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20章 狄隊長

知閒言炎 | 2021-05-29 08:00:04 | 巴幣 40 | 人氣 230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兩輛雲豹輪甲車在一場演習中,意外穿越回到光復初期的台灣!故事從日本投降一路發展到228事件,在未來人與當代人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中,交織出多條跌宕起伏的故事線。

兵營沒了日本兵,一早就有膽大的民眾直接闖了進來,不少人還圍著停放雲豹的車棚和小治他們的營舍駐足參觀;在失序的情況下,營區的腳踏車還被偷走了好幾輛!小治隨即命羅排、弘爺,帶人驅離這些群眾;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把闖進來的群眾逐出兵營,然後再安排自己的衛哨。就這樣,他們換靠自己的力量,輪班把守大門。

三天後,傍晚,小治來到營門和羅排換哨。才剛交接完,羅排就指著對街的麵攤說:「看到那個男的沒有?」

小治往麵攤看去,沒發現哪裡有異,反問:「怎麼了嗎?你又發現哪裡不對勁了?」

羅排除了IT專長外,他對周遭人事物的觀察也是極其敏銳;從反常的演習劇本、到詭異的山區風景,只要哪有不尋常的跡象出現,他都能第一時間察覺。

「這幾天,只要輪到我站哨,就會看見那個男的出現在麵攤!」羅排抬起手來,準確地指出麵攤前,一名頭戴黑色紳士帽的男人,認真的說:「前天我站早上,他在;昨天我站晚上,他也在;今天我站下午,他還是在!我懷疑,那人在監視我們!」

但小治不以為然,還說:「也許是對雲豹好奇的民眾吧,你看柵欄外那群小屁孩,每天都爬到樹上往兵營裡探頭探腦的,我們早就是觀光景點了。」

「唉~算了、算了,跟你扯這些也沒用。」羅排擺了擺手,懶得再跟小治多費唇舌。接著他話鋒一轉,又問:「咱們就快斷炊了吧,總不能靠著典當每個人的手錶過日子,總有一天會沒東西可當!」

由於日本人沒有留下太多物資,經濟危機很快成了痛點!另一方面,是羅排很擔心再這樣耗下去,早晚有天該輪到他去典當東西!

小治:「放心,至少我們還有槍。」同時還拍一拍手上的T-91,暗示大不了落草為寇!

羅排乾笑兩聲,略顯無奈表示:「你還真幽默。」然後自己默默回去休息了。

事實上,小治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回頭,他把大夥聚在一起商議對策,該如何解決日益嚴峻的經濟壓力;但討論一整晚,最終無果。清點一遍所剩財貨,所幸尚有餘糧度日,在想到其他更好的辦法前,只能過一天,是一天了。

11月1日,晌午,兩輛軍卡來到馬場町兵營,在門口拒馬前停下。當時站哨的阿偉欲上前查明意圖,可他話還沒來得及問,卻見後車斗從帆布裡頭陸續跳下來五、六十名武裝士兵,二話不說便將阿偉壓制在地,還拿槍抵住他的腦袋!

這群士兵,手裡持舊式木托步槍,著深芥末色棉布制服,上身繫掛武裝帶,兩腳打著綁腿,眼神充滿了肅殺之氣!一名身著芥末綠呢面軍裝,身型高瘦,儀表體面,相貌俊俏的軍官從副駕跳了下來,用輕蔑的眼神看向從營舍衝出來的小治一行人。接著,軍官舉起右手比劃一下,他的兵士們立刻上前將小治他們包圍起來!一時半刻還搞不清楚狀況的他們,平舉雙手,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聽說有支國軍部隊先我們一步來到台灣,還代我軍接受鬼子投降,敢情就是你們?」那軍官操著北方口音,不疾不徐的問道。

小治沒回話,先指著被壓制在地的阿偉,嚴正說道:「不好意思,能不能請你先放開我的人!」

軍官擺了擺手,接著阿偉讓人拽起,並押來小治身旁。

軍官先行自介:「我是國民革命軍第70軍107師,憲兵隊上尉中隊長"狄家興"。」這名看上去還不到30歲的舊國軍軍官,口氣傲慢,神情不可一世。他接著又問:「你又是什麼人?報上軍銜、番號。」

小治:「我是第四作戰區,機步600旅,機步三營二連中尉副連長"何宇治”。」

"狄隊"皺起眉頭,斜歪著嘴呲了一聲,再問:「什麼第四作戰區?雞......雞不600旅的?我聽都沒聽過!你說吧,你們旅團長叫什麼名字?」

小治隨即把戰區指揮官、旅長、營長的名字一五一十給報了出來,也顧不上洩不洩密的問題了。

狄隊:「哼,完全沒聽過的人物,他們都黃埔幾期的?」由於眼前這幫人來路不明,怕得罪人,於是投石問路,先摸清他們後台再說。

但小治被問懵了,什麼黃埔幾期?他只知道長官們都是鳳山陸軍官校畢業,至於官校幾期,這個他還真不知道。

查理這時趕緊跳出來搭話:「唉呀呀,這位狄隊長、狄上尉,您辛苦。我是英國BBC的記者,我叫曹伯傭,這是我的名片。」然後掏出皮夾,取出一張名片遞給狄隊。

查理看得出來,狄隊雖來者不善,但還保有幾分理智,尚能溝通;要換做拉美、非洲、中東常見的毒梟、軍閥、恐怖組織,才懶得跟你侃那麼多有的沒的。

查理陪著笑臉,客氣地說:「是這樣的,貴部初來乍到,又是拔山、又是過海的,一路顛波也不容易,辛苦你們了。」先謹慎的恭維一番後,話鋒一轉,再說「這不,大戰剛打完,很多部隊都被打散,也很多部隊被整編或重組;咱們這個單位剛成立不久,可能還沒來得及......。」

查理話沒說完,大門外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原來是新編部隊啊,難怪我一直"踩"不到你們的底。」小治與狄隊,兩撥人馬,目光不約而同朝大門方向看去。

一名年約三十多歲,鷹勾鼻、小戽斗,頭戴黑色紳士帽,身著鐵灰色中山裝,右胸還別著一枚圓形青天白日胸章的男人走了進來。1米8的高挑身軀,卻穿著一雙不符比例的大皮鞋;即便如此,他的步伐卻輕快無聲,行走如風!

創作回應

Reineke
還有希望小治有一點警覺心,看得急死了
2021-05-29 13:23:11
知閒言炎
哈哈哈,其實我自己寫到這裡,也不禁替他著急!
2021-05-29 13:33:12
春眠小虎
這不是警覺心的問題了,連黃埔軍校都不知道,還有前面遇到日軍到現在的日子,都沒理解到自己歷史真的差也不惡補,後面也沒考慮到遇到這時代國軍怎麼解釋,只能說根本腦袋遲鈍= =a
2021-06-05 13:00:24
知閒言炎
您點出了一個細節。小治的人設,我是參考當今90後00前的年輕人;他們教改後的世代,許多歷史知識鏈已和90前的我們大不相同。
2021-06-05 15:13:0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