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星露谷物語】病嬌賽巴斯蒂安十四心事件──你我的婚禮(監禁、調教)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 2021-05-31 08:00:07 | 巴幣 10 | 人氣 411


  賽巴斯蒂安很容易沒有安全感,他的控制慾越來越嚴重,他的愛束縛著我,我知道這些不正常的感情像毒蛇,纏繞在我身上。
 
  忘了有多久,賽巴斯蒂安將我關在家中,但我知道他不會不管我的農場,因為農場對我很重要。
 
  他真的很可愛。
 
  我想我一定很愛他,每當他哭泣著需要我的時候,內心泛起了甜,像吃到了最美味的蜂蜜。
 
  我接受了以愛為名的枷鎖。
 
  我們互相訂下終身,辦了一場只有兩個人的婚禮。
 
(賽巴斯蒂安十四心事件──你我的婚禮)
 
  賽巴斯蒂安的動做非常溫柔,他從背後環抱住我,撫摸著我的身體。身體已經記住了他的手指以及溫度,將所有一切為他敞開,我咬住自己的手指,以避免自己發出更加羞恥的呻吟聲。
 
  他的手包覆著我的肉棒,上下擄動,我的所有感覺被賽巴斯蒂安操控著,他給予的快感吞沒著我,他的吐息就在我耳邊,在渴求著我,帶著愛慾,帶著濃烈而化不開的情感。
 
  「要出來了……要出來──嗚咿──!」
 
  疼痛、快樂,兩個極端的感受扭曲在一起,大腦閃過一大片空白,我張開嘴只發得出嘶啞的聲音,乳尖被尖銳的什麼穿刺,伴隨著清脆悅耳的鈴鐺聲響,我射出一股又一股的白濁液體。
 
  火燒的疼痛從右乳不斷刺激著大腦,賽巴斯蒂安討好的舔著我的脖頸,繼續刺激著此刻敏感異常的馬眼。
 
  「賽巴斯……你在、做什麼……?嗚……」我發出的聲音帶著一點悲鳴,一點一點的鮮血從被刺破的乳頭流出,隨著身體的擺動,鈴鐺調皮的伴奏。
 
  賽巴斯蒂安沒有回答,他親了親我,繼續讓我沉浸在慾火內。
 
  手指探入了舒服的一點,惡劣的按壓,時不時的搔弄,早已習慣被玩弄的身體湧出了空虛,迫切的希望被充滿。
 
  「唔……」我忍不住搖晃腰身,發出舒服的嘆息。被需要的感覺很好,尤其當賽巴斯蒂安擁抱自己的時候,他總是低低的訴說著自己有多愛他。
 
  「茗鳥,你看。你的這裡,變得很柔軟了……」手指翻攪間發出咕啾咕啾的濕潤聲音,茗鳥羞恥的低下頭,但賽巴斯蒂安並沒有顧忌到茗鳥的羞恥,他扯著乳環,終於輕輕地笑出來。
 
  我被強迫著將臀部向後突出,讓手指進入到更深的地方。
 
  「你看,這樣子誰都能知道你是我的了。」賽巴斯蒂安的聲音低啞而愉悅,「或者,你可以選擇保護好自己的身體,穿上衣服避免被看到這副誘人的模樣?」
 
  「什……什麼……?」
 
  「我不喜歡別人看見你的身體,這明明是我的。」賽巴斯蒂安咬著我的耳尖,「茗鳥,你明明是我的,為什麼還要去誘惑別人呢?」
 
  「我才沒有──嗚──!」
 
  乳頭被用力的一扯,鈴鐺叮鈴叮鈴的響著,就好像我是賽巴斯蒂安眷養的寵物。緊接著,他已經將我壓在地面,粗暴的將肉棒塞入我的體內,用力的撞擊著。
 
  每一下都伴隨著悅耳的鈴聲,每一下都深的讓我忍不住捲曲腳趾。
 
  「好深……喜歡……賽巴斯蒂安……」
 
  「茗鳥,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一次又一次,賽巴斯蒂安在我耳邊說著,像是說給我聽,又像是說給自己聽。他將肉棒抽出,又用力的進去,幾乎要將我撕裂。
 
  身體被分成兩半,一半痛不欲生,另外一半欣喜若狂,理智在告訴著我逃離,情感在叫囂著放縱。
 
  「你看,除了我還有誰能接受你呢?茗鳥?」
 
  賽巴斯蒂安扯著我的頭髮,露出瘋狂的笑容。我看見自己前面的鏡子,看見自己沉浸於肉慾中的模樣,看見自己扭動著腰,迎合著對方的侵略,將自己做為勝利品親手奉上給賽巴斯蒂安。
 
  身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賽巴斯蒂安留下的痕跡,吻痕交錯著咬痕,輕紫交錯瘀血在白晢的皮膚上特別明顯,那是他在晚上害怕我消失,用繩子綑綁留下來的痕跡。
 
  忽然,被上傳來一片濕潤,直到賽巴斯蒂安啜泣的聲音響起,我才茫然的發掘,他正在哭泣。
 
  「……對不起。對不起……茗鳥……你不要拋下我……對不起……」賽巴斯蒂安像是迷路的小孩一樣,他的指甲深深陷入我的體內,火燒的疼痛傳來,又帶著點麻木。
 
  我轉過身,將賽巴斯蒂安抱緊。
 
  「沒關係喔……我愛你呀……」我吻著他流出來的淚水。
 
  「你只有我了呀……」我聽到我這樣說著,抬起腰身,我逼迫著賽巴斯蒂安一起沉浸於深不見底的慾望之中,聽著他的聲音終於染上了我最喜歡的瘋狂。
 
  粗大的肉棒一次又一次撞開括約肌,插入直腸深處,強烈的劇痛以及被充滿的滿足拉扯著我,我吻著賽巴斯蒂安,帶著迫切的渴望。
 
  還想被他愛著。
 
  更愛著。
 
===賽巴斯蒂安===
 
  已經不願意去想,茗鳥對我的感情是同情多一些,還是愛情多一點。
 
  等回過神時才發現,我不能忍受茗鳥不在,甚至不能忍受哪怕一點點,他離開的可能性。
 
  我將他鎖了起來,他乖巧地像隻已經習慣被眷養的金絲雀。我想將他抓得更緊,讓他在更在乎我,想將他一起拉下我爬不出的泥沼。
 
  我知道他很在乎他的農田,他的農田很大,我對農務有些陌生,但我依舊做完了。
 
  這樣他會願意誇獎我嗎?會願意原諒我把他鎖起來嗎?會更愛我一點嗎?
 
  我幫他戴上了屬於我的項圈,這樣我就不會再這麼患得患失了吧,我想。
 
  茗鳥只有在沉浸於愛慾時,會一次又一次的用著充滿感情的聲音叫喚著我。那讓我感覺我是真的被他需要的,而不是隨時可以被拋棄。
 
  再多一點,茗鳥,求你了。
 
  再更在乎我一點。
 
  你是我的一切。

創作回應

藍沢はくや
2021-05-31 17:33:1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