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百家齊聚 新手練功篇 第四章

藪井四郎 | 2021-06-01 01:17:46 | 巴幣 1000 | 人氣 49


第四話


八月二十二日,大半夜的西門町街道上,本該是許多夜貓子的年輕男女群聚之地,但出於新冠病毒的疫情問題,這兒連白天都冷冷清清、晚上更是如鬼城般安靜。

山本一輝揹著一個大行囊,符合規定的戴著口罩走在街上。他今晚要在此多待幾個小時。

他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顯示著十一點四十分。今天已經有人來消毒過了,接下來幾小時暫時不會有人來。

他左彎右拐,躲到西門町眾多的暗巷之一裡面,差不多是萬年大樓的後面。若有人從裡面的樓梯間的窗戶跳下去,剛好可以給他一記泰山壓頂。

他在那兒打開行囊,裡面是一把T74排用機槍。這是中華民國陸軍為了接續已經服役多年的57式機槍,由聯勤205兵工廠參考比利時Fabrique Nationale生產的FN MAG的優缺點,並考量聯勤自身的工藝能力與戰術思想所自生修改、研發的通用機槍,編號當中的「74」代表是在民國74年(1985年)完成預量產型而定名。

(按照華人體型修改的,拿給我這日本人也不差呢。)一輝心裡讚賞著中華民國的設計團隊。T74修改的部分包括一些設計上的小細節,以改進FN MAG的缺點並更加適合中華民國軍人的平均體型與用槍習慣。

一輝取出集殼箱嵌上拋殼的地方。這個集殼箱會將從拋殼口出來的彈殼統統收集起來,並藉由內部的彈性素材抵銷彈殼拋出所帶的作用力、箱子旁的一支摺疊單腳架則是將作用力集中往地面傳導的物件。

同時他帶的兩大盒彈匣中,有一箱是他自製的特殊子彈。

彈頭本身為揉合骨頭、玻璃等細碎物製成的銳利穿肉彈頭,除了骨頭、玻璃等細碎物以外還有石灰跟易燃的藥物。

並不是將屍體燒毀來「消滅」目標,而是將屍體搞爛確保不會因為彈殼或彈種、傷口的形狀而暴露行蹤。

─「儘管他們是提不出任何解決方案的爛貨、批鬥能力破的可以、打架能力跟武器操作也都弱的可憐的三流貨色,但在這座鬼島上所謂的「覺醒青年」中,他們的戰鬥力也算是中上,別大意喔。」─他從危險卻可靠、講話如同影印機吐紙張一樣缺乏抑揚頓挫的情報來源得知今天這裡有一群人趁著月黑風高之時進行鬼鬼祟祟聚會,為求提升自己的槍法決定拿它們來做活標靶。

─「想必你很想用那些特殊子彈…但我希望你用普通的子彈來殺他們就好,那些屍體我想要拿去用。」─既然對方提供自己這款武器,那麼接受這個白紙黑字的條件也無妨。

(沒有解決事情的方案又沒拳頭,這樣的東西們還算中上?這座島還有未來嗎?…也無妨,這座島的命運又跟我無干,頂多以後旅遊景點少一個罷了。)

一輝無情地想著。他將槍夾在右邊胳肢窩,深深地吸一口氣,肉體藉由消耗大量的氧與空氣中的微量元素、以及想子與靈子蓄積「力量」。肉體製造的能量轉換成術的力量,一瞬間將意識擴散到肉體外側、延展至覆蓋整個西門町的範圍,約莫過了一秒半後再一口氣將五感收束回肉體內側,高速的處理著情報。

這是由佛門的坐禪衍生出的法術「芥子須彌」,原理是將一個概念放大或縮小,該概念(情報)可以是某種現象,例如點燃一根火柴然後將「焚燒」的概念給擴散至一整座學校、或將一定區域內的地震帶來的「崩毀」轉移到一顆石頭上壓低傷害。

雖然不是修行佛法之人該花心力去鑽研的路徑,但奇妙法術就是有現實的利益在,總是會有人把心力花在法術上的。

(DON DON DONKI那邊有六個人,不是目標。)

(三商巧福有兩個正往誠品書店後面那個叫什麼…的去,是目標。)

(八海那邊有四群人馬。一群是嫖客、一群是路人甲、一群是試膽的,聖娜娜群是目標。)

(六號出口走出了七、八人。不是此次行動的預定目標,但還是列入撲滅範圍。)從反射回來的靈子波動得知,那七、八人是會在網路上辱罵他人不尊敬中華文化、拒進電影院看戲卻去看盜版的低端垃圾。

許多人就像“垃圾人”。他們到處跑來跑去,身上充滿了負面垃圾:充滿了沮喪, 憤怒、忌妒、算計、仇恨,充滿了傲慢與偏見、貪心不滿足、抱怨、比較,充滿了見不得人好、愚昧、無知、煩惱、報復、和充滿了失望。

隨著心中的垃圾堆積又堆積,他們終需找個地方傾倒;有時候,我們剛好碰上了,垃圾就往我們身上丟…所以,無須介意!只要微笑、揮揮手、遠離他們,然後繼續走我們自己的路就行! 千萬別將他們的負面垃圾接收再擴散給我們的家人、朋友、同事、或其它路人。

快樂、成功的人絕對不讓『垃圾人』接管自己生活當中的任何一天!人生短暫,絕對不要浪費心思和精力在這些事上!

一段正能量的文字浮現在一輝心中,隨即又被他自己揮掉了。

(真的沒那麼容易啊,尤其是對方是像螞蟻一樣湧上來。)

一輝暗暗咒罵著那些喜歡成群結隊、攻擊不順於他們「大多數」心意的「弱者」們。碰上一大群人湧上來,我是忍、還是反擊?

(總之要先蓄積力量。)所以才要拿這些一輝根本看不上眼的東西來練槍,不然自己和對方一樣是無力的。

一輝繼續等待。

等待著那群從捷運出來的人走進他手中長鐵鞭的揮舞範圍中。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十分鐘…一輝心中毫無波瀾,只是杵在原地靜靜等著。

終於,那群人走到萬年來,經過萬年與電影院之間的四面佛小廟,要朝誠品的方向走去。一輝他壓低聲響飄移過去時發現那群人神色有異,似是要去找人決鬥,便收起鐵鞭與槍枝隱藏氣息順著他們的足跡保持相差三十步的距離慢慢跟過去。

「呦,還真的來啦?OO賤畜。」

「當然敢來啊,台蛙。」

「誰是青蛙?我們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你們有什麼?」

「我們有強大的祖國,你們只會跪倒在美帝的腳下舔他們的腳趾垢!」

「舔你個鬼!舔共才是天下最無恥的事情吧!」

兩方人馬一碰面,馬上就開始下流的叫罵。

(……媽的。)

一輝心裡暗罵,原來是碰上政治低能兒了。聽他們叫罵的內容,似乎是在網路上叫罵罵到真的出來打架。

(會是在什麼網站呢?)

在一輝思考的同時,兩方人馬仍繼續叫罵著。

「台獨狗!你媽死了!」

「死的是妳媽,你這個下流生物!」

(好吵,可是不去關注好像又不行。)

Youtube、各種媒體好像都有可能出現他們的撕逼戰場。不是有「牆」嘛,都用到哪裡去了?還不是只有兩岸會撕逼,是全世界的腦殘和不是腦殘的人都有可能會被某個地方的腦殘逼到發火亂罵,然後便是無止盡的撕逼。

(目標聚集到一起了。要現在出擊嘛…看來可以等等了。)

「我這就送你媽去死!」一輝聽著他們從吵架到打架,不到三分鐘就演變成流血鬥毆。他注意到周遭的氣息都逐漸往那個曾是滑板練習場的地方聚集,悄悄的跳上誠品的大樓外牆,同時施展遮蔽氣息與聲響等情報的結界,確保目標的死不會被其他路人察覺。

(委託方好像已經到了…)

一輝注意到已經有一輛貨車不知不覺地開進來,往牆壁上一蹬:「送你們去認祖歸宗!」連著這聲低語從牆壁跳到半空中,正好在撕逼群眾的正上方。

打打打打打打,即使魔改依舊是彈鏈進彈的T74發射大量子彈,將雙方殺個痛快。貫穿力強可貫穿1200公尺處的美制M1式鋼盔或2.28公釐鋼板的子彈將許多人當場送命。

就算是小粉紅或綠蛆,腦子也沒有鈍到傻在現場,聽到槍聲本能地向外衝出。

只可惜,反應速度慢了些。

一輝在自由落體的同時也利用槍枝的後座力把自己向後(他是面朝下,自然就變成往上抬了)彈,踩到地面的時間點比自己想的晚了一些些。

他從薄外套的袖子裡抄出一條條纜線,纏在一起向外擲出的同時自己也跟著旋轉、機槍同時掃射個沒完。

在有毒的彈藥與長鞭的拉扯下,在場大多數人基本都當場斃命或奄奄一息。一輝對那些躺在地上還在爬動的人施以最後一擊,以確保死亡這個結果。

(收工。)

一輝收起槍與纜線,一蹬腿就消失無蹤。

「唉呀呀…想不到有這麼多屍體。」提供情報給一輝的人,現在從收屍垃圾車的副駕駛座下來。

「要怎麼運用這些素材呢……」在雲霧瀰漫的夜裡,他的嘴咧的如同月牙。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