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五同人】精神病患者「們」的「妄想」 第七章

夜宮邢 | 2021-05-28 19:46:05 | 巴幣 0 | 人氣 31


患者姓名:伊索·卡尔
症狀: 角色認知錯誤, 幻想自己是精神科的醫師而非病患
診斷: 角色扮演妄想症
症狀較輕,並無實質上的危害。但因多次教唆出逃,需進行貼身看護,並限制與其餘病患的交流。
實驗記錄:[已被刪除 權限:主治醫師]
“████。”——主治醫師約瑟夫·德拉索恩斯
 
  吃完飯後的伊索先和其他幾個人道別,接著就是往鋼琴房的地方過去,如果不意外的話約瑟夫這個時間點應該是不會在這裡的。但是他要去的地方並不是鋼琴房,去鋼琴房還只是路過而已。
  他真正要去的地方是大庭院,畢竟也不好說那裏會有甚麼,可是直覺告訴他必須去。
  再走了兩分鐘後他到了大庭院,看見的是被奈布困著伊維,看到這個廠警伊索還是有點傻住的。認識奈布的人都會知道他不是一個輕浮的人,所以這是……。
  「我再說一遍,你真的忘記我們了嗎?!」
  「我真的認識你們啊,這個我也跟你說過很多次了吧。」
  「……奈布。」
  看著伊維有點累的樣子,伊索還是前去拍了拍將人困在牆角的奈布,而奈不只是看了幾眼伊索後,嘖一聲的將人放走了。
  「你先不要刺激伊維,看那個情況,如果不意外不是被催眠了就是失憶症又發作了。」
  「最麻煩的還是他失憶症犯了。」
  奈布踹了踹庭院裡的花壇,越看越覺得不喜歡。  
  伊索搖搖頭,戴著口罩的臉看著好像有點不是很好,也因為這個原因讓奈布詢問了他要不要回去休息。
  「不用,我想去找約瑟夫問能不能見到伊維,說不定還能喚醒他的記憶。」
  「那你……自求多福?我可沒辦法跟著。」
  「嗯,你早點回去吧,不然可能就被帶回去了。」
  「哈!你覺得除了杰克還有誰能帶我回去呢?」奈布笑著離開了大庭院。
  ………說不定連結克也帶不回你呢。伊索的內心想著,隨後便離開了大庭院要去唯一一個只住一個人人的大病房了,他不確定約瑟夫在不在那邊,也不確定他會不會讓他去看他的弟弟。
  還好,他想對了,約瑟夫正在大病房的走廊上站著擺弄相機,他遠遠的就看見伊索走了過來,在停止擺弄相機之後,他等著伊索走進詢問。
  他知道伊索想問甚麼。
  「我能不能見見伊維?」
  「當然可以,但是你在之後必須聽話。」
  「……必須聽話?」伊索感覺到了不好的預感。
  「比如說,深夜不許出房,也不准去其他人的房間?」
  約瑟夫說出來的話他還是信的,只是有點困難到他了。如果要見自己的弟弟就必須要放棄和其他人一綺想辦法,如果想和其他人一起想辦法就不能見弟弟。
  「騙你的,你當然可以見他,但是我必須在場。」
  伊索看著約瑟夫,約瑟夫也反看著伊索。
  他知道伊索想問什麼,但是必須要有鞭子也有糖果才行不是嗎?這樣抓到的獵物就不容易跑了……。
  一聲清亮的好,約瑟夫就轉身帶著身後人去大病房的最後一間房間。
  在前面的人敲敲門,告訴裡面的人他要進來並且帶著人的時候,伊索才想到。
  約瑟夫為什麼對他表哥這麼尊敬呢?如果單純只是表哥的話,應該不至於尊敬到約瑟夫還親自開口吧?
  「你似乎很好奇甚麼,伊索醫生。」
  「……沒甚麼。」
  「是嗎?過來吧,伊維正在睡覺。」
  坐在窗邊拿著書,面對著病床的少年看著站在門口的兩個人,伊索只是看了幾眼,他知道他來這裡的原因並不是這個人而是病床上的人。
  如他之前所想,伊維的手又再一次的被捆在了胸前,但是睡顏卻沒有意思痛苦的感覺。比較像是一個,安詳的容顏?
  那種在睡夢中平靜死去的臉,差點就讓伊索覺得他死了。但是轉念一想,既然胸口還有起伏又怎麼可能死了?
  「有什麼想問的嗎?」雷恩德終於在盯著看伊索幾秒後,將手中的書放下來了。
  「……我記得他的症狀不嚴重吧?為什麼要給他穿拘束衣?」
  「哦,這問題問得真好,主要還是我在測試過好幾種方法後,才發現拘束衣是不能讓他使用能力的好方法,還是能自由走動,只是不能用手罷了。當然,我並不會說出這還有我的一點私心。」
  轉頭看著那個小聲笑出來的醫生,伊索在內心決定了要救伊維的話就必須先把把控制住他的拘束衣解決了。
  「但是這不是你讓他穿上拘束衣的原因。」
  「嗯……的確不是,但是你應該知道他還有個根本檢查不出來的狂躁症吧?」
  雷恩德舉起了左手,他和約瑟夫一樣都是左撇子。
  伊維的症狀不是只有嗜睡症和失憶症這麼簡單,因為他還有個如果別人把他關起來他就會暴怒的特性,但是這個特性在雷恩德用不明的方法後就降低出現的機率了。這樣說,就是因為這個不明爆發點的地雷而讓他穿上這個衣服嗎?
  「奈布也有狂躁症,為甚麼就不用穿拘束衣?」這是伊索在思考幾秒後得出來的結論。
  「親愛的伊索,奈布.薩貝達並不歸我管,如歸我管的話,他現在應該就是躺在他房間動不了了。」
  但是沒人能奈何得了奈布——,那麼,還有一個問題。
  「伊維為什麼住在大病房而不是牢房?那裏應該還有幾個房間的。」
  「這當然和房間無關啊,這主要是我的私心還有,再除了他一個人之外沒人住的地方,想做什麼不是更好嗎?」
  雷恩德依舊帶著微笑,但是藍灰色的眼眸沒有帶著嘴上的笑意。
  但是伊索已經感覺到了冷意,他想他應該要離開了,再繼續待著這個人應該會將人關得更緊。
  「……我之後還能來看嗎?」
  「當然,你可是他唯一的親人呢。」
  最終後腦帶著雷恩德的眼神,伊索和約瑟夫出了伊維的病房……。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