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二百四十二章 峨嵋派門下

草士 | 2021-06-03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65


第二百四十二章 峨嵋派門下

圓容師太微微一愣,見懷中的徒兒面有怪色,轉念之間,便料到袁昊這是知道了天玉蓮香丸的真正藥效,又饞又不舍。她。搖搖頭,刻意板起臉孔,道:「不行,天玉蓮香丸是本門極其珍貴的靈丹,豈能說給就給?」

小琉璃也笑道:「小笨蛋,你當天玉蓮香丸是路邊大白菜呀?」

圓容師太道:「璃兒不可無禮!從今爾後,這位袁少俠就是咱們峨嵋派門下的新弟子,妳倆是為同門,需當互相扶持,好好努力,假以時日,光大我峨嵋祖光。」

袁昊一聽此話,明白自己和那靈藥恐再無緣,大感肉疼,儘管如此,臉上依然流露出喜色。只因圓容師太那「本門弟子」四字,當是她願意遵守承諾之意,收留他和都爭先二人。

瀛海島二人武功低微,根本不是古撫仙三派的對手,他們一路從撫仙流離於此,為的就是尋覓藏身之處,潛心修練,如今能蒙五霸之一的峨嵋派青睞,那是大大的意外之喜,諒那宋有寒和三派追兵再有膽子,也不敢公然和峨嵋派結下樑子。

小琉璃心中一陣高興,直想:「這位小朋友真是我門下新師弟?」

圓容師太臉頰緩和,又道:「袁少俠,你我既是有緣,待另一位少俠傷癒之前,你就先住在牛心寺旁的別院,負責照料你那位朋友。」

袁昊感激於心,拱手道:「是,師太。」

圓容師太靜靜笑道:「今日之後,你可不能再喚貧尼師太。」袁昊一愣,搞不明白這話意思。

小琉璃聽出圓容師太話中有話,驚道:「師父,妳打算收這⋯⋯這位小師弟為徒?」

圓容師太看著小琉璃,正色道:「璃兒,妳聽好,咱們身為江湖武者的典範,理應遵守規矩。但當妳誤闖九老洞禁地,生死未蔔,咱們派中上下誰也沒辦法深入禁地,且礙于武林大家身分,又不得胡自求助外人,為師本以為這輩子再無望救妳出來。不過佛門因緣,實在很難說,多虧有袁昊鼎力相助,咱們師徒倆才得以相見。适才自袁昊入洞,為師便苦思多時,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他能救妳,我雖無法明面上收他當徒兒,不過說來說去,他還是本門弟子,暗地裡傳他武功,卻無不妥之處。」

她說到此處,目光一轉,向袁昊微笑道:「袁少俠,這緣字便是這般奇妙,不知你意下如何?」

袁昊驚喜異常,不知該作何反應才是,峨嵋派二位高尼德高望重,備受武林人人敬重,能得此恩師,無疑是人生莫大殊榮。其時,一個念頭閃過腦海,他臉色不由一沉,愈想愈覺心寒,忖道:「圓容師太這等高手肯收我為徒,武功能有所大進,我自然舉雙手雙腳贊成。但是我和姓都的乃是中原大敵,瀛海島民,修練的萃氣心訣和中原武者截然不同,所謂師徒必然要朝夕相處,倘若我一個不注意露出破綻,讓人揭穿身分,屆時我和姓都的有麻煩,連師太她老人家亦會惹禍上身。」

只見袁昊苦笑道:「師太,承蒙厚愛,晚輩實感汗顏。但晚輩心無大志,此事還是從長計議,往後再說。」

圓容師太聞言,既不敢吃驚,也沒有詢問理由,笑道:「緣分無多,少俠如此說,貧尼也不強求。」她毫不改色,宛若早料到會是這結果一般。

倒是小琉璃吃驚難忍,道:「師父,等等,等等!」當下一手捉了袁昊,往旁走遠幾步。圓容師太笑而不語。

只見小琉璃忍不住不滿,道:「袁⋯⋯袁師弟,你在想甚麼?」

袁昊道:「沒什麼,我想好好當個安分守己的弟子,絕不惹事生非。」他語態嚴肅,頻頻搗頭。

小琉璃沒好氣道:「就算如此,師父她從未收過男弟子為徒。派中男弟子,往往都只得稱呼一聲師伯,你有這緣分,為何不好好把握?」

袁昊眼珠子一轉,笑嘻嘻道:「那我也叫一聲師伯不就得了,大家一視同仁,這有甚麼不好?」

小琉璃氣得哼了一聲,扭過頭,道:「罷了!人家苦口婆心,你不愛聽,那隨你高興。」

三人回到峨嵋派,休息一晚。隔日清早,天才剛亮,袁昊就在吵雜聲中醒轉過來,他出屋一看,這才察覺峨嵋派再也難複平靜。

卻原來是服侍圓容師太身邊的女弟子,今早發現圓容師太正和弟子練武,而那弟子不是別人,竟是迷失禁地的小琉璃師姐。峨眉山上素來女子居多,談論八卦的功夫,縱然是其餘四霸也難以企及,這小道消息要不了多久,已然傳遍整個峨眉山,甚至是山下的黃灣村。

袁昊滿心無奈,見屋外亦有不少女弟子在偷偷打量他。趕緊縮入屋中,換了身衣物,和圓容師太、小琉璃上到華藏寺。在圓如師太請求之下,說明九老洞情況,提及洞底有冰窖一事,二位師太好覺詫異,待他說個大概,過了簡單的拜門儀式,三拜入門,傳喚一名女弟子,帶袁昊回別院歇息。二位師太則和小琉璃仍有事要談。

袁昊和女弟子出得庵外,他逕自偷運道氣,只聽得裡頭傳來「擅闖禁地」、「按照派規」云云,一想起小琉璃在洞中所讬,不願再聽下去。

袁昊走離下道,目光一動,忽見一旁涼亭,有數名男弟子,錦衣華衫,金珠玉珮,一副紈褲子弟模樣,正面目不善瞪來。

他見了那些男弟子冷冷一笑,突然嘿嘿回笑,改了念頭,管也不管帶路的女弟子,大步走回庵外,運起道氣,朗聲道:「龜爺爺的,盡是一群害人不淺的王八羔子,害人就害人,幹什麼非要跑到那種地方去?好端端的富家子弟不當,非要來尼姑山耍流氓,人在做,佛在看,武律順道也在看。」他這話說得暢快淋漓,氣勢不凡,整個庵外周遭的弟子都聽得一清二楚,皆是臉上微微一白。

袁昊一聽庵內有人怒駡「你這小騙子」,以及兩名師太勸阻聲,不禁哈哈朗笑,這才心神快意,緩步回院。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