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皇后的品德】 3-2 宮女們的心事

珀璠 | 2021-05-30 09:38:33 | 巴幣 2 | 人氣 55



  ……

  春茵心裡不舒服,表面上只是應了聲諾,將香點完就退出去了。

  「妳別多想。」在她打開門的時候,從帷帳裡傳來了這麼一句話。

  怎麼可能不多想。

  自從知道主子變了以後,春茵心裡就像梗了一根刺,拔不出、去不掉。

  憑什麼?

  憑甚麼要主子死了,北國的真后才能重生?

  到底憑什麼!

  想到自家苦命的小姐,春茵就克制不住自己的眼淚。

  黎玥和皇上的愛情,春茵始終是參與的,她也知道皇上是真的對小姐好,恨不得將天下的奇珍異寶都捧來給小姐,只為了逗她歡笑。

  可是皇上,終究是皇上,他並不是一人的夫君,也同樣不是小姐口中的良人。

  春茵想起那天,黎玥被灌下落子湯的那天。

  天氣很好,春風和煦,坐在門廊上可以聞的見從御花園飄來的花香。

  黎玥剛被告知懷有二個多月的身孕,胎象穩固,這消息讓她心情很好,好到沒了任何防備。

  元春宮上下都沐浴在歡樂的氣息裡,也因此沒人對那面生的小宮女起疑,沒人會懷疑為何陛下御賜安胎湯藥卻不是派身邊的人送來。

  事後回想起,春茵自責萬分,認為自己沒有護好小姐、和小姐肚裡的孩子。

  也差不多在同一時間,淮州發大水,皇上忙得焦頭爛額,不曾踏進後宮一步。

  於是乎,兩人的誤會越結越深,最後就成了黎嬪摔琴、封宮的局面。

  春茵重重嘆了一口氣,人死,當入土為安,可是黎玥的身子卻被真后給佔了,也無立碑塚,自然無人祭祀。

  無人祭祀的靈魂,是會成為孤魂野鬼的。

  她不想小姐成為孤魂野鬼。

  春茵帶著滿腹惆悵和不滿,推開輕綠的房門。

  「小春,妳怎麼來了?」

  「娘娘要妳過去伺候。」春茵的眼腫得像紅色的核桃,因此頭一直低著,聲音聽起來也悶悶的。「寢殿睡的是陛下,娘娘在偏殿,可別走錯了。」

  「好,我立刻過去。」輕綠放下手上的繡活,起身就要走了出去。「是受了甚麼委曲嗎?」

  一聽見她問,春茵瞬間哇的一聲,嚎啕大哭起來,驚的輕綠跳起來一手摀住她的嘴一手關上門。

  「這裡是宮裡,不能輕易哭的!」

  「小綠,妳不懂,娘娘……小姐已經不是原本的小姐了!」

  輕綠皺起了眉,只當她是因為被娘娘趕去休息而不安。

  「妳別多想,娘娘只是怕妳過於勞累,才讓我過去幫忙。」

  「妳跟娘娘說一樣的話!小綠,我看娘娘就是想拉你上來當大宮女!娘娘不要我了──」春茵雖然平時見著像個孩子,有時候心思卻敏捷的讓人心驚。

  輕綠眼神一黯,似是想到甚麼不快,但仍是安慰著春茵。

  「妳在說甚麼傻話!妳與娘娘自小一塊長大,娘娘怎麼可能不要妳?」

  她們都是小姐從娘家帶進宮裡來的,輕綠年長春茵兩歲,本來也是一直都待在黎玥身邊伺候,後來因為毀了容,才被派去做些不輕不重的活。

  春茵抹了抹臉,抽著鼻子說道:

  「娘娘已經不是原本的小姐了,小綠,有些事我不能說得太白,妳快去吧。」

  「好,那我先過去,妳休息一下。」輕綠拍拍她的肩頭,說:「什麼都別想,好好睡一下吧。」

  春茵悶悶的嗯了聲,趴在桌上一動也不動了。

  輕綠一路上都在思索春茵說的話。

  “娘娘,已經不是以前的小姐了!”

  這句話,到底是甚麼意思呢?

  未時,太陽已經斜向了西方,打更的報著時,寢殿那兒,王公公也過去叫時辰了。

  「陛下,是否讓奴才去喊娘娘?」王傳祿微躬著身軀,問道。

  陛下要離宮,無論是誰都要出來恭送的。

  烏紹看著偏殿緊閉的房門,擺擺手表示不必了,轉身一走邊出了重華門。

  「告訴他們朕今晚過來陪黎嬪用膳。」

  「陛下,方才鄭妃的人才剛來問過,您今晚是否要去朝和宮啊?」

  「朕也許久不見鄭妃了,也好,朕去看看她,順便讓她也教教黎嬪如何掌理後宮。」烏紹如是說著,彷彿完全不知情鄭妃和黎嬪之間的過往恩怨。

  王傳祿聽了,嘴上應了聲諾,心裡則不斷腹誹著。

  陛下這哪是要讓鄭妃教黎嬪啊,分明是想讓老虎吃掉小白兔啊!

  此時的王傳祿還不知道黎嬪早就換了人,到底鹿死誰手還猶未可知。

  --------
  
  ……

  朝和宮位於元春宮東側,鄭妃的居所,其輝煌程度與承德殿有得一拚,鄭妃的受寵程度,光是用看的就看的出來。

  不過這裡說的受寵,可不是皇上天天晚上會來的受寵,全北國都知道,北國因為真后信物一直不降世,各地爆發大小天災,東邊乾旱、西邊就澇災、北邊風災、南邊就地牛翻身,簡直都在比慘,搞得烏紹光是處理賑災就火燒眉毛和屁股,怎麼可能有空跑去后宮和嬪妃們你儂我儂。

  更何況,北國的后宮裡,黎嬪封宮不見君王、木槿言入府那晚出了點意外,一直備受冷落,而她也沒有想往烏紹面前湊的樣子,就只剩下鄭妃還像個正常的妃子,會三不五時往御書房送點心茶水伺候筆墨,只期待陛下能有空常到朝和宮過夜或是有被召寢的機會。

  對烏紹來說,政事忙碌之餘,閒暇時間可以看幾眼美人紓紓壓,讓眼睛吃吃冰淇淋,何樂而不為?

  說起來,鄭妃算是宮裡最資深的貴人了,三位妃子裡,她從烏紹還是皇子的時候就被迎進府裡當側妃,第一年就生下了兒子烏襗,烏紹榮登大寶後,曾想過封她為鄭貴妃,卻被群臣以真后未出,嬪妃為份不宜太高為由反對了。

  可惜的是,烏襗在五歲時染上怪病而死,正好就在天災爆發前幾天,烏襗死後,就傳出黎嬪有喜的消息,鄭妃傷心過度之下聽見這個消息,氣得幾度暈死了過去。

  怎麼她的孩子死了,黎嬪就有了孩子!

  於是乎,宮裡的兩個孩子相繼殞落,烏紹痛心疾首,只能更潛心於政務,希望能沖淡一些喪子之痛。

  玉榻上的美人翻了個身,長長的青絲繞過瘦削的肩頭垂到地上,柔軟的綢緞勾勒出的優美身形被薄紗簾輕掩著,清甜的香氣裊裊,勾勒出一幅令人春心蕩漾的圖畫。

  可惜,無人欣賞。

  一名宮女端著洗臉水進來,身上衣著華貴不亞於世家大小姐,可見得她在朝和宮裡的地位不低。

  「娘娘,該起來了。」她走近玉榻,輕輕搖了搖榻上的美人。

  鄭妃睜開了眼,一雙美眸雪亮有神,五官如粉雕玉琢的玉面娃娃,膚若凝雪,唇如胭脂般透紅。

  她床上稍稍活動了下僵硬的筋骨,去除殘餘的睡意。

  「花嫸,扶本宮起來。」

  「諾。」

  花嫸伺候著鄭妃洗漱,邊說著方才小順子來報的消息。

  「陛下說晚上會來朝和宮陪娘娘用膳呢。」

  鄭婉婉輕嘆一口氣。

  「陛下也是許久不進後宮了。」自然,也是許久不見不碰她了。

  花嫸挽著鄭妃的秀髮,用一種不以為然的語氣說道:「那可不,今日午時陛下去了元春宮陪黎嬪吃飯,午憩還歇在元春宮裡。」

  ……只是兩人沒睡一起!這後半邊的話,花嫸瞞了下來。

  鄭妃立刻就沉不住氣了。

  「妳不是說黎嬪這輩子都不會再見皇上了嘛!」
 
  「娘娘,黎嬪如今是信物選上的皇后了,她和陛下從今往後,即使有天大的恩怨也得日日見面的呀!」

  古籍曰:真王、真后政同朝、行同居、眠同寢、葬同陵,如君子相待相持,有所為而有所不為,國昌盛之根本。

  花嫸不必說明白,想必鄭妃也已經想到了同一處。

  「這樣不行,花嫸,我們得好好想想辦法。」

  站在鄭妃的背後,花嫸輕輕的插上一隻金步搖,笑得令人心裡發毛,彷彿她插的不是髮髻,而是仇人的心臟。

  「自然會有辦法的,娘娘莫慌,今晚不就是一個大好機會嗎?」

  「說的對,花嫸,將本宮那件繡著百合的外褂拿出來吧。」

  花嫸應聲,又問:「娘娘,那那些香……?」

  「妳看著辦吧。」

  花嫸應是而去,盡心盡力地準備著晚上的小宴。

  --------

 

創作回應

藍飛璃
怎麼她的孩子死了,黎嬪就有了孩子!

於是乎,宮裡的兩個孩子相繼殞落,烏紹痛心疾首,只能更潛心於政務,希望能沖淡一些喪子之痛。

這兩段中間建議補一下孩子死亡的事情,簡略提過就好,因為前面有說過怎麼死的了,但畢竟前一句是說黎嬪有喜,後面突然這樣接,文句的連接性就中斷了,因為前面只掛一個,一個剛懷上,下面一句突然說兩個都掛了,怎這麼突然?
2021-06-07 13:52:56
藍飛璃
再來是這裡。

站在鄭妃的背後,花嫸輕輕的插上一隻金步搖,笑得令人心裡發毛,彷彿她插的不是髮髻,而是仇人的心臟。

笑得令人心裡發毛前面也補一下表情的轉折,不然看了,真的覺得毛...毫無連接性的,直接連到鬼片的恐怖微笑。XDDDD
2021-06-07 13:54:32
藍飛璃
其他部分,我很滿意~(咦?

是說,如果有更多讀者願意看一看,給予回饋的話會進步更快。畢竟大家的觀點不一樣。
2021-06-07 13:55:34
珀璠
謝謝,有妳這麼認真看我就很滿足了!
我把這些點記下來,當寫新進度卡住的時候再來改一下(。ì _ í。)
2021-06-07 14:59:5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