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異世界冒險者傳 160.執著

破破內褲老師 | 2021-05-29 07:42:14 | 巴幣 20 | 人氣 139



        夜空--盛開的黑色玫瑰遮擋住了碩大明月,嚴冬的積雲在暴風下旋轉起舞。被白雪覆蓋的潔白大地,無數漆黑的巨大刺藤漸漸將其吞噬。        

       --《劍姬》夏薇丹妮 · 絲綠蒂,全身纏繞宛如火焰、經過焠鍊的魔力。盤起的深紅色長髮,在魔力的祝福下變得猶如星星般一閃一閃的發光。

       擺出《海洛德刺劍術》的經典突刺技。任何人都能從那純粹的動作中,感受到刺劍術獨有的尊貴氣息與本人的野性合而為一。甚至在冬日積雲不復存在;裸露而出的星空之夜的籠罩下,《劍姬》就像從天界降臨的星座女神,讓注視之人心懷敬畏、敬仰、敬拜。而這也是她的另一別稱--《千錘百鍊之星火》的由來。

       她手中握著的細劍也纏繞著魔力,細長的劍身上更是出現猶如刻印的符文。那與競技場時所用的武器不同。並非視為"對手",而是視為"敵人"時才會使用的魔劍。

       此劍造成的傷不會自動復原、血無法凝結,甚至夏薇丹妮的魔力之火會附加燃燒的傷害。包含另一手抓住的爪刀,都是專為她本人量身打造的名劍。

       --踏步

       伴隨著《劍姬》一個小動作的踏步,擺脫疾風的神速一擊便直直前進,是一心只為刺殺抵擋者而做的攻擊。

       然而攻擊的目標,並不是魔物、怪物,更不是小白化成的人造《魔神》,而是貝利亞爾 · 沃坦。

       噹--

       劍與劍產生而出的強烈火花化為一陣閃光,彼此的魔力在激烈碰撞下產生了衝擊,肉眼可見空氣隨著四散的雪花被擠壓得向四處亂竄。

       「 在這麼短的時間居然又變強了啊,貝利亞爾。--但是,以為憑這樣就能阻止我嗎?」

       夏薇丹妮面帶冷冷的猙獰怒顏,將力量壓在貝利亞爾的身上。

       若雙方都拿出全力,現在的貝爾沒有絕對能贏的自信。如果說絕對或一定,那是對她;對《SS》級頂尖冒險者的污衊。

       --但那前提是只有貝爾一人的話。

       夏薇丹妮轉身跳開原有的位置,一堵石牆赫然出現在兩人之間。

        「 貝利亞爾!」
        
       沒有施放奇蹟術的克希里德,將並列思考的餘裕放在搬運自己的石之手上。同時面對眼前由漆黑藤蔓編織而成的"巨大網子",以身後展開無數魔法陣,以機關槍的形式,不斷射出猶如彈幕般的石彈反擊。

       克希里德在幾次試探後猜測,恐怕以小白為核心的那個人造《魔神》,所揮舞的黑色藤蔓能夠擾亂或分解瑪娜的變化。

       魔力由瑪娜化成、物質也是瑪娜構成,世界所有的原型皆是瑪娜所構築而成。也就是防禦不能、魔法也會被瓦解,是極度惡劣的能力。

       但幸運的是,引起的衝擊所造成的破壞是可以的,像貝爾或夏薇丹妮這種超人甚至怪物級別的程度,所做出的攻擊可以很輕鬆的達到炸彈級別的衝擊。而且魔法只要用數量壓制黑色藤蔓分解的速度,也能造成一定的攻擊效果。

       因此,克希里德才會選擇用石之手移動自己,同時消耗大量魔力,用數以萬計的《一階》魔法石彈進行攻擊。

       但即便這樣,面對生長越來越多的漆黑藤蔓,其所編織而成的"網子"也越來越大,甚至逐漸擴大到能將整座城牆吞噬;能用海嘯形容的程度,這時數量的優勢已明顯無法持續下去。

        察覺到此事的貝爾轉過身面對成群的漆黑藤蔓,將"自重"甩向身後,瞬間化為一道雷光,掠過由藤蔓構築而成的漆黑網子。隨著貝爾將【虛斷刀 · 闇無】收進左手裡後,張開大口的漆黑之網也被劈成兩半。

       「 嗚…… 」

       持刀的右手感到一陣麻意。這是貝爾現階段的身體仍舊跟不上技術展現的證明。

       而且也不能一直使用虛斷刀,雖然威力強大,但正因為如此,才會害怕不小心就傷到作為核心的小白。

       --而這也是為什麼貝爾等人在阻擋夏薇丹妮的原因。

       貝爾等人的目的是抓住作為核心的小白並且淨化她,然而王宮騎士團副團長,並沒有理由去服從這點。

       --只要將其殺掉即可。

      哥布不可能接受,貝爾也不可能。克希里德則用「如果連一個小女孩都救不了,又要怎麼追上師傅?」為理由。

       因此現在的局面是3對1對1。

       「 啊啊啊!」

      面對無數比人還大的黑色藤蔓,哥布沒有露出一分恐懼之心,全身燃起白色之火,化為一道白色流星,衝破眼前阻擋他的所有障礙。
       直到阻礙清除,看到了黑色玫瑰裡的小白時,哥布毫不猶豫繼續衝上去試圖握住。

       然而黑色玫瑰瞬間闔上,轉眼變回了黑色巨塔,同時周圍的所有黑色藤蔓一擁而上,試圖將白色流星吞噬殆盡。

       「 小白大人--!」

       白色的火焰燃起超高溫度,伴隨著一陣絢麗的激光,轉眼便將周圍的所有藤蔓燒成灰燼。

       然後,另一道赤色流星以比哥布更快的速度衝到了黑色巨塔前。

       「 什麼?!」

       夏薇丹妮衝破了黑色巨塔,在它即將傾斜倒塌之時,再次綻放得黑色玫瑰,藏在其中的小白面帶痛苦與悲傷,吶喊著淒厲的慘叫聲。

       「 啊啊啊啊啊啊--!」

       將魔力纏繞在自身身上,夏薇丹妮使出《炎神武裝》。這招是她唯一最接近魔法的招式。其效果相當單純,使身體能力提高數倍,並且身上與攻擊皆附帶燃燒效果。

       看準小白露出的機會,夏薇丹妮用魔力踩住藤蔓,接著再次大大躍向小白,準備一擊將其消滅……

       鏗--

       然而半途卻響起金屬的碰撞聲,金色閃光的出現擋住了夏薇丹妮的突刺,外力的衝擊也使兩人的軌道偏離掉到了附近的地上。

       「 你!」

       夏薇丹妮發洩出強烈的怒火,神速的突刺再次揮出,貝爾勉強以毫米之差避開的同時,夏薇也轉而踢出一腳擊中貝爾的手臂。

       貝爾被踢到了不遠處,但因為事前有進行迴避及受身,所以所受傷害不大,很快得就站了起來。

       夏薇也曉得,所以她便在下一秒衝到貝爾面前再次攻擊。

       貝爾連看都不看一眼,精準的將劍置放於頭部前方,並且用《水月流》將細劍的軌道挪到一旁。然而夏薇順勢被改變方向的力量,轉身揮出隱藏的爪刀。

       鏗--

       貝爾的預讀再次擋住了這一擊。

      「 嘖…… 」

       面對夏薇不爽的咂了嘴,貝爾僅僅露出無奈的微笑。而這時兩人之間突然湧出大量的石之手,同時將夏薇周遭可活動的空間給限制住,並很快的就被大量的石手給吞噬掩蓋了身體。

       「 幹得好!克希里德!」

       貝爾稱讚他之後,立刻轉身用風之力飛向小白。

       但是這片刻已給小白足夠的緩衝時間。深不見底的MP引起了強力的魔力風暴,將周圍的白雪與塵土捲起,從大地、巨塔中長出更多更多的黑色藤蔓。

       「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並且隨著這份淒厲的慘叫聲,周圍大量的藤蔓瞬間張開了數不盡;具有三個瞳孔的眼睛,並且全部的視線全部紛紛投向貝爾

       頓時,貝爾感到一絲的違和感……他便將右手碰向左手……

       「 異常效果沒效,真是抱歉。」

        再次拔出虛斷刀的同時幾乎又將其收回,周圍長滿眼睛的藤蔓便在轉眼間被通通斬掉。

        異常效果是扭曲對方精神的能力。即使貝爾的身體仍是凡人的狀態,但在靈魂方面,卻是實實在在,踏入【神】之境界的至高存在。長久無止盡的歲月,使得貝爾在精神方面甚至遠比面板上的數值還要高。也多虧於此,貝爾並不需要抗性技能就能無視異常效果。

       被斬斷的藤蔓不斷的蠕動。小白眼見異常狀態無效之後,再次發出淒厲的慘叫,使那些被斬斷的藤蔓停了下來,並轉而生出了大量的嘴巴。

       「 --?」

       就在貝爾疑惑的瞬間,他也感知到了那些嘴巴開始生成大量魔力。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數的嘴巴一同大喊,以貝爾為中心發出了強力的震盪波動。將連同貝爾在內的地面變成了無止盡的大坑。

       「 貝爾大人?!」

       哥布在後方準備衝向小白時,看到這幕的他冷不住大喊了起來。而小白也因此發現到了身後的敵人,轉身之後便將那些大量無止盡的藤蔓伸向哥布。

       然而就在這時--貝爾乘著狂風從大坑中昇起,身姿猶如衝浪般滑向天空,接著趁小白還未注意時,轉而舉起劍直直飛向目標。

       等到小白意識到時,貝爾早已用劍斬斷小白的雙手,同時伸出另一隻手釋放出強烈的【蒼藍枷火】開始淨化,然而早已被黑沼侵蝕的小白,只能從中感覺到令人絕望的痛苦。

       「 啊啊啊啊啊啊--!」

      被藍色火焰團團包圍的小白,所在的黑色玫瑰不斷的左右來回甩動,試圖將裡面的"異物"排除。然而即便如此晃動,貝爾仍舊像是沒事般的站在上面。

      可這時,貝爾卻從腳下感覺到了一陣疼痛,他睜大眼睛急忙看向下方,黑色玫瑰中佈滿了隱藏的混濁花蜜,將貝爾的鞋子分解腐蝕掉後,開始從貝爾的腳板滲入進去。

       貝爾同時察覺到,四周的黑色玫瑰花瓣開始迅速闔上。立刻決定了單手釋放藍色火焰的同時,另一手伸向天空,準備釋放風與雷的力量將周圍的花瓣破壞掉。

       但迎來的結果卻出乎貝爾預料。黑色花瓣中產生的磁場不僅干擾了貝爾的魔力發動,使得風與雷的威力大幅衰減,甚至手中釋放的藍色火焰也開始漸漸減弱。

       「 不妙…… 」

       感知四周的黑色花瓣再不到三秒就會完全闔上。腦中立刻預想了幾個方式。--火焰……不行。其他火焰效果不彰,黑炎反而太強了容易波及到自己與小白。

       既然如此就剩武器可以使用。便在繼續釋放【蒼藍枷火】的同時,從左手準備拔出虛斷刀……

       「 呃?!」

       然而右手出乎意料的刺痛與無力,卻反而沒能拔出虛斷刀。--貝爾的身體與技術實行的平衡點,偏偏就在此刻崩壞了。

       「 哇咧…… 」

       就在貝爾吐出此話的同時,黑色玫瑰的花瓣也闔了起來。

       「 別給我"哇咧"啊!渾蛋!」

       克希里德在即將闔上的頭端塞入巨大的石之手。接觸花瓣的石手很快得就被腐蝕分解掉,然而貝爾也在此時彈了出來。

       貝爾所穿的衣服受到一定程度的腐蝕,身上多處有腐蝕的嚴重傷口,人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 喂!貝爾!」

       克希里德急忙趕到貝爾身邊,可此時不遠處將夏薇掩埋的石之手卻突然燃起劇烈的火燄,噴射而出的驚人熱量傳到了克希里德身上,來自怒火的灼熱也讓他明確的感受到了。--對方是真的生氣了。

       只見夏薇擺著一副淡定的表情,可此時的她卻活動著脖子與手臂,眼神直直的盯著貝爾、克希里德,且直直的朝著兩人前進。

       「 貝爾大人!」

       哥布清除了大量藤蔓後,看到了這一幕後便迅速趕往身邊。

       「 《劍姬》閣下,請停止戰鬥吧!貝爾大人有方法可以淨化小白大人!--所以拜託請妳住手了!」

        面對哥布的勸阻,夏薇完全不看他一眼,僅僅是直直的繼續前進。

       「 《劍姬》閣下! 」

        一道熱風突然從哥布身上吹過,疾馳而來的夏薇轉眼間便在哥布的身後。

       哥布慌張地急忙轉頭,試圖伸出手阻止。卻發現手臂早已離開了身體。

       感到訝異的哥布,不禁感嘆《劍姬》的速度之快,同時也讚嘆貝爾大人能夠將其防住的實力。

       但是--對此哥布也感到了心懷愧疚。能夠如願的與小白大人相伴也是因貝爾大人的成功。若隻身一人的自己,在面對小白大人成為奴隸商品的時候,或許只能想到偷或搶的方式。並且在小白被詛咒而變異的這個時候,肯定只能無力的自暴自棄吧?

       明明被王所寄託,擔負哥布林全族的命運,拯救小白大人……哥布林女王的命運。並且為了守護小白大人,只能依靠貝爾大人抵擋劍姬,而自己卻如此的不中用……

       但即使如此哥布也知道,即使這樣的自己不中用,現在這一刻仍是該輪到自己保護貝爾的時候了。

       刺眼的白潔之火在頃刻間噴出了猶如太陽般的閃焰能量,驚人的力量從哥布身上噴湧而出。

       褐色的皮膚在火焰的焚燒下,蛻皮成了無暇的純白肌膚。白色頭髮在火光的襯托下也閃閃發光,原紅色的雙眼卻轉變成了耀眼的金色。那副身姿就猶如第一次覺醒般。

       夏薇對哥布的變化感到訝異,但同時自己也早已擺出了架式。

       神速的一擊迅速揮出,夏薇再次已出現在哥布身後,並朝著貝爾衝去。不到眨眼的片刻,哥布的另一隻沒被砍斷的手也早就離開了身體。

       然而,哥布卻轉身躍向夏薇的同時飛踢了過去。

       夏薇輕鬆側身躲避,準備揮出爪刀進行攻擊時,臉頰卻遭到了意外之擊。

       「 --?!」

       揮出的力量並不足以讓夏薇受傷,但那份力道仍讓夏薇的膝蓋微微一彎。驚訝與困惑的思緒頓時湧上心頭……但更多的是漸增的怒火。

       看向哥布,被砍斷的雙手早已復原,而且對方還擺出一臉歉意……

       「 《劍姬》閣下對不起,我居然揍了妳一拳……明明在下是不能打女人的臉的……這樣要怎麼向王跟小白大人交代呀…… 」

       這不符場合的話也讓夏薇頓住了。在夏薇的人生中,因自己是女人而受到特殊待遇與款待的例子曾出不窮。以前實力還沒被人所熟知的時候,因性別而手下留情的對手也有好幾例。要求她放棄劍術,專心學習家政與尋找婚姻什麼的也有。

       而這種時候,她背後都會浮現出鬼面的樣貌。   

       「 --劍、劍姬閣下?」

       哥布不能明白除了被揍臉之外夏薇更加火大的理由。

       然後當自己意識到後,心臟的部位便被插穿了一個洞。

       「 去死吧。」

       然而哥布手稱著胸口,幾秒的時間那傷口便恢復了原狀,夏薇見狀後便瞇起眼睛……

       「 從大賽那時候就有感覺到了,你這傢伙果然不是人吧?」

       即使是夏薇丹妮 · 絲綠蒂,實力強如怪物的她在種族上仍是人族。輕除了傷,她也不能讓如此嚴重的傷能以這麼快的方式復原。

       加上自己的武器可以阻止對方自動恢復傷口,這代表哥布身上有什麼特殊的能力使夏薇的武器能力無效化。

       「 是的,在下是哥布林。」

       然後面對夏薇的問題,哥布毫不遲疑的講出事實這點,讓正護著貝爾的克希里德傻眼了。

       至於夏薇丹妮不知是信或是不信,但是她閉上眼睛咀嚼消化完這份消息後,便隨之睜開眼睛說著……

       「 既然如此,就讓你去死吧。」

       「 不是已經在做了嗎?!」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色玫瑰闔上後便一直沒有動靜的小白,再次從黑色玫瑰中出現。

       然而漆黑的頭髮徹底得連接在黑色玫瑰上,玫瑰上出現的是數不盡的雙眼與嘴巴。

       夏薇見狀,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 隨著時間越來越強了嗎……?」

       夏薇將要清算的帳放在一旁,決定繼續執行原本的目的。

       然而哥布卻阻擋在夏薇的面前……

       「 在下不會讓妳殺了小白的。若執意如此,就讓在下擋在妳面前吧。」

      「 你瘋了……不,是你們都瘋了。不可能察覺不出來,那頭怪物是不能存在的。我也不可能放任它在國家內,然後等待時間交給你們這群傢伙處理。」

       「 小白大人不是怪物。」

       淡淡回覆這句的哥布,夏薇無奈的嘆著氣……

       「 我也知道你們會這樣說了。」

       隨著黑色玫瑰漸漸綻放,上面的花瓣也越來越多。層數從十幾層增加到數百、數千層。小白則在那正中間不斷的發出痛苦的慘叫聲,無數的帶刺黑色藤蔓從玫瑰中生出 ,並慢慢爬上小白的雙手。

      「 那麼……你們有預料到這個情況嗎?」

       夏薇面有難色的看著這一幕,那些從巨大的黑色花瓣中不斷降下無數相似種子的東西。在掉到地上的同時開始孵化。

       黑色的怪物從中誕生,而那形體就像是……

       「 怎麼會…… 」(哥布)

       --哥布林。
       
       夜空--盛開的黑色玫瑰遮擋住了碩大明月,嚴冬的積雲在暴風下旋轉起舞。被白雪覆蓋的潔白大地,無數漆黑的巨大刺藤漸漸將其吞噬。--而屹立在藤蔓上的,是無盡的黑色哥布林軍團。


       ……


       作者的話:無薪假延長了……


創作回應

見朕騎姬の時刻
延長了
就多出吧!!
2021-05-30 16:34:1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