:31
佐渡遼歌

誰敢對我家寶貝徒弟動手就死定了XDDD
2021-06-04 01:27:3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