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大元正太遺事》第4章:正太教案 (5/7)

白鳥ヒカル | 2021-06-01 00:43:43 | 巴幣 1016 | 人氣 338


這是一個正太特務收集(?)大江南北的各種正太們,重振家業的古風勵志故事~


       為了趕緊完成任務,我無視那兩個傢伙,從他們身旁走過,卻被鐵采毅叫住:「唐華,修塔空備膳可美味?」呃…這傢伙倒底在問些什麼啊…算了算了,非禮勿聽、非禮勿聽,不要理他,在昭燮的忍笑聲中,我立刻加快腳步想盡速離開他們,快步走著,發覺我的腳步輕盈了起來、如釋重負的感覺,但愈想愈覺得奇怪,最後停下腳步、回頭一望,發現洛可跪趴在身後不遠處一臉傻愣愣地盯著我看,看來是我加快腳步讓他跟不上而脫離了我的斗篷。
      「哈哈哈哈…不知咱們的小梅梅在鬼鬼祟祟什麼,原來是要找個安靜、沒人打擾的地方生小孩啊?喲!這孩兒可比他阿娘爭氣多了,會將自己生出來……嗯……金髮碧眼的…是哪位色目宣教士的種呢?」昭燮上前一手揪著洛可的後衣領、將他抓了起來調侃道,洛可則一臉尷尬、嘿嘿嘿地傻笑了起來。
      「你才番客的種、你們全家都是番客的種!」被昭燮的賤嘴氣得讓我大步回頭抓回洛可。「跟好我的腳步!」我不開心地叮嚀洛可,但他卻一副委屈地對著我尷尬答道:「嘿嘿,哥哥你左太怪呢..嘛……」自己沒配合我的腳步,還嫌我走太快?吼,算了,辦事要緊,見那兩個傢伙不走,我忍不住問道:「喂,你們在這做什麼?」
      「我可愛的少主要出征,身為手下、又是朝夕相處的好兄弟,怎能孤你一人呢?所以在此等你。正好吃飽飯,心情感到快活,來走一下。」「完膳後逐漸感到煩躁,見昭公子久立於此,想必與唐華有關,故前來等候。」什麼跟什麼啊……根本是一個死變態為騷擾我而來、一個也很變態,但是來湊熱鬧的……我到底是造了什麼孽才被這些蒙太正居士的傳人們纏上啊?

        我滿腹怨言、先走向昭燮,指著他的臉質問道:「你,別忘了你已是你爹頓地團麾下了,少在那跟我攀關係!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利用我、輕鬆辦事,然後再和我爭搶委託人的賞金!」昭燮聽後裝作一臉委屈回道:「我愛你,可是父命難違啊…」「住嘴!」

       懶得與他爭嘴,直接無視、轉向鐵采毅說道:「鐵公子,令尊的委託早已結束了,這裡沒有花居士,只有西域來的花和尚...」「神父。」「隨你怎麼說啦!總之看你的臉,對他們來說應該是太──老──了──,所以你在這裡很安全,我不需保護你!」我雙手揉捏著臉、表現出滿臉皺紋的樣子嘲弄鐵采毅。「那麼換我保護你。」「不必!」
      「公子、公子!」爭吵到一半,不遠處快步走來了一名身著淡紫色衣服、一頭茶色長髮、肌膚偏白的少年,他是段雲,昭燮的書僮,幼時孤苦無依,被昭燮的父親收養,是個總是眼神暗藏心事的白族少年。
      「雲兒,有何事?」不知為何,段雲在快跑到昭燮面前時,忽然又一臉慌張地緊急停下了腳步,讓兩人之間隔出三人之距,昭燮似乎注意到了,歪頭再問道:「你怎麼這麼慌啊?冷靜點……」段雲微曲著膝、飄移著眼神不敢直視昭燮、答:「那個…那個…我覺得…怪怪的……」
      「……你們自便,我們先走了。洛可,走!」「汪!」我不耐煩地叫洛可繼續走,洛可高舉雙手、學狗吠了一聲,牽起我的手隨我往樓梯走去,結果昭燮依然難纏地段雲說道:「雲兒,我有事得先和唐華在一起一下…」我有叫你來嗎?「…有何要事,晚點再說。」「可、可是…」「少主,等一下!」

       我邊走下樓,邊往後瞄了一眼,發現那兩個討厭鬼跟了上來,反而段雲留在原地、露出落寞的表情,正當他與我四目交接時,轉為不開心的樣子,呿,你家主子冷落你與我何干?是你家主子太變態了!

       下樓後,我邊走邊埋首於夏坎畫的地圖中,不想給後面那兩個豎仔任何攀話機會,然而,他們非常積極地想打擾我!「唐華,你好矮。」「噗哈哈,豈止矮?根本是個小姑娘哈哈哈!」你們兩個一搭一唱…何不結成連理啊?「……唐華,我好煩、全身燥熱,你有何消火良方?」鐵采毅忽道一句,我和昭燮同時止步、疑惑地望向他……噁心!

      「你…也覺得燥熱啊……」昭燮一臉尷尬地答道。聽到這裡,我立刻露出奸笑、調侃道:「你們倆感情真好啊,想必是你一口、我一口,兩人世界、渾然忘我,共食共枕共度春宵是吧?」聽我一說,洛可驚訝地紅著臉、雙手貼臉說道:「哇!昭哥哥和鐵哥哥這麼好喔?好醬談念愛!」

      「少主,我說你啊…」「他,我不要,唐華你看。」昭燮原本一臉無奈地想回嘴,卻被鐵采毅插話,他說完便將右手伸向我的臉,我見狀下意識地用力推了他一下,喊道:「住手!」「住手!」赫然發現我居然與昭燮同時出口制止並出手推了鐵采毅,讓他跌坐在地……這巧合噁心至極啊!

        鐵采毅雖然被我推倒,但他卻毫無情緒反應,維持他那眾人稱之憂鬱、在我看來是失魂的表情,但是,看他跌坐在地、雙腳張開的模樣……咦?他的褲子皺褶相當異常……難不成他所謂的全身燥熱是……愈想愈覺得不對勁,我隨即轉頭瞪向昭燮,而昭燮似乎理解我的反應,馬上退後了兩步。

      「你為何退後?是不是有非分之想?」「少主…你到底在說些什麼啊…我不懂……」看平時趾高氣昂的昭燮難得說話開始緊張,想必是被我說中了!但是下一秒,昭燮又變回來了。「如果有非分之想的話,可否為我消火呢?」「洛可,死變態!」「啪!」聽他又在講不三不四的話,我氣得立即喚洛可對他發動攻擊、對昭燮擲出蒙太正退散,昭燮敏捷地將那把以利刃製成傘骨的摺扇打開、擋下了洛可的攻擊。

       昭燮接著說:「言歸正傳,按照小梅梅…」「你叫個屁啊?」「…好、好,你說的倒是讓我想到,我和鐵公子沒共食,但我們都一樣吃了修塔空提供的午膳。」如此說來,修塔控確實下了藥,而昭燮與鐵采毅皆用了小兒餐、小兒餐又有詭異香料味……真是小兒餐摻了怪味,而他們那樣反應…也意味著那一味……是春藥!

       他們讓修道少年們服春藥太沒天理了!幸好我們家的人都很謹慎沒有吃下肚,不過,既然小兒餐下了春藥,那麼成人餐呢?這愈想愈令我不安,如果不是迷藥的話,事情會如何演變?我不能再拖延時間了!

       在地下一樓尋找了一會,終於按照地圖在一處牆上的燭燈台下方找到了夏坎刻的記號,我和洛可開心地沿著每一個燭台燈下的記號快速移動,洛可更是興奮地將我甩在身後、邊跑邊跳地尋找下一個記號。「哥哥,這邊這邊,快過乃!」找到記號便會開心地揮著手催促我前去,像是玩尋寶遊戲的小孩。

       但見他愈跑愈遠,讓我愈發擔心,說道:「洛可,別衝過頭啊!否則…」「你們是誰?」「O, MAMMA MIA!」啊,來不及了。洛可身後忽然冒出一名修塔空教徒,讓他嚇得跌坐在地,那名教徒與洛可對看一眼,似乎認出了他,喊道:「莫非你就是…」「啪!」「喂!噗、咳咳咳……」可憐的教徒話還沒說完,立刻吃了洛可一記蒙太正退散。

       趁教徒難受當下,我迅速衝向前、拉起洛可趕緊逃跑。「別跑,給我回來!」唉呀,早知道方才應該牽好洛可,現在我們四人奮力衝刺、穿梭在如迷宮般的地下一樓,幸虧我腳快眼明,能在奔跑的同時注意哪座燭台燈下有刻記號,因此不至於變成無頭蒼蠅四處亂竄。

       嫌那名教徒難纏,我掏出一顆石頭,打算往後拋,這不是要攻擊、純粹用來嚇唬敵人、影響其腳步,不料石頭向後一拋,竟然被鐵采毅接住。「此處禮拜堂神聖不可侵,勿丟垃圾!」搞不清狀況的鐵采毅數落我之後又將石頭向我丟了回來。

      「我是在牽制那個教徒的行動,少扯我後退!」我氣得將石頭拋回去。「惡人為惡人、禮拜堂何其無辜,即使是你,亦不可放肆!」鐵采毅又丟回了石頭。「你有完沒完啊?」慌亂奔逃之中,我和鐵采毅互丟著石頭,早知道賞他一記蒙太正退散!跑的跑、丟的丟,忽然間,鐵采毅不知為何,怒道:「即使是你也不能放肆!住手!」說完,大力丟回石頭。
        
       未料,這回石頭速度快如砲彈,直接閃過我的手使我漏接,在我們逃到走廊的底、準備在岔路轉彎時,石頭搶先擊中廊底的牆,頓時觸發了暗藏的機關,我和洛可腳下的地板瞬間傾斜形成滑坡!「哇──!」「MAMMA MIAAA!」我們還來不及反應便滑入了暗道,地板的暗門隨即一關,就與昭燮及鐵采毅分開了。

        昭燮與鐵采毅跑到底,昭燮使力捶著牆壁每一處,試圖再次觸發機關,此時教徒追來前來喊道:「逮到你們了,休想再逃!」說完,伸手想抓住鐵采毅,結果教徒的臉立刻被鐵采毅拿聖經狠狠地拍了上去。

       「啊!你做什麼?」面對教徒,鐵采毅不改面色,一手插抱胸前、一手舉著聖經罵道:「我們同是主的子民,追殺自家兄弟姊妹,未免太過放肆?」「咦?可是…神父說凡入侵者皆為惡靈代言者…」見眼前的少年憤怒質問,教徒頓時慌了起來。

       「神父說的是?抑是主所著之聖經為是?」鐵采毅理直氣壯地將聖經硬塞住教徒的嘴生氣問著。「嗚嗚…啊咿…嗯啊咿──!」聽見教徒的答案,鐵采毅才收手拔回聖經,教徒事後一臉慚愧地跪下並且哭了出來:「我錯了…求主饒恕、求主饒恕……」「好,那麼…嗯?」正當鐵采毅開口,被昭燮阻止。

       「想懺悔?那就帶我們去見你們的『天使』們!」「昭公子,你?」鐵采毅不理解他和教徒之間的也里可溫教對話,昭燮這個異教徒為何要插手。「別忘了這次來的目的。」「與唐華相依?」「咳咳,呃…我是指更重要的…救出孌童們,看這名教徒似乎…道行太淺?不妨好好利用一下。」

        鐵采毅不發一語、默認了昭燮的做法,昭燮接著露出一抹奸笑,對教徒指使道:「你應該不希望死後被發現有傷害其他教徒的前科而下地獄吧?快帶我們去天使的所在,如此,你就能被赦罪了!」「好…好…我這就引領你們!」話一說完,教徒立即帶領著兩位少年走往一個方向去。

※    ※    ※

        交流宴現場此時一片死寂,全場大人們昏睡成一片、小孩全失蹤,只剩侯菩薩與二名教徒的爭吵聲迴盪在空曠的禮堂中。「喂、喂,為什麼不讓貧僧一起去?貧僧是客,不得無禮!」「住口!說過多少次了?方才沒聽司儀所說:『少年們請隨執事入內。』」「是啊!是少年、少──年!你何不自己滾去外頭撒泡尿照看看、看看自己有多老!」「阿──彌陀佛──!狂也、愚也……我也要去啦──嗚嗚……吐學師父!」

        面對惡言拒絕,侯菩薩崩潰地哭鬧起來、衝向已睡死趴在桌上的吐學法師。「為什麼那胖子沒睡著啊?吃了成人餐不是嗎?」教徒甲向教徒乙低聲問道,教徒乙思考一會,答道:「記得用膳時間經過那桌,那個胖子似乎連同同桌正太的小兒餐一併食完……莫非修塔空煉製的天使活膏藥效強可抑制迷藥?」

       「天知道……是說能不能把那胖子處理掉啊?今天聖餐禮沒我們的份,運已經夠差了,還要待在這裡看他吵鬧?」「我也想啊,但是上頭沒指示,無法行動嘛……」「我的天啊──!狂也、愚也,我也要抱正太啦──」教徒甲語畢煩悶地撲抱住教徒乙,教徒乙嚇得奮力將他推開,罵道:「走開!你看看你,才和那念佛的說個幾句,就快被他的靈擄去,再不懺悔就沒正太了……阿們。」教徒乙罵完教徒甲後,右手劃起了十字聖號。

※    ※    ※

        在教堂地下樓層一處的大型浴池,原先在禮堂用膳的少年們被帶來這淨身,儘管是修道之人,尚處好動的年紀,少年們見寬大的浴池,無一不亢奮地跳水嬉戲,充滿歡樂的喧嘩聲此起彼落、迴盪在寬敞的大浴間之中,但其中,不同於少年們一絲不掛地玩耍,岸上某個角落坐著一名以二支鑲有玉飾的白色短髮簪繫髮於後腦勺上方、身著翠綠色底、白色花紋的衣服的小孩。

        不久,一名鬱鬱寡歡地坐在池中的少年注意到了岸上的著衣小孩,他立刻上岸前去,向小孩問道:「抱歉…請問閣下是…邢姨是吧?在下段雲,還記得我嗎?」岸上的小孩即是外表形如女童、實為成年女子,如今偽裝男童的邢四娘,她見段雲搭話,抬頭望了段雲一眼,接著往下一望、皺起了眉頭。

        見邢四娘皺著眉頭看著下方,段雲才驚覺自己現在正是一絲不掛地向一位女子說話,他羞愧地立刻一手遮胸、一手遮下身,最後蹲了下來,連忙說道:「失禮、失禮,小弟真的太失禮了!對不起,邢姨……那個……我不知為何…吃了午膳,全身燥熱了起來,無、無法控制身上的…任何變化……絕、絕對沒亂想什麼……」說著說著,段雲害羞地頭別去了一邊。

        邢四娘翻了個白眼、嘆了一口氣,接著又一臉疑惑地望向段雲,挑起眉頭,彷彿在問「你還有什麼話想說?」段雲意會後,連忙說道:「請問邢姨目前有何打算?我在這兒愈感到不安,不知那些邪教教徒再來將出何手段……」「喲!怎麼還有正太沒寬衣解帶、下水淨身呢?」話題還沒結束,忽然浴間進來了一位教徒,發現仍著全裝的邢四娘後,露出奸笑、興奮地向她走來,段雲看了趕緊躲去一旁,邢四娘卻泰然自若地完全不理會。

         「小兄弟,你為何不和大家一同沐浴淨身呢?」「……」邢四娘沉默著,連看都不看一眼。「喔齁齁,你可真害羞啊…好可愛…是不是不敢在別人面前脫光光啊?」「……」邢四娘繼續看向另一邊、完全不回應,卻開始抖起眉頭。「還是說,讓叔叔我來陪你呢?」「……」此刻段雲注意到有人的拳頭開始硬了。「別害羞啦!乖乖下水淨身,洗乾淨了叔叔才會喜歡……嗚!」

       見獵心喜的教徒伸手想將邢四娘挽過來,卻一伸手,下巴馬上吃了一記粉拳,這開胃菜還來不及嚥下去,腹部被塞了一記肘擊,讓他痛得站不住腳,整個人前前後後地搖晃著,最後,邢四娘踢了牆、縱身迴旋一踢,教徒在嚇得尖叫的少年驚慌四散之下,跌進了浴池裡,少年們反應之快,一個皆未因此受撲倒,邢四娘緩緩走到岸邊,瞪視著俯漂在池面上、已經昏過去的教徒。

      「發生什麼事了?」浴間的騷動吸引了外頭看守的教徒丙進門察看,在人進門前,邢四娘迅速地拉開衣襟使自己露出右肩、抽掉一支髮簪使自己頭髮凌亂,最後低著頭跪坐在岸邊。

        教徒丙走近邢四娘,池裡的少年們安靜地退到岸的另一邊,教徒丙見倒在水裡的人,驚訝地問道:「這、這是怎麼回事?」邢四娘抬起頭、一手抓著衣襟、淚眼汪汪地一手指著水裡的教徒,令教徒丙誤會得心生憐憫,安慰道:「居然…這個人太無恥了!我可愛的小正太啊,現在壞人不動了,你可以放心下池沐浴了!」「這個人毫不懷疑他的同伴是如何落水的……」一旁的段雲內心不禁吐槽著。

       「別驚怕,我這就幫你把壞人丟掉喔!」教徒丙下水將水裡的教徒拖上岸,此時邢四娘對他露出鄙視的眼神,正當教徒丙處理完後轉身走回,她又立刻淚眼汪汪。「小弟弟,壞人不在了,哥哥我想看…啊,我是說…看你這樣可安心了…呵呵呵……」差點說出真心話,早就看穿心思的邢四娘繼續演下去,咬著雙唇、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猛搖著頭,表示自己不想下水。

       「那個……他…不喜歡沐浴……」段雲試著幫助邢四娘而拿一支水瓢遮著下身、走來解釋道,又說:「他想要直接跳過沐浴、進行下一步…」「直接下一步?」聽到關鍵字,教徒丙眼睛一亮,開心地說:「好、好,哥哥這就先帶你去做聖餐禮,呵呵……一隻正太應該沒關係吧……」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牽起邢四娘,離開浴間,段雲也穿好衣服跟了上去。

        兩人被帶到了不遠處一間空房,房裡是一個大通鋪、地上鋪滿床墊,目測可以容納幾十人,在教徒丙準備關門與點燈時,邢四娘快速地眼望四周,確認房內除了他們以外別無他人,便開始摩拳擦掌起來。

        教徒丙關好門後,露出一抹微笑走來,接著竟然開始在兩人面前解起腰帶,段雲嚇得連忙叫住他:「且、且慢,你、你要做什麼?」「我要做什麼?當然是為你們灌頂囉!你們忘了今日參與聖會的目的了嗎?兩隻正太、兩倍祝福,這是你們的榮幸呢……咦──?」

        話才剛說完,竟然看見邢四娘當場拉開衣襟、直接一手將自己的合歡襟扯了下來,最後手抓著合歡襟伸向他,讓兩人頓時目瞪口呆。「這莫非是…正太的原味合歡襟?你、你這是要奉獻嗎?」教徒丙陷入了迷惑狀態,完全不思考眼前所發生的事的道理,盡是受本性駕馭、毫不遲疑地走向邢四娘。

        走了幾步,邢四娘突然嘴角一笑,出腳奮力一踢、正中教徒丙的尊嚴,使他痛苦地跪坐在地,接著將合歡襟當作軟鞭、直抽臉部,這一抽,讓暗藏合歡襟暗袋的蒙太正退散飛散出來,迫教徒丙接受兩倍的痛苦,最後被以合歡襟緊纏頸部,受折磨了一會,邢四娘拔起一隻鞋、朝教徒丙的後腦勺叩的一聲直敲下去、令他昏厥過去,讓段雲恍然大悟邢四娘的布鞋為鐵製鞋尖,難怪那一下尊嚴攻擊傷害特別強。

       「邢…邢姨……?」見邢四娘解決教徒丙後杵在原地若有所思地低頭發楞著而上前關心,一路看著邢四娘解決兩名教徒,段雲思考了一會,問道:「邢姨…是不是躊躇著…前去告知唐華或是留下來保護孩子們?」邢四娘抬頭面向段雲,瞇著眼、彷彿表示「你這少年真有慧根」的意思,讀懂表情的段雲繼續說道:「或是說…邢姨先把孩子們救出去,我馬上去找唐華他們?」邢四娘點了點頭、揮手示意要他快去,段雲也點了頭示意後,隨即跑步離去。

※    ※    ※

        被那個死扯後退的鐵什麼采什麼毅的陷害後,害我和洛可被困在地圖上沒有標示的迷宮徘徊許久,真擔心時間拖延太久耽誤了時機,夏坎他們就麻煩了。「啊!你們是誰啊……你,你不是洛可嗎?」啊,反而是我先遇上麻煩了。「是洛可又如何?他是我家的人,天涯何處無正太,何必死纏著洛可呢?」

        不知為何,教徒露出錯愕的表情,攤著雙手辯道:「洛可是自聖嬰誕生以來難得一見、獲得主教認證的上等處子正太啊!」「上等處子正太…虧你能如此大言不慚……」但願修塔空教徒皆為啞巴!我大可免聽他們的胡言亂語。

        忽然間,洛可晃了晃我的手,問道:「哥哥,傻模是處子正太呀?」「啊?」該死的修塔空教徒,沒事口出穢言迷惑童稚!「呃…呃…就是……還在室……」這我難以正面回答,太難為情了……洛可啊…你還沒到領悟成人之道的年紀,現在只需懂得防範像蒙太正居士那樣的變態就好啦……

       「處子正太當然就是像你這樣尚未接受聖靈灌頂的純潔羔羊啊!只要你受了聖靈灌頂,你將成為至高無上的孌天使,備受祝福終獲永生!」那個教徒高舉著雙手呼喊解釋一堆邪門歪道。

        然而,洛可聽了那句妖言,雙眼為之一亮、興奮地拉起我的雙手、踮腳跳著,說道:「哥哥,我懂呢!釀哥哥灌頂的話,我就不是處子正太呢,不會被抓回去,哥哥就不用麻煩保護我呢!」「你、你說什麼傻話!」氣死我了、氣死我了──早知道當初遇到這個傢伙直接痛宰他一頓,不和他多言的!

       「什麼?你說你要讓外邦的靈為你灌頂?」看那傢伙一臉錯愕樣……雖然不懂他在說什麼,但我忽然靈機一動,蹲下身、左手攬住洛可的腰、右手扶著他的臉頰貼向我的,洛可見狀也自然地環抱我的頸部,我露出邪笑說道:「正如你所說,不瞞你說,其實我早些日子已對洛可完成你們的儀式了、已經是我的人了,既然不是在室,你們就別再白費心機想奪回洛可了,哈哈哈!」

       「對,我是哥哥的人呢,鼻要抓我回去!」洛可幫腔說完,轉頭吻了一下我的左臉,接著又伸長脖子堵了一下我的嘴,最後撥開我的手、朝向對方,雙手揉捏著自己的臉嘲笑:「去跟維多神父說『你太──惱──呢──,惱到屁股撞不下!』」說完,再吐舌做鬼臉……居然學我嘲諷,真是前途無量哈哈!

        不料,那名教徒面色嚴肅了起來。「罪人…罪人…你這個惡靈…玷汙了正太…更褻瀆了主!萬惡至極…罪不可赦!」喂喂,誰才是玷汙正太的人啊?不久,他默默地從背後亮出了一把面比臉大的闊刃,抬頭怒視我、道:「正太屬於主的,掠奪者皆是惡靈的轉移、妖術的詮釋,我將代表主、揮舞榮耀的聖靈寶劍,斷開惡靈的網羅!」唉,又來了……


【待續】
(不知道為什麼打個修塔空這麼麻煩、還是寫不完,希望下一篇就可以結束了

若大大們喜歡本篇內容的話,請無私賜予GP或留言分享感言嘎!


【預定目錄】

序、正太特務與正太控盜賊
一、正太保鑣俏公子
二、舶來的天使
三、正太夜狂熱
四、正太教案
五、正太特務與高級色目人
六、正太特務與正太海盜
七、正太頭領比武招親?
八、四族正太聯萌
九、雙城齊萌
十、正太特務戰記
十一、兩位少主
十二、正太頭領萌起來!
十三、向正太頭領跪拜吧!
十四、晴空中的小雛鷹
十五、擎天會正太的一天
外傳、若忍夜露譚(大眾版)(R18版 裏‧上卷:玉子豆腐)(R18版 裏‧下卷:溫泉蛋)

創作回應

甲型正太控
哇,第二篇耶
2021-06-01 00:45:27
白鳥ヒカル
趁現在還有靈感趕快趕一下進度[e26]
2021-06-02 00:25:30
甲型正太控
齁!群聚!抓到了!
2021-06-01 01:18:10
白鳥ヒカル
正太們群聚感染了一種會大肚子的病[e5] ......我是指寄生蟲(x
2021-06-02 00:26:05
哦哦!是連更!等看完整個正太教案再來寫讀後感好了!
2021-06-01 08:37:51
白鳥ヒカル
感謝謙桑長期的支持~這個教案太難處理了[e28]
2021-06-02 00:26:53
甲型正太控
沒那麼非洲ㄅ......(開啟地獄模式
2021-06-02 00:27:1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