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星露谷物語】病嬌賽巴斯蒂安十心事件——懸崖的體溫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 2021-05-30 08:00:03 | 巴幣 24 | 人氣 264


  賽巴斯蒂安搬過來跟我一起住了,雖然大部分的東西都還在原本的家中。和羅賓的說法是希望先搬出來冷靜,分開住或許能減少摩擦。
 
  儘管羅賓笑得勉強,依舊答應。
 
  賽巴斯蒂安沒有接案的時候會協助我農場的工作,每天早晨可以看到他的臉龐,晚上回來時他會幫我留一盞燈,自然到讓我無法忽略自己的心情。
 
  我想,一直維持這樣。
 
  原來我喜歡他。
 
  原來我不只想當朋友。
 
  所以我忌妒山姆……更忌妒阿比蓋爾。
 
(賽巴斯蒂安十心事件)
 
  「茗鳥,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你今天能早點回來嗎?」
 
  「唔……大約六點可以嗎?」
 
  賽巴斯蒂安露出淺淺的笑容,回了我一句可以。他很自然的將手放在我的頭上,像是撫摸小動物一樣的摸著我的頭,他的手指玩著我的頭髮,讓我恍惚有種髮絲也有了神經,讓我觸電的錯覺。
 
  心臟跳動的聲音震耳欲聾,我擔心賽巴斯蒂安聽見我的心跳聲。
 
  但我不想他停下。
 
  「你的臉……很紅?」
 
  「沒、沒有……!那個、我,我先出去了!」
 
  幾乎是落荒而逃的我,沒辦法分出多餘的心神去注意賽巴斯蒂安的表情──帶著一絲絲偏執,若有所思的表情。
 
  時間過得很快,我回到家中,賽巴斯蒂安已經在門口等著。他遞給我一個安全帽,拍了拍機車後座。
 
  「上來吧。」
 
  等我跨坐上去後,賽巴斯蒂安拉著我的手,抱緊了他的腰。我整個身體貼在他的背上,他的後背讓人溫暖。
 
  瘋聲呼嘯而過,蓋過了心跳的聲音。
 
  我們到了懸崖邊,這裡可以看到塔塔城的燈光,喧鬧而繽紛。
 
  我知道賽巴斯蒂安嚮往城市,也許那對他代表自由。
 
  「這裡我很少帶人來,男性你是第一個。」賽巴斯蒂安站在我身後這麼說著,我們的距離很近,近到幾乎貼在一塊。我不太敢動,他的手幾乎要將我圈在他的懷中,耳尖有些養,他的吐息溫熱而繾捲。
 
  「之前帶來的人是阿比蓋爾嗎?」儘管因為親近而欣喜,但吐出的話語卻不怎麼讓人開心,心底的旋繞已久的話語脫口而出,「賽巴斯蒂安,我知道你曾和阿比蓋爾關係非常親密。」
 
  「……」
 
  許久不曾出現的寂靜在我倆之間迴繞,我抓住對方的手,試圖讓自己強硬一點。「我們之間有些東西已經變質了,賽巴斯蒂安,我認為我們有必要好好談一談。」
 
  畢竟我們都是男生,如果他……如果他只喜歡異性,那我必須花時間將這份感情小心翼翼的藏起來。
 
  「……」
 
  他依舊沉默,但圈著我的手臂越來越緊,緊到幾乎勒住我的脖子,讓我喘不過氣時,他的聲音傳來,帶著一點瘋狂,「所以?你想要逃跑?」
 
  「親愛的,你答應過不會離開我的。」
 
  賽巴斯蒂安的力氣出乎意料之外的大,我被他甩到地上,而他跨坐在我身上,居高臨下的看著我,我發現他的眼底黑的看不清他的情緒。
 
  他的手掐住我的脖子,力量一點點的加大。
 
  「這並不好玩,茗鳥。或許我不該帶你來的?」賽巴斯蒂安的聲音有些飄渺,肺部的空氣有些不足,讓我有點暈眩,無法好好思考,「如果我殺了阿比蓋爾會比較好嗎?但我必須先折斷你的腿。」
 
  「我不想再一個人了,茗鳥。」
 
  臉上有些濕潤,我迷迷糊糊地發現賽巴斯蒂安正在哭泣。
 
  脖子上的力道大到讓我無法呼吸到空氣,再過幾分鐘我就會休克死亡,身體下意識掙扎,原本用力抓著賽巴斯蒂安的手指也漸漸疲倦,我用最後的意識,想要抱緊對方。
 
  「不要……哭……!」
 
  「!」
 
  掐在脖子上的手放鬆了力道,大量的氧氣灌入了肺部,我用力咳嗽了好幾次,一邊抓著賽巴斯蒂安的手,一邊讓自己平緩下來。
 
  「咳……賽巴……斯蒂安,呼……」我知道對方的情緒不太正常,我知道我應該要逃跑,可是我做不到。
 
  我還是喜歡他。
 
  我起不來,所以我把他拉到我的懷裡,用力的抱緊他,我們一起躺在地上。他的身體很僵硬,我可以聽到他的啜泣聲,他很無助,而我到現在才知道。
 
  「我只是,吃醋了,賽巴斯蒂安。」思索後,我說著,一下一下輕輕拍著他的背部,「我沒有想逃,我想和你在一起。」
 
  頓了頓,我壓抑的羞澀,繼續說,「我……喜歡你。」
 
  賽巴斯蒂安猛的起身,與我四目相對。
 
  「即使我想殺了你?」
 
  「即使你想殺了我。」
 
  他猛的低下頭,像是在確認什麼一樣,他的吻猛烈而粗暴,我被迫承受,像大浪裡的一艘小船,隨時都有可能被漆黑的感情吞沒。
 
  或許早就被吞沒了。
 
  空氣被用不同的方式掠奪,唇齒間都是他的氣息,濃的化不開的渴求糾纏著。他放過了我,脖子上密密麻麻地傳來疼痛,他啃咬著,像是飢餓的肉食性動物撕咬著自己的獵物。
 
  「唔……啊……!」
 
  很痛,牙齒幾乎陷進自己的體內,肉好像要被撕扯下來的恐懼讓我發出泣不成聲,賽巴斯蒂安並沒有放過我,他壓在我的身上,不讓我逃走。
 
  他的呼吸聲很重,擁抱著我,品嚐著我,禁錮著我,傷害著我。
 
  衣服被掀起來,細麻的疼痛,火燒的痛意在身上每一處。我扭動著身體,既想逃,又不想逃,胸前的乳尖被撕扯著,被舔弄著,我可恥的感受到了舒服。
 
  「賽巴斯蒂安……賽巴斯蒂安……!」
 
  他的動作更加的瘋狂粗暴,像是被拋入水中,兩個人都在渴求著活下去的空氣,瘋狂地確認彼此的存在。
 
  「我不會讓你逃走的。」賽巴斯蒂安的聲音沙啞,飽含情慾,他並沒有徵求我的同意,也不需要我的同意。
 
  我永遠也不會拒絕他,我想。
 
  撕裂感傳來,讓我哭喊著,他的動作並不溫柔,帶著粗暴,帶著想殺死我的意圖。
 
  「茗鳥,我親愛的茗鳥。」他的手抓住我的手,咬著我的手指,吻著我的指尖,挺動著腰,用力而瘋狂的貫穿我,「我只有你一個人了。」
 
  這場歡愛並沒有舒服,只有掠奪以及侵占。
 
  「嗚──好痛……賽巴斯……好痛!」
 
  他並沒有理會我的哀求,直到我的痛覺麻木,直到我支離破碎,直到我身上裡裡外外都是屬於他的氣息。
 
  在昏迷之前,我聽到了他說愛我。
 
  賽巴斯蒂安哭著說愛我。
 
==賽巴斯蒂安==
 
  我想帶他去我喜歡的地方,那裡裝載了我所有的黑暗的念頭,卻也是救贖我的地方。
 
  但我好像搞砸了一切。
 
  任何讓他想離開我身邊的可能性都讓我受不了,讓我想毀掉一切,我想將茗鳥鎖起來,他必須一直陪著我。
 
  哪怕是一具屍體。
 
  他答應過我的,會陪我,永遠。
 
  即使如此,他還願意說喜歡我,但我實在是太害怕了。
 
  我必須確認對方是不是真的不會離開我,而不只是一個虛假的美夢。
 
  如果這是美夢,那就讓他維持一輩子吧,千萬不要讓我醒來。
 
  我想要你,我需要你。
 
  求你了,愛我吧。
 
  我……不能沒有你。
 
  為此不論任何代價。
 
  我愛你。




下一話魔改,怕被雷的記得說
我要通篇開車,車車開起來
感謝太太看完文還幫我撇了幾張圖,太香了,嗚嗚嗚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