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閻王大人為何不理我-14

玥希縈 | 2021-05-30 19:15:42 | 巴幣 2 | 人氣 81


這一天杜小花上完課和多多約好,去月老廟找月老,目的是要加持過的紅緞帶,她還特地帶了一大包的紅緞帶要拿去加持,一人一犬約在杜小花的宿舍附近。

「真拿妳沒辦法,沒有我,妳就完成不了什麼事。」多多搖著狗尾巴,很無奈的說道。

儼然就是一隻傲嬌的柴犬。

「是是是,前輩那就拜託你了。」杜小花沒好氣配合多多演起來,隨後問起:「話說是哪裡的月老廟?」
「就在這附近喔?走路就可以到了。」多多笑得燦爛。

「這附近有月老廟?我怎麼不知道?」杜小花心想來這裡讀書這麼久,我怎麼都不知道有月老廟?

「唉、真拿你沒辦法……」多多話還沒說完,就突然非常正經的神情,嚴肅地說道:「等等,有可疑的男人味……」朝杜小花的後方盯著看。

盯———

「小花,妳怎麼在這裡?真巧?」鄭文風走上前打了聲招呼。

「啊,學長真巧啊。」杜小花也投以禮貌的招呼。

「妳什麼時候養狗,我都不知道?」鄭文風彎下腰伸手摸了摸多多的頭,隨口問道:「這柴犬叫什麼名字?」

但杜小花卻是一臉的尷尬,因為此時多多正在大喊著:「喂!男的還給老子摸頭殺幹嘛。」

「呃……學長,你有聽到這柴犬在說什麼嗎?」杜小花發問。

「什麼意思?不過妳養得狗很有活力,一直在對著我叫。」鄭文風回答。

「呵呵……這是多多……牠很怕生……」杜小花只好無奈呵呵笑道。

原來學長聽不懂多多說的話,那真是太好了。

「多多啊,真是個可愛的名字,很有妳的風格。」鄭文風搔了搔頭,不好意思地說。

而多多卻露出死魚眼,看向這兩個人。

盯———

那種表情就好像……杜小花現在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呃……學長怎麼會在這邊?」杜小花下意識撇開了多多的視線。

「我剛好經過這裡,想說能不能碰到妳,正巧就被我遇到了。」鄭文風親切地笑道。

「那……還真巧。」杜小花有點不太好意思地回答。

「今天有空嗎?」鄭文風詢問。

「沒空。」多多旋即回答。

「我、我……」杜小花感到一片混亂。

「那、之後等妳有空也可以,我知道一家很有名的餐廳,想帶妳去吃吃看。」鄭文風說得很誠懇,姿態從容又笑容迷人。

「喂!新人,妳要是膽敢同時撩兩個,下場就不是阿鼻地獄那麼簡單,閻王大人可不是那麼好應付的男人,到時有妳好受的,可別說我沒提醒妳。」多多在一旁吶吶道。

「我、我……學長,對不起,這件事之後再談好嗎?我現在剛好在趕時間。」杜小花不知道該怎麼應付這狀況,只想趕快逃離此處。

眼前的人總讓她有種胸口發疼的感覺。

「喔……妳在忙阿。」鄭文風臉上的表情露出了失望二字。

「嗯。」杜小花笑了笑點點頭,便和多多快步離去。

只剩下鄭文風一個人傻站在街口處,癡癡地盯著杜小花離去的背影,令人不勝唏噓。

他為了巧遇她,不曉得刻意在這街口晃了多少次。

至從醫院他去看望她之後,他總有不安預感,好像……

杜小花不再喜歡他了。

每當有這念頭產生,他都會這樣告訴他自己,不不不……這是不可能的。

鄭文風下意識地搔了搔頭,自言自語道:「除了我,憑妳還能喜歡誰?」

然而在附近的一根電線桿上,高壓電線上停留了兩種鳥類,一隻是烏鴉另一隻則是罕見的老鷹,那老鷹氣度高貴其毛色烏黑亮麗,而眼神又極其尖銳,站在烏鴉的旁邊顯得十分巨大。

「哼,見異思遷。」老鷹語氣相當鄙夷,沒好氣地說道。

「稟大王,不覺得重量不太平均,電線都有點下垂。」一旁的烏鴉回答。

「本王不化成大雕已經很好了。」老鷹凶狠地盯著烏鴉看。

「大王,公關部已經向地府遞交了補救方案,利用現世報專案既可處理犯人,又可向人間宣傳善惡之道,一舉兩得。」烏鴉語氣恭敬地說道。

「遲了。」老鷹用淡漠的口氣,但眼神中卻看得出嚴厲之味。

「大王,微臣有一事不知該問還不該問。」

「無妨。」老鷹冷冷地睇了烏鴉一眼。

「大王是否很在意杜小花?」烏鴉怯怯地問道。

「哼,胡說。本王是待看她如何下阿鼻地獄。」老鷹冷淡地說著。

「大王已經化成老鷹觀察她兩天了。」烏鴉緩緩地說道:「這……地府的事務快要堆積如山了。」

「知道了,本王會回去。」老鷹只是隨口應了這一句。

片刻,那烏鴉和老鷹在電線杆上,皆化為一縷黑煙隨風消散,失去重量的電線又回到原本的位置,好像在那邊一直就沒有什麼東西駐留。

而杜小花和多多在前往月老廟的路上,越是靠近月老廟就慢慢湧出人潮,走過古色古香帶有復古風的小區,在一條小巷子的盡頭,發現了被人群淹沒的月老廟。

「沒想到,這裡居然有月老廟。」杜小花不敢置信。

她抬頭張望,雖不是大甲鎮瀾宮那種的大廟,但小而精美,整體是一片喜氣洋洋,由紅色構成的飛閣流丹

而眼前黑壓壓地一片人群,每個人拿著香、提著供品,朝月老的大廳排隊要拜拜。

這家月老廟很靈驗喔,誠心請求,都能順利找到能步入禮堂的另一半。另外……我是被這家月老廟的廟公收養的喔。」多多一臉幸福興奮地笑道。

「哦。」杜小花好奇地到處走走。

在杜小花四處張望的時候,一不小被拜拜的人潮推擠,一路向大廳內部前進,她想擠出去卻擠不贏各路癡男怨女,只能隨了人潮參拜,然後從另一側的門口出去透氣。

而多多也早已不知去向。

待杜小花終於進了月老廟的大廳,眼前的景象卻讓她大吃一驚。

月老廟的廟公老伯,正仔細告訴參拜的人潮該如何參拜、該如何和月老訴說自己的擇偶條件。

但所有的人都沒有看見,在擺滿了供品的供桌上橫躺了一個人,由於那人的形象一看便明白那並不是人。

銀白色的長髮如銀河般流淌其身,傾國傾城的容顏,眉眼處染有淡淡的嫣紅,比女人更加撫媚,一襲大紅色寬鬆又飄逸的古裝,先是露出白皙的脖頸,大方敞開的胸膛其膚如凝脂若隱若現的精實肌肉,和整體體態優美的線條,完美的人魚線沒入長袍,如喝醉般的姿態優雅地躺著。

那美男正慵懶地拿著身邊的供品吃,那妖嬈的姿態既玩世不恭又迷人。

杜小花整個看傻眼了,雖然和閻王那種霸道的氣息完全不同,但絕對也是少數的絕色美男,只是比女人更加艷麗和風情萬種。

比起來地府的孟娘簡直不堪一提。

「妳看得到我?」美男發現了杜小花的視線率先發問,嘴角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杜小花不知對方是何方神聖,不敢斷然發出任何聲響,假裝自己沒看到他也沒聽到他的問話。

「喂!我在問妳話呢。」美男見杜小花沒有任何反應,便飄浮在半空來到她的面前。

絕代風華的美男在杜小花的面前飄阿飄,銀白色的髮絲散落在半空中閃耀著,她望著那容顏正在慢慢靠近自己,還有更要命的是那是要穿不穿的紅色古裝,此時此刻那美男飄浮的狀況,就和半裸著上半身沒有任何兩樣,這讓杜小花很難控制自己的眼睛。

「奇怪了……這張臉好眼熟喔,好像在哪有看過。」美男離杜小花靠得更近了,還仔細打量著她,發現她正緊張地豎起肩膀,不自覺雙手抓著衣服的衣角。

這個動作讓他腦海起閃過一絲畫面……

紅梅樹下,一張小家碧玉面容的佳人正輕輕喚著:「月河……」

那人一緊張也會抓著衣角……

他便懷念地露出迷人的微微一笑。

眼看那美男一直盯著杜小花看,越靠越近就算了眼神還越加迷離,最後居然露出了要不得的微微一笑,她的下意識撇過四目交接的時候,眼角的餘光又不自覺地往敞開的衣裳深處瞧。

那男性的雄偉一覽無遺。

這徹底打破杜小花的防線,只見兩行鼻血非常不爭氣地噴了出來。

這讓杜小花腦袋發熱一昏,眼前一黑,似乎有聽到廟公老伯用台語在呼喊著

「小姐!小姐!恁有按怎某?」(小姐!妳有怎樣嗎?)

接著是一陣人群的騷動,這是杜小花昏倒前聽到的聲音。

等到杜小花睜開眼的時候……多多在一旁不可理喻的臉色看著她。

「前輩,我……剛剛、剛看到一個……超級美的美男子,他、他……」杜小花語無倫次地,描述剛剛她看到的人。

杜小花仔細看才發現,她被眾人抬到廟裡的偏房裡休息,裡面就簡單的擺設,但東看西看就發現……那美男也在房間內還和她招著手。

一想起剛剛香豔刺激的畫面。

原本塞在杜小花鼻孔裡的衛生紙,又被新的鼻血給染濕並且一併噴出。

「妳怎麼不噴鼻血,噴到直接去地府報到算了。」多多沒好氣地說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