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皇后的品德】3-1 談判

珀璠 | 2021-05-30 09:37:28 | 巴幣 2 | 人氣 58


  ……

  進了寢殿,黎爾碰地一聲甩上門,追上來的春茵碰了一鼻子的灰,只好守在了門外,暗自決定等等裡面不管出了甚麼聲音她都絕對不進去。

  「臣妾覺得有些事情該和陛下說清楚,不妨坐下好好談談。」

  烏紹一邊脫朝服,一邊聽她說話。

  「但說無妨。」

  見他沒有反對,黎爾清了清喉嚨,不再自稱臣妾,但仍尊稱烏紹為陛下。

  「首先,我來這裡,雖然表象上是陛下的黎嬪、陛下的皇后,可我們兩人並沒有感情基礎,陛下應當知道在我生活的地方,男女是互相自由戀愛最後結婚,當然,生孩子也是你情我願的事情。」

  「所以,充其量陛下與我現在只是朋友,陛下是皇上、我是皇后,我們地位平等,若陛下要納妃,可以!同樣的以後我遇到心儀的男子,我也要接回宮裡來住。」

  黎爾義正詞嚴地說完,喝了一大口茶,絲毫無懼的看著已經脫完朝服坐在她對面的烏紹。

  此刻的他,雙眸垂著,面上看不清是甚麼情緒,手上轉著一顆玉珠,不知道在想些甚麼。

  門外豎起耳朵偷聽的春茵,背後汗濕了一大片,在心裡不斷吶喊著:「娘娘快住嘴啊!」

  說實在,烏紹還真沒想過黎爾會提出這些要求,雖然他一開始便知道她並不像一般世家大小姐那般。

  倒是有點有趣。

  「說完了嗎?」

  黎爾小心翼翼地瞧著他的臉色,聽見他問,便歪著腦袋想了一下,說:「還有,陛下不能關著我,我想出去的時候就可以出去。」

  烏紹挑眉,心想這女人果然會向他要求自由之身。

  可往往困住人的,又怎麼會是冰冷的城牆和命令?

  「那妳可以告訴朕,若朕可以答應妳這些條件,妳有甚麼回報?」

  「我會當好這個皇后,陪著你演戲還是做甚麼都可以。」黎爾說,後來又覺得自己少說了甚麼,趕緊補上一句:「除了行房和生孩子。」

  啪的一聲,玉珠被捏的粉碎,化成了細沙,一股威壓立刻襲來。

  黎爾藏在袖子裡的手握成了拳,不由自主地顫抖,但仍然佯裝鎮定的看著他。

  這就是傳說的霸王色?

  「你生氣了?」黎爾不停告訴自己表情要淡定、語氣要淡定,目光也要力求淡定。

  烏紹卻怒極反笑,說道:「妳也知道朕會生氣?」

  「說實話,我不知道陛下是生氣哪一點,說出來才好討論不是嗎?」

  講白點,黎爾覺得烏紹要是個正常的男人,根本不會答應她的條件,他會生氣才是正常的反應。

  「除了最後一點勉強可以通融,其他的不可能!」

  黎爾聽烏紹這麼說,知道他還肯好好討論,心情稍稍放鬆了一下。

  只是話又說回來,當皇后的其中一項重點工作便是充實後宮、為皇室開枝散葉,女人一多,便多有紛爭,在這后宮之中,最重要的便是穩固地位,若要穩固地位就要生孩子,可若是沒有感情基礎的話,她根本做不到啊!

  再說了,若是可以和烏紹好好培養感情,一旦真的對烏紹動情,她怎麼可能還肯親自幫他挑美女入宮然後勸他去跟其他女人滾床單?

  矛盾、實在是太矛盾了!

  想到這些,黎爾的頭就痛得要命。

  她煩躁地抓亂了自己的頭髮,頹喪的趴在桌上。

  烏紹看著她如此,心裡五味雜陳。

  想發作也不是、想走也不是,想直接躺床去睡也不是。

  雖然烏紹很想爆發一場小宇宙,扭頭就走,再冷落她個幾天,最後她還不是會乖乖的跑來討好他?

  宮裡的女人一向是如此的。

  可黎爾不是,她充其量只是在宮裡生活了一個月而已,可她在那自由的世界生活了幾年?二十五年!

  烏紹很確定的是,這女人根本不會理他滔天的怒火,如果逼著她做任何她不願意的事情,她可能還會傾盡全力抵抗。

  直覺告訴他,這個時候擺任何皇上的架子都沒有用,還是乖乖地坐下來,和平地尋求一個解決之道才是上上策。
 
  兩人沉默許久,最後,烏紹幽幽開口了。

  「這樣吧,以半年為期,若是妳在封后大典前能夠通過后裔司的訓練,成為合格的皇后,朕就許妳自由。」

  后裔司,說白了就是為那些被信物挑上的女子教授皇后之道的單位。

  黎爾的腦袋叮鈴了一聲,猛地從桌上爬了起來,卻又萎了下去。

  烏紹看著黎爾的反應,臉黑了半邊。

  這是不願意了?

  卻只見黎爾又再度像個貓熊一樣趴在桌上,用悶悶不樂的聲音說:

  「可是,萬一沒辦法呢……」

  烏紹忍俊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麼說莫不是皇后對自己沒有信心?」

  黎爾白了他一眼,嬌嗔道:「你不懂啦!」

  「這樣吧,朕可以答應妳,若是封后大典後三年內皇后能生下孩子,不論皇子或公主,朕以後便不再納妃。」

  黎爾歪著頭想了一下。

  三年生一個娃,扣掉懷孕的時間10個月左右,那還有2年2個月的時間培養感情。

  「行,我覺得可以。」黎爾站了起來,將已經亂了的頭髮上的髮簪都解了開來,用手指慢慢梳開打結的地方。

  烏紹垂下眼眸。「依妳現在的資質,當皇后尚且不及,朕從明日開始會親自教妳武藝,至少有一身自保的能力。另外妳的琴棋書畫等等各項技藝,朕也會著人來教妳,在大典前,朕會不時來考核,一次不過便禁足一月,妳可接受?」

  「可以。」在聽見烏紹派給她的工作後,黎爾的眸子裡閃著光芒,天知道她在養病的這個月裡過的多無聊。

  「行了,那退下吧,朕剩沒多少時間可以睡了。」

  「祝陛下安寢。」黎爾說完,便抓起桌上的釵環,快速地離開了。

  黎爾一出寢殿,春茵立刻就迎了上去,為她加上披風和暖手爐。

  「娘娘惹陛下生氣了?」

  「沒事沒事!」雖然烏紹是真的怒了一下,但是無妨。

  「娘娘可別吃虧了呀,陛下精明著呢。」春茵一臉擔憂,剛好一陣冷風吹來,惹的她一陣哆嗦。

  黎爾皺起眉來,摸了摸春茵身上的料子,臉色沉了下去,立刻就將暖手爐塞給春茵。

  「元春宮裡的宮人穿的都是這種料子?」

  「是的,普通宮女和太監一般穿的都是最便宜的棉錦,另外就是各宮小主們賞賜布料下去做的衣服。」

  黎爾靜靜聽她說完,用力的搓了搓春茵的衣袖,只見衣服很快被搓出了一個小洞。

  不只黎爾傻眼,就連春茵自己也傻眼了。

  「難怪春玉、春華她們最近都來說衣服不暖......」

  「陛下登基以後,真后的信物一直沒有出現,北國各地都鬧天災,陛下忙不過來了,才將後宮內務都交給鄭妃打理,這幾年鄭妃一直沒出甚麼亂子,陛下也就沒將掌理之權拿回來。」春茵如是說。

  傳聞鄭妃和黎嬪二人不合,看來是真的啊!

  雖然這個月裡黎爾都沒和鄭妃打過交道,可現在看來鄭妃也是暗地裡使著絆子,看著春茵忿忿不平的模樣,這些小丫頭們私底下吃的苦可不少。

  進了偏殿,屋子裡燒著銀炭,春茵總算止了發抖。

  「陛下開了國庫賑災,想必這幾年宮裡的用度也是緊巴巴的。」黎爾邊說,邊躺進暖烘烘的被子裡。「春茵,你們睡的地方暖嗎?」

  「娘娘是問春茵睡的地方還是宮裡其他姊妹們的住處?」

  「妳都說來我聽聽。」

  「春茵的份例裡有一小份炭火,自然是暖的;其他人是四人一間的大通鋪,睡的是暖炕,擠一擠應該也還算暖。」

  春茵說的保守,黎爾大概也猜得出來大部分宮人的生活品質都不好。

即使睡的是暖炕,暖炕燒的炭用的是各宮的份例,元春宮的份例雖然不敢明面上扣了黎爾的,但卻敢扣了宮人用的份。

  估計鄭妃還當她是當初懦弱無害的黎嬪呢!

  黎爾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春茵啊,妳也歇一歇,讓輕綠過來伺候吧。」

  聽見黎爾這麼說,春茵點著香的動作明顯頓了一下,心裡泛起酸來。

  娘娘終究還是想培養新人嗎?

創作回應

藍飛璃
我覺得男主角炸毛的地方,如果可以補上一下他的心情轉折、眼神和動作的變化。

不然往後看的感覺,就跟女主角一樣,咦?你生氣了嗎?好突然啊⋯⋯XDDD
2021-06-06 18:47:39
珀璠
親身體驗一下當女主角的感覺XD
2021-06-06 19:20:3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