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皇后的品德】5-1 覺悟

珀璠 | 2021-05-30 09:44:55 | 巴幣 12 | 人氣 87



  ……

  黎爾沒想到去了一趟朝和宮,會帶回來一個更難搞的主。

  沒錯!皇上跟著她回元春宮了!

  春茵看著明顯一臉不悅的主子,真的很想對她大喊──

  娘娘!臉部表情要管理一下啊!!

  「不是讓妳趕緊收拾收拾搬去六合殿嗎?還有時間跑去朝和宮串門子?」

  「只是去拜訪一下,畢竟之前鄭妃也是送了很多東西來。」黎爾雙手環抱在胸前,一臉不滿。

  「妳是投甚麼桃報甚麼李?」烏紹怒中帶笑,見她完全不知道犯了什麼錯的模樣,真是快把自己氣成內傷。

  黎爾看著他笑得臉比生氣還恐怖,弱弱地說:「不就是一隻簪子……」

  不、就、是、一、隻、簪、子!

  烏紹真的險些嘔血,他扶著隱隱作痛的額際,真的想把這女的捏死算了。

  什麼大劫、甚麼特赦,他看黎爾根本就是他的大劫!

  他深吸了一口氣,沉聲地說:「那可是東國皇帝送來恭祝咱兩大婚的賀禮,簪子上的圖案妳看了沒?那是鳳凰啊!鳳、凰!區區嬪妃是可以頭戴鳳凰的嗎?」

  本來想說那東西用錦盒好好收著就沒事,誰知道這沒常識沒知識的女人轉手就送人。

  黎爾被罵的脖子一縮,頭垂的低低的,聲如蚊軜。

  「我……」她無法反駁,這件是烏紹的確是佔理的,更何況自己也看了不少後宮劇了,明明知道鳳凰和正紅色都是皇后的代表,卻白癡到拿了個鳳凰簪子去送人。

  她想起剛進職場時,明明很多學理在學校都教過了,考試也考過,自己卻還是白癡的會犯錯。

  在護理界,犯錯了就是錯了,沒有任何理由。

  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將一條人命輕輕帶過。

  「如果,皇后拿出去的是朕送的物件,那便算了,可大典時,各國會遣使者前來觀禮,若讓使臣看見東國給皇后的贈禮卻戴在一名妃子身上,皇后認為此事將會如何發展?」

  黎爾緊咬著下唇,不敢抬頭,雙手在瑟瑟發抖,她只能緊握著穩定自己。

  後果怎樣,不說也很明顯了,東國一定會認為北國刻意輕視他們,藉機找碴。

  如同千里之堤潰於蟻穴,一支簪子,就可以挑起翻天巨浪。

  對災後正努力復原的北國來說,國與國之間的紛爭是越少越好,最好是能夠建立友好關係,順便在別人身上多撈點油水。

  烏紹看她全身抖得像篩子,低著頭不發一語,再多的憤怒最後都化成了無奈。

  「罷了,此事皇后不要再管,朕會處理,還請皇后往後謹言慎行。」

  烏紹沉穩的手心按住了她的肩,黎爾知道,從這一刻開始,她便是烏紹一起守護江山的夥伴,他希望她能像他一樣強大,而她現在還太稚嫩。
 
  她需要成長。

  烏紹的目光、他國使臣的目光、世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看見的從來不會只是黎爾這樣一個人而已。

  頓了幾頓,黎爾將手覆在烏紹的手上,想通了以後,那手已經停止了顫抖。

  「我記住了。」

  「嗯。」烏紹望進那雙再抬起已充滿覺悟的眼神,彷彿看見當初拚死也要拿下皇位的自己。「朕會好好期待。」

  春茵在一旁看完整個過程,大氣不敢喘一下,直到烏紹走了,她才敢拍拍自己的小心臟,喘了好大一口氣。

  「娘娘,您沒事吧?」春茵湊近了一點,看著眼神明暗不定的主子。

  也是,不管是誰被凶一定都會傻掉的,更何況是被皇上凶。

  「我沒事。」黎爾接過春茵遞來的茶水,她輕輕搖了搖,將茶盞放在鼻子底下,深吸一口茶香沉澱情緒。「對了,我看最近宮裡好像在布置著甚麼,有甚麼節慶嗎?」
 
  春茵歪著頭,又伸出手指數著日子,再看看外面仍有一點小雪和薄薄積雪的風景。

  「奴婢記得……好像是姝寧太妃的誕辰宴。」

  黎爾將茶湯一飲而盡,漂亮的眉目看向緊張的春茵。

  「我和姝寧太妃不合嗎?」

  春因緩緩點了點頭。

  她,似乎聞到了風雨欲來的味道。

  四國傳統是這樣,上任信物持有者死後並不會強迫嬪妃陪葬,新皇上任時,除了安頓自己的後宮,對於先皇的後宮做出的處置大多都是無子女者遣回娘家,並附上一筆安家費;有子女者可留於宮裡,賜居慈暉宮,或是隨皇子女到封地去;唯有新皇生母或者上任皇后信物持有者可升格為太后,居慈安宮;娘家已歿或是自願者皆送入忘空庵,永伴青燈古佛。

  而姝寧太妃膝下有安平長公主和安樂長公主,年紀尚幼,是以烏紹答應了姝寧太妃,讓她可以繼續居住在原本的居所撫養公主直到長大成人。

  姝寧太妃雖是先帝的人了,卻也正當風華盛齡,據不可靠消息指出,烏紹十歲喪母時,經常往交蝶館跑,兩人感情似是不錯。

  後來烏紹登基,允許姝寧太妃繼續住著她的交蝶館,偶爾想到便會去交蝶館看望一二,雖說見面時一干僕眾皆在場,但也難免私底下有些流言蜚語。
 
  其中黎玥就深受這些流言所苦,據春茵說,她對姝寧太妃可居交蝶館這件事情非常在意,也已經不只一次向烏紹提出讓太妃搬去慈暉宮的事情,可每每都被軟硬兼施地打了回來。

  聽完,黎爾挑了挑眉,一臉的不置可否。

  算算姝寧太妃今年也才35歲,烏紹27歲,兩人又沒有血緣關係,要是真有甚麼也是挺有可能,雖說道德倫理上站不住腳就是。

  可武則天不就是從唐太宗的武才人變成唐高宗的武皇后嗎?

  「春茵,交蝶館離皇上住的地方很近嗎?」黎爾悠閒地坐在軟墊上,擺弄著一團針線,這是剛剛春茵拿來給她的,素布上面描著幾個簡單的圖樣。

  春茵的聲音從某個箱籠後面傳出來。

  「不近不遠,要說近,倒是朝和宮比較近。不過交蝶館傳說是開國皇帝特地建給皇后的賞蝶園,偏僻是偏僻,但有一天然的泉眼,長年四季不竭,園子裡又種了許多奇珍花草,終年盛放,即使是寒冬臘月,那兒也如春日仙境般呢!」

  開國皇帝建的?那不就等於是神建的園子嗎!難怪即使是住在遠到要見皇帝一面要走半天路程的地方,姝寧太妃也堅持要住在那兒。

  居神之園、沾神之光嘛!

  「那生辰宴我們去不去呢?」她可是很想看看神建的園子是如何,說不定那就是傳說中的伊甸園呢?

  春茵聽到她這麼說,驚愕地打翻了多寶格櫃。

  「娘娘,估計陛下並沒有要您參加的意思。」

  黎爾不解地望向春茵的臉色,只見春茵的小臉微紅,她不用問也知道原主之前都做了哪些好事。

  要她下註解的話,黎玥就是一個懷春高中小屁孩,而這個小屁孩還深受自己男神的寵愛,自然說話做事就是眼高於頂、手撈過界,真不知道烏紹當初到底是喜歡上黎玥哪一點,她怎麼看都覺得鄭妃就已經很好了啊!

  輕輕嘆了口氣,黎爾心想,黎玥會這麼被丟在冷宮孤立無援,可能也就是不會做人的緣故吧?

  --------

  「收拾的都差不多了吧?」

  轉了轉僵硬的脖頸,黎爾從貴妃榻跳下來,隨手打開一個大箱籠,差點沒被閃瞎了眼睛,她不由得呆愣在當場。

  只見裡頭放的全是珠寶玉石、珊瑚瑪瑙之類的珍寶,黎爾呆了三秒,伸手進去撈出幾只通體翠綠、潤澤有光的玉鐲子,問了春茵鐲子的來歷後,自去找了個錦盒裝著,央求春茵陪著她去了內務府。

  內務府有五個作坊,分別是做飲食小點的八珍坊、負責織布染布與製作成衣的御錦坊與千繡坊、專攻珠寶頭面首飾製作的玲瓏坊,以及專做保養品、香粉等等的芙蓉坊。

  其他的還有甚麼主計處啊、浣衣局、百工坊之類的地方,就不一一細數。

  兩人來到玲瓏坊,掌事的李公公立刻就端著笑臉迎了上來,先是見了禮,又問了來意。

  黎爾將自己帶來的錦盒打開,李公公明顯暗抽了一口涼氣。

  「本宮是想麻煩公公,將這些飾品,重新製成一頂半臉面具,要右半臉的。」

  「娘娘確定嗎?」李公公的手伸進錦盒裡,將裏頭的鐲子一個一個挑起來細看。「這個可是上好的和闐玉、這一個是瑀縣前年的貢品青田玉,還有這個和這個,這是百羊君夫人所製,給孕中婦女保平安用的.......」

  李公公如數家珍般一一報出玉鐲的來歷,看著這錦盒裡的種種,想到即將被熔了重製,就覺得心裡如刀割般的痛。

  黎爾聽得目瞪口呆,這些來歷春茵都未必說的清楚。

  「這些事情,公公都知道得這麼清楚?」

  「那當然了!」李公公驕傲的挺起胸膛,嗓音也拔高了好幾度。「不論是貢品或是獻禮,只要是進了宮裡的種種,小至畚箕掃帚,大至屏風擺件,都要進內務府建檔歸檔,最後才交到各位貴人手上。」

  「公公辛苦了。」

  聽到這句話,春茵反射性地從懷裡兜出一個小錦袋,塞到李公公手裡,李公公象徵性地推託了幾下,最後笑著收進懷裡了。

  只是最後他又回過臉來,看著那錦盒裡的玉鐲。

  「娘娘,其實這玉面具也不需費這麼多好玉,您若信得過奴才,便由奴才挑幾個去做成了,再給您送去元春宮。」

  「行,你就挑吧!記得,樣式樸素簡單就行,盡快做好。」

  「奴才自當盡力,請娘娘放心。」

  李公公後來只從盒子裡挑出四五個成色相近的青田玉,交給一旁隨侍的小太監收了下去。

  黎嬪主僕兩人走後,李公公轉過身來,對著一旁呆愣著的小夏子說道:「喏,這個先拿去做鄭妃娘娘的,太妃生辰宴在即,先趕出來再說。」

  小夏子接了下來,遲疑了句:「可這是未來皇后娘娘的……」

  話還沒說完,就被李公公狠狠瞪了一眼。

  「那也要看她有沒有那個命爬上去!」

創作回應

藍飛璃
那段根據不可靠消息指出~~~

雖說不知道消息到底怎來,但看到後面,黎爾挑眉,看來是有人在說給她聽,只是不知道是誰,因為那段看起來像在帶故事,可是卻出現一個人的表情動作。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這種寫法,但我是覺得,感覺有點突兀@@

有時候我都在想,每個人的喜好不一樣,但我的喜好是不是不太對?(默思
2021-06-19 22:12:08
珀璠
黎爾聽春茵說的唄~
2021-06-19 22:27:5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