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迷走雲豹】第18章 蔡家兄弟

知閒言炎 | 2021-05-27 08:00:03 | 巴幣 30 | 人氣 242

連載中迷走雲豹
資料夾簡介
一場詭異的演習,一支神秘失蹤的部隊,一段曲折離奇的驚險旅程。

蔡金富一行人來到車棚,終於親眼目睹傳說中的”大輪車”!和日本人一樣,每個人都被那高聳的車身以及半個人高的大車輪所鎮攝,紛紛圍了上來;他們前後左右、上下來回的打量好幾遍。

同行友人賞車的同時,金富脫下西裝外套並掛在手上,再從腰間抽出一把白紙扇,搧了起來。他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失禮,天氣實在太熱,請多多包涵。」

隨後他正式自介,說自己除了新民報記者的身份外,也是”臺灣農工協會”的理事,而身後這群朋友也都是農工協會的成員。他還說:「聽到台灣出現一批來自中國的神祕部隊,就一直想著要找機會來採訪。今日總算皇天不復苦心人,親眼所見,果然名不虛傳。」


同行友人一一介紹過後,金富這才開始正式訪問:「"何大人",我沒聽過你們的口音,想請教你們是哪裡人?」

一聽有人稱他"何大人",小治先噗呲笑了一聲,再思索一下後回道:「聽我祖父說,好像是江西臨川的樣子。」

金富接著問:「那麼,您隊上的士兵也都來自大陸嗎?」

小治:「不是,我們全都是台灣人。」

金富略感疑惑,反問:「可您剛才不是說......江西臨川?」

小治發現自己會錯意了,尷尬的更正:「我以為你問的是祖籍,其實我的戶籍地是新北永和。」

語畢,金富與身後友人交頭接耳,討論"新北永和"在哪裡?有誰聽說過?接著,金富與小治又一陣雞同鴨講後,仍理解不了新北永和的具體位置,只好暫時擱置,改問其他成員來自哪裡。

弘爺麻豆、阿偉關廟、浩克二林、俊泰旗山、羅排美濃、彬哥吉安......等等;一路問下來,金富都聽懵了。記者資歷不算淺的他,未曾有過如此艱澀的訪談。由於很多地方在這個時代不叫那個名,一時難以掌握確切地點,於是金富不置可否的再確認一遍:「你們真的都是台灣人?」

「阨~也不全是,我新加坡人。」查理澄清。

聽到新加坡,金富又轉回去交頭接耳,討論新加坡在哪裡。

查理聽出他們的困惑,於是再補充道:「昭南島。」金富他們這才明白,原來查理來自南洋。

聊完了成員,接著聊車,金富:「請問後面那兩輛"大輪車"又是來自哪個國家的技術?」

小治:「不是國外採購,是國造。」說完,看到金富沒聽懂,再補充說:「就是台灣人自己造的車。」

金富一行人不約而同地瞪大雙眼看向雲豹,人人臉上掛著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一名20初頭的男性從雲豹後方走了出來。他的國語說得比金富還差,但勉強聽得懂。「我仔細看過,這種車的懸吊太複雜,怕連日本人也做不出來,絕不會是台灣做的!」他斬釘截鐵的說。

「他叫阿貴,蔡金貴,是敝人的弟弟。」金富向大夥介紹。

弘爺看這年輕人是內行,好奇問:「這位朋友好像對汽車有點研究?」

阿貴:「研究不敢說,我在"鐵道部"工作,對機械方面有些了解。」

「原來如此。」接著,弘爺再對他的質疑回應道:「這車確實不全是台灣自製,像引擎就是從美國引進。」

「原來是美國!我還以為是蘇聯的車子。」金富有些失望,語帶感慨地問:「這麼說,你們不是八路軍的敵後縱隊嘍?」

小治哭笑不得,反問:「蛤,怎麼......我們看起來像共產黨嗎?」

金富解釋:「我看你們裡頭有男有女,不像正規軍該有的編制,才想說你們會不會是敵後縱隊。」

小治:「這個......,我們的情況比你們想像中的還複雜,甚至已超出你們的認知;總之,我們是國軍不假,但絕不是共產黨。」

得知大輪車一行人的來路後,金富很快結束訪問,與同行友人一起離開了。

此後,類似蔡金富這樣的記者、鄉紳或社團等,絡繹不絕的前來兵營拜訪。剛開始日本衛兵還會阻攔,過濾一下訪客,但來多了,門禁就漸漸鬆散;沒過多久,只要說來找大輪車,衛兵們都會放行。

剛開始頭幾天,還堪應付,反正閒來無事,當作打發時間;只是同樣的問題回答多了,也逐漸令人感到疲乏。

「我看,這些來找我們的人都只是出於好奇,沒有一個對我們有幫助呀!」小治對查理發牢騷。

查理:「好像也是,而且報紙刊登我們的報導後,知名度大增,確實還挺困擾的。」他自己也感覺玩大了,有些後悔。

但不管如何,與這時代的人交流,多少能對當前的社會局勢與氛圍有所掌握,這也是查理以前從事情報工作積累來的經驗;對他來說,與人交流,就是情報蒐集的基本功。

查理還發現,這幾天來拜訪的人群中,裡頭似乎有混雜情報人員!在與他們的對話過程中不難發現,許多話題都圍繞在幾個關鍵點上,懷疑這些人可能有受過訓練或者收到什麼指令。

「但願是我多慮了。」查理語重心長的說。


馬場町兵營裡外只用一道約兩米高的柵欄隔開,停放雲豹的車棚離柵欄只有十來步的距離,所以外頭經常有好奇群眾徘徊、佇留,他們都是想目睹”大輪車”風采的群眾。

幾天過去,連小玲也開始抱怨,覺得自己好像關在動物園裡,很不自在。

一週後,一隊日本兵來到兵營,捧著四盒白色棉布包裹的木匣子交給小治,那是潘少尉和另外三名營部連弟兄的骨灰。稍晚,大夥在營房西南角搭了一座簡易靈堂
擺好香燭後,小治率全體倖存隊員,簡單隆重的祭奠一番。

創作回應

Reineke
原來如此,感謝大大!
2021-05-27 10:20:01
知閒言炎
^_^
2021-05-27 10:25:12
a2310395
了解,像扭力桿懸吊和獨立彈簧懸吊的前身都是1930年代發明的,和現在的相比雖然主結構一樣,但是細節變化很多,所已他們才認不出來?像一戰就出現的50機槍(M1921)和現在使用的50機槍(M2QCB)雖然主結構沒變,但是細節完全不同,連零件也不共用,所以不算同一種槍吧
2021-05-27 11:24:11
知閒言炎
很高興能有人和我聊比較硬核的細節,果然高手在民間。^_^

50機槍是個不錯的例子,但如果是我,我會舉德國的MG-3通用機槍;MG-3和MG-42外型差不多,但子彈不互通;像這種細節若不是軍迷,一般人很難理解其中差異。小說作為大眾文學,如何簡化細節又不失原味,確實是門手藝活兒。

我這個人是話唠,展開講怕會沒完沒了,我就長話短說。

我記得雲豹當年開發時,曾有新聞(新聞都報了應該不算洩密)報導,說在轉向問題上遇到瓶頸;好像是回轉半徑不如預期,比國外輪甲車的半徑都還大。足見在現代台灣要想開發8輪甲都有瓶頸了,何況是當年的日本人。

克里斯蒂懸吊應用很廣,在坦克上頭很簡單,但多輪甲就不容易了,其中還有傳動、轉向的技術要克服。原本是想讓阿貴發現轉向系統太前衛,但阿貴沒試乘過,轉向這個可能他無法得知。一度改稱底盤,但底盤也會有底盤的BUG;最後改扯懸吊吧,畢竟一眼就能看到,也不用鑽進車底。

我查過日本人在當時沒有列裝多輪甲,所以我估計日本人應該是造不出來。所以文中才說"怕是連日本人也造不出來";日本人造不出,不代表他國造不出。

我是想透過阿貴這句話,把後面的鋪墊展開。
2021-05-27 14:15:16
a2310395
另外查理這樣亂放話的目的是為了暗中捅小治他們嗎?還是為了從各方消息中找尋穿越的線索?
2021-05-27 11:43:59
知閒言炎
查理這個部分我先留白,不說死,留給讀者想像的空間。

可以確定的是,查理本身就是間諜(業餘的那種),他的心思肯定和小治他們不同。
2021-05-27 14:03:59
a2310395
我認為穿越後還是要低調再低調,然後暗中觀察局勢和收集穿越的線索,只求生存,不求做大事改寫歷史之類的,因為個人和團體穿越沒有國家穿越的後盾,一被發現就是各方勢力明槍暗箭對著自己說不加入就是死,加入後支票隨便你開,到最後就算力量再領先,也只能淪落為強權下的打手(照目前的發展來看,去內華達做日光浴是最好的結局了)
2021-05-27 11:52:00
知閒言炎
您的見解確實不無道理,可以是穿越小說的一種架構。

如果說,是有系統的穿越,事前就知道,也知道事後能平安再回來,那麼故事展開就可以很玩得很專業,主角可以選擇要高調,還是低調。

可小治、查理他們不是,"吃著火鍋唱著歌"就穿越了,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也不曉得究竟是怎麼回事!所以他們很多反應都是一般人的本能反應。比如查理就是,他完全是靠他的經驗法則在應對處事。
2021-05-27 14:17:20
a2310395
好奇的是雲豹的車高在同一輩輪甲來說沒有特別高(2.3m),放在二戰來看也不算特別高(M8高2.2m,Kfz234高2.1m),大家的反應大概是因為二戰日本沒有輪甲吧?
2021-05-27 15:50:45
知閒言炎
這是個好問題。日本海軍的船艦在當代算數一數二,但陸軍就......你懂der。

如果雲豹穿越到二戰德國,那我估計德國人也就是「咦,這車不錯。」
若放到美、英、蘇,差不多就是「臥草,德國佬又造出什麼鬼東西!」
若在台灣,當時普遍還是牛車的時代,汽車都不常見,火車已經算很高大上的玩意了。所以台灣人會充滿好奇,我覺得還算合理;若說台灣人看到都沒當回事,可能比較不合理。此外,故事設定是他們下山前,南部就已經有消息傳開了,經過宣染,多少會獲得一些關注才是。
2021-05-27 16:35: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