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社會寫實】霸凌者的告別式 - 楔子

李勤英 | 2021-06-03 19:07:25 | 巴幣 276 | 人氣 369

連載中【社會寫實】霸凌者的告別式
資料夾簡介
雙胞胎妹妹世瓔自殺了,穿著她最喜歡的水手制服。羅世傑決定找出妹妹自殺的真相,踏上屬於自己的「贖罪」。卻發掘出一次次的霸凌事件,還有暴力背後隱藏的孤獨靈魂……

  一群學生坐在密閉的教室裡,明明是開始轉熱的六月,大家的身上卻包緊學校的外套,有些人還將外套的袖子向下拉長,讓手能夠遮避一些從頭上吹出的冷氣寒風。

  雖然上著同一堂課,但教室裡每個學生都穿著不同的制服,因為這裡是能夠擠下大約兩百人的補習班教室。每位學生都是上了一整天學校的課程後,從各個地方來到這裡,不管彼此認不認識,全都擠在教室裡那個連手叉個腰都會打到人的擁擠位置,繼續上課。

  穿著兩件外套的羅世傑,也坐在這群學生裡,但有別於其他睜著圓眼望著講台的同學,他像一隻冬眠中的動物,頭蓋著外套上的帽子,不小心打起瞌睡了。

  突然,羅世傑感覺到自己左邊的手臂被戳了幾下,因此猛然驚醒。往隔壁一看,坐在旁邊的女生狠狠地瞪著他,他才發現剛才睡倒在人家肩上。

  羅世傑甩甩自己的頭,想要讓腦袋清醒一點。從書包裡拿出手機查看時間,離解脫只剩下十分鐘了,但台上的老師依舊說著又臭又長的笑話,他暗自祈禱老師能夠在下課前把自己的話題拉回訂正考卷上。

  羅世傑一個禮拜要補習兩次,一天是最不拿手的數學,另一天是他很喜歡的英文。而今天是補數學的日子,所以羅世傑其實打從一開始上課就提不起勁。連他自己都搞不懂是花錢來這裡學習,還是來吹冷氣睡覺的。

  祈禱居然奏效了,數學老師意外準時地在下課之前說完笑話。宣布下課後,學生們都開始整理自己的東西,上了一整天的課,終於可以回家休息了。

  羅世傑脫下禦寒用的外套後拿在手上,背起書包走向電梯。但由於太多人在等待,他只好轉往樓梯的方向,樓梯雖然人也很多,但至少大家都朝著一樓出口前進著。

  學生們就像被水泥怪物吐出來的小魚,從建築物的出口湧出。今天是個悶熱又帶著濕氣的夜晚,但因為剛才吹了兩個小時的冷氣,羅世傑覺得外面非常溫暖很舒適。

  補習班就在火車站對面而已,羅世傑過了馬路,直直地往火車站的方向走去,準備搭火車回他家附近的小車站。儘管就讀的學校離家只有走路十分鐘的路程,但下課後還是要千里迢迢地搭火車來上補習班,因為他家所在的小城鎮,是不會有這麼大的補習班的。為了要與其他人競爭,必須和大家在同一個起跑點上,這是當初說服媽媽送羅世傑和雙胞胎妹妹去市區裡補習的一位鄰居阿姨說的,但她自己的兒子去了市區補習其實功課也沒變好。

  到了火車站,羅世傑站在月台邊,從包包裡拿出耳機後插在手機上。戴上耳機的那瞬間,彷彿從世界上隔離了。迅速操作著手機,螢幕上隨即出現Youtube上的搞笑影片,影片才剛開始沒多久,羅世傑便摀著嘴憋笑。

  因為看得太入迷,羅世傑沒注意火車已經抵達月台了。從火車上要下車的旅客被站在門前的羅世傑擋著,只好改道往旁邊的縫隙走過。

  突然,下車的人群中竄出一位穿著高跟鞋的高挑女子,乘著腳底的叩叩聲筆直靠近羅世傑,在擦身而過時故意將身子往他撞過去。

  羅世傑因被撞擊而被迫側了身,回過神後他迅速拔下耳機,瞪著眼前這位陌生女子,心裡覺得莫名其妙。

  高挑女子眼看羅世傑一副想要吵架的樣子,先開口說:「先下後上,沒聽過嗎?擋在門口大家怎麼過?」

  「不好意思。」恍然大悟的羅世傑用著平淡的語氣說道,但女子一說完話隨即轉身離開,羅世傑也不知道這句話有沒有傳達給那個女子。

  此時傳來站長催促的哨聲,羅世傑趕緊跳上區間車,就在他雙腳踏穩火車內的地板時,身後的門便隨即關上了。


  抵達家附近的車站後,一如往常並沒有太多人,這是個站在入口就可以看盡整個建築物的小站。檢票的閘門甚至沒有人員看守,除了刷悠遊卡的人必須拿出卡片靠在機器上感應之外,其他拿著實體票券的人則自由心證地進出車站。

  離開火車站後,還得走上大約十分鐘的路才能到家,在這段漫長的路途,羅世傑總是滑著手機,聽著音樂、看看影片和網路文章消磨這座小鎮的寂靜。

  走過熟悉的便利商店、已打烊的麵店、賣香的店鋪後,儘管羅世傑沉浸在自己的3C世界裡,也發現了眼前的騷動和平時不太一樣。

  前面聚集了很多人,羅世傑推測是附近的居民,因為有幾位附近店家的老闆也在其中。而這些人們聚集的地方是一間大廈的一樓。這棟大廈算是這鄉下最高的建築之一,是羅世傑還沒出生以前建好的國宅。

  他透過人群中的細縫,看見一閃一閃的紅色及藍色的光,但看不見到底是什麼發出來的光芒,但他猜想,應該是警車的燈。

  在這個不太繁榮的地方,聚集了這麼多的人確實是件奇怪的事。但羅世傑在經過八小時的學校課程,又接著上了兩小時的補習班後,實在無心將精力和時間放在其他事情上。快步遠離人群,現在他只想要把握一天當中,只有幾分鐘可以自由運用的時間。

  一直沿著小城鎮裡唯一的大馬路走,在某條轉角有間早餐店的巷子轉進去後,就可以看到一長排的高級公寓。這些高級公寓總共分成兩棟,羅世傑從後面那棟的入口進去,搭上電梯來到三樓,電梯門一開,映入眼簾的是被溫暖的黃色燈光照映的走廊,一層樓總共有三戶,羅世傑走向離電梯最遠的大門。

  到達家門口後,羅世傑還在看著IG上的搞笑影片咯咯笑。連眼睛沒有離開螢幕,將手伸進包包裡摸索了一陣子後,掏出鑰匙精準地插入門鎖。

  開門後,家裡被黑暗壟罩,寂靜到似乎連空氣的流動的聲音都聽得見。他這才將眼睛離開手機,在玄關探頭看了看家裡。

  「媽媽?」羅世傑潮看似空無一人的房子喊了一聲。

  「爸?」他邊走邊往深處尋找家人。

  「世瓔!」走到自己房門口後,喊了隔壁房間妹妹的名字,一樣沒有任何回應。他打開妹妹的房門,裡頭只有從窗戶透進來的路燈光線,以及深幽的黑暗。

  或許他們去了附近哪裡吧?羅世傑這樣說服自己。之前小時候有一次他去上英文課,回家後發現都沒人,之後才發現媽媽帶著妹妹去附近的便利商店買冰淇淋。原本羅世傑還很生氣媽媽沒有帶自己去,但妹妹一回家就拿著她特地挑的口味說要給他,他也就忘記生氣了。

  明天還有很多考試,得趕緊洗澡才能把握時間念書。或許洗完澡他們就回來了吧,心裡這麼想著的羅世傑將書包放在床腳邊,拿了衣櫃裡的換洗衣物就進浴室洗澡了。

  過了十五分鐘,洗完澡後走出浴室,家裡依舊是靜悄悄的,並沒有任何人回家。

  羅世傑終於開始緊張了,趕緊拿起手機準備打電話。正當要解鎖手機時,手機開始震動,螢幕上顯示是媽媽打來的。

  「媽妳在哪?」羅世傑接起電話一開頭就問。

  「回到家了嗎?」過於冷靜的男人聲音問道。

  羅世傑聽到父親的聲音,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到家了啊。爸和媽媽她們在一起嗎?家裡都沒人欸,你們去哪了?」

  「世傑,你冷靜聽我說。」

  「什麼事?」

  「你知道我們家附近那個國宅吧?」

  「知道啊。」

  「世瓔……世瓔她今天下午的時候,從那裡跳下來。」

  羅世傑深深吸了口氣沒有回話,彷彿忘記要呼吸般地停止氣息,同時腦中閃過了稍早在路邊看到一閃一閃的紅藍交替閃爍的光。

  因為不知道跳下來後的「結果」,他摒氣凝神地問:「她怎麼樣了?」

  「剛剛還在急救中,但現在……」爸爸的聲音漸漸開始哽咽,羅世傑突然想到自己從來沒看過爸爸哭泣。

  電話兩頭都安靜了幾分鐘,只剩下羅世傑變得有些急促的呼吸聲。

  「你們在哪裡?我也要過去!醫院嗎?」

  「你先乖乖待在家裡,門窗都鎖好,瓦斯也要檢查一下。今晚爸爸媽媽應該不會回家,明天一早你再過來。」

  「我不想一個人在家!而且我是她哥哥欸!我也想知道發生什麼事啊!」羅世傑開始失控地大聲說話,這時他的臉上忽然有奇怪的觸感,伸手一摸臉頰,才發現是自己流淚了。

  或許因為是雙胞胎的關係,比起其他的兄妹,羅世瓔和羅世傑從小的感情就很好,不管去哪裡兩人總是要一起去。不只是羅世瓔依賴著哥哥的保護,莽撞的羅世傑也經常被溫柔開朗的妹妹照顧。

  爸爸沉默許久後,說:「我知道了,我會請警察能不能幫忙接你來醫院。你先準備準備。」

  掛上電話後,羅世傑直接頹坐在地板上,頭靠在堅硬的桌腳。他用手搓著臉,被拉扯的五官隨著摩擦扭曲了起來。在經歷一整天的課業壓力後,接到這通電話讓他感到無助。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腦中不斷重複著這句話,羅世傑感覺到自己的手開始發麻。

  他尋找記憶中今天早上,有關於妹妹的一些記憶。兩人一起出門上學,一起走到世瓔搭校車的地方後,他再走去自己的學校,這是每天早上都會做的事。但說是一起出門,羅世傑總是顧著滑自己的手機,漫無目的地瀏覽一些社群網站上不痛不癢的資訊,而妹妹總是安靜地走在自己身邊,偶爾說一下在學校發生的事情。

  今天很難得地,羅世傑正眼看著妹妹的眼睛道別。說不上來的理由,讓羅世傑想看著她說再見,或許這就是雙胞胎的心電感應,當時世瓔似乎閃過驚訝的表情。

  但就算有感應些什麼,現在什麼都來不及了。

  想到一直都在自己身邊的妹妹消失了,心中的強烈情緒無法用言語形容。
妹妹今天笑著和他揮手道別,和平常有什麼不同嗎?

  沒有。一樣的笑臉、一樣的揮手動作。但看似與平常無異的一切,現在回想起來卻好像許多細節都有著一點不尋常。

  羅世傑用力搖了搖頭,將這些無謂的幻想甩掉,從地上站起。因為震驚而手腳發抖、口乾舌燥,他想要去廚房倒水來喝。

  走出房間時,他看了一眼妹妹的房間,原本打算進去看看,但這漆黑的房間裡現在裝滿了羅世傑心中的恐懼及黑暗,彷彿多待一刻就會把他吞噬。他怕得趕緊溜回自己的房間,用力關上房門,心裏祈禱著,誰能夠趕快來把自己帶離這個安靜過頭的屋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