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大元正太遺事》第4章:正太教案 (6/7)

白鳥ヒカル | 2021-06-02 00:34:38 | 巴幣 106 | 人氣 286


這是一個正太特務收集(?)大江南北的各種正太們,重振家業的古風勵志故事~


        眼前的教徒一邊念念有詞、一邊揮著闊刃大步走來,我緊牽著洛可慢慢退後,努力思考解決辦法,不久,突然想到我不妨利用他帶我們離開這猶如迷宮的鬼地方呢?

       「我、我錯了,求你們的主饒恕!我願意受審判,但請求饒我一命!」「哥哥?」我對教徒大聲求情並鞠躬,見我態度突然懦弱起來,令洛可難以置信,我對洛可使了眼色,暗示他這是我的計畫、別攪局。

       「什麼……好吧!既然你有悔意,那麼我就帶你去向主懺悔,跟我來!」雖然教徒也被我的反應嚇到,但最後願意放下武器、帶領起我們,哈哈,我就讓他領著我們離開,然後趁機反擊並擺脫這傢伙。

        走了一段時間,我們到了一個角落,教徒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把手扶在牆上,向我問道:「我再問你一次,你是真心誠意地知錯、想求主饒恕?並沒有任何盤算?」這傢伙很煩人耶!疑心病這麼重…也對啦,因為遇到我哈哈!既然他提問了,我便順著他的意回答:「是的,我要為我的惡行懺悔!」

       「好吧,就讓你去見主吧!」「啊──!」教徒語畢,扶牆的手立刻將牆壁上的機關按了下去,我腳下的地板瞬間開了一個口,讓我掉了下去。「哥哥──!」在洛可的呼喊中,我落進了深淵,地板暗門關閉之快,讓洛可想隨我跳下卻撲了空。糟了,我不在身邊,洛可保護的了自己嗎?是我太輕敵了,想不到看似心中只有正太的修塔空教徒們也有聰明人,洛可現處於危機當中,我該怎麼辦啊……

※    ※    ※

        保護自己的少年消失於眼前,洛可嚇愣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教徒朝自己走來。「哼哼,雖然不知道那個女孩說的是不是真的,但無論如何,你都將受我灌頂、無法成為孌天使。」教徒蹲下身、輕撫著嚇傻的洛可的臉頰,續道:「維多那個糟老頭,一把老骨頭明明已經不行了,還要霸占所有正太,我奉獻多年,總該讓我得到一點祝福了吧?」

        說完,教徒打算將洛可一把抱起。「…啪!」洛可見情況不妙,馬上鼓起勇氣向對方砸出蒙太正退散,讓對方難受地咳了起來,洛可便趁機逃跑,不久,教徒追了上來。「洛可快停下來,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喔!」「你是魔鬼,鼻要抓我!」

        洛可使盡力氣加快腳步奔逃著,但是身材嬌小的他兩隻短腿的腳步根本比不上成年人,因此跑了不久,便被教徒追上、逮個正著。「看來你很喜歡玩員外捉丫鬟的遊戲嘛!現在趁維多他們在忙,你就乖乖跟我先去退修間接受灌頂吧!」「鼻、鼻要!」「哈哈哈,主認為你要……嗚!」教徒才洋洋得意不久,後腦忽然受到重擊、當場昏了過去。

        當已經害怕得緊縮著身子、不敢睜開雙眼的洛可不再聽見教徒說話、緊抓自己手臂的手也鬆了,他緩緩睜開眼睛,望前方看去。「夏、夏坎……?」見到眼前手拿著鈍器的夏坎,洛可不敢相信居然是他前來相救。

       「洛可,你怎麼會在這裡?唐華呢?」「唐華剛剛中了機關,人不知道往下掉去哪裡了……嗚嗚……」說著說著,洛可哭了起來,但哭著哭著,他發現夏坎居然也流起淚來了。「夏坎,你怎麼哭了?」夏坎緊咬著牙,娓娓道來:「聖餐禮的時間快到了,還沒等到他,所以出來看看,沒想到……他竟然中了教徒們的圈套……這下子,到底來不來的及救人啊……」

        夏坎說完便感到無助地癱跪在地上啜泣起來,洛可看了上前拍著夏坎的背安慰道:「夏坎,唐華很厲害,我和他其實已經先中過別的機關、往下掉了一次,他還是不會緊張、想到辦法解決,他這回應該很快就會回來了,我們現在也來想想辦法與唐華會合吧!」

        聽了洛可一番建議,夏坎擦了擦眼淚,思考了起來,接著,他恍然大悟、說道:「你說你們往下掉,所以機關應該是通往下一樓層,而這一個區域的下一層……應該很接近伽樂在的冥想間!洛可,你跟我去冥想間那裡,說不定能找到唐華!」「好!」最後夏坎帶著洛可跑往一個方向遠去。

※    ※    ※

       「這對兄弟到底在做什麼……」在洋溢滿足氣味的一間大房間裡,霧千代躲在一支柱子上方的雕像上,一臉既疑惑又尷尬地望著四柱床上的兄弟倆,他記得作戰計畫並沒有包含韓氏兄弟在維多等人面前纏綿這一段,如今兄弟倆正在進行計畫外的事,讓霧千代不知該如何繼續進行。

        而且更令霧千代不敢相信的是,平常見韓炷勒非禮韓湘瑾居多,這回為何演變成韓湘瑾光著上身、趴在韓炷勒身上用櫻桃小嘴打磨著他?在離開房間、前去施放信號火藥這段期間,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玄妙不可解的事?

        由於時間急迫,霧千代悄悄揮著小手、探著頭,試圖引起仰躺在床、眼神空洞,全身任由弟弟擺佈的韓炷勒的注意,不幸地,韓炷勒或許早已迷失在溫柔鄉之中,何止注意到霧千代?連自己的眼睛更毫無動靜、像個死人一樣,讓霧千代無奈地雙手叉抱在胸、皺著眉頭,不知該如何是好。

        覺得只能靠自己的霧千代開始環顧四周,想想看有什麼可以利用的,結果赫然發現,眾教徒之中,有一名坐在長椅最靠邊、最接近門口的位子的教徒姿態異於他人,許多教徒目不轉睛地盯著床上的兄弟倆、忙碌地用手製造滋滋滋的聲響。

        而那位教徒戴著帽緣寬大的帽子、面朝著維多的方向低著頭,右腳放在左膝上,雙手叉抱胸下,仔細一瞧,絲毫感覺的出那名教徒的姿態似曾相識,霧千代小腦袋瓜不斷地翻查記憶、遍尋著任何蹤跡,最後推斷出那名教徒極有可能是雎嬭,因為沐霜的事,令她嚥不下這口氣,趁這次法會偽裝潛入其中,霧千代心想或許可以請雎嬭協助處理在場的教徒們。

        接著,霧千代開始朝著那名教徒的方向揮揮小手、探探頭,果真那名教徒察覺了他的暗示,兩人眼神對上後,雙方皆向彼此微微點了頭,似乎認定了對方的身分,霧千代隨即一手比著牆上的燭燈臺、一手手心向上放在嘴邊、口做吹氣的動作。

        之後又一手比著下方人群、一手手心向下在頸部做出刎頸動作,那名教徒看了似乎意會了些什麼,頭抬得更高,讓霧千代發現了他的嘴,唇上抹有與雎嬭一樣淡紅色的胭脂,那人隨後又將頭低了下去,原本放在左膝的右腳放了下來,似乎是準備好要處理在場的教徒們了。

        霧千代悄悄地攀著樑,移動到四柱床的頂蓋上,將綁在背上的、長度如腿一樣的包裹卸下,拆開包裹、拿出裡面的特製發射器並架設好位置,拿出火鐮與燧石開始在發射器的引信上打火,當引信著火後,他隨即趴好、瞄準牆上的幾具燭燈檯。

        不久,發射器噴射出了大量特殊氣體,在霧千代的掃射之下,兩邊牆上的燭燈檯逐一被熄滅,在場的教徒們回過神後馬上驚慌失措,還沒來得及穿好褲子,整個房間陷入一片黑暗。

       「窣!窣!窣!」「啊──惡靈入侵啦──!」黑暗之中忽然響起一陣陣不留情面的鞭笞聲,被鞭打的教徒們嚇得四處摸黑逃竄,全場陷入一片混亂之中,韓炷勒也被突發狀況嚇得回過了神,趕緊起身抱緊韓湘瑾,躲到床頭邊,將棉被捆住自己兩人,免得遭受波及。

        很快地,一隻小手忽然抓住了韓炷勒,令他嚇得想把它甩開,後來卻驚覺那是霧千代的手,最後霧千代拉著韓炷勒的手,邊閃避著倉皇逃竄的教徒們,邊暗自離開了現場。

※    ※    ※

        另一個角落,段雲迷路在宛如迷宮的地下二樓裡,他急急忙忙沿著邊緣的牆壁走著,試圖找到樓梯口,但是走廊昏暗且空無一人,令他愈走愈覺得不安,最後無奈地先坐下休息一會,拿出手巾擦拭起臉上的汗水。

       「小兄弟,擦完汗後,也借給我擦一下吧!」「欸?」明明四下無人,怎麼聽見有人在說話?段雲嚇得站起了身、環顧四周,找尋聲音的來源。「……呀──!」不久便發現身後居然站著一個蒙面的人。

       「你你你…你是誰?」「唉呀,貧僧如此面目可憎嗎?為何見到我像見到鬼一樣呢?」段雲一臉狐疑地上下打量眼前這名身材魁梧的人,那個人露出一抹微笑、說道:「小兄弟,此時應該準備做聖餐禮了,你為何在此逗留呢?」「我…我不是這裡的人……」「喔?所以你也是受邀參加交流法會的正太、不是修塔空的人囉?」那人伸長脖子、將臉湊近段雲,讓他一臉驚恐地倒退幾步。

       「嘖嘖,小兄弟,為何如此驚惶呢?貧僧也是受邀參加法會的賓客,也是個好人呀……說到頭來,你和貧僧皆是和善的修道之人呀……」「貧僧、貧僧……你…該不會就是那個蒙太正居士吧?」聽著對方的口頭禪,段雲恍然大悟地指著對方問道。

       「正是……貧僧就是正太們為之歡欣鼓舞的蒙太正居士,上帝的羔羊啊,你願不願意接受貧僧為你聖靈灌頂、獲得永生呢?哈哈,我學得像不像啊?」「不要!也不像!」一秒被拒絕,蒙太正居士灰心地問道:「難道…貧僧就如此令你厭惡嗎……」「呃……也非如此啦……是說,你在這裡做什麼?你們不是在一樓用膳嗎?」

        聽段雲一問,蒙太正居士露出期待的笑容答道:「貧僧要去退修間、會會修塔空的天使們!超期待見到他們的。」「修塔空的天使?莫非是指那些孌童?若找到他們的所在,或許很快就能和公子或是唐華會合了。」段雲內心思考了一會,接著考慮了一下,鼓起勇氣、求道:「那、那個……蒙太正哥哥…」「哥哥?」聽見關鍵字的蒙太正居士眼睛為之一亮。

        見蒙太正居士的反應,讓段雲更加緊張。「那個……其、其實…我也是要去…去退修間和天使們一同接受聖靈灌頂的……只是迷路了……你可以帶我去嗎……?」「帶你過去?」「不…不可以嗎……」「嗚嗚嗚嗚──!」聽到段雲一聲「不可以嗎」,蒙太正居士頓時心花怒放,差點飛了起來。

       「好、好,貧僧就帶你去!」伸出掌心,邀段雲牽起他的手,結果段雲無視他,走向前去。「那就走吧!」「喔…好的……」雖然牽手失敗,但是蒙太正居士非常難得接受到少年的善意,他滿面春風地開心邁著步伐走在前頭。「雖然比較起來我的哇華華兒還是比較可愛,但是這個正太也不錯……」

※    ※    ※

        中了教徒的計,我又掉進了暗道,掉到底後進入了毫無光亮的暗處,現在完全只能扶著牆壁、感受風的來源摸黑找出路,但這次非常特別,拂面而來的徐徐微風帶著些許如同小兒餐的謎樣氣味,或許循著氣味走,可以走到……廚房?甚至是……藥房?反正現在也不清楚去路,姑且一試了!

        現場過於寧靜,更令人不安,不知道外頭發生了什麼,尤其是洛可,是否成功逃離了教徒的追逐呢?或是他已經…已經……唉呀,現在煩惱也於事無補,總之得趕緊找到出口、回歸正軌。

        繼續走了一會,終於摸黑摸到了牆上一面疑似巨大的網狀蓋板,從中吹來陣陣微風,風中小兒餐的香料味更重了,或許這是地下室的通風管道,手測蓋板的開口寬度可讓我俯身進入,或許我可以鑽入其中尋找出路,因此,我摸到蓋板的四個邊角,以我特製的金剛杵、用力地一一撬開,最後我便俯身爬進了通風管道。

        跟著風向,我在通道中爬行許久,最後爬到一處疑似是岔路口的地方,雖然看不清景象,只發現眼前又有一個向下通道,但我的正前方依舊有風吹來,我吸了一口氣,發現下方吹來的小兒餐的香料味較重,因此我調整了一下我的姿勢、讓我的雙腳先放入向下通道,接著四肢使力壓著通道邊緣、順著方向漸漸滑落下去。

        滑了一下子,終於踏到了底,我蹲下觀察底部,底部也是個網狀蓋板,蓋板下還蓋著一面無孔的面板、似乎是個開關,而現在開關關了起來,即使蓋板全閉,因為留有縫隙,時時有風吹上來,我猜想底下一定是一個房間!

        仔細聆聽一下,似乎沒聽到什麼聲響,或許底下的空間是沒有人的,所以,我決定要突破這個障礙!我開始奮力地跳躍著、試圖撞開蓋板,經過一番努力,我終於碰的一聲,成功踏開了蓋板,掉了下去,最後摔倒在一間房間的地上。

       「嗚…這味道……」這個房間燈光昏暗,但房內瀰漫著一股非常濃郁的小兒餐香料味,我站起了身、四處張望,發現這裡是似乎是一間寢室,我走向房內的衣櫥觀察的一下,發現裡面掛滿各式各樣的衣服,接著看見旁邊牆上掛滿各式各樣奇怪的工具……咦?為什麼會有枷鎖?

        難道是刑房?可是有床有衣櫥,看來也不像,另外更在一張桌子上發現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器具,真難理解那些番客使用的東西……繼續往房間內部走,赫然發現裡邊的一張床上居然躺著一名黑髮色目人少年!而床邊茶几上置著一個飄著煙的器具,而那縷煙即是小兒餐的香料味!

        似乎查覺到了動靜,床上的少年緩緩睜開雙眼,我們四目相接,他見了我,露出一抹微笑,接著開始扭動著身子,發出嗯嗯的呻吟聲,這個人沒事吧……為了確認對方的身分,我小聲問道:「我是夏坎的朋友,你認識他嗎……你通曉河洛話嗎?」

        「EGO MAGNAM……」「咦?說什麼?」「EGO MAGNAM……哼哼哼……」少年說著我聽不懂的語言,同時曲身抱著棉被,臉對著我笑了起來……這到底是什麼回事啊?

       「你聽不懂啊…好吧……」「DEO GRATIAS…DEO GRATIAS…哈哈哈……」那少年自言自語著,之後趴在床上、背對我翹起了屁股……呃……見他無法溝通,為了爭取時間,我不再理會他,轉身準備找房門離去,正當找到房門時,忽然驚覺身後有一股氣息,但此時我已來不及反應,正要轉身,那少年立刻從後方撲抱住我。

       「喂,你做什麼?滾一邊去!喂、喂──!」那個少年完全不理會我、甚至張口含住我的耳朵!雖然身材高我一顆頭的少年頗有重量,但我仍氣得奮力將他過肩摔、讓他摔倒在地。

       「呵呵呵…呵呵呵呵……」少年即使被摔倒在地,仍然莫名其妙地發笑著,愈看愈覺得背脊發涼,接著,躺在地上的少年抬起了雙腿,雙手抓在膝蓋內側,然後又對著我發笑著……難看的動作……

        我再次走向房門、想開門離去,卻發現門居然是上鎖的!不!這下不但又誤了時機,還得和這個瘋子關在一起!太令我煩躁了……更糟的是,在我思考該如何逃脫時,少年再度抓住我的腳,另一手扯起我的裙褲,我嚇得甩著腿,想掙脫他,但沒想到少年力氣之大,一番拉扯之後,我最終一個重心不穩、被他拉倒在地。

       「臭番客,你要做什麼?」少年完全沒有要與我溝通的意思,盡是自顧自地往我的身上爬,就在他爬到我們倆正好面對面的位置後,他雙眼朦朧地微張開嘴、微吐著舌頭地向我迫近,我見狀立刻一個巴掌蓋在他臉上、阻止他的非禮行為……他到底有什麼病啊?

        少年除了不斷地想掙脫我的巴掌,更將一隻腿移到我的雙腿間、彎曲起腿,以膝蓋對我胡亂磨蹭,氣死我了!這瘋子的力氣實在令我難以招架,被他折騰到後來,我怒火中燒,直接雙手掐住那瘋子的脖子,逼他自行離開!

        被我一掐,那瘋子痛苦地掙扎、想要離開我,我立刻鬆手,瘋子滾去了一邊,仍在氣頭上的我爬起身,忍不住抓起他的衣領,狠狠地揍了他一拳。「嗚!」「夠了沒有?你這瘋子!」挨了我一拳的瘋子癱倒在地,過沒多久,他緩緩爬起身,又對著我露出一抹微笑。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儘管我感到煩躁,但內心依舊抱持著一絲希望、希望眼前的瘋子聽的懂人話。「你是新來的神父嗎?」「咦?原來你聽的懂?」終於!這瘋子開始說人話了!我趕緊將瘋子扶了起來,拉到一邊的長椅坐了下來,向他問道:「我是夏坎的朋友,我要找他,可是房門鎖了,你有辦法出去嗎?」

        瘋子聽我一說,又發起楞來,然後緩緩地躺了下去,露出一臉傷感說道:「夏坎……你好棒…成為神父了……讚美主…讚美主……」呃…我果然抱了過多期待了…「我、要、找、夏坎!你、快、帶、我出去!」我不耐煩地逐字念道,希望喚回瘋子的智慧。

        「夏坎……夏坎……」瘋子喃喃道出夏坎的名字,雙眼居然默默地泛起淚光,當我開始體會出他們的無奈時,那瘋子又抬起雙腿,手開始撫摸起自己的大腿。「夏坎……夏坎……」我折壽了我……

        在這個與瘋子共處一室、度秒如年的空間中,不知待了多久,終於,我盼來了門外的聲響!門外傳來的腳步聲,此時的我只想離開這瘋子,不管門外是敵是友,只要能打開房門,我都歡迎,但還是保險起見,我迅速地拿下掛在牆上的繩索,接著將瘋子的雙手捆綁了起來。

        再來,我強拉著他起身、拖他至門口,一手猛敲著房門,希望引起門外的人的注意,若開門的是修塔空教徒,我可以挾持瘋子,讓我順利逃脫,後來,聽似急促的腳步聲接近門口並停了下來,後傳來門鎖觸碰的聲音,我屏氣凝神、準備迎接開門的那一刻。

        門鎖一開,門終於敞開了,眼前迎來的竟然是帶著洛可的夏坎!我們兩人四目交接,驚訝地看著對方,之後笑了起來,目光轉移到身邊的洛可,見他外表看似無異樣,我如釋重負地泛起淚光,立刻衝向洛可將他緊緊抱住。

       「洛可你沒事?你沒事?太好了,太好了!」我感動地緊抱著洛可,深怕他下一秒又與我分開。「哥哥,我好想你!」洛可也留著開心的眼淚緊抱著我,找回了洛可、與夏坎會合,看樣子已是勝券在握了!

       「伽樂──!」同時間,夏坎撲抱住瘋子並哭了起來……咦?那個瘋子難道就是夏坎的青梅竹馬、孌天使伽雷斯提諾?雖然他看似夏坎重要的人,但在我看來就是個瘋子!我才這麼一想,瘋子又立刻張口咬住夏坎的耳朵,結果夏坎不但不生氣,將瘋子的臉輕輕移到面前,兩人對望一會,瘋子便吻上了夏坎…呃……我的陽壽還剩幾年啊……

       「哇!夏坎和伽樂在親親!」「瘋子接吻很傷眼,不要看!」見洛可反應之大,我連忙阻止,隨後又轉頭,對著兩個猛烈地進行脣槍舌戰、使盡全力嘟著嘴巴攪和著彼此,讓側臉變得像魚頭一樣難看的瘋子喊道:「喂、喂,要灌頂也等到事情完成以後吧!還有其他孌童要救不是嗎?」

        受不了的我回頭想先帶洛可離開,沒想到我才一回頭,就見洛可張開雙手、閉著雙眼,嘟著小嘴,說道:「哥哥,我也要!」當然後果是被我賞了一個顏面拍擊。「嗚,哥哥假模這樣?人家很想你耶……」「現在不是悠哉的時候!喂,夏坎!」

        再度被我喝止,夏坎才扶著瘋子起身,說道:「抱歉,見到伽樂一時各種情緒湧上來、控制不住,我們走吧!」「維多神父……」話一說完,瘋子抱住夏坎、道出別人的名字,令我不禁笑道:「哈哈!我知道你吻他是愛他,但他吻你…卻…卻是以為你是維多?哈哈,這是什麼複雜關係啊?哈哈哈……」

       「你…你給我住嘴──!」夏坎惱羞成怒地想衝過來打我,卻被伽雷斯提諾緊抱著而無法行動,只能杵在原地咬牙切齒地怒視著我,唉呀,真是愈來愈不懂修塔空教派的民俗風情了,反正,一言以蔽之,貴圈真亂。

【待續】
(還有一篇、還有一篇

若大大們喜歡本篇內容的話,請無私賜予GP或留言分享感言嘎!


【預定目錄】

序、正太特務與正太控盜賊
一、正太保鑣俏公子
二、舶來的天使
三、正太夜狂熱
四、正太教案
五、正太特務與高級色目人
六、正太特務與正太海盜
七、正太頭領比武招親?
八、四族正太聯萌
九、雙城齊萌
十、正太特務戰記
十一、兩位少主
十二、正太頭領萌起來!
十三、向正太頭領跪拜吧!
十四、晴空中的小雛鷹
十五、擎天會正太的一天
外傳、若忍夜露譚(大眾版)(R18版 裏‧上卷:玉子豆腐)(R18版 裏‧下卷:溫泉蛋)
點擊連結→〈角色設定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