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24章 南機場追逐戰

知閒言炎 | 2021-06-02 08:00:04 | 巴幣 22 | 人氣 226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一場詭異的演習,一支神秘失蹤的部隊,一段曲折離奇的驚險旅程。

老瓦為了就近監視這群台灣人口中的”大輪車"部隊,在馬場町兵營附近租了間小閣樓。

這晚,剛從大陸返台的他,方就寢時就聽到不遠處傳來駁火聲!他立刻起身跳下床,換上外衣,衝到街上,往駁火聲的方向奔去。

一路上心裡還不斷嘀咕:是兵營方向傳來沒錯,難道是大輪車的人?為什麼要開火?跟誰開火?他的腦子裡不斷湧現各種猜想。

來到營門口,即見好幾輛軍車堵在這裡,有幾名士兵蹲在地上檢視一具屍體。老瓦上前查探究竟,心想:怎麼又是憲兵?

「都這麼晚了,你們打誰呢?擺這麼大陣仗?」老瓦對著憲兵們問道。

一名蹲在地上的憲兵站了起來,反問:「你又是誰?」

老瓦:「我是軍統佈置處的邢科長。」說完,掏出補給證呈給憲兵後再問:「你們是誰的部隊?又是奉誰的命令來到這裡?」

憲兵得知老瓦是少校軍銜後,先敬個禮,再恭敬回報:「報告科長,俺們是憲兵第四團,奉軍統"楊主任”的指示,來此地勦匪!」沒等老瓦反應過來,那憲兵又接著問:「咋地,同是軍統的邢科長,會不知今晚剿匪的事?」

老瓦:「我剛從大陸回來,沒聽說過有什麼勦匪行動;況且我在此一帶也待了些時日,也沒見過有土匪呀!」

憲兵:「這個嘛......俺們就不曉得咧。」

老瓦再問:「你剛說的楊主任,現人在何處?」

憲兵抓了抓後腦,往南機場方向一指,說:「方才大部隊往河畔一帶開了過去,俺想......楊主任應該也跟上去督戰了吧。」

初步掌握情況後,老瓦向憲兵借了輛車,立刻往南機場方向開了過去。

路上,老瓦心裡還在不停琢磨:會是哪個楊主任?局裡姓楊的沒幾個,還官至主任一級的人物也就只有他了。

老瓦所想的這個人,就是他的同期,江湖渾名"神機百總"的"楊文釗"。

當年老瓦剛加入軍統不久,曾在西康省雅安一帶山區受訓。有那麼一回野外求生的結訓考核,他與另外四名學員分在了同一組。

同組學員有;頭陀-沙牧、白條-解衍銘、鐵浮屠-曹天鉞,神機百總-楊文釗。其中的頭陀、白條二人已於抗戰期間相繼犧牲,如今仍在軍統當差的同期,只剩邢雋祺,楊文釗、曹天鉞這三人了。

老瓦在想,如果待會見到的是楊文釗,那就好辦了。

兩輛雲豹開進南機場後,循方略所擬的轉進路線,沿新店溪一路往上游開去;雖然雲豹的車速算快,但緊追在後的敵方車速也不慢!

娜娜用夜視鏡索敵,再用30mm鏈砲點射離他們最近的頭兩輛車,使其癱瘓,但跟在後頭的輛車很快又補了上來!於是就這麼索敵、射擊、再索敵、再射擊,擊毀擊傷不下十餘輛車。

突然間,夜空亮起了橘紅色光芒,是兩枚照明彈點亮了南機場!就在頭兩枚即將落地前,隨即又再打出兩枚,如此反覆持續。

打出照明彈,敵方也有了夜間視野,車隊火力隨即打了過來!但對雲豹來說,機槍輸出的傷害其實不痛不癢。

偏偏在這個時候,新店溪對岸,大概是中永和一帶,原本黑鴉鴉一片的溪畔,突然頻繁地閃爍光點;緊接著,更多子彈、砲彈從對岸那頭打了過來!紛紛落在雲豹的行車路徑上,把爛泥、雜草炸得漫天橫飛!

敵人在他們往上游轉進的路線上,預先佈置了火網阻擊,好似早已獲悉小治原先擬好的作戰方略!

地上炸開的塵土越來越大,似乎砲彈的口徑正開始變大,這令雲豹不得不採取迴避動作來躲避砲擊,只是如此一來,讓車速降低不少。

突然,一枚砲彈落在弘爺那車的右側,炸開的衝擊波把雲豹震偏了車道,令他們不甚輾過一塊小土坡,隨之側翻!車裡乘原當場被摔得東倒西歪,頭破血流!

由於車速太快,左側車身著地後還滑行了一小段距離才停下;此時的雲豹,右排車輪懸在半空,搖搖晃晃,就這麼橫躺著。

車頂艙蓋掀開了,裡頭冒出陣陣白煙。有兩名乘原好不容易爬了出來,可還沒來得及站穩,一輪槍彈打了過來,二員慘遭擊斃,臥地不起!

車內倖存者們,還能戰鬥的,也顧不得內外傷的劇痛,抓起步槍開始反擊;他們據守車艙,憑藉雲豹裝甲,守著艙門奮勇反擊!

對岸砲火停歇了,但敵方增援的步兵卻變多了!幾輪短兵相接後,車內乘員是倒的倒,傷的傷,最後僅剩一人拼死抵抗!

敵兵分多路縱隊,朝側翻的雲豹推進,抵近車體後才開始組織攻堅,三人一伍,交叉掩護,逐次推進;兩伍敵兵抵近艙門外,多枚手榴彈輪番扔進車內,先後炸開!直到車內哀號聲停止後,他們這才放膽攻進去。

弘爺被困在駕駛艙內,滿頭鮮血,昏厥了過去。兩名敵兵欲打開駕駛艙蓋時,一排子彈打了過來,將他們擊斃!

是小治,他的雲豹掉頭回來了!還用30mm鏈砲射向攻堅的敵兵,並成功驅逐他們。

見識到鏈砲威力的敵兵開始組織撤退,這讓戰事出現了短暫空檔。

趁這個時候,小治、浩克、俊泰、小玲、彬哥,紛紛提槍下車,佈置防線、搶救傷員。就連查理也跟著跑出車艙,企圖加入戰鬥,哪怕是地上隨便撿把槍,打打火力支援也好。

與此同時,老瓦開車來到南機場,找到正在高地督戰的楊主任;一看到正是"楊文釗"沒錯,心裡就有底了。

創作回應

a2310395
那時候的日軍如果是馬糞,國軍大概就是米田共,兩個都是指揮體系混亂,內部各自山頭林立,基層的低能自已為有腦可以不甩上面命令,前線的情報官還能自己搞出CIA等級的行動
2021-06-02 08:48:45
知閒言炎
我讀歷史都是持客觀的角度,去聖乃得真孔子。

日軍的部分有無山頭林立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日本海、陸軍是世仇。

國軍的部分確實山頭林立,地方派系複雜,缺乏有效指揮,這也是後來國共內戰,老蔣失利的原因之一。
2021-06-02 09:28:09
a2310395
話說回來,那些軍統成員的代號怎麼有一股濃濃的中二風格,像是從中國的三流網路小說中跑出來的一樣
2021-06-02 08:51:27
知閒言炎
其實就是中二的概念。只不過是古代的中二。(呵呵)

其實水滸傳裡頭的渾名,可以當作遊戲暱稱來看。如果水滸傳成書在今天,那裡頭應該就是“煞氣A倫哥”某某倫!
2021-06-02 09:31:39
a2310395
從軍統的行動就足以讓老瓦下不了台,現在老瓦要馬將錯就錯直接把小治他們全部滅口死無對證,要麼淦掉楊主任向小治賠罪順便再推幾個替死鬼出來當靶
2021-06-02 11:48:35
知閒言炎
當初寫到這裡時,我也一度卡關好久,不過好在後來把劇情成功解出來了。^_^
2021-06-02 12:38:35
景恩
看到十幾輛車接連被打爆,還有剛開始就在機槍堡前面躺平的幾輛車,我覺得他們看到這種傷亡數字還敢繼續追真的很勇
2021-06-02 13:41:04
知閒言炎
的確,按現代人(承平時代的我們)的觀念去看,這種情況下就直接叫空優了,不會想追上去狗戰。但如果代入當代人的時空背景,那就不難理解;畢竟他們才剛打完8年抗戰,生死之事早就習以為常。否則,1949年的國共內戰也不會在沒有核武的情況下,死的人口比抗戰還多。(人命只是一種消耗品)
2021-06-02 15:43:05
a2310395
在二戰當時這種行為其實很正常,畢竟當時科技限制就是這樣沒別的選擇,就像諾曼地因為沒有精確武器,很多碉堡工事艦炮轟不到,空軍炸射又不痛不癢,只能讓登陸部隊堆屍去慢慢啃
2021-06-02 15:33:33
知閒言炎
真就是"一將功成萬骨枯"。
2021-06-02 15:45:0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