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大元正太遺事》第4章:正太教案 (4/7)

白鳥ヒカル | 2021-05-29 00:05:44 | 巴幣 2030 | 人氣 400


這是一個正太特務收集(?)大江南北的各種正太們,重振家業的古風勵志故事~



       迎來了直搗修塔空教派的日子,我們與夏坎兵分四路、將分頭找尋被軟禁的正太孌童們以及維多神父,據夏坎所言,修塔空當日禮拜由於安排各宗教的少年們淨身的行程,加上這陣子遲遲無新的正太加入禮拜堂,因此懷疑這回表面上是宗教的交流宴,其實是想「紓解」正太匱乏的壓力,且與正太們「聖靈灌頂」後對外宣揚其他宗教的正太在修塔空成功懺悔並重新接受祝福。

        本次策略,透過夏坎欺騙修塔空高層說我們願意以高額費用換取洛可並先收了一筆訂金、更立了契約,當然契約對我們來說是無效的,儘管上頭明載洛可名字的拂林文ROCCO,但漢文卻寫作「韓湘瑾」,沒錯,我們就是刻意寫別人的名字、騙他們洛可已受賜漢名,再讓湘兒假扮成洛可賣給修塔空,倘若他們膽敢告上衙門,我們確實照契約上的人名提供正太,加上契約上的人名不一致明顯瑕疵,他們絕對會吃虧的!若到時仍有疑慮,再賄賂處理!

        各位先別替湘兒擔心,雖然修塔空要求我們只能一人陪同洛可、在禮拜堂人員監視下由後門進入,我們已安排湘兒蒙面躺臥於一台披上大紅布的特製推車中、霧千代躲在推車下的空間裡,由韓炷勒推車入堂,我們猜測推車將引至維多的所在,所以在推車途中,霧千代會滴著特製褐色墨水,染墨的地板外觀看似被水淋濕,實際卻久久不乾,可讓我們事後循跡找出維多。

        發現維多所在後,霧千代將根據夏坎提供的地圖所示,趕往一處可直通堂外的通風煙囪施放信號火藥通知我,我再悄悄潛入地下室,與夏坎會合、帶走孌童們,最後攻陷維多老巢緝拿他!

       「聽好,躺進車中就不准發出半點聲響!特別注意你哥的任何指示,從車裡站起來前一定要確認好維多的方向,然後對他『啪──』地撒出蒙太正退散,如此,維多變態們就會難受得無法對你下手,知道嗎?」對著坐在推車上、穿著特製無袖白袍的湘兒再三叮嚀,我很怕整個計畫有所差錯,因為湘兒幾乎無任何任務經驗,但這次非常難得需要身材長相與洛可相仿的孩童。

        湘兒望了我一眼、不發一語,接著緩緩伸出手,我見狀疑惑地身子微微向前,湘兒抱住了我,道:「華哥哥不准死哦…哥哥說維多他們很可怕……」語畢,整張臉朝我的左臉緊貼上來,使臉頰感受到焦急的鼻息,見湘兒如此擔憂的反應,我立刻瞪向一旁的韓炷勒、以眼神質問他是否又對湘兒多說了什麼。

       「呃…少爺…我只是…呃…畢竟湘兒沒見過像修塔空如此糟糕的變態,總要告誡他不得鬆懈嘛……所以……」韓炷勒臉別去一邊、支支吾吾地解釋著,我不想再理他,繼續摸著湘兒的頭、安撫道:「只要好好按照計畫進行,一切都會沒事的,華哥哥從沒失敗過,對吧?」「嗯……」

        最終我扶著湘兒躺下推車、在他臉上蓋上一匹紅巾、將一大塊紅布覆上推車,接著蹲下身掀開紅布,趴在推車下層底座的霧千代面無表情地仰視著我。「霧千代,兄弟倆就麻煩你囉!」霧千代望著我看,緩緩地眨了一眼示意,隨後我起身向韓炷勒揮了揮手,目送他推著推車、走向禮拜堂的後門、通過了守衛的檢查,三人消失於門後。

        送完三人後,我進入了禮拜堂的交流會場,立刻被內部裝設驚艷地目瞪口呆,相較於廟間方正格局,堂中為長條形延伸、天棚也十分高聳,無論高低處皆設有大片琉璃透光而來、相當明亮,琉璃牆上繪圖繪有……啊?一群舒翼、一絲不掛的男孩?這就是洛可所謂的天使?修塔空果然是齷齪的邪教!

        現場充滿了各宗教門派的人群,綜觀全場孩童比成人多,因為修塔空規定參加者除了男童以外,只准一名成人跟隨,想當然耳是怕成人太多不好應付,我們擎天會這次表面上只來了一名成人謝無盡,事實上邢姑姑也到場,但是著男裝、假扮成正太,另外也看到討厭的頓地團…對,就是昭燮!也對…頓地團也是邪教!

        至於貴公等人則是同一些他派也里可溫教徒依據夏坎告密、埋伏於室外一處可通往禮拜堂內部的地道入口附近,考量維多可能會透過密道逃脫,夏坎說過曾有一回為躲避官兵查緝,被教徒們帶領通過密道逃離,密道內門機關多重、無法由外進入,而出口外觀是一座無名墳,一般人無法察覺其異樣。

       「多謝唐少俠協助,得以讓侯菩薩聖人一同參與修塔空的神聖法會,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上回在廣州遇到蒙太正居士假扮的吐學法師,這回終於見到了本人,本人一樣骨瘦如柴,而雙眼無神、談吐有氣無力,無論從何處觀察皆無法相信是一位修道人士。

       「呵呵呵,達瑪桑布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能幫助到師父也是功德一件是吧?」我尷尬地客套回應,從吐學法師的言論根本可推測出他根本沒考慮到同行的侯菩薩,八成是想將他支開、只與達瑪桑布兩人參加交流會,真可疑。

        因為只能一名成人陪同緣故,吐學法師登記與達瑪桑布同行,我則登記與侯菩薩同行得以讓他入場,這一點他們在出發前本該理解的,但看侯菩薩在此只顧著對修塔空提供的餐點開心地大快朵頤、咀嚼聲大得吵雜,絲毫無感到異狀,真難相信他是白蓮教的人。

        侯菩薩顧著吃,吐學法師則盡是對達瑪桑布獻殷勤:「小上人,這兒的小兒餐合不合您胃口?」「吐蕃人不用刀耙或筷子吧?用餐方便嗎?需不需要本尊代勞?」「泉州熱吧?有無熱著?稍候那群也里可溫教的會帶你們去沖涼,小上人到時可得好好搓洗乾淨哦!」

        噁心!噁心!噁心!我在一旁看了都快吐了!噓寒問暖已經夠下流了,每講一句更湊到達瑪桑布耳邊一次,是把他當作聾子是嗎?而且達瑪桑布學過舉箸,是你緊握著他的左手不放,他才會進食困難!然而無論吐學法師如何寒暄,達瑪桑布毫不理會他,自顧自地用餐,果然是修法之人。

        此時,坐在身旁的邢姑姑拉了拉我的衣角,我望回一看發現她以眼神示意我看一下一旁的謝無盡,轉眼望向謝無盡,發現居然一臉賞心悅目地盯著遊走在堂內的少年們,正當我要責罵他時,我的背脊涼了一陣,眼睛餘光瞥見一雙虎視眈眈的眼神盯著我,雙眼一轉,看到侯菩薩瞠目結舌地伸長著脖子死盯著我桌上的餐點。

       「請問上人有何貴事?」「嗚…小兄弟,你你你的…小兒餐遲遲惜福未了…可可可…可否由我為您惜福呢…呃呢?」呼…原來是沒吃飽……雖然侯菩薩形如彌勒,但彌勒佛若一臉猙獰地盯著人看的樣子也相當可怕。

        我對謝無盡問道:「謝無盡,你是不是眼睛已吃飽、餐可送給侯上人呢?」「咦?啊啊,抱歉,我只是在休息而已,我馬上吃!」發現到我的猜疑,謝無盡緊張地人別去一邊吃飯,真是的,要不是謝無盡在擎天會中是負責談生意的工作,我怎麼可能帶他來充滿正太的地方呢?

        我翻了白眼,將自己的餐點推向侯菩薩,道:「請便。」「喔呼呼,善哉善哉!用齋用齋!」侯菩薩開心地接下我的小兒餐大口享用了起來,很意外大家對於餐點分成成人餐與小兒餐竟然毫不起疑,其實兩者內容相同、只差份量大小,但事前聽夏坎說教徒們可能會在餐點下藥,因此我們已請他偷了教徒常用的迷藥,好讓我們先抓解藥,如今懷疑成人餐可能下了藥,但看謝無盡吃得津津有味,看似無異……也罷,反正已先服下解藥了。

        然而一樣被分配小兒餐的邢姑姑卻未嘗一口,我問道:「邢姑姑,小兒餐有何異狀嗎?」對著扮成正太的邢姑姑稱呼姑姑,一旦有人起疑,我們打算以「邢姑姑姓名實為邢菇菇」蒙混過去。邢姑姑將小兒餐遞到我面前,迎面撲來一陣詭異的香料味、是未曾聞過的香料味。

       「難道其中下了什麼嗎……」我和邢姑姑皺著眉頭思考著,若要下藥應當是加入成人餐,或者…是加在成人餐中的迷藥無色無味,至於小兒餐純屬香料提味?見在場的少年們吃得很開心,或許是我多慮了,但邢姑姑選擇不吃。

※    ※    ※

        經過教堂後門初次檢查後,推車推到了地下一處大門前,在不透光、僅靠牆上盞盞油燈照明的昏暗地下樓層,門前守衛提著燈湊近推車,韓炷勒掀開覆蓋推車的大紅布,兩名守衛目光瞧進了推車,在闌珊燈光照射下,推車內那雙潔白的手臂反映出一抹如白米般地白裡透黃。

        兩名守衛目不轉睛地猛瞧著推車裡的韓湘瑾,彷彿魂被牽引般,完全沒注意到同時間有一小團黑影悄悄地從推車下竄離遠去,韓炷勒愈看愈不悅,默默地拉回大紅布、將推車重新蓋了起來,頓時使兩名守衛驚醒。「你們的維多神父可等不及要見洛可了吧?」「啊,是、是,這邊請……」

        韓炷勒隨兩名守衛推開大門、進入了一間格局寬敞的房間,他一見眼前景象立刻目瞪口呆,房內與大門平行的兩面牆壁上燈火滿滿,使室內相當明亮,雖然燈台多盞,卻因為通風良好,不會感到悶熱,進門後右邊與大門垂直的牆邊擺著一張有頂的四柱床,床的左右兩邊靠牆處置有兩排長椅,皆坐滿了人,床的對面牆上掛著十字架,下方則坐著一名穿著白袍的長者,身旁站著幾位教徒。

        見眼前一雙雙充滿侵略性的眼神,加上房裡瀰漫著一股詭譎的香味,韓炷勒心中一股恐懼不禁油然而生,他故作鎮定地將推車推至白袍長者面前,道:「你…就是維多神父吧?洛可…我送來了,按照契約,給我們尾款、還有你們窩藏的孩子們……咦?」面對自己的維多神父始終沉默著,一雙死魚眼直瞪著自己,韓炷勒愈看愈覺得內心發寒。

       「難、難道,你想毀約嗎?請您三思,明爭的話擎天會願意奉陪…暗鬥的話…你們可不是擎天會的對手喔!」情急之下,明明在人數上居劣勢的韓炷勒開始虛張聲勢起來,此時維多眼睛闔了一下、起了身大吸一口氣,低聲說道:「耍花樣的是你們吧?我要的人呢……這分明是漢人的味道!」

        維多忽然一聲怒道,使韓炷勒頓時下愣住,但還來不及反應,維多已走到推車前,伸手抓住大紅布、準備掀開,韓炷勒見狀緊張地立刻大喊暗號:「死變態!」維多被這一聲喊叫嚇到停了手,下一秒,躺在推車裡的韓湘瑾跳了起身,大喊稚嫩卻鏗鏘有力的一聲:「啪!」舉起右手、準備將握在掌心「蒙太正退散」丟向維多的臉,該暗器是由刺激性藥粉製成丸狀,平時以宣紙簡單包裹著,握於掌心以體溫將其融成半固半散狀,用時將其丟向面部刺激眼鼻。

        不巧,處理正太經驗豐富的維多早看穿了韓湘瑾的手段,在他準備投藥當下立即伸手緊抓住他的手腕,握力之大令韓湘瑾痛得鬆了手、讓藥粉掉了下來。「不准對我弟弟出手!」「站在那別動!」韓炷勒想衝上前卻被維多威嚇住,注意到周圍的教徒們準備拔劍,不敢輕舉妄動,但面對弟弟隨時會遭遇不測的狀況,腦海中仍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

       「上帝的羔羊啊,痛嗎?主亦背負痛楚為世人贖罪,痛之盡則得永生,汝淪落撒旦圈套、惡貫滿盈,若汝願贖罪、接受聖靈灌頂,痛苦淚水終將化為歡愉聖油,然獲永生……」維多毫不鬆手、十分用力地緊握著韓湘瑾的手腕,韓湘瑾痛得雙眼滾著淚水,卻緊咬著雙唇、忍耐不哭出來,因為唐華教過在大聲呼救無用之下,不可對敵人表現懦弱否則注定失敗,因此他瞪著雙眼怒視著維多、故作鎮定地答道:「不、不要…!」

        聽到如此答案,維多嘴角勾了起來,道:「很好,那麼就讓你為你哥哥懺悔吧!」韓炷勒還來不及反應,並眼睜睜地看著維多快速地將雙手掐住韓湘瑾的雙腋之下、打算將他抱下來,但這一掐觸發了黏在腋下的機關,藏於衣內的導線連接至安裝在推車的暗器隨即朝維多方向噴射出大量刺激性氣體。

        突如其來的顏面攻擊,令維多痛苦地鬆了手,讓韓湘瑾跌坐回推車中,維多與身旁教徒們難過地緊閉眼咳嗽著,腦中一片空白的韓炷勒下意識反應地將推車中的韓湘瑾抱了出來,並退後遠離維多等人好幾大步,但不久卻愣在原地。

       「嗚…哥哥,你要做什麼?」以手巾摀著自己口鼻的韓湘瑾此時在耳邊問道,讓韓炷勒驚醒,他想起原先計畫是讓身穿設有各種機關的特製無袖長袍的韓湘瑾接近維多,使維多誤觸各種機關,打擊修塔空教徒們以換取霧千代施放信號火藥再回來支援的時間,但是韓炷勒不知為何,遲遲不願將人交出去。

        見韓炷勒緊抱著自己不放,韓湘瑾不滿地雙手垂著他說道:「哥哥、哥哥,快放我下來!再不讓我過去,變態們等會就會恢復、誤了計畫!」「……不要!為什麼要讓你去冒險?」突然被大聲拒絕,不只韓湘瑾,修塔空教徒們也嚇得紛紛將目光轉向韓炷勒。

        望著一臉不諒解而皺著眉的韓湘瑾,韓炷勒心中一股委屈與悲憤油然而生,不自覺地潸然淚下、生氣喊道:「唐華這個渾蛋!你明明還是個孩子、更是那群變態的獵物……為什麼要為了洛可而犧牲你去冒險?嗚嗚……」

       「哥哥!華哥哥的計畫不會有問題的!你和華哥哥出任務多次,更了解這點吧?他有失敗過嗎?」難得見弟弟對自己生氣,韓炷勒面對他說不出話來。「這次華哥哥信任我、讓我協助他,原本可順利呢……你不要插手啦!」韓湘瑾生氣地說著並繼續捶著哥哥,讓韓炷勒聽不下去。

        「你是我最寶貝的弟弟啊!這次的處境太危險了,我真的……我真的……」韓炷勒難過地說著、想著一旦失誤、讓弟弟落入維多手中,他將遭受何等不幸,想著想著便雙腿一軟、漸漸地向後退,最後跌坐在四柱床上,這令維多看了嘴角再度揚了起來。

       「讚美主啊!看你如此愛你弟弟,那麼......聖靈灌頂就由你來執行吧!我會為你求主特准你弟弟以接受未受洗哥哥的灌頂為特例得到祝福的。」「喔──!」聽到維多語出驚人,在場教徒們一陣歡欣鼓舞,韓炷勒不敢相信他所聽見的,頓時百感交集、腦中陷入一片混亂。

       「你…你太無恥了!我們是兄弟耶!居然為了滿足私慾,逼我們…逼我們……」儘管滿腹怨言想吐出來,卻氣得難以自已,只能咬牙切齒地怒視著眼前一雙雙充滿期待的眼神。

       「昆弟翕合同歡、何其美善兮……如詩篇百三十三,令吐寶膏、沐子正太首、流於其頸、延及衣襜兮……此非逞私慾,皆為經典真理,若你願意與我們同在、互為兄弟,你們的灌頂將不再是罪惡、而是神聖不可質疑的!」維多神態自若地露出微笑、展開雙手,令韓炷勒感到毛骨悚然,卻在此時,外頭終於傳來了一陣細微的「咻──碰!」的施放信號火藥聲響,他當下心中如釋重負,因為霧千代將回來支援了。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思考了分秒,然而其中又隱約聽見了解開腰帶的聲音,又令他感到不安,最後在韓湘瑾耳邊低聲說道:「湘湘,聽見信號聲了對吧?霧千代快回來了,在這之前我們先演給那些變態看一下,但怕有何閃失,所以你眼睛暫時閉起來、千萬不要睜開…如果…如果……讓你感到不適的話,用力捏一下哥哥……」「嗯……」

        得到弟弟的許可,韓炷勒猶豫了一會,開始邊撫著弟弟的頭,邊在弟弟臉頰上落下一個一個輕吻,隨即耳邊傳來一陣陣教徒們的驚呼聲,令他備感不適,因而抱緊弟弟,深怕出現任何意外。

        然而,正值血氣方剛的年紀,懷抱著柔軟的溫存、並以口手各處叨擾,不免令韓炷勒心中湧起一波熊炎、一波霜寒相互吞噬著,不只全身、連腦中化作一片混沌,頓時感覺自己的靈魂似乎出竅一般,無法控制自己的雙手,感覺世界靜止不動。

        反而韓湘瑾閉著雙眼、雙手輕輕地放在哥哥肩上,毫無任何動靜,使得哥哥愈叨擾愈不安,自己雖然與弟弟近如親膚,卻感覺彼此距離相距甚遠、無法體會弟弟內心想法,是相信他?或是兄弟倆心中彼此各有一條底線、此時卻可能因缺乏默契而造成遺憾?

        不知不覺中,弟弟噴了個笑,哥哥驚覺自己遊走到了下頷間,讓他嚇得將臉埋進弟弟的頸間,不敢再繼續下去,這回腦中浮現一片空白,只聽得見此起彼落的「滋滋滋」詭異聲響,相對於不久前銷魂的模樣,如今卻像失了神似的,卻在停頓幾秒後,維多不悅問道:「少年,結束了?」

        又被拉回了殘酷的現實,韓炷勒緊張地思考該如何在不讓弟弟感到不適的情況下繼續蒙混,接著打算先繼續一吻敷衍一下似乎比他更著急的維多等人,不幸的是,臉在弟弟頸間的韓炷勒隨意一吻、吻著了弟弟的頸間,居然令弟弟抽了口氣、發出「嗯」的一聲,讓現場詭異的滋滋聲更加響亮了起來。

        驚覺自己不慎玩烈了火,韓炷勒嚇得頭往下移、不敢面對一切,接著,正當他的眼睛無意間望向弟弟露出一截鎖骨的領口處,忽然想到自己可以用手指壓著、吻自己的手指就可蒙騙那些變態的眼睛了,自以為茅塞頓開的韓炷勒隨即手口同步壓向了領口處,結果……

       「啊!」韓炷勒慘叫了一聲,嚇到了在場全神貫注的人們,韓湘瑾也嚇得睜開了雙眼,赫然發現原來是韓炷勒不慎觸發了暗藏領口處的鋸齒小鐵夾、被夾中了鼻子!「嗚──」韓炷勒強忍著淚水,奮力掰開小鐵夾、使鼻子掙脫出來,瞥見教徒們好奇地想湊過來,他立即大喊:「沒事,別過來!是我弟弟剛剛亂動,不小心壓痛了我。」

       「喔──將你壓痛了啊……」教徒們意有所指地相視奸笑著,韓炷勒不理會他們,他讓自己冷靜了幾秒,檢討自己居然忘記弟弟身穿的無袖白袍是暗藏重重機關,若要讓自己安全無痛地熬到霧千代回來,必須避開所有機關,因此,他伸手從已觸發完的的領口輕輕往下順了下來,結果弟弟突然又噴了笑並縮了一下身子。

       「啊,對不起,哥哥不是故意的……」只是想刺探機關,卻沒發現自己正在撫摸胸脯,令韓炷勒再度焦慮了起來,似乎焦急過了頭,韓炷勒開始不再謹慎、雙手開始在弟弟的上身以及腿部胡亂遊走,貿然行事的結果想當然耳是傳來了陣陣慘叫聲,不久,機關幾乎觸發完後,韓炷勒鼻青臉腫、雙手傷痕累累,衣服也被摧殘得破爛不堪,此時的他早已痛得欲哭無淚、完全放棄思考地頭靠在弟弟肩上、全身癱了下來。

        聽完韓炷勒的慘叫聲,教徒們未察覺異樣,仍以為是韓湘瑾亂動身子壓痛了韓炷勒,愉快地讓房內瀰漫起一股滿足的氣味,韓炷勒此時心中不斷抱怨著霧千代未能及時歸來,不巧,維多意猶未盡地問道:「怎麼?這就結束了?弟弟不是弄痛你多次嗎?想必你現在亟欲為你弟灌頂吧?快啊!」

       「這個變態還沒滿意啊……?」焦慮過頭的韓炷勒早已失去思考能力,不知接著該如何是好。「霧千代……」他低聲抱怨起霧千代,似乎已無多餘心力思考對策。「還沒結束!」突發一句、震驚了全場,韓炷勒目瞪口呆地望著面前鼓著臉頰、皺著眉頭,看似不悅的韓湘瑾,沒想到他居然開口了。

        韓湘瑾湊到韓炷勒耳邊低聲責備道:「哥哥,你看,沒好好按照華哥哥的策略走,自亂陣腳了吧?」「我……」韓炷勒想道歉也難言。「接下來別再自作主張了喔!」「什麼?」還沒理解意思,身子突然被韓湘瑾全力推倒在床上,面對突如其來的舉動,他整個人嚇傻地呆望著。「華哥哥說過,失策勿慌,務必隨機應變,須臾間挽回優勢、善加利用,所以哥哥別再亂來了!」

       「湘…湘湘……咦?」語出驚人還不打緊,更意外的是,弟弟語畢後,居然開始在他面前拉開衣襟、欲褪去白袍,霎那間讓韓炷勒全身石化,無法相信眼前的可愛正太居然是自己以往熟悉的那位天真無邪的弟弟。

※    ※    ※

        聽見霧千代施放的信號火藥聲,我假藉小解,步履蹣跚地悄悄走向通往地下樓層的樓梯口,為何步履蹣跚呢?因為我這次身著一襲大斗篷、斗篷內躲著洛可,洛可相對了解禮拜堂地形,因此需要帶上他,只要避開各教徒的眼睛,下了地下樓層、找到夏坎留的記號,就可以循線找到他和其他孌童,賞金就到手了,哈哈!

        呃……雖說計畫看似容易,但總有些意外插曲,就如同…唉……才剛趁著教徒們忙於控制會場、無暇看守各出入口,我才順利走向樓梯口,孰不知,樓梯口站了兩個我最討厭的人──昭燮與鐵采毅,他們發現到我的到來、兩雙眼睛同時望我而來……真是令人作嘔啊……希望他們不是在等我……為了賞金,我硬著頭皮、眼不見他們地走向前去。

【待續】
(拖了4年,終於要討伐糟糕邪教了(你還敢講!!) 原本預計本章一樣四篇長度,沒想到還是寫不完,因為不知道本章長度多長,所以可能會不只五篇~敬請期待囉~.........................下一篇再等四年(被打)

若大大們喜歡本篇內容的話,請無私賜予GP或留言分享感言嘎!


【預定目錄】

序、正太特務與正太控盜賊
一、正太保鑣俏公子
二、舶來的天使
三、正太夜狂熱
四、正太教案
五、正太特務與高級色目人
六、正太特務與正太海盜
七、正太頭領比武招親?
八、四族正太聯萌
九、雙城齊萌
十、正太特務戰記
十一、兩位少主
十二、正太頭領萌起來!
十三、向正太頭領跪拜吧!
十四、晴空中的小雛鷹
十五、擎天會正太的一天
外傳、若忍夜露譚(大眾版)(R18版 裏‧上卷:玉子豆腐)(R18版 裏‧下卷:溫泉蛋)

創作回應

甲型正太控
先頭香再看
2021-05-29 00:10:33
我…沒有在造夢…是《大元》呀…真的是《大元》呀…讓我慢慢看,好好享受!(警察叔叔!就是他!)
2021-05-29 01:54:39
白鳥ヒカル
對~這是夢~謙桑沒有正太~快點醒來~[e5] (欸你這人!!
2021-05-29 14:56:26
甲型正太控
以維克為恥,絕對不要跟他一樣(0)
2021-05-29 02:19:54
白鳥ヒカル
維多表示:「你不渴望正太嗎?」(人設崩壞((#
2021-05-29 14:58:30
甲型正太控
恨不得晚上能抱著可愛的正太睡覺QQ
但是維克真的很噁心,神父等級:3
2021-05-29 15:52:14
白鳥ヒカル
維多就是糟糕神父嘎ww
加入修塔空教派,不但每天能抱正太睡覺,還可以...(被唐華踹飛
2021-05-29 21:07:52
柯斯嘉
論疫情到底讓人多出多少時間:白鳥更新小說
2021-05-29 20:50:15
白鳥ヒカル
不是這麼說的嘎XDDDDDDDD
2021-05-29 21:09:0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