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以愛為名52

色之羊予沁 | 2021-06-02 11:59:45 | 巴幣 1518 | 人氣 470

連載中20- 以愛為名
資料夾簡介
受到名字詛咒的備選聖騎士,以及深受神殿寵愛的祭司。

羊\我說:


  「我會保護您的。」感覺到安莉瑪害怕的情緒,匹蘭德就心情不好。


  安莉瑪聽見這語氣,默默將視線轉移到匹蘭德的臉上,發現她眼中那股只屬於自己的溫柔,忽然釋懷一笑——幸好只是白擔心,匹蘭德沒有被反噬,安莉瑪輕輕嗯一聲、將頭往肩膀上依靠。


  「您什麼時候會神術的呀?」


  「不是您召喚我嗎?」


  「沒有呀,我如果會這個,早就三不五時將您召喚到身邊了。」


  「咦?」


  她們兩人面面相覷,最後將視線挪到前方龐大的隊伍——為首的馬匹一停下,西瑞爾那方立刻行禮,至於教廷這方則因為安莉瑪沒有動作,聖騎士與祭司們就維持不動,頂多低頭不與王族直視,不像匹蘭德緊盯著,正視身穿黑鎧的英俊男人下馬。


  那男人看起來跟伊里亞德差不多年輕,但是匹蘭德記得現任國王有一定的年紀了,表情頓時微妙。


  「西瑞爾,我以為你在密謀造反呢,差點就要跟陛下說了。」


  「小王子殿下!」


  西瑞爾的表情精彩,那名男人只是呵呵冷笑一聲,根本不在意自己隨便說一名貴族有「造反」嫌疑是多大的羞辱。他一臉漫不經心,但是安莉瑪沒放鬆戒備,在對上眼時男人開口:「嗨,我是阿奇柏德,被西瑞爾這種人死纏著不放,妳想必就是聖女吧?」


  「殿下您怎麼這樣……」


  「我有跟你說話嗎?」


  安莉瑪察覺四周氣氛,很詭異。眼前這位明顯是擁有松樹的王子,地位絕對不低,但是西瑞爾的反應耐人尋味,公爵與王子之間的氣氛沒有融合為一,反倒出現三角平衡。


  看來阿奇柏德不是西瑞爾想支持的人選。


  「見過阿奇柏德王子殿下。」安莉瑪決定先將匹蘭德擋到自己身後,她想搞清楚目前的情況;阿奇柏德非常隨意地搖手示意免禮:「下次記得喊小王子,我父親是下任國王人選,他們那輩才可以直呼王子,我這輩要加個小字,不能跟他們並列啊。」


  「好的,下次我會注意。」


  真突兀。


  安莉瑪看出他並沒有身為王族的優越感,反倒有自我身分的厭惡感,外加阿奇柏德帶來的人馬是戒備西瑞爾,她大膽地開口。


  「殿下怎麼會來這種地方呢?」


  「剛結束一場不算愉快的狩獵大會,回程路上發現沒出席的西瑞爾公爵在這就過來看看囉,聖女在幹嘛呢?需要幫忙嗎?」


  「我們在執行摧毀魔核的任務,等找到領主兒子的棺木燒毀,就能完成陛下的委託了。」安莉瑪保持笑容,狩獵大會呢,她知道在什麼地方舉辦,距離這裡有十萬八千里遠,根本是阿奇柏德特意跑過來吧?


  雖然不知道這位小王子在預謀什麼,但是她確定自己的預感沒錯,即使西瑞爾極力隱瞞,還是能感應出對方在壓抑情緒,不想與這位王族接觸。


  真棒的情況。


  「這樣啊,我們在這會造成困擾吧?真是失禮了,沒有等教廷的報告再來這裡,想必給諸位的任務增添麻煩。」阿奇柏德說完,看向西瑞爾:「那西瑞爾公爵又是怎麼原因不出席狩獵大會跑到這裡呢?沒記錯的話,那也是閣下弟弟第一次上狩獵場,他這次沒有兄長陪伴,表現挺差人強意呢。」


  「殿下……狩獵大會比這安逸,微臣才前來這裡想保護妹妹的安危。」西瑞爾臉色一沉,匹蘭德大為吃驚。


  她剛剛總覺得氣氛不對勁,但是因為安莉瑪偷戳幾下示意不要亂動,所以她就不發一語站在旁邊發呆,聽到那聲妹妹才知道西瑞爾是安莉瑪的哥哥,還以為是他家的人都年輕貌美……嗯對,她以為西瑞爾就是安莉瑪的生父,原來不是嗎?


  「驅除魔物是教廷的專長,你能幫上什麼忙?」阿奇柏德張口又是嘲諷,回頭跟安莉瑪禮貌地問候:「感謝教廷這份心力,如有需要協助的地方請儘管開口,即使在驅除魔物上我們無法協助太多,但如有人力或物資的需求倒是沒問題。」


  「您有這份心力就很足夠了。」安莉瑪禮貌性回應,雖然還不清楚阿奇柏德在想什麼,至少他能嚴重影響到西瑞爾。安莉瑪決定回去後調查一下王室的動向,看自己家族是支持哪位王子,以及阿奇柏德的定位。


  依靠現在的情況,現在王室的內部資訊恐怕跟她前幾年所知道的不同。


  過去她是心不甘情不願接觸這些,因為珊說教廷因為過於龐大不能置身事外,加上她的身分特殊過頭,在尚未想出完全脫離公爵家的辦法前最好隨時注意王公貴族的權力鬥爭,安莉瑪每次都聽得哈欠連連,這次她倒是出於個人好奇心想知道目前的流動。


  「你不一起走嗎?帶著一批軍隊在郊外晃,真想坐實造反之名不成?」


  「並沒有殿下……我立刻跟上。」


  「啊,對了。」阿奇柏德要上馬時想到一件事情,扶著馬鞍對安莉瑪說:「我們解除婚約吧,並不是聖女的錯,純潔之物就不該染上世俗塵埃對吧?回去後我會請人送解除婚約的正式文件到教廷,您簽名就可以生效了。」


  除了王室那方人馬,所有人都被這句話震撼到。


  尤其是西瑞爾。


  「小、小、小王子殿下!」西瑞爾顧不上禮節跑到阿奇柏德面前單膝下跪、仰首激動說著:「您怎麼可以——微臣當初——家父所選定人選,並非、並非您!」


  「當初老公爵跟陛下的約定是將『卡絲蘿許配給王子』,但沒有指定是哪位王子,你似乎也用這理由說服陛下不要把卡絲蘿許配給第三小王子。」阿奇柏德嘴角一勾,冷漠注視著他:「還是西瑞爾公爵不認為我具有王族身分?那您跪在這有損顏面呢,我還一個?」


  他說完就作勢要跪下,西瑞爾急忙站起制止。


  「微臣並沒有那麼想!請您別跪下!」


  如果他真的跪下,西瑞爾相信賠上自己的人頭都算輕微……


  差點就要死了。


  「好啊,既然承認我的身分,那解除婚約有問題嗎?」阿奇柏德繼續說著:「我是目前唯一不具有婚約的小王子,其他小王子的對象也沒有哪位叫卡絲蘿,所以我提出解除婚約很合理不是嗎?」


  「是……是這樣沒錯。」西瑞爾深呼吸,誰都知道王族只要尚未正式訂婚都可以隨時解除婚約,因此小王子即使有婚約也不要緊,他只要想盡辦法在正式訂婚前替換上就行,結果被阿奇柏德這樣搞……


  在這國家裡,只有被正式退婚的女性無法再跟王族結締婚約。


  阿奇柏德口頭解除婚約就算了,居然還打算送正式文件!


  他都快氣昏了。


  阿奇柏德看西瑞爾敢怒不敢言,終於藏不住惡質的笑意,心情很好地上馬。


  「聖女,請替我向伊里亞德問好。」


  「啊,您跟哥哥認識嗎?」安莉瑪原本還在又驚又喜的狀態,聽到那句話回神;阿奇柏德點頭:「他是我尊敬的兄弟。」


  兄弟。安莉瑪聽到這個詞,想起伊里亞德曾經高興地分享自己的一位朋友,瞬間滿面笑容,卸去應付外人的偽裝。


  「方便問小王子殿下喜歡用什麼名字稱呼自己呢?」


  如果她猜測沒錯——


  阿奇柏德聽到這句,也露出開心的笑顏。


  「阿奇爾。」他開心說著:「替我向伊里亞德問好吧!」


  「好的,哥哥一定會很高興!」


  匹蘭德默默注視他們,雖然有點跟不上這個速度,但是那位小王子親口解除安莉瑪的婚約,想必對西瑞爾造成非常大的影響吧?匹蘭德對於這位王子的好感度上升,原本以為是來強奪安莉瑪,卻得到超乎想像的巨大驚喜。


  安莉瑪回過頭,臉上都是笑容,匹蘭德也回一笑,握住她的手,一起感受這份喜悅。


創作回應

影樹林
想不到一山還有一山高……
2021-06-02 15:32:45
色之羊予沁
不知道接下來會怎樣ㄋ
2021-06-05 03:54:15
現世.夢
言下之意就是妳們可以ㄍㄟ、婚了啊(放禮炮)
2021-06-02 18:03:46
色之羊予沁
沒錯!!!!
2021-06-05 03:54:21
Leone
任務結束可以直接送入洞房了 讚讚讚
2021-06-02 19:38:15
色之羊予沁
結束任務就可以回家結婚惹!!!!
2021-06-05 03:54:36
無殤
可以結婚了
2021-06-02 20:47:47
色之羊予沁
沒錯~
2021-06-05 03:54:42
小佑
快去ㄍㄟ、婚啊啊啊啊啊
2021-06-02 21:00:56
色之羊予沁
安莉瑪努力趕任務進度中(#
2021-06-05 03:55:0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