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藍色帝國,第九章,大廈將傾

物理被當的我 | 2021-05-31 10:53:50 | 巴幣 326 | 人氣 258

連載中藍色帝國,美利堅穿越異世界?
資料夾簡介
簡介 異世界的洛沃森王國因為被叛軍用黑魔法污染,導致本土土地損壞嚴重,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就啟用了『救國計劃』,從異界召喚一塊土地來轉移污染,然而卻弄巧成拙。

泰拉歷245年 14日 尼散月
(1941年12月8日
上午08:03美東時間)
洛沃森王國 王都羅曼諾夫

在王宮深處的一角。不知是否有意為之,有個被通稱為「寶倉之坊」的大廳正好位於城中心的位置。

這裡原本是外國使節謁見國王時使用的場所,所以為了向外國人宣示洛沃森的國威,而盡可能加裝擺放了各種金碧輝煌的裝飾。

在先王的時代,這一房間本來除了外國大使上任、離任時作為迎送以外,幾乎沒什麼使用的機會。但在喜好豪奢的現任國王即位後,就成為了日常政務與各種儀禮常用到的會場了。

現在,於寶倉之坊裡展示著異界進駐軍得來的各種物品。
「哦哦這還真是了不起啊。」
洛沃森國王葛斯塔夫·阿道夫對於眼前一字排開的各種異界寶物飾品閃閃發光的模樣,感到心醉神迷。

國王面前陳列的這些戰利品,是步兵團和聖龍騎士團分別從布魯克林博物館、曼哈頓47街(俗稱寶石街)裡擄走的各種寶石、展品。陸面部隊回到艦隊上後,由殘存的聖龍騎士帶來王都。

當初,國王本來還對於尚未得到本國的允許就擅自撤退的特羅福將軍感到憤怒,但一看到進駐軍帶回來的華麗寶物數量,就立刻改變了原本的態度。

還不只是國王而已。那些貴族們看著這些珠寶飾品就像是眼睛吃到冰淇淋一樣,不由得漏出了感嘆讚美之聲。

「哎呀,像這麼美妙的高級品,簡直是最符合偉大的陛下身份的王之國寶啊。看不出來特羅福那傢伙還挺有眼光呀!
列席於房間中的貴族有一人特別提高了音色大聲說,他是獸騎兵團總司令官列普列斯德‧桑洛公爵上將。

「唔,嗯。雖然沒能佔領都市,但有成功運回這些東西真是太好了。」
心情正好的國王也點了點頭。看到這樣的反應,與桑洛公爵對立的其他派系之貴族露出失望的表情。

他們錯過了藉戰敗之名打擊桑洛勢力的大好機會,相對地,桑洛一派的貴族臉上則浮現出安穩的表情。

「可是,真沒想到這些異界人擁有這麼強大的文化呢」
王又嘆了口氣,以近乎恍惚的神情自言自語道。他拿起其中一項寶飾品,小心翼翼地端著它觀察著。這件寶物是已經打磨好的鑽石,根據入侵軍捉來的寶石商店經理口中供出的情報,似乎是叫作澳大利亞粉鑽的樣子。

一同被搜刮來的其他寶物中,以閃閃發光的各色寶石、金銀細工加工裝飾,結合在一起的鑽石戒指。

仔細一看的話,可以發現這些寶石,是洛沃森乃至全泰拉都製造不出來,毫無雜質的精磨鑽石。

『這究竟是用了什麼樣的魔法所製造的⋯不敢相信』
支配了國王內心的,是純粹的驚訝與興致盎然。即使對方不會使用魔法,也不會感到嫌惡。

或著該說是,因為這麼精巧的寶物上不可能被施加奇怪的詛咒魔法而感到安心,而這樣的藝術品在泰拉上沒有任何人有能力造出足可匹敵之物,國王也從未見過這樣水淮的藝術品。

可以說從看第一眼起,國王就被那顆澳大利亞粉鑽給俘虜了吧。

「特羅福將軍還說,他還得到了兩個另外色彩的繽紛寶石。不過等到他回城晉見殿下還要一段時間吧。
「什麼!像這樣的寶物居然還有兩個嗎?!」
聽到桑洛公爵不經意地一言,國王被嚇了一大跳。

「是的,其精細程度跟這一顆沒有差別⋯根據俘虜的說法,似乎工匠是一個一個、對每一顆鑽石進行耗時拋光的樣子。
「哦哦
任誰都看得出來國王的表情已經由原先的憤怒轉為相當緩和。看到這樣的變化,桑洛公爵也放下了心中懸著大石。不僅僅是國王感到驚喜,在這房間內列席的貴族也同樣對於各種精巧的寶物感到瞠目結舌。

本來把異世界的大地召喚過來、轉移污染的救國計畫,從一開始並沒有考慮到太多關於異界人的要素。假設異界人跟著一起傳送過來,那充其量就是沒有魔法文明的未開化人,或著是有魔法但可以用從屬魔法使之屈服程度的弱國罷了。

「我國的職人,有辦法作出與這個一樣的東西嗎?」
「⋯臣這就去調查。」
侍從長恭敬地行禮,並以眼神命令背後的一位侍從出去。被侍從長注視的男子理解地跟著行禮,退出了房間。

估計是去前往王家御用的工坊、以及專營珠寶買賣的商業公會進行詢問了吧。

國王目送侍從離開房間後,又深深吐了一口氣,轉換一下心情之後望向房裡的眾臣子。
「那麼,好東西也賞玩夠了⋯報告一下目前的戰局吧。」
國王以穩健且愉快的聲音,將會場的氣氛拉回正經的方向。
「首先是古特林元帥,由你來報告現狀。」
被國王點名的壯年元帥,以充滿自信的表情開始報告。

現在異界入侵軍,由李海中將、特羅福少將率領的部隊前攻打紐約展開了攻擊。

另外有兩個軍團在港內待命,在得知第一軍團撤退的當下,載運著他們的兩支大洋艦隊支隊便分批啟航了

由於沒有預料到異界人的反攻,不久後就可以和特羅福少將的殘餘部隊一起進攻。

這些報告是今早由艦隊司令茉莉女爵傳來的。

「特羅福隊從前線撤退是發生了什麼事呢?」
國王慢悠悠地詢問了原由。
「報告陛下,這是由於異界人的戰力超乎想像。」
「嗯?算了,反正大軍壓境後遲早會崩潰嘛。」
國王的答覆看起來像是沒放在心上,實際上他根本沒擔心過這樣的問題。

異界人使用前所未有的武器的確是令人吃驚,但實際的戰況始終都是魔法王國占了壓倒性優勢。空戰的敗北,只是由於我方聖龍騎士的空戰經驗不足,而對地戰鬥時又受到了敵軍兵器的奇襲所致。

要是冷靜以對的話,想必可以毫無懸念地勝利吧。

「那麼,有從俘虜身上得到什麼關於異界軍戰力的情報嗎?」
國王也知道薩加利斯軍帶來的俘虜,已經由軍方展開了審訊。

「可以說有點眉目,但也可以說是毫無成果。」
「怎麼了?」
「俘虜的說法有太多荒唐無稽之成份了。例如誇稱擁有超過千萬動員兵力、擁有數千可以一擊殺死婆娑的所謂戰車之物」
「這還真是無稽之談啊。」
國王聽聞之後,果然也呆住了一下才評論道。

戰車,那的確是強力的武器。

由施以急行魔法的洛恩拉著雙輪車倉所組成的重戰車部隊有著非常驚人的衝擊力。但是,這種戰法也只對文明程度低的小國有效而已。

現代戰爭的趨勢是由魔法師編隊來決勝負的。

這可以說是文明社會的基本常識也不為過。

不管身披多麼強固鎧甲的洛恩,面對從戰場極後方打過來的魔力彈、火炎彈的彈幕之單方面攻擊,也是無法抵抗多久的。

異界國家不論有多強大的國力,只要沒有魔法基礎的文明,那就稱不上是洛沃森的敵人。

至於說可以動員一千萬兵力什麼的⋯那也只不過是誇張過度的說詞吧。動員後要維持、運用這種規模的大軍不管是怎麼樣的大國都會出現顯而易見的財政危機先不談,在這之前更基本的問題是把千萬勞動力用於軍事上,這個時間點起國家的生產、經濟活動全都得停擺了吧。

「我們已經給人犯施打了魔藥進行訊問⋯所以我想他並沒有說謊,恐怕只是單純不知道軍事詳情的外行人胡說八道而已吧。
「哼嗯,看起來如果能俘虜到將領級的異界人會好的多呢。」
國王聽到這裡,將背靠緊了王座。

「等到特羅福的軍團歸來之後,再從其餘俘虜身上蒐集情報吧。」
「要審訊人犯的話戰場也能作不是嗎?」
「但是,若在設施充足的王都,可以比在前線使用更加有效的訊問法。」
「好吧,那這就交給你了。」
在輕咳幾聲後,國王又將他的視線轉向閃亮亮的粉鑽。
「那朕就等著特羅福軍的凱旋吧。記住,情報寶石都要一起回來⋯」
「陛下儘管放心吧」
古特林點了點頭,並且用有些開玩笑的語氣繼續說道。
「本來就預定要將捉來的異界人全部施法變成專從奴隸⋯我們只要將製造這類東西的職人帶來王宮,不就可以解決陛下的需求了嗎?
「哈哈哈哈。的確如此!」
國王發出了宏亮的笑聲之際,也的確覺得元帥所說的是個好主意。他們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招惹了什麼。

就在這天過了沒多久。

因故較晚出發前往紐約外海集結的大洋艦隊分隊(運輸第三入侵軍團),正面撞上了金上將統領的大西洋艦隊,並且導致了多米諾骨牌效應般的連鎖反應。

而當前線全面潰敗的情報被傳達到洛沃森王都時,是整整四天後了⋯⋯

這樣的報告,是在大洋艦隊幾乎全滅時,由茉莉女爵發出的有如濱死般哀嚎的求救訊號方式抵達王都的。

1941127日到8日凌晨3點之間的紐約戰役,美軍算是勉強防衛成功。但是,這並不代表美國本土安全了,只要敵人艦隊一天不被摧毀,那全美比以前更長的海岸線都是可能的登陸場。

不過也不需要這麼悲觀,作為先鋒的美軍第二裝甲師抵達布萊頓海灘時,正好趕上幾個奇裝異服的人登上木筏,隨即,對方十五頭婆娑撲向第二裝甲師,不過雪曼坦克的75毫米炮瞬間把那些怪物轟成了渣。

趁著對方嚇傻的空檔,數十名步兵衝上去控制了對方。

那些人是洛沃森軍最後一支撤退的部隊,共八名魔法師,而這其中就包括了一名白髮少年~諾拉·比爾多斯。

1941128
上午05:23 美東時間
莫菲特號驅逐艦船艙 COI臨時審訊室
(諾福克港)

「我和你一樣不喜歡這些美國人。」
「⋯⋯」
「別和那些美國人說,畢竟我也是不得已才為他們工作的。」
馬克西姆·李維諾夫正和那名被扣押的年輕女子單獨談話。

他原是蘇聯駐美大使,當然暗地裡的間諜勾當一樣沒少,但祖國現在跟著那煩人的斯大林一起被丟進歷史的垃圾桶了,他就只是個失業人口而已。

不過他那套從NKVD學來的技術,讓他受到了情報協調局的工作邀請。所以他才會出現在這裡。

「我覺得妳那一頭白髮真好看,就像白雪一樣,讓我忍不住鄉愁,想起了我的家鄉、我的祖國,偉大的蘇維埃俄羅斯。」
「⋯⋯」
「失態了,我一想到祖國就激動。我有些好奇,我有沒有讓妳想到妳的家鄉、妳的祖國?呃⋯哪裡來著?」
「洛沃森王⋯⋯嗚呃!」
少女發現了自己不經意間透漏了關於自己國家的情況,而李維諾夫看著眼前漲紅著臉的少女,壓抑著想大笑的慾望,因此他的嘴角稍微抽動了幾下,但隨即又變回了一派溫和的微笑。

「妳看起來不是很想說,那我也不強迫妳了。妳看起來是學生的年紀吧?來紐約難道是學校的校外參訪?」
「⋯⋯」
「我以前在比亞維斯托克時,學校組織了一場前往當時的俄國首都彼得格勒的校外教學。從那時起,我就很喜歡去世界上的各個城市旅遊,我也想去妳祖國的首都看看,但我不知道那座大城市叫什麼名字呢,妳知道嗎?」
「⋯⋯羅曼諾夫。」
看著少女羞澀的臉龐,李維諾夫決定讓她休息一下,因為對方的精神狀態似乎消耗得很快,這也不是不能理解,雖然長得很可愛,但對美國人來說,她可是殺人兇手。

「好吧,我們暫時先這樣吧⋯我去幫妳拿點東西吃。」
「⋯」
少女忽然伸手抓住了李維諾夫衣服的袖口,李維諾夫大概知道為什麼⋯自己是少女由被俘後唯一一個知道她身分卻沒有鄙視她的人,畢竟他自己也不算美國人嘛,所以對少女的並沒有厭惡感。

「喂!我能把她帶上街嗎?」
「嗯⋯行吧,先讓她把衣服換一換。」
李維諾夫在把自己審訊到的情報拿給了在外等候的OCI局長威廉·多諾萬上校時隨口問了一句,多諾萬也沒怎麼多想,居然就同意了!
「話說你也聽得懂她的話嗎?」
「可以,是因為都使用英語嗎?」
「別的審訊室也都聽得懂,但文字就⋯⋯完全不同。」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雙方都可以聽得懂對方的語言,但文字就不行。
『果然是穿越了嗎?』
李維諾夫嘆了口氣,看了是別想回蘇聯了,還是認命吧。

這時,多諾萬用筆在紙上寫下了幾個字⋯收編,然後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女性衣物一同遞給了李維諾夫⋯

『這老奸巨猾的傢伙早就想好了吧,怪不得他隨口就答應了』
李維諾夫無奈地搖了搖頭,隨後將衣服遞給少女並示意她在審訊室內趕緊換好衣服。

順帶一提,洛沃森王國這個名字在十分鐘內就傳到了羅斯福總統的耳中,而順勢被寫進演講稿中。

1941128
上午11:00美東時間
德克薩斯號戰列艦

德克薩斯號的作戰指揮室中,金上將以苦澀的表情聽著總統演講的廣播,28萬人,用了28萬條人命才將美利堅這頭沈睡的野獸已經被搖醒了

國會宣布!美國向洛沃森王國已在戰爭狀態!
「司令!聽到了嗎!」
金上將看了看自己身旁怒火中燒的萊希,指揮部每個人都因為渴望而使臉頰肌肉抽搐著。幕僚們人人帶著渴求的表情,望著司令官。

「當戰爭打響時,我們需要一堆混帳東西。讓那群原始人知道什麼是現代戰爭!」
「司令,請下達指令!
「讓煙火秀開始吧。」
金對著他的幕僚們說,同時指向了遠處的風帆艦隊。

此時的大洋艦隊

「第二軍團大概抵達那座異界大都市了吧。
「真是的,都是那忽然的暴風雨,我們現在只能撿第一、第二軍團的殘羹剩飯了。」
「可是聽水手們說那座城市大到不可思議,我們還是能搶到點什麼吧?」
洛沃森步兵團中的士兵正在討論著自己到底搶不搶得到任何東西。

第三軍團被指派通過出海口直接入侵李海中將殞命的城市(曼哈頓)

然而他們永遠也到不了了。

翁翁翁翁
聽到一種昆蟲拍翅聲的步兵們開始四處尋找聲音的來源。

「上面那是什麼?海鳥嗎?」
一位步兵大喊,並指著天上俯衝而下的大型怪鳥。

那當然不是海鳥,那是游騎兵號航空母艦(CV-4)18SBD俯衝轟炸機編隊。

就在步兵和水手好奇地看著那些怪異海鳥時,SBD已經在空中散開並奔向不同的目標了。

步兵們看著那些怪鳥越來越近、越來越大隨後急速爬升,他們就像是看了一齣表演般發出讚嘆,隨後一枚鐵塊落在船中央。

轟~
十八枚五百公斤航彈摧毀了直接命中的帆船,在那些被直接命中的船附近的艦艇也受到了重創,不過最慘的是那些被衝擊波拋下船的步兵⋯⋯身上盔甲的重量將他們直接拉下了汪洋大海,他們掙扎著想掙脫盔甲,但這樣卻讓他的沉沒的更快。

當軍團魔法師們從恐懼中恢復並意識到該還擊時,SBD早就不知蹤影了。

就在洛沃森軍以為能鬆一口氣時,忽然有塊鐵塊在海面上砸出了水花,緊接著一艘又一艘的船艦發生爆炸,並迅速下沉。有些沒有被直接命中的帆船,卻被爆炸噴出的彈片擊中並開始燃燒。

這一波攻擊是由八艘戰列艦和十二艘巡洋艦所進行的高爆彈飽和攻擊。

當北卡羅萊納號(BB-55)和華盛頓號(BB-56)雷達盤上的綠點數量從250點斷崖式掉到了21點時,金下令停止砲擊,隨後讓戰鬥機和驅逐艦掃蕩一切有敵意的目標。

當戰鬥機抵達洛沃森艦隊支隊,或者說原本是洛沃森艦隊的位置,已經找不到一艘完整的船艦了。隨後驅逐艦趕到,有著250艘帆船的艦隊卻只救起了三個人。然而,沒有人覺得悲傷,反而覺得對方罪有應得⋯⋯

戰鬥結束後,就在金鬆了口氣時,索莫斯號驅逐艦的艦長以不安的口吻說出了從俘虜口中撬出一則消息⋯
「紐約又要被攻擊了!」

1941128
上午11:22 美東時間
紐約布魯克林 紐約臨時指揮部

布魯克林,紐約僅次於曼哈頓的重要都會區。

這座城市剛剛遭到蹂躪,但也所幸如此,此地集結了六個師(第128294253步兵師以及第二裝甲師)於當地駐防。

雖然主力此一招牌聽著是挺威風的,但由於53步兵師有一個步兵團已經被殲滅,第142師各有一個團因昨晚的戰鬥必須返回後方修整。然而最令指揮官們擔心的是,國民軍為了以最快的速度投入戰鬥,並沒有配置炮兵。而且他們的組成是後備軍人,而不是職業軍人⋯

緊接著,指揮部又接到海軍的情報~又有一個軍團要襲擊紐約。
「我們是防守方呢」
指揮部的將軍們相識一笑,每一個指揮官都知道,依據那些中世紀人的思想,他們肯定會選擇自己熟悉的地方登陸⋯屆時,美軍會讓他們體驗什麼是地獄。

首先,第二裝甲師和第一步兵師下轄的炮兵營暫時合併,其陣容包括來自第一步兵師的第五野戰炮兵營(配有M57加農炮)、第73233野戰炮兵營(配有M101榴彈砲)和第二裝甲師第147892炮兵營(配有M57M101兩種火砲)並在紐約地鐵康尼島機廠一帶的開闊地上一字排開。

「快一點!趕緊把機槍搬進去!」
在踏實地建造野戰陣地途中。麥克阿瑟將軍以宏亮的嗓音指揮著現場的士兵建造防禦工事。
「上將,我們的彈藥儲備夠嗎?」
「算是可以打一場壕溝戰的量吧,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運送這麼多彈藥過來⋯我們的後勤部隊真優秀。」
「畢竟連地鐵也被拿來補給呢。話說,航空兵分析敵軍的規模是步兵師等級⋯或著該說是騎兵好呢,我已經搞不清楚了。總之就是老樣子,騎著怪物的三個營,差不這樣。 」
一旁的戴維斯帶著嘲諷的笑容,聳了聳肩表示自己的無奈。

雖然看起來像是稍有餘力,但實際上他內心對於怪物的侵襲,已經焦急到腸胃要穿孔的地步了。尤其是市民的撤離,布魯克林的市民太多了,即使早就發布了撤離令,但200萬人不是能迅速撤走的。眼下至少還有100萬市民無法撤離。

滋~這裡是卡爾曼1號,滋滋~敵軍以及開始登船了!重滋⋯我重複一次,敵軍開始登船了!完畢
「不能再浪費時間了。敵軍很快就會接近,首先讓炮兵那邊開始校正吧。要將那些動作快的怪物在一下船就立刻被轟成渣。
稍微回過神來後,戴維斯向臨時司令麥克阿瑟確認著作戰。按照作戰計畫,首先,敵軍出現在視野中時,便讓步兵和坦克全彈發射,等到剩餘敵軍上岸時,火炮將把牠們撕成碎片,即使有僥倖逃過火砲轟炸的漏網之魚,也會被街道上的機槍陣地和雪曼坦克摧毀。

「要是連這麼多層的防線都擋不下來的話,就投入國民軍的步兵⋯」
說真的,臨時司令部的根本不想讓步兵跟怪物接戰。

根據目前收到的情報顯示,敵人的怪物在戰鬥時能以時速60~80公里移動,而且還具有以生物而言不可思議的敏捷度、以及優越的越野能力。區區以沙包跟鐵絲網構築的急造陣地到底能有什麼作用?

「要看登陸場的部隊能削弱他們到什麼程度了吧。」
「只要他們被壓制在沙灘上,那就沒什麼要擔心的了。
「也許吧。」
如果敵軍在登陸場上被壓制而擠在一塊兒的話,對炮兵而言就是完美的標靶了。

而且,這批敵軍大多數是剛剛抵達的後續部隊,並沒有與美軍交戰過,因此,其中的士兵們是甚至幻想著戰後榮華富貴。

「航空兵呢?」
「除了長距離的卡特琳娜偵察機外,由於長島基地是在敵軍進攻的範圍裡,所以現在正疏散到比較安全的地方。」
「看起來航空兵是趕不上這場了吧。」
戴維斯暫時閉上了嘴靜靜思考著。

沒有空中支援,狀況變得有點嚴峻。
如果要擊退那種飛行蜥蜴就得靠脆弱的步兵了。
「哎,不會有的東西也強求不得。」
戴維斯按著肚子,像是要自己說給自己聽一樣苦惱著。

就在這時,從海岸方向有個掛著上尉領章的軍官緊張地走近過來。

「長官,似乎來了。」
「總算啊」
戴維斯試圖維持平靜的表情,點了點頭,並通知了麥克阿瑟。

隨後,麥克阿瑟用無線電向著忐忑不安的士兵們喊話。
「只有不怕死的人,才配活著!士兵們,想想葬身於此地的同胞!二十八萬人!那我們也要讓對方付出二十八萬人的代價!」
講到一半,麥克阿瑟稍微頓了頓,他一一以目光掃視眾將軍,彷彿他這番演講不是為了激勵士氣,而是真實的想法般。隨後,才繼續開口說道。

「那些禽獸肆意殺戮無辜的美國人。只要我們退卻!那今天是紐約,明天是波士頓和費城,接下來就是你我的家鄉!我們美軍的任務大家再清楚不過了⋯不惜一切犧牲代價,戰鬥至最後一兵一卒,只為了保護同胞、保護家園、保衛美國的價值觀,願上帝保佑美利堅!











創作回應

☭斗大的字☭
那個從NKVD學來的技術的人,該不會是NKVD國安管理本部第三局反情報人員或NKVD國安本部第五局的人負責蘇聯國外所有合法、非 合法情報網之管理、分析業務,對外情報部門的工作
2021-06-01 12:00:14
物理被當的我
他雖然是外交官,但他也是資歷很深的革命黨員,他在NKVD內部也有不可忽視的人脈,不然他明明被解職兩次卻沒有被清洗掉。而且他擔任駐美大使時,開始建立竊取核彈資料的間諜網,這說明他應該有受過一定的間諜訓練,不過正史沒有披露我也不能確定嘍⋯⋯不過依性質應該是屬於第五局的人
2021-06-01 12:29:0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