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考察】催眠麥克風--Glory or Dust(上)

旅人 | 2021-06-01 15:56:29 | 巴幣 2018 | 人氣 515

回想當初把我釣進催麥坑的第二次DRB預告,用的就是GoD的副歌,那GoD本身自然是不能錯過了。果不其然,GoD釋出後,我已經循環了N遍還停不下來,因為從背景、歌詞到人物動作,各種情報氾濫,每次看都會有新發現(3D和2D的豪華作畫在粉絲之間又稱為官方MMD和官方手繪MAD)。

光是第一段就摘錄不完喜歡的歌詞,總之真的超神。在此按團隊分組而非實際順序(因為雖然將各團隊拆為一二三部,團隊感卻非常強烈),整理一下個人特別在意的細節和藍色窗簾考察(含劇透):

1.池袋Division
◎一郎的提示するこのBasic 基本のキの字 Follow the leader 真似て覚えんだ(為你們示範這個原型,是「基本」的起頭字,Follow the leader,照樣給我學好了),第一句就投下重磅炸彈。

這是什麼「我即是一切基本和起點」的王者氣派......雖然山田一郎只是個喜歡饒舌,經營著萬事屋的未成年人,仔細想想,自帶屬性不是外加的「職業」而是「少年」和「Rapper」這種看似平凡無奇的事實,在催麥的世界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得的事啊。

谷から這い上がる子ライオン  頂から見た夜明け御来光(谷底爬上來的小獅子,在山頂窺見黎明的曙光),將自己至今受過的折磨喻為「獅子為讓幼崽變強而將其推下山谷」的試煉,想起一郎坎坷的青春時代則讓人頗為心酸。苦盡甘來的小獅子~~嗚嗚嗚你就是未來的獅子王!!!

*有人指出,無論輪到誰站中心,旁邊兩個人通常會一動也不動地當背景,只有二郎在0:09~0:11時抬起了頭,更有人發現影片剛開始一郎奔上車頂時,露出的鞋子底部印著Buster Bros,這是什麼神觀察力(尊死)。

◎要論語意精巧和魄力兼具,則必須提到二郎的雨で時化たTNT  燻ったバーナー  まあ中途半端  だがお前が怯える 二郎の番だ」(因雨潮化的TNT炸藥、悶燒的噴燈,輪到還未發展完全但讓你畏懼的二郎登場了)和不完全燃焼少年の俺  よほど煙たいんでしょーね?」(不完全燃燒少年的我,想必該十分嗆人吧?)。

改去了青少年特有的虛張聲勢,坦承此刻自己仍有不足,但強調「發展途中的自己就夠使人畏懼,且此後還在繼續成長」,【火力足りてんだ  ゴミ燃やす程度】(火力夠了,還能燒燒垃圾)儼然是種低調的恫嚇。

濕氣潮化→悶燒(以冒煙取代火焰釋放熱能的狀態)→還未發展完全(火力尚未全開)→不完全燃燒少年→煙霧嗆人,天啊這用字不特別深但意象前後相承環環相扣的結構,山田二郎是犧牲了語彙量去換了創造力嗎?!

*「てんだ」是「ているのだ」的變形。

◎三郎的「ここまでの痛み  言うならば成長痛(至此為止的疼痛 要我來說都不過是成長痛)和山田三郎 齢14だ、 まだパブロ ピカソでも修行中 だが今すぐ強さ必要だ  超えろボーダー この世は乱暴だ(山田三郎,時年十四歲,就連巴布羅・畢卡索都還在修行中,但我現在就需要力量,去超越自身的界限,因這世界實在太過野蠻)

齢(よわい),音同弱(よわい)和「今すぐ強さ必要だ」形成了對照。連聞名後世的大人物都是需要修行期間的(容人摸索嘗試,跌跌撞撞去成長的時期),但三郎為了和哥哥並肩去抵抗這世界,不惜放棄普通少年享受青春的權利,選擇「現在就必須立刻成長,超越昔日弱小的自己」這條艱難的道路。

2.橫濱Division

◎左馬刻的【本音で耐えろ 無用なオルターエゴ 表も裏も無いぜいつまでも】(給我用真心話撐過去,無用的假面人格,我這人啊永遠表裡如一),讓人感嘆他明明長著一張冷酷頭腦派的臉,為什麼個性這麼直,豪可愛

利子つけて取り立てんだ  なあなあじゃないぜ  それだけのもん持ってったんだ なあなぁそこんとこ解ってんのかよ?」讓很多人覺得以黑道而言可愛過頭。

不過,なぁなぁ這個詞乍聽可愛,其實不是無意義的發語詞。歌舞伎演出中惡黨商議幹壞事,第二次敘述同樣陰謀時,同黨之間就會用なぁなぁ來省略前情提要,現在有敷衍了事(いい加減)的意思,所以這句的意思應該是「得罪我的都會加上利息如數討回,少在那邊給我裝糊塗,從我這裡奪走了多少你很清楚,差不多該明白自己的立場了吧?」

◎銃兔的【やけに凹んだパトカーのバンパー  クズには物理で無言の論破  俺の本命はお前じゃねンだョ 聴く耳持とうぜ当然の判断】(嚴重凹陷的巡邏車保險桿,對付人渣無需語言只配物理的駁斥,我的本命可不是你啊,給我聽好了這是當然的判斷)帥得非常之狂。人渣只配物理的無言駁斥,然後保險桿凹了......?!  先生你連開口都懶了直接開車撞過去嗎wwww

另外,看到「我的本命可不是你啊」這句歌詞的人都說這是傲嬌。但查過之後發現,雖然本命現在常用來形容自己喜歡並支持的事物,最早是「第一候補」的意思,警察用語中的本命則是目前主要追查的大宗案件。在催麥的世界裡,語言勝過任何物理暴力,前一句卻說人渣不配他用話語駁斥,也就是說,銃兔是在表示:「我要打倒的是更強大的獵物,對付你這種小角色還不需用上我的全力。」

檻の中ならかわいいからな 目障りの害獣アライグマ(Trash Panda)(如果關進籠子裡倒是挺可愛的呢, 礙眼的害獸Trash Panda),害獸後面接Trash Panda也讓我笑了很久,不過浣熊會唸成Trash Panda好像是因為在國外,浣熊是種以亂翻垃圾覓食而聞名的害獸......什麼鬼我還以為浣熊給人很愛乾淨的印象,太幻滅了。

順帶一提,有人表示在外面放GoD時,即使環境再吵,只有銃兔的部分永遠聽得一清二楚。警察官大人您那口嗓子的穿透力還是一樣傲視全Division呢(遠目)。

◎理鶯的第一句歌詞【ハマのMC前に U Can't Touch This】(橫濱的MC之前  你休想動我分毫)聽了很多次都沒聽出所以然,直到有人指出,才知道原來美國饒舌歌手MC Hammer(音同橫濱的ハマ)有首歌就叫做<U Can't Touch This>。官方你們到底藏了多少彩蛋掉了多少書袋啊?!

退路確保しろ よく検討して 戦場に立てば千枚通しで 開けた穴すら見逃さん質で(確保退路,徹底檢討,既然已站上戰場,我生性就是連小如錐刺的洞也絕不放過)既に我々は戦火の中で  残弾を数え 韻踏み血濡れ」(我們已身處戰火之中,數著殘彈,踩上韻腳而渾身染血)大概是指第一次Division Rap Battle時橫濱在最終決戰中落敗的事吧,但這歌詞與其說是退守更像是殺氣騰騰在等待反擊w

安定無比的厚重感,綜合第三段其他人的表現,再次讓我再次確認三番手果然是每個團隊耐衝擊最堅強的後盾。

*千枚通し意為錐子,語源來自「銳利得連千枚龜殼都能刺穿」。

3.名古屋Division

◎空卻的【光のファイバの因陀羅網  死んだらもう一度 武装する僧兵  スピード感でドカンと説くから 着いて来やがれ そこの内弁慶】(如光纖織成的因陀羅網,死後再武裝一次的僧兵,連珠炮似給你霹靂說法,給我跟上就對了那邊的窩裡橫),從語感上就帥得一塌糊塗,明快的節奏和音調起伏彷彿僧侶誦經卻非常帶感。還給我在屋脊上瀟灑飛踢迴旋,是想殺人嗎?!

因陀羅(Indra)本是印度神話中的雷神,亦是諸神之首,在佛教中稱為帝釋天。因陀羅網是帝釋天宮殿裡懸掛的,用珍珠交錯裝飾成的網,亦叫「天帝網珠」。網上的每一珠均可影現它珠,而且互相影現,結果是重重無盡(就像多面鏡子映出的無限迴廊)。

光纖,是一種由玻璃或塑膠製成的極細纖維,利用光在纖維中的全內反射原理,以電光般的高速傳輸資訊。又,思及因陀羅本是雷神,便覺將因陀羅網和光纖電纜的意象融合的譬喻實在精妙。

「スピード感でドカンと説くから」(高速而霹靂地向你說法)雖讓人直覺想到機關槍,但若要承接因陀羅網的語境,用連珠砲來形容可能更符合。

「死後再武裝一次的僧兵」應該是指中箭死後軀體仍屹立不倒,以武勇聞名的破戒僧弁慶,前後兩句用真正的弁慶和內弁慶(對內囂張對外窩囊的窩裡橫)做出對比也非常有趣。

容易讓人誤會的是,窩裡橫乍聽很像在外唯唯諾諾在家氣燄高張的人,但內弁慶在日文裡也能形容內向的人。

十四雖然在外人面前會耍酷用中二腔說話,在自己人面前反而像個愛哭鬼被(主要是空卻)整得哇哇叫,但由於中二腔是他武裝自己的表現,十四其實是對自己人才能展現真我的「內弁慶」,故開頭四句應該是空卻在前頭喊十四要他趕緊跟上。

至於整段裡最搞不懂的厭穢欣浄 永遠の問答」(退除塵念往生淨土,是永遠的難題)厭穢欣浄經查後得知來自佛教中的「厭穢欣淨,切願往生」,指「厭惡五欲汙濁才能捨棄對塵世的迷戀,欣慕清淨才會對西方淨土心生嚮往」。

*關於因陀羅網,華嚴經中提到「世界海中復有微塵,此微塵內復有世界,如是重重不可窮盡,非是心識思量境界。如帝釋殿天珠網覆,珠既明徹互相影現,所現之影還能現影,如是重重不可窮盡,經云,如因陀羅網世界。」

(翻譯:世界中充滿微塵,微塵裡又有世界,如此重疊無窮盡,非一般人的意識能知覺的境界。就如帝釋天宮殿中披掛的天珠網,每顆珍珠都明淨可互相倒映,倒影裡還映有別的倒影,如此重疊無窮盡,故佛經說,因陀羅網就彷彿這世界。)

◎十四的人皮装丁 ライムノート  まるで蜃気楼 後悔・苦悩と  悪魔と交換したこのフロウを 秤に預け闘うのさ今日も(人皮裝釘的韻腳筆記,彷彿海市蜃樓的後悔、苦惱與,和惡魔交換而來的這唱腔(Flow),交託於天秤今天也繼續奮鬥),「人皮裝釘的韻腳筆記」總覺得是在指身為Rapper的十四自己,和常人無異的外表下,內在是記滿韻腳的筆記般苦心努力的痕跡。

「彷彿海市蜃樓的後悔苦惱」,從空卻的歌詞意象為「高速而霹靂」與「捨棄煩惱」,其後十四自言「後悔苦惱如虛幻」來看,彷彿金剛經「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一切隨因緣而生的事物,皆應視為如夢幻泡影般虛幻,又如朝露和電光般轉瞬即逝)的意境。

眼前的一切喜悅和苦惱皆短暫即逝,必須把握當下去奮鬥,是否為十四跟隨空卻修行的感觸?

「和惡魔交換而來的這唱腔,交託於天秤」則像在表示不惜代價亦不再後悔,一切行動自有正義女神阿斯特萊雅去裁斷,亦暗示接下來將交棒給三番手的天國獄。

*阿斯特萊雅意為星辰少女,其手上的天秤是天秤座。傳說正義女神曾與人類同在,但因世間道德淪喪失意回到了天界,後以一棵泛著金銀的橄欖樹向嘲諷自己的波塞頓證明了和平與秩序之美,主神遂將其天秤掛上了星空,紀念其功績。

同樣是正義女神,狄刻其實比較為人所知,但私心覺得星月相映照,比較適合MC名是14th Moon的十四,故作此解釋。

◎獄的【俺の中のこの通奏低音「逃げ道あらすか」っつう想定よ】(始終響徹我心中的低音,推測我「早已無路可逃」),「通奏低音」一詞為日文引進西方樂理時的翻譯,指貫通(持續存在於)全曲演奏的低音部分,原文為Basso Continuo。

搖滾樂中會用上的貝斯(Bass)正源於低音(Basso),又,貝斯通常給人四弦的印象,但其實也是有六弦的,和【掻き鳴らす六弦と六法  脱法スレスレロッケンロー】(撥動六弦和六法,鑽過法律漏洞的Rock'n Roll)對照來看也不衝突。スレスレ有擦身而過的意思,スレ(thread)則是「線」,是相當有趣的雙關。

不選吉他而是貝斯擔當,在樂隊裡有種中堅而硬派的感覺。可以,這很天國獄。

Oh my God, yes!こそばいが  誓うぜ俺のロカビリーの神に】(Oh my God, yes!雖然怪難為情的,我要向我的搖滾(Rockabilly)之神起誓)中的Rockabilly(洛卡比里)是最早的搖滾風格之一。音響的造型是重型機車且愛好搖滾樂,加上那個有話直說,「討厭的東西就是無法忍耐」的個性,梳著飛機頭的大律師,你是真的很Rock耶w

*あらすかこそばい是名古屋方言版的ない(沒有)和こそばゆい(難為情),總是用標準語的角色偶然出現的方言感覺十分親切。

*大阪,涉谷,新宿Division與副歌待下篇分析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