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讓我想想

| 2021-05-30 23:39:53 | 巴幣 18 | 人氣 73

  命運總比你想像中的還要愛捉弄人,這是我活了三十餘載所得到的深刻體悟。

  去年年底,我收到了封來自政府的強制執行命令,定睛一看,發函者是桃園某間私立安養中心與新北市社會局。

  看到來信,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除了創業曾跟銀行貸款之外,奉公守法的我完全想不到任何會被強制執行的理由。

  信一拆開,自己心底立馬就有了眉目。

  我有個父親、名不見經傳的父親、自己跟他之間僅止於血緣關係的父親。

  自己沒跟他見過幾次面,他的惡名昭彰我卻非常熟悉,畢竟,家族對於他因為賭博敗光家產的憎恨,全都透過血緣轉嫁到我身上來了。

  我的家族傳聞中曾經很有錢,至少在我爸欠下賭債而被差點斷手斷腳前是這樣,之後,家道中落,一貧如洗,親戚對於自己的詛咒與踐踏在記憶中從來沒有少過。

  八歲時,再次欠下鉅額賭債的父親消失在我生命之中,闊別許久後再次相見已經超過二十年,父親有了新的家庭,新的兒子。

  只有自己被他扔進了回憶的垃圾桶中永不見天日。

  母親生下我後就過世了,胼手胝足爬過的前半段人生幾乎都是血淚,憎恨在自己生命中從來沒有缺席過,只是很巧妙很巧妙地被我隱藏了起來。

  這封強制執行命令,將自己拉回了刻意遺忘的往事之中。

  要付錢的原因很簡單,身無分文、窮困潦倒的父親連乞丐都當不起,被社會福利機構強行安置在老人安養中心。吃飯要錢、喝水要錢、洗澡睡覺通通要錢,可是要如何讓一個體弱多病的老人變出錢來?

  答案非常簡單,找他的子女。

  強制執行命令一口氣將我拖進了深淵。

  漆黑的手臂一個接著一個拽住我的腿,將自己拉入刺骨的冰窖。

  為了脫離困境,我開始打起官司。

  不負責任的父母很多,官司的樣本比比皆是。

  在調解委員會上,我見到了睽違已久的父親,他的右臉抽搐,右半身行動不便,還坐著又破又舊的輪椅。

  社會局的志工推著他來到法院,免錢。而我舟車勞頓又向公司請了假,荷包正發出刺耳的哀號。

  在法院的走廊擦身而過時,我沒認出他。自己倒是不曉得他有沒有認出我,見到我時,他又是什麼樣的心情?這一切這一切我全都不得而知。

  我想,這就是人生。

  你永遠不知道悲劇會何時拖你下水,一進到水裡卻又會發這一切全是一場鬧劇。

  原定於6/2號的下次開庭因為升溫的疫情而中止,不知下次見面又會是何時?

  我不想再見到你,老爸。

  你的存在令我痛心、令我難受、令我不得不回憶起過去。

  盼下次見面即為永別。

  這是我唯一的願望。

創作回應

Dz
這個竟然會寄執行命令......如果只是走個既定流程就算了 但看起來好像又不是這麼一回事
2021-05-30 23:46:43
Dz
以打過官司的經驗來說 這種事情上司法真的會很令人失望 接下來可能會是持續好幾年的惡夢
2021-05-30 23:47:52
跟書記官稍加討論後,這事情應該很快就會落幕了,父親他似乎也沒有跟我要錢的意思,指示社會局跟養老院那邊不得不照流程行動,強制執行也被暫緩下來,靜候一切落幕吧
2021-05-30 23:50:09
Koito
你已獨立,沒有義務幫助他
2021-06-20 08:25:13
「強制執行」
2021-06-20 08:29:3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