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炒鍋闖江湖》第一章 10.矛與盾的倆人(上)

新人×文龍 | 2021-05-30 14:30:26 | 巴幣 106 | 人氣 114

連載中炒鍋闖江湖
資料夾簡介
武俠x守城x山海經,以及料理。想打造一個很特別、會吃飯的武俠故事

  為什麼事情會走到這一步呢?
  
  為什麼那位善良的少女,會變得如此嫉惡如仇?
  
  嗜殺、慘忍、瘋狂,並且冷靜沉著,少女展露出極端的邪惡。
  
  雖然她的行為是在誅殺惡人,不過落在她人眼中她更為危險,就像是偏離正道的狂人。
  
  為什麼她會變成這樣子……還是說這是演技?如帶面具一樣的將本性藏在笑容之下。
  
  李蘇梅,妳到底是誰?哪一面才是真正的妳呢?
  
  
  
  一股腥臭味飄盪,書生那身染上無數塵土白服,此刻下擺處出現出一片向四處擴散的水漬,他尿褲子了,剛剛驚魂的一刀完全把他嚇得失魂。原以為自己會獲救,結果轉眼間刀就已經來到指咫尺間,那真是天堂掉入地獄的落差。
  
  然而一切才剛開始……
  
  互望著對方的倆人並沒有去多關注書生漏尿,彼此都是緊握武器。
  
  「陳哥哥,殺了我把,殺人不能解決問題,但確實可以救人的喔!因為啊,我殺完這書生以後我還會把剛剛所有山賊都殺光光,一個也不留的打包送給閻羅王。然而現在你把我殺死於此,那你也就拯救十來條生命呢!」李蘇梅菜刀反握。
  
  ……生命並不是用算的。」墨無棘。
  
  李蘇梅身形如離弦之箭飛奔而出,時間剛好抓準墨無棘說話的瞬間。
  
  墨無棘並沒有教過她這些技巧,但是李蘇梅卻能靈活掌握,聲東擊西、用夕陽掩蓋身形,這些小技巧墨無棘都沒有教導過她,然而她全部都無師自通的做到了。
  
  難道她以前就學過了?
  
  不,墨無棘否定這想法,她現在所施展的技巧雖然精巧但掩蓋不了生疏,是臨陣磨槍的技巧。
  
  ——
  
  鐵釺與菜刀相碰,李蘇梅不夠火候的技巧是無法唬住墨無棘的,不過少女也沒有驚訝自己被擋住,菜刀一轉身形借力變相,她再次運用獨特的身法再次繞道。不過這次墨無棘同時也向旁跨出半步再次堵住了她的去路。
  
  「唉……同樣的招式果然對陳哥哥沒用。」李蘇梅向後推開。
  
  「那是『魔蛇縱』,是魔教的輕功!」後面的書生拉著墨無棘的褲腳大喊道:「她是魔教妖女,你絕對不能對她手下留情!」
  
  ……
  
  墨無棘自然知道這是書生胡扯的名堂,李蘇梅用的身法特別但絕對跟魔教沒有半點關係。
  
  李蘇梅聽完笑道:「啊?我剛剛那動作像蛇?這邊的蛇真神奇啊。」
  
  「不像蛇……也不像魔功……
  
  李蘇梅剛剛那番動作與其說像蛇更是四足的小動物,而且墨無棘完全沒有聽過「魔蛇縱」這種功夫,他猜測十之八九是書生隨口胡謅的。
  
  她剛剛的特殊身法並不是墨無棘教授的輕功,而且那應該由多種武學拼湊而成的。
  
  千斤墜,讓身行下沉的技巧,在半空中可加快落地,在地面上如身靠千斤大石的定在地上讓人無法推倒,墨無棘使盾、出拳,大半的功夫都是靠千斤墜這項功夫。
  
  雷霆刀法,這是先前石劍大漢使用的刀法,他雖然手握石劍實際上是將其當大刀使用,那是在半空中扭身揮刀的技巧。
  
  這兩項武學都是李蘇梅無師自通的,墨無棘並沒有教李蘇千斤墜,山賊請來的石劍壯漢更不可能學的,另外其中還融入了不知名的輕功……墨無棘可沒教少女用手施展的輕功啊。
  
  她那模樣就像靈活的小動物,墨無棘想到李蘇梅在路上在學兔子、貓咪那些小動物的動作,難不成是看小動物的動作自己臨摹出的技巧?若真是如此,那他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武學天才了。
  
  只是……自己真不該教她學武啊。
  
  「這種邪門功夫肯定是魔功夫——」書生還想多說。
  
  墨無棘開口阻道:「噓,別說話,她會看準我說話攻擊的。」
  
  ……」書生緊閉上口不再多說。
  
  其實墨無棘說謊了,在廚房工作自然學會三心二意,瞬息萬變的戰場也很需要隨時跟周遭同伴交流戰局變化,不可能因為防範偷襲就不說話了。他只是……不太想聽書生講話。
  
  不過李蘇梅確實又在這次說話的功夫,將身形躲去刺眼的夕陽裡偷襲。這樣的伎倆對付不了身經百戰的戰士,何況是已經使用第二次了,不過優勢就是優勢自然不會放著不用……這是墨無棘之前教少女的,這點她倒是謹記著。
  
  鏗、鏗、鏘、鏘……
  
  李蘇梅一直試探著進攻著,一次比一次熟練,每一次的成為她更強的經驗,而墨無棘始終沒能制伏住她。這並不是他不出手,而是沒機會出手。
  
  少女進攻都是從上方,不然就是用嬌小身軀壓著極低,墨無棘的左拳之所以能打出石破天驚的力量依靠的是依靠千斤墜配合左拳用搥的方式由上至下揮拳,而李蘇梅刻意躲避著這範圍。
  
  半個月的相處李蘇梅瞭解了墨無棘大半的武學,每一次襲擊都是躲避墨無棘的拳頭以及鐵釺的攻擊範圍。不過嘗試了幾次以後李蘇梅大致也知道,墨無棘並沒有要還手,他都是一味的防禦而已。
  
  「陳哥哥,不反擊嗎?一味的防守可是不會獲得勝利的。你應該有很多機會打倒我的,嗯……確切來說是隨時打倒我的,只要向前一步主動攻擊就行了吧?這樣子可會讓我得手的喔。」
  
  少女,一直再鼓吹自己殺了她……
  
  墨無棘反問:「妳也沒有將刀鋒指向我。」
  
  李蘇梅始終都是想著繞過墨無棘,並沒有真的出手。
  
  當然也可能是李蘇梅的戰術避開正面交手……這份質疑墨無棘就沒說出口的。
  
  「陳哥哥是好人呀,我怎麼可以砍陳哥哥呢?這麼做的話我就跟他們一樣了啊,不過我逼陳哥哥就範其實也跟他們一樣……算了算了隨便啦~」
  
  李蘇梅的目光又變得混亂閃爍著各種情緒,也不知她口中的「他們」是誰。
  
  她突然大笑道:「哈哈哈哈哈,陳哥哥這樣我們不就陷入了無解的迴圈了?我衝不過你又不殺我,這樣下去該怎麼辦啊?哈哈哈哈,難道我們要在這裡打一輩子?」
  
  「若妳想要,我也可以。」墨無棘平靜道。
  
  在這裡站上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一天、兩天, 只要阻止李蘇梅殺人,墨無棘願意奉陪。
  
  「哈哈哈,陳哥哥你真是笨蛋,明明有捷徑卻又要繞遠路?難不成因為是廚師所以習慣等待嗎……但我是習慣買得來速的急性子啊。」
  
  李蘇梅身上的殺氣重新流露出如同張牙舞爪的獅子,接下來就與先前的交手不一樣了,眨眼間便又重新消失在夕陽中。
  
  ……」墨無棘瞇起眼睛注意著夕陽。
  
  她將要不在顧忌的直接殺上來?
  
  不,那不是生死相博的殺氣。當猛獸在張牙舞爪時那是試探的威嚇,就像俗語說的「會叫的狗不會咬人」,要注意的是當狗不在叫時那才是攻擊的時候。
  
  放在人身上也是如此,多數的武者殺氣其實就是內力的展現以此表現威嚇意圖,這種作法其實只是浪費氣力對實戰無用,就想小狗揮爪子大叫威嚇若獵物並沒有被嚇到那麼這作法的意義在哪裡?
  
  李蘇梅應該不是在進行威嚇,她是配合自己的情緒無意中如此流露出內力的。然而這也等同在述說自己的情緒變化,好似在提醒了敵人自己要出手了。
  
  在實戰中這可是大忌,她還是太缺經驗了……
  
  唉,自己在想什麼?還要再指導她武學嗎?
  
  不管此戰倆人結果會如何,道不同的倆人已經不可能結伴而行了。
  
  「陳哥哥,我來嘍!」李蘇梅大喝一聲,在刺眼的夕陽中衝來。
  
  角度雖然刁鑽,可是夕陽已經決定方向,掌握角度那便不難防守,而且……太慢了。
  
  慢,比先前速度還要慢?
  
  因為夕陽二不得不半瞇的眼睛看見一個不斷放大的黑點。
  
  那是……那不是李蘇梅!倆人相處了半個月,墨無棘一眼便認出那飛來的人影不是李蘇梅
,那人臉色發黑是先前斷氣的山賊被李蘇梅當暗器拋了過來,但奇怪的是完全找不到少女的身影……調虎離山?不——是障眼法!
  
  在山賊屍體飛來的瞬間李蘇梅出現了,她從屍體背後探出腦袋伸出菜刀,她竟然是躲在屍體後面,在夕陽下墨無棘最後一刻才發現。蓄勢待發的李蘇梅身行如電的繞過墨無棘直奔書生,不過即便如此墨無棘還是更快一步堵住她的去路。
  
  但不夠快,墨無棘只能擋住一半,而且這次李蘇梅是往左側移動,墨無棘右手的鐵釺要防守左側必然會慢上一步,在那裡平常是用盾牌阻擋的但他現在手裡沒有。
  
  李蘇梅的菜刀劈向鐵釺,然而……她並沒有砍中。
  
  李蘇梅現在的刀法是學習那位石劍壯漢的刀法,刀法主攻是由上至下的猛力劈砍,用猛劈擊傷或擊退對方,李蘇梅改良就算沒有擊退對方也可以借力使力移動。
  
  然而……沒有砍中呢?
  
  她本意是為了彌補自己身高所有跳起身劈砍,她也知道雙腳離地的危險所以她並不會跳得特別高,一刀落下她也會剛好落地。李蘇梅配合得相當巧妙,是名符其實的天才,但終究經驗不足,沒有理解此套刀法原本剛猛的本意,留了數分力讓自己得以快速移動卻也讓自己刀勢不夠快與狠。
  
  鐵釺收回,菜刀劃空……李蘇梅瞳孔睜大,笑容殭住。
  
  她進入墨無棘的攻擊範圍了——
  
  在這滯空的瞬間少女急忙揮出拳頭,但墨無棘更快,他的左掌恰好來到少女的胸口上。
  
  「武學亂用很危險的。」墨無棘嘆道,一語雙關。
  
  掌底壓在李蘇梅的胸口中央,沒有多少使力但這掌是托起少女全身的重量,壓得她呼吸一緊。然而還沒結束,掌中傳來一股深厚的內力。
  
  五雷掌,這是道家的功夫,特定的內力發力讓掌發出類似雷電的力量。
  
  傳說中五雷掌可以召喚天雷,但那都是故事誇大,目前的五雷掌打不出任何雷電,充其量只是受擊者會因為被內力透進經脈而有所麻痺感。
  
  道家的功夫以仗內力與悟性並不適合墨無棘,不過在師兄改良下墨無棘的五雷掌擁有一定力量,在正確的運用下可以彌補墨無棘不擅長的點穴術。
  
  點穴,用指力將內力點進穴位中進而影響經脈運作,對墨無棘來說點穴太過精密,他粗手粗腳的實在做不來。不過有個地方墨無棘一定可以擊中——丹田。
  
  五雷掌.擷脈.丹田封印——掌底滲出的內力貫穿進李蘇梅的胸膛,另壓迫的胸口感覺到無法呼吸,麻痺感從胸口處向四面八方擴散,李蘇梅想要凝聚內力驅逐這份入侵的內力時,愕然注意到墨無棘這一掌正好拍在丹田前方,而滲透的如電似內力將丹田周遭的經脈全部阻斷。
  
  「不要妄動。」墨無棘扔下手中的鐵釺,準備奪下少女手中染血的菜刀。
  
  感受不到內力,李蘇梅突然覺得身體前所未有的沉重,然而即便如此……少女的目光依舊望著前方,墨無棘並不存在於她的目光裡,她也沒看看受傷的身體一眼,依舊雙目透出殺氣盯著書生。
  
  丹田封印,以道學來說這是封印了「生機」,就算非練武的常人被封了丹田都會身體感到難受,因難以呼吸而感到恐慌,這掌法因為效果危險在師兄創造出來時就被門裡列為禁術。
  
  然而李蘇梅沒有丁點受傷者的自覺,墨無棘感受到她因為內力被封印而身軀無力、因為呼吸困難而喘息,同時也感受到她的掙扎……她的繼續前進。
  
  「住手!」墨無棘警告。
  
  他必須立刻將李蘇梅壓制在地才行,然而少女更快,她即將掙脫墨無棘然後在落下時斬殺目標。
  
  李蘇梅掙脫墨無棘的手掌,人落下,刀也落下——
  
  墨無棘左臂一甩,急忙將少女扔了出去,碰——撞碎了圍籬!碰——撞破了木牆!
  
  「壞了……」墨無棘看著自己的左掌。
  
  為了拯救今天自己第一次見面山賊頭子,他把與自己相伴半個月的少女推了出去。
  
  ……就像把妖怪揍飛一樣。
  
  倉促間忘了收力,手掌推出去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力道用的過重。
  
  「做得好!」書生大喝。
  
  ……
  
  墨無棘沒有前去察看少女的狀況,因為破碎的房屋中一道人影已經從中站了起來,那人影搖搖晃晃步伐不穩,顯然剛剛那一下帶給她不小的傷害,丹田被封的狀況下,少女等同是沒有內力抵禦的直接招受到重擊,這必然會遭受不小的內傷。
  
  「喂……說好不打胸部的……我都已經是貧乳了啊,在壓下去都要變成豆芽菜體型,分不出前胸還是後背……哈哈哈,咳、咳 ……
  
  房屋中的人影,笑著笑著猛力的咳嗽著,她確實受傷了。
  
  墨無棘心中滿是愧疚想要立刻上前去察看少女的傷勢施予救治,但是他無法向前邁出步伐……直覺抓著手腳大聲告訴他——前方無比危險。
  
  前方沒有殺氣,也沒有什麼內力,那裡只有一位少女,一位受內傷需要立刻救治的少女。
  
  可是墨無棘感覺前方好似有著萬丈深淵,本能的令他無法向前邁出步伐。這種感覺就像半年多前那場重要戰役中,面對神話中的妖怪……
  
  疼痛讓少女更強大、更危險了,這一掌就像打碎了殼,完全喚醒了少女瘋狂。
  
  「咳、咳、哈哈 ……好痛……但也……好痛快啊……陳哥哥真是超強的……咳咳……哈哈哈,可是只是這樣可沒辦法阻止我的啊,哈哈哈!真是太好玩了哈哈哈哈哈!」
  
  在一陣猛力的狂咳以後,少女開始喘息,好似難以呼吸。不過墨無棘聽得出那其中的門道,那是如同野獸的呼吸——獸息。
  
  呼吸類似野獸,與普遍內功大宗的綿長呼吸全然不同,這種呼吸短而急促,在象形拳模仿野獸動作時就有許多運用此呼吸法。也有些武學鬼才用獸息創造出截然不同的內功來,不過……那多數被稱為「魔功」。
  
  這是少女無意中領悟的功法,還是說這便是她那不知名內功的真面目?
  
  ——幾乎看不到李蘇梅的動作,她身前的眾多障礙物已經被她的刀下化為碎片。
  
  少女從破碎的木屋中走出,染血的衣服因內力湧現而不時顫動著,紛飛的塵土木削全然無法碰觸到她身上,她已經破開丹田的封印並且領悟了新的內功技巧,內力如火似快速且強力的運轉著。
  
  「陳哥哥,怎麼辦?我好像又更強了?」
  
  內力伴隨著殺氣向四處張牙舞爪的,此刻的少女宛如從地獄爬出的妖魔鬼怪。
  
  少女走出了房屋的陰影。
  
  而隨著她的步伐正巧一片雲朵飄來遮住了夕陽,讓天色先一步進入晚霞。
  
  夕陽如稻穗的金光不再,天空變成了一片紅霞。
  
  黃昏的紅霞總是讓墨無棘感到不舒服,這是不路夜晚的倒數時刻,而在這日與夜交替之際天空那漸層的色彩彷彿將天與底串連在一起,天與地、黑與白、日與夜,全部都融在一起了……在這時段有另一個稱呼「逢魔之時」。
  
  古有傳說這一刻妖魔鬼怪會這一刻來到人間所以稱為「逢魔之時」,傳言中襲擊大理國的妖怪便是在這一刻憑空出現。不過墨無棘一次也沒有在黃昏中看到妖怪憑空出現。
  
  然而……
  
  「陳哥哥……嗯,該怎麼說呢?」
  
  走出陰影的李蘇梅目光與墨無棘對視。
  
  墨無棘看到了一對紅色,少女本來黑白分明的雙眸,此刻顏色竟然如同晚霞!?
  
  「我覺得我現在的狀況有點不妙啊,陳哥哥若是你在手下留情……」妖豔的紅眸透出笑意,舌頭調皮的舔著紅唇,道:「可能會被現在的我給殺死了。」

  


終於開紅眼了!!!
修羅眼是李蘇梅最強BUFF狀態,基本上一般等級的對手都會被秒殺的份,不過與墨無棘的相比還……目前的外掛還開不夠啊XD

其實最初並沒有設計修羅眼,也就只有「貪吃神功」,在後來會變成「饕天訣」
修羅眼主要是為了描述這種眼神——
(這圖便是李蘇梅的原形,frisk)

瘋狂與受傷相伴,那種無法回頭痛苦。
我一直在想怎麼讓李蘇梅重現這種神情(設計角色時就先想怎麼虐了XD)
這張圖的表現,讓眼神中呈現兩種情緒,色彩表現了瘋狂、死魚眼表現了受傷。
這樣疊加的作法在小說中並不容易表現……

想來想去就所幸玄幻一點,直接讓她眼睛變紅(●╹◡╹●)
雖然簡單粗暴,但這樣也就容易瞭解多了啊!


創作回應

東堂隼人
喵族人突然變身了?[e17]
2021-05-30 15:30:0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