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大元正太遺事》第4章:正太教案 (7/7)

白鳥ヒカル | 2021-06-03 19:43:19 | 巴幣 16 | 人氣 351


這是一個正太特務收集(?)大江南北的各種正太們,重振家業的古風勵志故事~


        蒙太正居士帶領著段雲、兩人相隔五人之距,走到一個岔路,過彎後,眼前迎來的是一個沒有門的大隔間,進入隔間後再由一條小走道分成左右兩邊、兩邊各有五間小房間,走廊中間還有一條大圓柱,柱子上裝設著三個燭燈檯,使空間顯得明亮。

       「這裡是……?」到了前所未見的謎樣場所,段雲不禁發出不安的驚嘆。「呵呵,這裡就是修塔空的退修間,每個小房間都是做聖餐禮的地方……嘿嘿,現在每間裡面一定都有一隻等著接受祝福的可愛小正太,喔齁齁,神父,我不想念佛了……」蒙太正居士邊自我陶醉地解釋著,邊雙手環抱自己、扭動著身,令段雲在一旁看了露出鄙視的眼神。

        蒙太正居士接著望向段雲問道:「我可愛的小弟弟,貧僧可有榮幸於神父之前,先行與您一同探索也里可溫教的奧秘呢,我可愛的小弟弟?」段雲聽了立刻後退幾步、一臉厭惡地答道:「什、什麼可愛弟弟…我叫段雲,真是的……」此時蒙太正心想就是要這樣故意逗你你才會主動說出你的芳名。

       「而、而且…若想了解也里可溫教,泉州宣教的門派如此之多,何必專挑這個變態邪教呢?」「因為修塔空最『照顧』孤苦無依的正太們呀!如此大愛,身為修行之人的貧僧,當必拔刀相助囉!唉,果然這種事,像你這樣的小孩是不會懂的!」

       「我、我才不是小孩,今年已十三了!」「嘿嘿,知道你的年齡了。」段雲渾然不知蒙太正居士始終在試探著他,後續問:「喔?所以你已做過只有成人才能做的事囉?」「什、什麼?」

        忽然被問尷尬的問題,段雲在小兒餐謎樣香料藥效未退之下,全身再度陷入一陣燥熱之中,令他慌得無法思考任何事。「我…我是安分守己的書僮…決無二心…決無二心……公子……」「公子?」見段雲昏頭轉向地開始語無倫次起來,蒙太正居士聽見了引起他興趣的字眼。

       「貴府公子是誰啊?」被一問,段雲立即回過神來,想到若報上自家名號,蒙太正居士是否不敢再無禮,答道:「我們家公子就是頓地團團主昭材貓的兒子昭燮!」「什麼?居然是那傢伙?」聽到答案的蒙太正居士心頭震了一下,回想起了前陣子在鐵家受昭燮侮辱的種種。

       「是昭燮啊…那麼…你身為書僮,為何沒陪在公子身邊、獨自遊蕩呢……啊,對了,你家公子莫非又跑去找唐華,冷落了你吧?」「公、公子才沒冷落我!臭妖僧,住口!」段雲氣得掏出暗器丟向蒙太正居士卻被閃躲而丟了空。

        發現段雲的激烈反應,蒙太正居士暗自竊喜起來,心裡開始盤算起來:「看來這正太與唐華之間似乎有何糾結,我倒不如從中挑撥一番,讓這正太難過地撲向我來,這樣我就可以順勢將他帶進房內好好安慰他了,哈哈,我實在是太佩服我的智慧啦!」

        看著蒙太正居士流露著弔詭的笑容,段雲再度回以鄙視的眼神,心想著他該不會又在對聖餐禮想入非非吧?認為必須得想辦法拖延住蒙太正居士,讓他在昭燮或唐華他們趕來以前,阻止變態的惡行。

        然而蒙太正居士又問道:「段公子,你明明是昭燮的書僮,貧僧卻未曾見過你,只見過昭燮與唐華成雙成對地進進出出呢!你家公子未免太偏心了是吧?」

        被挑撥了一句,段雲心中頓時閃過各種回憶,從小至今,昭燮每當要去唐府總是雀躍不已,在唐府也總是黏著唐華,就連昭材貓率眾退出擎天會、另起爐灶,原以為兩家將避不相會,沒想到昭燮依舊時不時地以各種理由前去擎天會,令他心中非常不是滋味。

       「才、才沒有…才沒有────!」段雲氣得衝向蒙太正居士,不斷地對他出拳、宣洩不滿,蒙太正居士見小小的拳頭捶著自己,欣喜之餘仍趕緊抓著他的肩膀推開他。「息怒啊,段公子……(我碰到他的香肩了!)」盯著眼前的少年低著頭、雙眼泛著淚水、鼓著臉頰、雙手緊握著拳頭……蒙太正居士竊喜著。

        爾後刺探道:「你先在這好好想一下,『想通了』再進來找我,我就在這個房間裡!」說完,蒙太正居士走到一個房門前,段雲猛然抬頭,想到自己雖然心情很差,但還是得阻止蒙太正居士,卻一時不知該如何阻止。

        蒙太正居士貼著房門,自言自語道:「聽維多神父說,若要做聖餐禮,進房前需先在門外喵────一聲!房內正太喵回來後,才能進入用餐,喵了三次毫無回應,也可以強行進入……喵────」語畢,裝一口很細的貓叫聲,讓段雲的表情再度回到鄙視貌。

       「喵────」房內果然傳來了一陣尖細卻沙啞的貓叫聲,蒙太正居士隨後開心地開門進房,段雲慌得不知如何是好,但不久…「哇────你是誰啊?走開,別亂來!」「喔喔,天使好大,別害羞嘛────」一陣激烈的翻箱倒櫃聲響徹開來。

       「房內究竟……」段雲既尷尬又疑惑地盯著們看,後來發覺有急促的腳步聲朝向門來,他趕緊躲到柱子後,微微瞄出眼觀察現場,馬上見到衣衫不整的蒙太正居士破門而出,身後一個只穿一條褻褲的醉漢拖抱著他,很快地,醉漢被蒙太正居士打昏、制伏在地。

       「怪哉,這裡不是退修間嗎?為何房內是個骯髒男呢?咦?段雲呢……罷了,還是趁神父們來以前搶先聞香要緊!」沒發現段雲躲在柱子後,蒙太正居士繼續走到下一間、裝出很細的貓叫聲:「喵────」「喵────」

        這回聽見更加尖細、不像成年男性硬裝的聲音,蒙太正居士更加歡喜,開門入房,讓段雲慌了起來,深怕房內是真有孌童在內,而後…「來啦,我的天使!」「為什麼是個姑娘────!」蒙太正居士又慌張地破門而出,這次身後拖抱著他的是一名扮男裝的女醉漢,不久再次將人打昏在地。

       「造孽啊,貧僧居然沾染了女色,願菩薩恕罪啊……」蒙太正居士重整衣裝,並拿出一把艾草、猛往身上拍打。「這個花和尚還記得修道之人不得近女色,但卻騷擾少年……這是什麼道理……」躲在柱子後的段雲聽得更加鄙視。

        蒙太正居士思考了一會,為了確保自己免於被採,原地裝出尖細聲音吶喊:「喵──可愛正太在何處?喵──」「可愛正太在這裡,喵──!」剩下的小房間異口同聲地傳來應答聲,有問如同沒問,蒙太正居士戰戰兢兢地走向下一個房間。

       「喵────正太來囉!」這回喵完,房內許久無人回應,頓時見獵心喜,心想房內一定是正太,因為害羞不敢應門,於是他便開開心心地開啟房門,未料,門一開,一隻粗厚的手瞬間從門後竄出、一把抓住蒙太正居士,硬是將他拖進房內。

       「喂,放開你的賊手!貧僧不是正太啊────!」又是一陣猛烈的翻箱倒櫃聲,過了一小段時間,上衣凌亂、蒙面被掀了一半,外褲不見、只剩褻褲的蒙太正居士逃命似地破門而出,這回身後追著一名身材比蒙太正居士魁梧、一絲不掛的醉漢。

        「呀────!」見到一絲不掛的醉漢,段雲嚇得不慎尖叫出聲,而這一聲尖叫,引來了其他房間內的教徒們出外察看,每張面目猙獰的臉龐目光聚焦在他身上。「別、別過來……」段雲嚇得眼眶滾起淚水、癱坐在地哭了出來。

        此時蒙太正居士見眾教徒對著段雲虎視眈眈,他著急地喊道:「你們做什麼!這隻正太是我的,休想對他動歪腦筋……對了,這個人方才說正太是他的,誰敢搶就打誰!」指著一絲不掛的醉漢。

        在場的教徒們或許是因為幾杯黃湯下肚、壯起了酒膽,又或是他們對於正太有相當執著的佔有欲,因此各個頓時暴怒了起來。「什麼?明明是我的!」「是我先來的,你說什麼?」「你找死啊?」教徒們憤怒之下,有些衝去圍毆一絲不掛的醉漢,有些相互一言不合,扭打了起來。

        蒙太正居士趁現場混亂,悄悄走到段雲身邊問道:「這邊太危險了,讓貧僧帶你逃離此處,如何?」段雲一心想安全離開,卻深怕蒙太正居士心懷不軌,會將他拐走,舉棋難定之下再度流出畏懼的眼淚,所幸,不久傳來了另一陣腳步聲。

       「雲兒……蒙太正居士?」「咦?居然是你?」昭燮與鐵采毅在教徒的帶領下來到了現場,昭燮見蒙太正居士沒穿外褲、跪坐在段雲身邊,立即怒道:「花居士!你想對雲兒做什麼?」「咦咦?貧僧什麼都還沒啊不對,什麼都沒做啊!失陪了、失陪了!」在昭燮來不及反應之下,蒙太正居士縱身一跳、飄逸著褻褲,兩步作一步地快速逃離現場。

        見眼前教徒在教堂中扭打成一片,鐵采毅心中感到不滿,拿出聖經,對教徒們喊道:「住手,你們這群讓上帝蒙羞的異端!」忽然被這麼一吼,教徒們停下手、驚訝地望向鐵采毅。

       「我是佩多羆教會的鐵采毅,這回奉父命前來協助擎天會調查你們是否狎玩孌童,如今人贓俱獲,束手就擒吧!」「什麼?怎麼會有別的教會的人在此?」驚覺自己在修塔空的所作所為被別的教會發現,所有教徒立刻驚醒,嚇得屁滾尿流地四處逃竄,很快便全員於現場消失不見人影。

       「雲兒,你沒事吧?那些變態有對你如何嗎?」昭燮蹲下身關心著段雲,雖然段雲很高興昭燮前來搭救並釋出關心,心中各種從兒時至今昭燮與唐華在一起的回憶再度浮現、揮之不去,令他又鬧起了彆扭,頭別去一邊,細聲答道:「我…沒事……」

        就在同時,唐華等四人趕到了現場與昭燮等人會合。「你們已經先到了啊?咦?段雲你怎麼會在這?」唐華見跪坐在地的段雲問道。「那個居士帶我來的……」「什麼?蒙太正居士嗎?」段雲隨即將剛才事發在他身上的遭遇一一向現場眾人娓娓道來。

※        ※        ※

       「哈哈……太可惜了!真想看看那個花居士被非禮的模樣!」聽完段雲的述說,我笑得不能自已,得扶著柱子才能站好。

       「可是很奇怪,聽他說這裡是各房裡皆有安排正太的退修間,為何那個居士總是遇到成人呢?」段雲問道。

        夏坎嘆了口氣,將揹在背上、沉睡的伽雷斯提諾緩緩放了下來,走到角落一處牆面前,說道:「想必是那群變態按耐不住獸性,在聖餐禮時間未到前便先偷偷躲進房裡等待,照規矩,在時間到時,執事們會安排正太們入房,再讓教徒們依照奉獻多寡分批進房,那群變態想必是奉獻太少、不甘落於人後吧……」

        語畢,夏坎伸手在牆上一處押了下去,眼前隨即出現一道左右暗門向兩邊開啟,我見狀快步跟了上去,往暗房內一瞧,發現暗房內居然是孌童們!孌童們害怕地緊抱著彼此、縮在暗房的角落,想必是不久前花居士造成的騷動嚇到了他們。

       「夏坎、唐大俠,你們終於來了!」孌童們見到我們,破涕為笑地紛紛上前抱住我們。聽夏坎說,聖餐禮當天,他們都會先被囚禁在這間暗房裡,甚至不讓他們吃飯,迫使他們餓到乖乖就範、完事後才有麵包吃,為了這一天,他前幾天用計誘惑教徒使其脫口說出從內外開啟暗門的方法,才得以進行這次計畫,太好了,現在其他門派的也里可溫教徒一定在大廳等我們,只要再擒拿維多,就可以抱賞金回家了!不知現在韓炷勒那邊狀況如何……

        帶著所有孌童,我們在夏坎的帶領下通過了一處暗門,眼前出現一排爬梯,夏坎說這是可通往各樓層的秘密捷徑,平時是神父們躲避查緝用的,我們眾人沿著爬梯往上爬,過了一小段時間,我們終於重見天日、抵達一樓!

        我們趕到了大廳,看見了一群其他門派的也里可溫教教徒們一一攙扶著意識不清的成年人們到牆邊休息,有些教徒照顧著修道少年們,看樣子我的任務似乎快告一段落了!

        「吐學師父,快醒醒啊──我好像中了那個邪教的詛咒,現在全身燥熱難耐,快起來幫我解厄啊啊!」但看見了侯菩薩全身俯在睡趴在桌上的吐學法師身上不斷磨蹭著……呃…這不在我的任務範圍內,就姑且無視他們了……

       「華哥哥,你終於回來了!」此時韓湘瑾與達瑪桑布前來關心道。

       「達瑪桑布,我不在時,那群變態是否帶你們去哪了?還有,湘兒,維多呢?」見兩人安然無恙我放下了心,但又想到這次需要解決的大魔頭!

       「華哥哥,後來維多的房間燈火全暗、不知是不是霧千代將教徒們毒打了一頓,之後哥哥將我帶離現場,但不知道那個神父逃去哪了……」「我和眾少年在成人們被迷昏後,被帶去一間大浴池沐浴、說要淨身,爾後所幸貴會的邢姨相救,唵嘛呢叭咪吽,我們大家皆相安無事。」「呼…真是太好了……」

        我們彼此寒暄不久,韓炷勒忽然衝進了大廳、奔向我來,向我喊道:「少爺、少爺!你終於回來了,維多果真如計畫所測,從密道逃走了,現在正在密道出口和大家對峙著!」「真是果不其然……好,炷大哥,你照顧一下大家,我馬上趕過去處理!」

        說完,我快馬加鞭地加速衝往密道出口處,到了現場,果然,維多與四名教徒在出口處,被早埋伏此處的擎天會成員以及各派也里可溫教教徒包圍……呃…還有頓地團的人…他們湊什麼熱鬧啊!

        教徒們各個舉著劍、將維多護在身後,不過平常穿著整齊的修塔空教徒們如今全身傷痕累累,長袍上滿是破洞,仔細一瞧,發現那些傷居然是鞭傷!印象中會上沒有人使用軟鞭作武器啊…難道其實霧千代也會使用軟鞭?

       「華兒,你可終於趕來了,想不到這群修道之人真耐打。」貴公見我到來,走向前來說道,聽他這麼一說,想必他們已經交手過幾回合了。「哼,就是你……就是你們擎天會褻瀆上帝!拐走我們向主求來的上等處子天使,更擄走了孌天使,你們會下地獄的!」維多一見我便瞪著眼雙眼怒道。

       「維多神父,汙辱上帝的分明就是你!」「是啊,別破壞我們也里可溫教的聲譽!」「快投降吧,你這異端!」其他門派的也里可溫教徒聽不下維多的妖言,紛紛責罵著,要他趕緊投降。

        在場除了我以外,擎天會有二人、頓地團四人、也里可溫教教徒十餘人,或許貴公他們是怕正面衝突的話,修塔空教徒們會趁機傷害其他門派的教徒作為人質而不敢衝動行事吧……可惡,要不是也里可溫教的人要求必須生擒維多,我們早就賞他們一頓吃到飽了!

       「貴公,你們保護一下也里可溫教的人們,我自己對上他們!」「華兒,你一人可以嗎?」「可以的!請放心包在我身上。」我慢慢地一人走向修塔空教徒們,護在維多前方的四位教徒專注地持劍鎖定著我,突然間,我一個暴衝、急速快跑個幾步,縱身一跳,直接攻擊正前方其中兩名教徒手中的劍,令其鬆手掉了武器,打下兩人的劍後,兩隻硬鞭在觸地時,我索性將硬鞭作支撐點,全身向前一翻,落下的兩條腿順勢踹倒了那兩名教徒!

        兩名教徒倒下後,維多與剩下兩名教徒嚇得倒退好幾步,事不宜遲,我一個蹬腳撲向距離離我最近的左方教徒,教徒見我撲來、毫不畏懼地將劍高舉,猜到了他會舉起劍,我隨即假裝失足跌倒、在地上翻滾,讓對方嚇得當下不知如何反應,我就趁著這一秒空檔,俯身衝向對方,直攻他的小腿部、兩支硬鞭同時揮了過去!

        被我傷了腿的教徒痛得倒地不起,現在剩下維多與一名教徒,我視線瞄到最後一名教徒嚴陣以待、以為下一個對手就是他,但是我可是擎天會的穹光鷲唐華呢!他們是永遠辨不出老鷹翱翔的方向的!所以我做了一個朝教徒俯衝的假動作,跑沒幾步,立刻右腳一蹬,轉往左邊殺過去,最後我丟下雙手的硬鞭,將維多撲倒在地、跪坐在他身上。

        「維多神父,被正太撲倒感覺如何?」我刻意對維多露出奸笑,維多面無表情地達到:「你究竟盤算著什麼?」我原本打算說幾句甜言蜜語讓眼前這個該死的正太控鬆懈戒心,然後再他賞他一臉蒙太正退散,在他痛苦之際將他繩之以法,但沒想到此時又出現了意外插曲。

       「前面的人,拜託幫我攔住他!」忽然聽見夏坎的聲音,我還來不及反應,就被身後一個人撲倒到另一邊,赫然發現,撲倒我的人竟然是伽雷斯提諾!伽雷斯提諾撲倒我後,立刻起身跑向維多身邊,張開雙手對我斥喝道:「我不知道你是如何騙過夏坎的,但是不准你褻瀆主!」「呵呵呵,就知道你是我的天使,我的伽雷斯提諾……」維多得意地爬起身、一手攬住伽雷斯提諾,並在臉頰上吻了一下。

        「少年,是你被洗腦了!」「你被那個假神父捅了那麼多次,真見過上帝嗎?」「維多只是假藉主的名義侵犯你而已!」「迷失的羔羊啊,快回來我們這裡!」在場的也里可溫教教徒們紛紛向伽雷斯提諾喊話,但他雙眼認真,完全聽不下任何人的話。

       「夏坎,伽雷斯提諾為何跑來?」「他、他醒來後得知你們在追緝維多神父,他就生氣地馬上衝了過來,攔也攔不住……伽樂,快回來,維多神父才是惡靈!不要再相信他的鬼話了──!」夏坎難過地跪在地上哭求著。

        可惜伽雷斯提諾毫不領情,瞪向我說:「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妖言迷惑夏坎的,但是你這惡靈的代言人,想挑戰上帝,先過我這一關!」說完,伽雷斯提諾瞪著我、雙手握拳,似乎想不自量力地赤手空拳與我搏鬥,正當我打算上前制伏他們時,又發生了一個意外了……

       「夠了,你這個騙子!這跟我們當初談的不一樣!我的正太呢?我的正太呢?」那名教徒突然邊卸下偽裝、邊跺腳走向維多,卸下偽裝後的教徒沒想到居然是蒙太正居士!發現情況出現轉機,我立即衝向伽雷斯提諾將其一手撂倒在地,在他奮力掙扎的同時,我使盡全力以雙手抓著他的腋下,快步將他拖向夏坎,最後由夏坎抓好他。

       「說好的正太呢?說好的正太呢?」「不是叫你自己去退修間挑一個中意的嗎?」「哪有正太?那裡盡是一群變態而已!」兩個變態扭打成一團的樣子還真是傷眼啊……

       「好了好了,該結束了!通通帶走、通通帶走!」後方傳來命令聲,我轉頭一望發現了衙門捕頭雲士琅的手下、長相有如湘西殭屍的吳秀杰帶著官兵姍姍來遲地前來,不知也里可溫教的人已報官多久了,現在才來?同時,蒙太正居士見到官兵,立刻一溜煙地飛奔逃離,留維多一人被逮。

        我發現被夏坎架住的伽雷斯提諾看了吳秀杰一眼,瞪著我低聲說道:「你果然召喚了惡靈……」呃……我不想再解釋了……總之,維多被逮後,這段期間發生的大小紛擾終於告了一段落了。

        修塔空的孌童們在事後,有些輾轉加入了其他門派的也里可溫教,有些則乘船回去西域,夏坎與伽雷斯提諾也被泉州的一個門派收留,聽夏坎說伽雷斯提諾受洗腦得深,目前正接受著心靈上的治療,希望下次見到他,他已經不再是當初的瘋子了!

        洛可也再也免受修塔空的追捕,但他似乎對他們的主很虔誠,他堅持每隔幾日仍要去夏坎待的禮拜堂參拜,而說到禮拜堂……太大快人心啦!修塔空的禮拜堂的地被衙門作為賠款,被分配賣給也里可溫教了,而我也從中分到了一杯羹呢!除了收到委託費用,更收到這筆意外之財,頓時讓擎天會的財力優渥起來,太有成就感了!更重要的是,由於孌童們的人證、證明救出他們的是我們擎天會、與頓地團無關,最終委託費用頓地團一毛都拿不到!若昭燮事後抱怨什麼就叫他自行找夏坎他們理論!唉,真是希望這一切成功我爹能一同見證……不知他現在人究竟身在何處……


【第4章  完】

若大大們喜歡本篇內容的話,請無私賜予GP或留言分享感言嘎!


【作者碎碎念】

前段所提到夏坎在牆壁上刻下的記號是以下圖案,是三個拉丁文字組成,猜得出來是哪個文字?且代表什麼含意嗎?(猜對沒有正太((X



【下回預告】

〈主角說詞〉

多年不見的韓稅伯伯回來了!從事海上絲路走私船隊的他,這次帶來了不少資源,看見韓炷勒兄弟倆開心的樣子讓我不禁想念起爹......然而韓伯伯的船隊遇上了麻煩!掌控泉州港貿易的中書左丞蒲普德似乎眼紅韓伯伯的生意,在行船方面開始百般阻撓,大家水不犯河水,既然他們找我們麻煩,我們不得不給他們一頓吃到飽!

剛解決也里可溫教的案子,如今又與回教家族對上,真是尷尬...平時不信鬼神只信錢的說......想去關心一下唐芯家的狀況,卻發現她最近疑似心事重重,似乎對我有苦難言?莫非是之前修塔空真的對她做了什麼?真是希望她們姊妹花相安無事。

〈作者說詞〉

雖然唐華對於權勢可是毫不畏懼,但是非常畏懼擎天會資金周轉不靈,因此為了讓父親留下的江山得以維持,就算這次的對手是先祖對元朝吞宋有功的福建行省中書左丞、阿拉伯裔的色目人家族蒲家,只要惹上了我們家的小正太,海上絲路就會成為你唯一歸宿!

照理來說小正太皆愛海,然而唐芯最近似乎開始聞海色變,出身彼岸的島嶼的海島少年會對海產生抗拒,是因為觸景傷情?抑或是想到伊人呢?隨著故事發展,唐華即將離開泉州這個舒適圈、隨風迎向大海征服更多正太啊不對,是更多無限可能(X


【預定目錄】

序、正太特務與正太控盜賊
一、正太保鑣俏公子
二、舶來的天使
三、正太夜狂熱
四、正太教案
五、正太特務與高級色目人
六、正太特務與正太海盜
七、正太頭領比武招親?
八、四族正太聯萌
九、雙城齊萌
十、正太特務戰記
十一、兩位少主
十二、正太頭領萌起來!
十三、向正太頭領跪拜吧!
十四、晴空中的小雛鷹
十五、擎天會正太的一天
外傳、若忍夜露譚(大眾版)(R18版 裏‧上卷:玉子豆腐)(R18版 裏‧下卷:溫泉蛋)
點擊連結→〈角色設定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