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第三十五話(二)

雪嶺上的Mocha | 2021-05-31 00:00:03 | 巴幣 100 | 人氣 51

連載中討厭PvP的我被丟到競技場世界
資料夾簡介
苦心經營初創遊戲公司的主角被合夥人出賣而陷入絕境。就在公司倒閉前夕,得知可以迴避Bad End的他,卻發現自己被丟到強制參加PvP戰鬥的異世界。

第三十五話(二)
深陷泥沼

與衛兵隊總部那種狂熱氣氛相比,在赫澤爾頓的另一端的羅杰 · 德理斯拉姆大宅這刻卻是另一番景緻。這裡正值宴會之中,會場內衣香鬢影,賓客在悠揚的音樂中穿梭於大宅的晚宴會場。

而就在這場華麗的盛宴背後,在大宅的酒窖裡,庫拉博終於因為肚餓的關係,沒再跟身邊那個不修邊幅,看上去已經五十多歲的大叔爭論下去。但其實,當他穿過隱藏通道,回去享用晚餐之時,雪露已經在酒桶後面呆等了整整半個小時。

好累……

雪露勉強硬撐着身體,但著實從今天中午的競技場比賽開始到現在,她一直沒有好好吃過任何東西,體力亦早就見底了。無奈眼前那個大叔卻彷彿完全無意離開酒窖,甚至還在中央的木檯前咬起一隻雞腿來。

咕——

飢腸轆轆的雪露終究還是抵不過雞腿的氣味發出了控訴.

「一直躲在酒桶背後可沒雞腿你吃哦。」大叔頭也不回的說道,還順手將嘴上油膩膩的汁液抹在褲子之上。

明顯這名大叔打從一開始就知道雪露藏在酒桶背後。

「好髒!」雪露忍不住罵道。

大叔沒再理會雪露,手指叮叮咚咚的翻弄着木檯上那些用途不明的金屬塊。

「既然你知道我躲在這裡,那為什麼你沒跟庫拉博告密?」雪露不敢輕率地離開酒桶背後,畢竟就連庫拉博都沒有察覺到她的氣息,所以這大叔肯定不是泛泛之輩。

「因為我沒義務提醒那個笨蛋。」大叔愛理不理的回答道。

雪露從酒桶後面慢慢走出來,一步步繞到大叔的身後。只見對方依然毫不介意背門全無防備的暴露在雪露面前,彷彿世上除了吃雞腿和眼前那些金屬塊之外就再沒任何東西值得他關注一樣。

就在她靠近到足以出手一舉制服大叔的距離之際,那個大叔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轉身,五隻手指就像鐵鉤一樣緊緊抓住了雪露白皙的手腕!

雪露大吃一驚,連忙抽回手腕,卻發現一點力氣也使不上,一陣酸麻的感覺從手腕一直蔓延到整條手臂。

「這東西原本有十八個,現在剩下十七個!」

「我……我聽不懂你說什麼……」

作為魯德斯競技學園的優異生,這種窩囊的情況從來都沒有發生過在雪露身上!逼不得已之下,她唯有張開雙手表示自己什麼都沒有拿。

大叔盯着雪露空空如也的雙手,慢慢鬆開了手,喃喃自語的圍着木檯邊走邊道:「如果不是你拿走了,怎麼會少了一個?」

雪露向木檯偷瞄了一眼,發現剛才散落在檯上各處,猶如手指大小的金屬條,這刻已經整齊排列好了。她見狀暗自吃了一驚,慶幸躲在木桶背後的時候已經將那金屬條貼身收藏好。

「你說少了一個什麼?」她趕緊裝傻,並打蛇隨棍上問道。

豈料大叔正要把答案說出口之前,突然又把話打住,還湊近雪露,雙眼不斷朝她身上不停打量着。

「慢着,你……你是……海恩茲家的大小姐?」

大叔瘋瘋癲癲的言行本來就讓雪露感到非常不自在,但這沒頭沒腦的一句卻不得不讓她整個人都愣住。

「你……認識我?」

雪露的回應讓大叔臉上展露出猶如孩子一般的笑容。他拋下雞腿,油膩膩的手抓住雪露一雙纖手,興奮地道:「果然是大小姐!你不認得我啦?我是布頓叔叔啊!」

布頓叔叔?(Uncle Bolton)

雪露對這個名字完全毫無印象。

可是那個自稱為「布頓叔叔」的男人卻已經興奮得一邊揉着自己的大腿,一邊不斷搔着後腦,咧嘴傻笑。

看著對方時而冷漠、時而暴怒,現在又突然笑著套近,雪露也不敢太過刺激對方,只能隨口回應道:「是啊,好久不見了!布頓叔叔。」

「天啊,沒想到大小姐一轉眼就已經長得這麼高,還跟夫人長得這麼像!」

布頓叔叔自言自語的在酒窖內來回踱步,又把檯上另一隻雞腿遞給雪露。這種瘋瘋癲癲行徑實在讓人提心吊膽,搞不清下一步該怎樣做。雪露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眼前這個「布頓叔叔」擁有遠超於自己和庫拉博的實力。

「大小姐也肚餓了,快吃吧!」布頓叔叔催促着。

雖然卡特被囚禁的密室就在眼前,但雪露也沒有方法讓這位布頓叔叔離開酒窖,只要乖乖的吃下那隻帶點微溫的雞腿。

「好吃嗎,大小姐?你還記得嗎,你小時候經常纏着我撒嬌,要我買雞腿給你吃呢!」

雪露呆了一呆,她的印象中好像確實有過這麼一段童年的黑歷史。一想起過去那個愛撒嬌的自己,雪露就全身冒起了雞皮疙瘩。畢竟自入讀魯德斯競技學園之後,她就一直努力埋葬這段不為人知的過去。

然而這位布頓叔叔卻知道她這見不得人的另一面。

如果……

一個不得了的念頭在她腦海中一閃而過,頓時全身猶如泡在冰水一般。

不會吧,真的只有這個方法了嗎?

雪露感到自己身體開始發抖,喉嚨亦有些梗塞,就像是準備翻開塵封多時的噩夢。然而為了救人,眼下亦只有這個方法可以嘗試了……

「布頓叔叔…… 我的朋友被壞人關在這裡。你可以讓我帶他離開嗎?」

一句猶如向父母撒嬌般嬌嗲的聲線從雪露的口中響起,然後一陣嘔吐的反胃感覺向她襲來……

她感覺到自己的內心正在迅速地腐爛掉。

但她還是勉強地維持着可愛的笑容和水汪汪的大眼睛。

正當雪露為自己的舉動後悔不已的時候,那個「布頓叔叔」竟然慢慢轉身,並乾咳了幾聲道:

「啊……可能是秋天的關係,喉嚨有點乾…… 我還是到廚房拿杯水吧。」

不會吧……

看著布頓叔叔慢慢離開酒窖,雪露錯愕得幾乎連下巴都掉在地上。

她拍一拍自己的臉,沒想到撒嬌這一招竟然湊效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