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25章 楊主任

知閒言炎 | 2021-06-03 08:00:07 | 巴幣 22 | 人氣 249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一場詭異的演習,一支神秘失蹤的部隊,一段曲折離奇的驚險旅程。

「唷喝,這不是"秀真"嗎!是什麼風把你給吹來啦?」楊主任看到老瓦突然出現,感到很意外,又說:「想不到你沉寂多時,還能與我在這蕞爾小島相遇,"瓦上孔明"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瓦上孔明"是邢雋祺的渾名,早年以此名在江湖上行走,久而久之,孔明二字逐漸被省略,最後都直呼"老瓦"了。

老瓦的拳腳功夫雖不怎麼行,但是他的腳程飛快,彈跳力極佳,雖不到飛簷走壁那樣誇張,但高兩米多的平房,只要有踮腳的地方,他隨便一蹬就能輕鬆上瓦,故稱"瓦上"。而"孔明"則是形容他足智多謀、能言善辯;同時也暗指他為人處事,謹小甚微。他過去也曾因為過於謹慎,吃了不少虧,幾次錯失良機,導致任務失敗,功虧一簣。

楊主任:「你來得正好,瞧我怎麼排兵佈陣,"清光"這幫土匪!」

老瓦沒心思陪他隔岸觀火,急問:「他們的身分尚未查明,你就這麼胡亂剿!要是錯殺無辜,責任由誰來擔?」

楊主任不以為然,反問:「你就這老毛病,那萬一他們真的是土匪呢?」

老瓦:「我盯梢他們有一段時日了,也盤過道,他們連"切口"都聽不懂,絕不是土匪!」

楊主任再問:「這就怪了,那眼下這幫人又是哪路神仙?能先我們一步到台灣?」

「這個......,我還尚未查明。」老瓦有些語塞。

楊主任撓撓頭,拍拍老瓦肩膀,奚落道:「我說秀真啊,等你查清楚,他們早就被我清光嘍!到時論功行賞沒你的份,可別怪我沒提醒過你唷。」

此時老瓦是心急如焚,他很清楚"楊"的為人,同時他更擔心子彈一個沒長眼,誤傷了那個叫黃甄玲的女兵!他拼命想輒,讓部隊先停火再說。

老瓦按奈住焦慮不安的情緒,冷靜地說:「"廣元"啊,要不這樣,你先停火,留下幾個活口,好讓我查明他們的底細。」

楊文釗,字"廣元",35歲,江湖渾名"神機百總",原籍台灣,14歲那年隨母親改嫁,遷居至中國東北,滿州事變後參加抗日,進而加入軍統。

"神機"源自神機營,是明清時代專門使用火器的部隊,"楊"獲此名,是因為他槍法了得,無論長短槍械,皆能百發百中!而"百總"是明清軍職的一種,相當於連長一級。"楊"早年曾在東北組織過一支近百人的抗日隊伍,故得"百總"一名。只可惜,他這支百人隊最後全數犧牲殆盡!

"神機百總"除了形容"楊"的槍法了得,善聚眾起事外,還有另一層含意;暗諷他這人老躲在安全處,等同僚已完成七、八成的工作量後才會跳出來撿尾刀!就像神機營那樣,任憑前線刀斧甲士如何拼殺,神機營只在遠處放槍;他們不但戰損少,戰敗究責也少,但戰勝論功卻一分都不會少。

老瓦見"楊"對自己的提議不為所動,再換一個說法:「我知道他們裡頭有一個英國BBC記者,萬一不小心打死了,怕國際上不好交代啊。」

楊主任:「英國記者?是洋鬼子嗎?」他端起望遠鏡,開始找尋老瓦口中的記者。

老瓦:「呃,不是。」

楊主任乾笑兩聲後說:「那就無所謂啦,萬一不小心擊斃,賴他是間諜不就好了。」語畢,繼續觀戰。

眼看境外勢力不管用,老瓦急中生智,又想到另一個說法:「廣元,那兩輛大輪車你也看到了吧,想不想留著?」

楊主任放下望遠鏡,點了點頭,評道:「嗯,那車確實神兵利器,了不得!」

見他有轉念的跡象,老瓦趁勢見縫扎針,分析道:「你瞧,那其中一輛都已經翻了,這要怎麼修?你看我軍誰懂修這個?總不能費這麼大的勁兒得到手,卻修不了吧!我看修車這活兒,還是得靠他們才行。」

「嗯,這點我倒是沒想到。多虧有你提醒,不愧是"瓦上孔明"。」說完,楊主任終於接受意見,下令停火,還特別指示:要活捉倖存匪寇!

停火令一下,老瓦算是吃了定心丸,接下來就是趕赴交戰地,看看黃甄玲是否傷著,這是最令他牽掛的事。

路上,老瓦怕有變掛,不停恭維道:「廣元呀,這次圍剿你可變精明了呢!瞧你這兵力佈署,方方面面、掩掩實實,不論走到哪,都得唉槍子兒。」

楊主任呲了一聲,回道:「沒那麼神,我哪知道他們會怎麼走,不過是上下游都佈置了兵力,只要把他們逼到河岸邊,除非游過去,否則就只能往上下遊跑了。」

楊主任被捧得有些志得意滿,驕傲的補充道:「就算游過去我也不怕,因為對岸也佈置了重兵,哈哈哈哈!」

「不愧是”相家”(內行人),兵力佈署如此縝密,連渡河的這步棋都先人一著。」老瓦繼續捧道。

楊主任擺了擺手,得意的說:「其實也沒什麼好嘚瑟,主要是剛繳獲一批小鬼子的軍火,正想找個機會拿出來試試,哈哈哈哈。」

雲豹這邊,小治命浩克、彬哥先把弘爺拉出駕駛艙,讓俊泰檢查傷勢,而他去查探乘員艙的情況。

小治才剛把頭探進艙內,即見裡頭人員是肚破腸流、血肉模糊,陣陣硝煙混雜著血腥味迎面撲來!沒見過這種慘狀的他,一股強烈的噁心感從胃裡湧出,嘔了一聲,吐了一地!

小玲隨之湊了過來,見狀後也是吐了一地!後來實在難受,兩人只好相互攙扶,退了出來,他們此時是悲憤交集,憤恨難平。

浩克和彬哥好不容易把滿頭鮮血的弘爺拖出艙外,突然,一發冷槍射穿彬哥的咽喉,頸動脈瞬間爆裂,噴得浩克滿臉鮮血!可憐的彬哥,哀嚎都沒來得及喊出,人就倒地不起了。

「俊泰......俊泰,快過來!」浩克聲嘶力竭地吼著。

俊泰聞聲後立刻趕來,只是這種致命傷,他也束手無策,但還是本能地掏出繃帶做搶救動作;他心裡明白,眼下這些倒地的兄弟們,沒一個救得了了!

俊泰心中自責不已,他恨自己無能為力,淚流滿面,那沾滿鮮血的雙手,顫抖著捏著繃帶,連繫個結都繫不好!

娜娜的30mm鏈砲快打光了,為了節約彈藥,只能用同軸機槍驅逐零星來犯的敵兵。羅排把機槍子彈全都留給娜娜,自己掀開艙蓋,換用手槍射擊躲在視野死角處的敵兵。

漸漸的,零星的駁火聲開始蕭停。沒過多久,又一排車頭燈從遠方駛來,然後圍成一圈包圍雲豹的陣地;在所有車燈的聚焦下,這裡成了南機場今晚最明亮的地方。

創作回應

a2310395
呃,這部裡的國軍感覺和日軍一樣混帳,前線馬糞自以為有腦,完全不考慮事情後果
2021-06-03 09:01:38
知閒言炎
是也不至於啦,國軍也是有好人。^_^
2021-06-03 09:42:42
景恩
這火力這數量....沒有旅級也有團級了
2021-06-03 12:13:46
知閒言炎
按當時國軍在台兵力,能調集一個團就算很多了;實際兵力部署我沒有明說,但按我原始構想,上下游各一個營,對岸一個營,如此而已。
2021-06-03 12:24:38
景恩
國軍兩個營應該沒這麼多車吧
2021-06-03 12:26:45
知閒言炎
別急,後面章回會有交代。^_^
2021-06-03 13:40:55
a2310395
現在如果在戰亂區看見鋼彈飛碟在動,要麼是自己幻覺、要麼是外星人,如果在戰亂區看見裝備甲車輪車的武裝團體,要麼是列強的coser、要麼是背後有靠山的PMC,這些人連最基本的判斷能力都沒有還能當軍統,是表示當時國軍的人員考核體系已經從頭爛到根了嗎?(我知道這是必要的nerf智商,不過如果史實中連軍統都是這種馬糞,那輸的一屁股也不意外)
2021-06-03 14:50:55
知閒言炎
1、時代背景有差,當時的人們剛歷經抗戰(或二戰),對先進武器載具有一定的認識;我所謂的認識是有別於看到綱彈、飛碟,而是他們多少知道眼前這大傢伙是什麼,起嗎曾在戰場上對陣過,多少知道如何對付。

2、戰勝國的自信心爆棚;狄隊長登場第一幕的氣勢與態度,就是為了強調當時軍人的姿態。(憋屈8年,終於熬出頭了,天下還有誰我打不贏!)

3、文中被省略的細節。國軍對自己的夜戰是相當有自信的,這點問日軍最清楚。所以"楊"選擇夜襲也挑對自己有利的時間;當然,這也是他的經驗法則。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雲豹夜戰比他們更厲害!

4、楊有自己的情報網絡,我想就留到後面章回再給您交代。從他會調集大隊人馬去圍剿2輛車,不難理解,他一定也打聽過大輪車。
2021-06-03 16:14:08
a2310395
如果軍統早就知道這隻武裝部隊擁有當時所有列強都沒有的先進武器,還把他們當成土匪?(現在如果在戰亂區看到有超先進武器的團體,不是外星人就是大國的coser或PMC)如果不是判斷問題,就有可能是更高層的(開羅會議這種層級)下令給楊他們去滅掉所謂的"土匪"
2021-06-03 16:46:29
知閒言炎
按原文設定,當時只有日軍九師團的一小部分曾和他們遭遇過,火力如何如何,也只能從傳聞中略知一二;楊肯定也聽說過,估計也是半信半疑,先來一波威力搜索,試試水溫。

"匪"字是貶抑詞,是按當時國軍習慣用語,只要是中國境內,非我黨的敵對勢力都會冠一個匪字,如共匪。這裡的土匪不是一般我們以為的那種拿大刀+20響的山賊流寇,而是指未知的地方武裝力量。

楊是軍統的人,他其實沒有調兵和統兵的權力,這部分後面章節會講;他之所以能調來軍隊,就是以剿匪的名義調來的軍隊,自然就稱他們作土匪了。(試想,他如果說要去討伐一支超強地方軍,估計沒人會理他。)
2021-06-03 17:40:1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