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183.KTV

佐渡遼歌 | 2021-06-01 20:00:05 | 巴幣 1096 | 人氣 394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的國小、國中生活都是一個人度過,記憶當中完全沒有私底下和朋友外出遊玩的回憶,自然也是第一次前往KTV唱歌,雖然曾經在漫畫看過許多次,親身體驗還是有不少差別。
 
  KTV位於一中商圈邊緣,規模頗大,地下一樓到三樓都有包廂,一樓大廳設置了類似飯店餐廳的眾多座位區域和免費的自動飲料機讓等待的客人們使用。
 
  由於有事先預約的緣故,李少鋒等人沒有等待太久就跟著服務生前往三樓,抵達一個位於走廊中段位置的包廂。
 
  深褐色皮革沙發擺放成ㄇ字型,房間中央則是兩張相並的黑色大理石方桌,桌面整齊放著歌本、麥克風、溫開水、玻璃杯和衛生紙等等物品。角落有一個類似表演舞台的木製挑高區域,擺放著一根立式麥克風。乍看能夠容納十多人,相當寬敞。
 
  等到服務生離開房間之後,程書愷隨即擺出一副熟門熟路的態度開始招呼其他人坐下,半強制地讓楊千帆坐在最中間,己方小團體的四人則是分別坐在她的兩側。
 
  「那麼重新介紹一次!我是程書愷!」程書愷立刻高喊,以此作為開端,另外三人也用著同樣高昂的音量和熱情依序自我介紹。
 
  「我是廖詠寬!直接喊我詠寬就好!」
 
  「陳沛臻喔!」
 
  「我是黃郁亭,從很久以前就想跟妳聊聊了!」
 
  「……楊千帆。」楊千帆即使被四人包圍在中央的依然面不改色,繃著俏臉,面對各種提問也只是淡然回答著最底線的問題。
 
  話雖如此,程書愷完全沒有氣餒,舉手大喊:「期末考總算結束了!寒假就要開始了!今天要歡樂唱下去囉!」
 
  「喔喔!」
 
  「喔喔!」
 
  陳沛臻、黃郁亭相當配合地鼓掌歡呼。
 
  情緒差距真是懸殊呢。李少鋒坐在最角落的位置,反省著因為方才自己輕率的提議讓對自家師父陷入這種局面,然而也不得不承認在程書愷等人的起鬨之下或許有機會聽到她開口唱歌,那樣確實相當期待,頓時一邊喝著溫開水一邊作壁上觀。
 
  許家瑀和徐雅筑兩人則是並肩坐在房間另一端,看起來也不太適應現場歡樂氣氛,看著點歌機的螢幕,低聲交談,接著就互相挽著手離開包廂,看似去自助餐區域了。
 
  程書愷雖然對楊千帆展現出高度的熱情與積極情緒,不過姑且有身為主辦人的自覺,很快就一口氣點了幾首流行歌曲,用著刻意誇大的方式引吭高歌,炒熱氣氛。
 
  陳沛臻和黃郁亭拿著鈴鼓,情緒高昂地一邊伴奏一邊唱著副歌和聲。
 
  同樣無法習慣這種氣氛的李少鋒努力無視楊千帆向自己投來、帶有諸多複雜意思的眼神,繼續作壁上觀,雖然不打算點歌卻也做做樣子地翻閱著厚重歌本,瀏覽著歌名。
 
  片刻,許家瑀和徐雅筑回到包廂。
 
  許家瑀將自己那杯柳橙汁交給徐雅筑,在李少鋒旁邊坐下,笑著說:「少鋒同學,你沒有要點歌嗎?」
 
  「我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稍微再看看。」李少鋒輕拍著放在大腿的厚重歌本,隨口問:「班長有來過嗎?」
 
  「小筑她們挺喜歡唱歌的,期中考的時候也來過這家。」許家瑀說。
 
  「喔喔。」李少鋒點點頭,隨即意識到對話來到一個尷尬的停滯點,努力運轉腦細胞也只能夠想到「今天天氣不錯」之類的垃圾話題,幸好下一首歌是許家瑀點的,一聽到前奏就急忙請程書愷和廖詠寬將麥克風傳過來,挺起脊背準備。
 
  居然繼續坐在這裡唱嗎?不回去原本的位置?話說原來班長會唱這種時下流行的情歌喔。李少鋒接連浮現各種想法,凝視著大螢幕的歌詞,聽著許家瑀稍微走音但是充滿感情的歌聲。
 
  「為什麼要坐在那邊啦,明明這裡很空啊。」徐雅筑低聲抱怨,起身從點歌機旁邊的位置移動過來,彎腰跑過包廂,強行擠開李少鋒坐下。
 
  李少鋒急忙挪出空間,默默思考著是否要轉而移動到點歌機那邊的座位,然而又想到許家瑀、徐雅筑的飲料和拿的點心都還放在原位,這首唱完應該就會回去了,因此繼續看著螢幕發呆。
 
  「不要搭訕小瑀。」徐雅筑忽然低聲說。
 
  「……什麼?」李少鋒愣了楞才意識到徐雅筑在向自己講話,頓時愣住了。
 
  「我說不要搭訕小瑀。」徐雅筑低聲重複。
 
  「咦?我沒有搭訕的意思,應該是誤會了……」李少鋒遲疑地說。
 
  「盡會說謊。」徐雅筑不耐煩地狠瞪。
 
  為什麼敵意這麼重?扣除在教室禮貌性的「請」、「謝謝」和「借過」以外,自己和她應該是第一次交談吧?李少鋒納悶地想,瞥了一眼不遠處的許家瑀,只見她用雙手捧著麥克風,唱得相當專心,沒有注意到這邊的談話。
 
  「你真不想參加文藝社的周末讀書會就直接講,不要每次都模稜兩可地推辭,讓小瑀一直覺得有機會。」徐雅筑繼續說。
 
  「關於那個讀書會的事情,我的態度都相當堅定啊,一直以來都說不會參加。」李少鋒皺眉說,暗忖自己最近甚至連星期五下午的文藝社社團活動也都沒有積極參與,畢竟有時間看書的話,比起社團老師挑選的文學經典作品,寧願去看克蘇魯相關的作品、野外求生守則或楊千帆親筆製作的筆記等等,更加具有實用性。
 
  「你以為我平常沒有在教室嗎?那種態度哪裡堅定了。」徐雅筑不悅地說。
 
  「……好吧,下次我會直接和班長講清楚。」李少鋒退讓地說。
 
  「為什麼要等下次,現在就去找小瑀講清楚啊。」徐雅筑說。
 
  「突然去講這種事情很奇怪吧?」李少鋒皺眉反問。
 
  「因為楊千帆在這裡,所以你就不肯去講嗎?」徐雅筑追問。
 
  「為什麼關於班長和文藝社的談話會突然扯到師……扯到楊千帆?」李少鋒不解地問。
 
  「你和楊千帆不是情侶嗎?」徐雅筑用著肯定的語氣問。
 
  「不是啊。」李少鋒說。
 
  「扯謊居然面不改色的,那種關係怎麼可能不是情侶,每天下課時間都膩在一起,連放學時間都一起走,甚至戴著對戒耶。」徐雅筑不悅地說。
 
  前面的部分姑且不論,最後對戒的部分確實很難找到理由反駁。李少鋒一怔,然而也不可能反駁說同校的燕子、秦樓月、林誠和梁世明也都戴著相同款式的戒指,若是因此導致有其他學生聯想到梁世明、秦樓月的情侶關係也是麻煩,當下只好繼續裝傻地反問:「有嗎?楊千帆有戴戒指?」
 
  「這種態度真是令人看不過去,明明已經有女朋友了還四處拈花惹草……你最好不要想著要把小瑀當成備胎或是想要劈腿,不然就死定了。」徐雅筑露出嫌惡表情,又是狠狠瞪了一眼就往旁邊的許家瑀擠過去,迅速切換成燦爛笑臉,一邊誇獎剛才的歌聲一邊暗自繼續把她擠得離李少鋒更遠。
 
  感覺自己似乎莫名其妙被敵視了。李少鋒無奈地想,不過第一學期都要結束了,平常待在班級時候,自己和徐雅筑的互動也是零,放著不管大概沒問題吧。
 
  話又說回來,至今為止倒沒有想過玩家戒指會被誤會成「對戒」。畢竟校規禁止戴戒指,平時待在班級的時候不至於明目張膽地展示,然而右手還是慣用手,抄筆記、吃飯拿筷子的時候在所難免……該不會其實有不少同學注意到了這點,默默認定了自己和楊千帆就是情侶關係吧?李少鋒忽然感到一陣寒意,放棄思考下去。
 
  這個時候,陳沛臻和黃郁亭正好合唱完一首情歌,心滿意足地放下麥克風,開始纏著楊千帆,詢問為什麼她都沒有點歌以及各種關於服裝、化妝、喜好、興趣等等幾乎沒有系統可言的諸多問題。
 
  雖然挺想聽師父唱歌的,不過從她的表情判斷,今天是堅決不會唱了……寒假期間有機會再找燕子學姊一起半哄半騙地帶著師父到工房的KTV室,試試看能否聽到她唱歌吧。李少鋒暗自盤算,趁著楊千帆出聲求救之前搶先離開包廂,踱步走向走廊角落的自助餐區域。
 
  「雖然很想再找機會和燕子學姊再次談談內傷的事情,不過很明顯在故意躲自己啊,平常在交誼廳有其他人在的時候就算了,一旦兩人相處就會用各種莫名其妙的藉口開溜……這次拿師父當成藉口,看看能不能釣到她吧。至少要確定她什麼時候要去台南拜訪白河派。」李少鋒喃喃自語,抵達自助餐區域的時候,意外沒有看見其他客人,空蕩蕩的。
 
  兩側平台擺放著各種料理,一邊是沙拉吧與麵包、果醬,一邊則是炸薯條、炸雞塊、小熱狗等等熟食,出口處則是放著兩台自助飲料機。
 
  李少鋒倒了一杯柳橙汁,走到角落,透過大片落地玻璃俯視著下方的商圈街道。
 
  時間已過傍晚,夜幕低垂,街燈與商家的燈光、招牌交織成一片霓虹,頗為絢爛,人群的擁擠程度也來到一個新的高峰,相當熱絡熙攘。
 
  在那些人當中,應該也有幾位玩家吧。李少鋒不禁又想起楊千帆剛才出的課題,當下專注地瞇眼觀察,想要找出應該是玩家的人物,然而看了好一會兒也沒有收穫,正當決定要回去包廂的時候,眼角猛然瞧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李少鋒頓時僵住,急忙扭頭確認。
 
  只見人群當中有一名戴著鴨舌帽的少女。她穿著某間學校的制服,踩著輕盈的步伐接連穿過人群之間的空隙,很快就遠去。
 
  ──那是夏羽。
 
  李少鋒在看到的瞬間就認出來了。即使刻意用帽子和外套遮掩醒目的白髮、即使穿著不同、即使距離遙遠,依然一眼就認出來了,隨即納悶為什麼打從教團聯合撤退之後就跟著銷聲匿跡的她會在此時此刻出現在一中商圈。
 
  眨眼過後,夏羽的身影就消失在巷口。
 
  李少鋒一瞬間閃過乾脆直接打破落地窗跳下街道的瘋狂念頭,不過很快就被理智壓住了,暗忖現在下樓追過去大概也找不到人了,當下沒有多餘的心力深思,直接廣範圍地散出感知真氣。
 
  緊接著,李少鋒頓時感知到五、六十個真氣源,暗自訝異待在空白地帶的修練者確實比想像中更多,然而其中並沒有發現夏羽的淡金色真氣,隨即久違了感到噁心反胃,急忙散去控制。
 
  下個瞬間,李少鋒隨即聽見急促的腳步聲靠近。
 
  「──少鋒,這裡不是我們的地盤。」楊千帆踏入自助餐區域,皺眉說。
 
  「我剛才看到夏羽了,但是一晃眼就追丟,不得不……」李少鋒急忙澄清。
 
  「她也在這裡嗎?在唱歌?」楊千帆疑惑地問。
 
  「不是,在外面街道。」李少鋒說:「她似乎沒有注意到我,而且感覺有明確目標,筆直走進那條小巷子。」
 
  「感知的結果有發現她的真氣源嗎?」楊千帆追問。
 
  「沒有……半徑幾公里內確實有數十個真氣源,然而其中並沒有發現夏羽的淡金色真氣源。」李少鋒說。
 
  「這件事情確實有必要散出感知真氣,不過既然追丟了,夏羽的事情就先別管了。」楊千帆說:「無論那些人裡面是否有修為有足以反向感知的強者,我們最好都盡快離開此處,以防萬一。你剛才散出氣息的方式太粗暴了,氣息總量也多,可能會被誤會成挑釁,現在時局混亂,以往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和摩擦也很容易演變成大事。」
 
  「瞭解……那麼我去帶班長和她朋友離開。」李少鋒立刻說,正要離開自助餐區域的時候轉頭問:「師父,還是我再散出一次感知真氣看看?反正如果被反向察覺到了的話,次數是一次還是兩次也沒有太大的差別,要是真有人靠近了也比較好擬定後續策略。」
 
  「那樣也是一個辦法,行吧。」楊千帆點頭說。
 
  「好的。」李少鋒說完就再度散出感知真氣,比對著方才的記憶,隨即意識到有兩個原本就離得相當近的真氣源靠得更近,幾乎是和己方兩人重疊的程度,暗叫不妙地說:「師父,我剛才沒有注意到,不過這棟大樓裡面應該有另外兩名修練者,現在正在快速靠近。」
 
  「你能夠根據蒼瓖城時候的記憶從而比較出那兩人的修為高低嗎?還是依然只能夠分辨出附近修為最高的真氣源?」楊千帆迅速詢問。
 
  「這個……沒辦法做到那麼精確的事情。」李少鋒說。
 
  「瞭解,那麼我們就在這邊等著看對方有何要事吧,否則若是他們找去你同學的那間包廂也是麻煩。」楊千帆說。
 
  「是的。」李少鋒歉然說。
 
  「你剛才的做法沒有錯,現在也不用想太多,對方不一定是修為高深的強者,有可能只是原本就待在同一棟建築物裡面,察覺到氣息波動才過來確認情況。」楊千帆安慰說。
 
  「那樣和反向察覺到感知真氣有什麼不同嗎?」李少鋒不解地問。
 
  「真氣在散出體外的時候,距離自身越遠就會變得越弱,這是不會改變的定律,反過來講,真氣在散出體外的那一瞬間是濃度最高的時候,在往外傳遞的途中會對周遭造成微弱影響,稱為『氣息波動』,若是兩股氣息交鋒傾軋則稱為『氣息衝突』,某些對於感知變化比較敏感……或是說比較有天賦的人,即使修為不高也會注意到異狀。」楊千帆說。
 
  「啊啊,這麼說起來,當初在蒼瓖城扁食店的時候,樓月學姊也說過類似的事情對吧?即使沒有散出感知真氣,也可以感受到遠處發生的氣息衝突。」李少鋒說。
 
  「是的,那種感覺很難用言語形容也難以鍛鍊,就像有些人天生可以聽到高頻的聲音、自然會注意到極其微弱的地震、可以分辨空氣中的各種味道差異,感受到的人就是感受得到。」楊千帆說完,淡然轉移視線。
 
  李少鋒同樣注意到對方毫不掩飾的腳步聲,跟著看相自助餐區的另一側入口。
 
  只見兩名大學生模樣的青年同樣露出端詳、警戒的神色現身。他們穿著襯衫與牛仔褲,右手無名指都戴著晶藍色戒指。
 
  李少鋒不禁一凜。
 
  通常而言,玩家會頻繁參加克蘇魯遊戲,面對各種衝擊精神狀態的情況與凶狠強大的外星生物,實戰經驗會比並非玩家的武術家與魔法師更多,一旦敵對,也會更加棘手。李少鋒暗自提高警覺,觀望著事態發展。
 
 
 



創作回應

蜥智(CizaHuang)
李少峰滿雖的,被徐雅筑給誤會,而且很難解釋@@
2021-06-01 21:16:49
佐渡遼歌
站在客觀立場思考,確實很容易被誤會啦XDD
畢竟下課時間都待在一起還帶對戒,罪證確鑿(?)XD
2021-06-01 21:47:30
發白日夢中的少女
打起來打起來,我要看到血流成河.jpg
2021-06-01 21:35:16
佐渡遼歌
血流成河!!!
2021-06-01 21:47:41
發白日夢中的少女
有好幾個地方將「徐雅筑」打成「許雅筑」
還有應該是「一名戴著鴨舌”帽”的少女」
2021-06-01 23:09:48
佐渡遼歌
萬分感謝抓蟲!!
立即去修改!!
2021-06-01 23:32:15
坐著
包廂擺設讓我想到錢櫃 [e38]喔不能業配 [e35]一個不小心就出戲了
2021-06-02 23:48:40
佐渡遼歌
應該不少KTV都是類似的格局XD
雖然我去過的都是在地下室,本章則是寫在三樓XDDD
2021-06-02 23:59:5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