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星露谷物語】病嬌賽巴斯蒂安六心事件——請需要我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 2021-05-28 08:00:03 | 巴幣 6 | 人氣 161


  和賽巴斯蒂安相處的感覺越來越自然了。
 
  他是個非常溫柔的人,卻也很容易因為別人的一句話產生非常大的反應。
 
  他的內心似乎藏著事情,好幾次對著我欲言又止。
 
  也好幾次發著脾氣叫我離開。
 
  即使如此,我仍然,希望和他關係變好。
 
(賽巴斯蒂安六心事件)
 
  例行來賽巴斯蒂安房間打卡,推開門我才發現原來山姆也在。
 
  「嘿,茗鳥,你怎麼也來了?不管怎麼樣,你來的很即時,我們剛好缺一個人。」
 
  「少一個人?」
 
  「原本我打算找阿比蓋爾來的,但賽巴斯蒂安說你差不多要來──」
 
  「山姆和我正打算玩『索拉里昂英雄傳奇』……要不要加入我們?」賽巴斯蒂安打斷了山姆的話,詢問著我。
 
  也許是因為山姆在的關係,他露出自然的笑容,讓我開心的同時也有些低落。
 
  賽巴斯蒂安很少在我們單獨相處的時候笑。
 
  「當然好啦。」儘管失落來的突如其然,我依舊保持笑容,回應著。
 
  我坐到了山姆的旁邊,賽巴斯蒂安的對面。
 
  賽巴斯蒂安撇了我一眼後,抽了一張卡片,山姆幫忙補充著這是情景卡。
 
  「我看我看──任務是進入死靈法師之塔,要從恐怖領主薩爾斯的手中奪回索拉里昂法杖。」山姆的聲音很大,充滿著活力,賽巴斯蒂安露出嫌棄的表情,神情間卻無比放鬆。
 
  他把遊戲牌放在桌面,左中右各有一張牌,用眼神示意我抽取。
 
  「阿,我想當戰士!」山姆愉快的拿走了穿著盔甲的卡面。
 
  「那我選法……祭司好了。」
 
  「……不用顧慮我。」
 
  「沒有,我本來就比較喜歡玩祭司!」
 
  「……」
 
  在我說出想選法師時,甚至還沒說完,賽巴斯蒂安就露出失望的表情,我怎麼還能選得下去。
 
  雖然不甘心,但有山姆在我才能看見賽巴斯蒂安卸下防備的模樣。
 
  遊戲十分驚險刺激,最後差點滅團,但還是過關了。
 
  賽巴斯蒂安和山姆都看起來十分開心。
 
  「嘿,茗鳥,你還蠻厲害的嘛?」山姆拍了拍我的肩膀,「你說是吧,賽巴斯蒂安?」
 
  「挺不錯的。」
 
  明明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我卻非常開心。
 
  山姆有事提早離開,離晚餐還有一段時間,我幫忙賽巴斯蒂安收拾殘局,沉默一如往常地出現在我們之間。
 
  有時候我很羨慕山姆的粗神經,大概只有山姆才能無視沉默,並且毫不猶豫地打破吧。
 
  「山姆關係跟你真好。」
 
  等我發現時我已經下意識說出口了,賽巴斯蒂安顯然也很意外。
 
  「……畢竟認識很久了,而且我們還有一起玩樂器。」
 
  「真的?」帶著我自己也不知道的一點期待,我小心翼翼地開口,「你真厲害,希望我有機會可以聽看看。」
 
  這次賽巴斯蒂安嘆了一口氣,他煩躁的嘖了一聲,讓我下意識擔心自己做錯了什麼。
 
  「茗鳥,聽著。」賽巴斯蒂安放下了手邊的東西,煩躁的壓著自己的眉心,「如果你是強迫自己跟我相處的話大可不必。」
 
  「咦……?」
 
  「我不知道是不是羅賓跟你說了什麼,或者你只是出於同情?好玩?」他正眼看像我,煩躁以及困惑的情緒浮現在他眼中,他的眼睛很漂亮,卻也黑的幾乎像漩渦,吸引著人沉迷。
 
  「你不必勉強自己跟我相處,那會令我覺得噁心。」
 
  「我才沒勉強!」
 
  幾乎是下意識的,用著比平時還大的聲音,我吼了回去。不僅僅是賽巴斯蒂安露出錯愕的表情,我自己也被自己的嚇到。
 
  ──原來我這麼在乎對方的感覺嗎?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我繼續開口,「我只是想跟你做朋友,像你跟山姆一樣。」
 
  賽巴斯蒂安露出嘲弄的表情,似乎不怎麼相信。
 
  「和你相處很開心,你是個非常溫柔的人。」
 
  賽巴斯蒂安輕輕笑了一聲,彷彿聽到了什麼笑話。
 
  「就算我做了你不喜歡的東西給你吃,你會誠實地跟我說不喜歡,即使如此,你依然會吃完他。」我說著,空間裡的緊張感讓我冷和冒了出來,後腦杓像火燒了一樣的燙,「我知道其實你非常在意別人的感覺,我、我其實很羨慕山姆。」
 
  賽巴斯蒂安煩躁的嘖了一聲,我的心臟像是被什麼東西捏緊一樣難受。
 
  我不敢看他的表情。
 
  我害怕我搞砸了一切。
 
  直到感受到頭頂的重量,賽巴斯蒂安把我的頭髮揉亂。
 
  「你是你,山姆是山姆。」賽巴斯蒂安說著,我偷偷抬頭看向他,他的臉並沒有面對我,看著我旁邊的牆壁。
 
  「回去吧,很晚了。」
 
  「……那,我明天還可以再來嗎?」
 
  「我並沒有拒絕你來。」
 
  我露出了笑容,如釋重負。
 
==賽巴斯蒂安==
 
  他或許跟其他人是不一樣的,我想。
 
  我以為他是因為聽從羅賓的吩咐,希望和我搞好關係,從而改善我們之間的關係。
 
  或者只是覺得我一個人太孤僻,想要釋放自己無處可放的爛好心?畢竟茗鳥實在是一個濫好人,我想不到除此之外的可能性。
 
  儘管不喜歡到鎮上,我依舊知道許多人並不討厭茗鳥,他就像隻毛茸茸的兔子,安全無害,翻開自己柔軟的肚皮,讓人隨意搓揉。
 
  我──我喜歡他靠近我的感覺。
 
  那讓我感到溫暖,卻也讓我覺得害怕。
 
  山姆他需要我陪他組樂團,我們從小就認識,知根知底。他需要一個理解他的同伴,我需要一個排擠孤單的對象,互相都有所求。
 
  我不知道茗鳥想要從我身上得到什麼。
 
  ……如果我給不出來後,他會不會離開?
 
  他,或許有點特別。
 
  我不喜歡這份特別。




香香賽巴斯蒂安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啦(給布丁
最近舌頭破皮好痛
2021-05-28 23:59:4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