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微塵事件簿 1-4

Uliver | 2021-05-31 14:57:38 | 巴幣 0 | 人氣 44

連載中微塵事件簿
資料夾簡介
在如塵沙的人群之中,有那麼一家事務所開著, 微塵事務所,這是它的名字.
最新進度 微塵事件簿 1-5

事件簿四 塵世之表陣(無頭騎士篇 其之四)
 
路上,不知何時,沒了行人。
少女看著眼前的斗篷男子,咬了下嘴唇,接著大聲質問斗篷男:「小斐……小斐到底在哪裡!」
「唉呀,別急、別急嘛……」接著,斗篷男向少女伸出手:「那麼……東西,拿來了吧?」
「……」少女沉默了下,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小包袋子:「你要的是這個吧?」然後,將小袋子丟給斗篷男。
「喔喔,非常好!」將小袋子湊近眼前,斗篷男仔細地瞧了瞧:「沒錯,就是這個!」
「現在……能把小斐還給我了吧?」
「當然!」然後,他掀開了一部份的斗篷。
在其中,一名站著的赤髮小女孩,緩緩睜開眼。
「小斐!」當少女一看到小女孩時,便跑了過去。
「姊姊!」而那名叫做小斐的小女孩也在看見少女時跑向少女。
但就在少女將女孩抱住時,一隻手,按在少女的頭上。
而少女,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這還真是……稍微用點暗示就馬上被操控了,還真是輕鬆呢!」斗篷男甩了下斗篷,將少女和女孩罩住。
然後,兩人便消失了。
「呵呵……呵呵呵……」接著,向身後的黑暗走去。
 
在微塵事務所中,十名成員全員到齊。
坐在沙發上的金髮少女是艾弗洛•薇琪•肯斯坦,也就是其他人口中的大小姐。
而在大小姐身旁站著的是迴葉,大小姐的護花使者。
坐在樓梯間的灰髮少年,狼把玩著小刀,死魚眼中透漏著無奈。
而盤推坐在地上的四胞胎分別是倫晴天、倫曇天、倫旱天、倫暗天。
而托恩、羅納絲、泰勒赫斯則是分別坐在椅子上。
「咳咳!」清了清喉嚨,泰勒赫斯看著眼前的成員們:「總之,今天叫大家集合,是有件非常重要的是要說!」
「既然是重要的是就快說啊!」狼整隻趴在樓梯上,慵懶地說道:「別拖拖拉拉的了,快說吧!」
「嗯。」點了點頭,泰勒赫斯繼續說:「總之就是……我剛剛去見了我的委託人。
而那名委託人是隻無頭騎士,位階是殿前將軍,委託內容是找尋他不見的頭顱。」
「喔,頭顱被偷了嗎?」拿過葉給的紅茶,大小姐問道:「是什麼時候被偷的?被誰?為什麼?」
「問到重點了!」泰勒赫斯說道:「被偷的時間未知,因為那名無頭騎士是用魔力感知而非雙眼。
何人的話連被偷的時間都不知道了,所以不可能有犯人的線索!
至於為什麼的話……據委託人所說,他曾和教堂的人交戰,頭顱被破壞一次,大副分的魔術鏈也被破壞,之後被巴別修復什麼的重要,重點是!
巴別把他受損的魔術鏈做成一個魔術爐心,就放在那個被偷的頭顱之中!」
「嗯……如果是巴別的話,的確會做這種事呢!」羅納絲撐著下巴,這樣說著。
「重點是,那個魔術爐心,佔了那隻無頭騎士的魔術鏈幾成?」曇天問道。
「……九成。」
「九成!」葉訝異道。
「然後,接下來的事都僅止於我的猜測,但還是有可能,所以要注意聽!」泰勒赫斯嚴肅地說道:「我猜,犯人將委託人的魔力爐心盜走……是想要啟動召喚法陣!」
「說說看你的理由。」
「其實就在最近,發生了多起幼童連環綁架案,這點狼也知道吧?」
「嗯,畢竟是我接的委託,不過目前完全沒進度。」
「我之前不小心看到了失蹤者的名單……那群小孩,都是接受過魔力開發課程的!」
「等等,你為什麼知道?」
「之前看過受試者名單,而且失蹤的那群小孩……所選的開發課程都是降靈聖骸科!」
「也就是說,你認為犯人是想要利用那群小孩當祭品、委託人的頭做為媒介,召喚出什麼來嗎?」
「對!但我目前想不到是什麼特定法陣……」
「應該說,太多的法陣需要這些了吧!」
「這樣的話……」剛剛一直沒講話的托恩發聲:「要不直接問專家吧!」然後他舉起了手機。
「專家?」
「嗯!」說完,托恩便打了通電話,並開了擴音。
幾秒後,還有點稚嫩的聲音傳來:「喂?」
「死小鬼?」
「等等,泰勒赫斯?這不是托恩的手機嗎?」
「我開擴音啦!」接著,托恩對著手機說:「東先生,我們有事情想問你!」
「什麼事?」
「就是……」托恩將事情從頭到尾和墨米東說明。
聽完的墨米東沉默了下,接著說道:「你們……有聽過塵世之表嗎?」
「塵世之表?《以諾書》的那個嗎?」
「對,塵世之表是《以諾書》中最著名的部分,是張充滿字母的巨大表格。
表格分成四個部分,被稱為『暸望塔』,代表著地之四方。中間還有一個大十字,被稱為『黑十字』,代表著天之四向。」
「而表中的字母,能夠拚出許多靈體的名字。」
「這群靈體,便是我們所稱呼的『以諾靈』。」
「托恩,你之前不是魔力暴走嗎?」
「欸?嗯……」
「你的魔力屬性和泰勒赫斯同樣是『虛』,再加上你也是經過降靈聖骸科的魔力開發課程,以及你們剛剛說的……十之八九,是以諾靈的召喚陣沒錯!」
「是嗎……」
「說起來,你現在不是在飛機上嗎?為啥可以接電話啊?」
「喔,剛剛有惡靈來暗殺我,所以我就下暗示把其他乘客都弄睡著了。」
「喔。」
「那就這樣,我先掛了啊!」接著,手機就傳來了掛斷的嘟嘟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