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閻王大人為何不理我-13

玥希縈 | 2021-05-26 20:58:46 | 巴幣 2 | 人氣 191


整個公關部做了簡單的開會後,就決定執行現世報這個專案,還可以順便和宣傳相關的專案合併,大家做了簡單的分配。

林投姐負責資料分析與開會,判定現世報名單的人目前的罪刑,與實施現世報之後的後續追蹤。

玉山小飛俠則是強盜、殺人、搶劫、放火等等重大罪刑,等罪犯勾魂的工作全都包了,反正不適用這個專案的,其他案子由他們處理,沒想到如此吃重的工作量,他們三人非常豪邁地答應,唯一的要求就是……

從此以後開會討論都要有客家菜包。

人面魚阿婆則是聯絡眾多的,人面魚婆婆媽媽們充當調查員,她們一聽到工作內容,都興奮地以為是做零零七的工作,都欣然答應甚至還有點躍躍欲試。

再來是多多與紅衣小女孩,多多負責所有的文件和書面報告,而紅衣小女孩主要負責宣傳海報、月曆等拍攝工作。

此時大家圍在杜小花和多多的身邊,進行最重要環節也是整個專案的核心,學會結緣仙術。

「聽好囉,只要跟著牌組的指示做,就很容易學會仙術。」多多又叼出一條紅緞帶,隨後說道:「月老加持過的紅緞帶,我這裡剛好有一條但之後要和月老要,所以現在最要緊的是……妳要想好,妳要唸什麼咒語。」

「蛤?咒語是我自己想的嗎?不是唸什麼……古老又神秘的愛情咒之類的。」杜小花驚訝地說道,突然要她自己想咒語,她頓時之間腦袋空空。

「小花,妳有聽說過『言靈』這個東西嗎?古時候的人認為,人的語言有著不可輕視的力量,所以不可隨意許下誓言或詛咒他人,因為那便是咒語的起源。」投姐緩緩地說道,難得她可以在全員到齊的時候秀一波。

「用科學的角度解釋,語言也有『自我應驗預言』等等的心理暗示。」多多接著補充道:「所以妳自己想的咒語,威力才是最強的。」

「那大家的咒語是怎樣的呢?」杜小花決定聽聽別人的咒語是怎樣,再想自己的方向。

紅衣小女孩和人面魚阿婆都搖搖頭,表示她們抽到的牌是結手印,所以不需要唸咒語但要比手勢就是了。

玉山小飛俠則是拿出,他們當初抽到的牌,第一張圖案是三把寶劍,第二張的圖案是三件黃色雨衣,第三張則寫了心電感應。

「心電感應到底是什麼啦?」杜小花突然很想看看那三副牌組,到底有那些圖案。

「嘛、我到覺得他們抽到超屌的牌,攻擊型的仙術只要穿著雨衣保持沉默,就可以使出合體連續技。」多多解釋道。

「那前輩當初抽到什麼牌呢?」杜小花突然有點好奇多多的牌。

「哼、哼……三張都是空白卡喔。」多多說得相當得意。

「空白?不就是沒有嗎?」杜小花回道。

「那是最強的組合喔,整個陰曹地府只有閻王大人、展判官、多多三位有而已,意思是『任選』,看你要學哪種仙術、要用什麼道具、要什麼方式,全部通通都可以。」林投姐跳了出來解釋道。

「但是我還是有自己的咒語喔。」多多興奮道,正歡快地搖著狗尾巴,一臉賊笑地說:「想聽嗎?」

眾人都點了點頭。

多多眼神閃耀著耀眼的光芒,伸出狗掌,嚴肅地緩緩說道:「吾乃漆黑的墮天者,爆裂吧!真、星爆氣流斬!」

「………」眾人面面相覷。

「你這根本就是中二病吧?這麼丟人的咒語我才不想要!」杜小花一臉不可置信。

「會嗎?我覺得很帥啊。」多多回答道。

「太中二了,不要不要。」杜小花只好將目光投射到林投姐的身上,「部長,那你有好主意嗎?」

「嗯……我的確也是攻擊型的仙術,抽到的牌也是要唸咒語的。」林投姐說道。

「真得嗎?太好了,總算可以聽聽正常點的咒語了。」杜小花像是找到救世主一樣。

「我的道具是摺疊傘,然後咒語是……去去武器走……」林投姐怯怯地說。

「………」眾人又再次面面相覷。

「這不是哈O波特裡面的台詞嗎?這也行嗎?」杜小花忍不住吐槽。

天吶……這個部門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來……咒語似乎不用很正式。

「所以我都講得很小聲啊……」林投姐一副很不好意思說道。

「部長!咒語這種東西就要大聲勇敢說出來!」多多說道。

在一旁觀看的其他人漸漸覺得,沒有抽到要唸咒語真是太好了。

「啊、我想到了一個絕佳的咒語了,很適合我呢。」杜小花高興地說道。

「喔?那真是太好了,這樣就可以進入下一個環節了。」多多突然正經地說,把道具和練習用的人偶擺在桌上,「這個是練習的人偶,接下來你只要看著紅緞帶,想像結緣的畫面然後大聲說出咒語,如果有發生什麼事的話,就是成功使用仙術了。」

「仙術真的有這麼好學嗎?我不用去修練那些的嗎?」杜小花疑惑地問道。

「喔、如果是按照牌組上的提示,就很容易使用。但是如果不按照提示……例如說你不學結緣想換學攻擊型的仙術,大概練到死、修到死都不一定能使出來。」多多淡定說著,「修仙本不難,難的是如何知天命。」

「所以說那三副牌算是一種外掛,是吧?」杜小花回答。

多多點了點頭。

「所以來試試看吧?」多多示意杜小花靠近桌邊的練習用人偶。

杜小花跟著多多的教學看著紅緞帶,努力幻想著結緣的畫面,她看著緞帶覺得和月老的紅線,有異曲同工之妙,心想既然是要結緣……

那就在這兩個人偶的手上,打個結代表結下這個緣吧。

此時她才意識到,她已經微微漂浮在半空中,而那一條紅緞帶也跟著飄浮起來,還帶點些微的金黃色光芒。

「趁現在快大聲唸出咒語。」多多見時機成熟大聲喊道。

杜小花在心裡決定好了要唸的咒語,鼓起勇氣大聲喊:「霹靂卡霹靂拉拉,波波力那貝貝魯多!」

剛唸完咒語,紅緞帶就自行在兩尊練習人偶的手上,打成一道蝴蝶結然後就憑空消失了。

「…………」眾人已經不知道該不該要吐槽。

「北七逆,妳這個北七!還敢笑我咒語中二!妳的是有好到哪裡去!!」多多顯得異常憤怒,狗毛都豎了起來還散落一地。

倒是林投姐一臉釋懷的表情,用誠懇的目光握住杜小花的手緩緩說道:「謝謝妳,我可以大聲地喊出咒語了。」

「部長,這個道謝讓我有種好討厭的感覺。」杜小花回答。

經過一晚的折騰……杜小花也順利學會了結緣仙術,剩下的就是好好地睡個覺,修養幾天,然後去和月老要一點加持過的紅緞帶,以她現在的靈力,用沒有月老加持過的紅緞帶,一點反應都沒有,反正公關部的其他同仁,也是需要一點時間要調查,現世報專案的甲方和乙方。

杜小花好不容易在清晨來臨之前回到宿舍,一回到肉體還是那種異常疲憊的感覺,眼皮重的完全睜不開,在陷入如同昏迷的狀態之前,她吃力地吞下幾顆靈力B群

次日,不出所以然她睡過頭了,直接撬掉了第一節課,不過她還是渾身疲憊的下床準備出門,一路上騎機車的時候哈欠連連,雖然靈力B群是真的有效,不至於直接睡三天,如果要早起上第一節的課,還是相當有難度。

開學第一天因為她遲到了,所以看不見本是喧鬧的校園,只能在教室的外圍遊蕩,等待第二節課的鐘聲響起,好讓她偷偷混進去。

但她很快發現這學期來了個新老師,就是她不小心撬掉第一節的化學課,她才發現新的化學老師,皮膚白皙,長相斯文,講起話來溫文儒雅,看起來就不像是學化學的,左邊的眼睛眼角處還有一淚痣,尤其笑起來的樣子和某個人有些神似…

突然有個人影在杜小花的附近,並且敲了一下她的頭笑道:「開學第一天,就遲到。」

杜小花轉過頭驚訝地說:「學長,你怎麼在這裡?」

「妳知道這個新來的化學老師嗎?」鄭文風詢問。

「不知道。」杜小花搖搖頭。

「杜晉臣,新來的助理教授,專門研究高分子合成,也是我的指導教授。」鄭文風指著教室內正風趣授課的老師,隨後露出微微一笑道:「話說我是這節課的助教。」

「學長,你是助教啊?」杜小花不可置信看著眼前的人。

不過,她總覺得這個新來的老師和學長很像。

「課業上有問題可以儘管來問我。」鄭文風點了點頭。

帶點些許涼意的微風,輕輕從窗外吹拂進來教室各處,透著外面一片的綠意,杜小花看著眼前的人,他的微笑明明是那樣的清新,但她內心卻湧出說不清楚的淡淡憂傷。

此時廣大的校園皆響起了下課鍾聲。

「快進去找位子坐吧。」鄭文風催促著。

「嗯。」杜小花便沒有多說什麼,進去了教室找了位子坐。

下課短短的十分鐘,杜小花和同學簡單問候了幾句,主要的內容都是問起她的身體狀況,但知道她一點事都沒有之後,便回到吵鬧的氣氛,也不少女同學趁機談論起新來的化學老師和助教。

「欸、欸,我剛看到妳和助教在交談,妳認識他嗎?他好帥喔……超想認識他的。」坐在杜小花旁邊的女同學忍不住詢問她。

「喔,沒有啦、他只是問我為什麼遲到而已。」杜小花一臉苦笑。

不知為何……她下意識做出了這樣回答。

好像她很常被這樣問一樣。

杜小花轉過頭往鄭文風的方向看過去,他的身邊圍了一圈,皆是投以崇拜目光的女同學,望著他和周圍的人談笑風生,她卻對這樣的場景很熟悉。

好像她常常這樣偷偷觀察一樣,雖然她沒有任何相關的回憶。

杜小花懶懶地看著窗外的陽光明媚,不知為何……

她卻開始懷念地府的靜謐夜晚。

創作回應

嵐風
大大的文筆好厲害!可以也看看我的作品嗎!誠心跪求大大的意見
2021-05-29 21:33:56
玥希縈
哈哈~~我寫的普普通通拉~~好喔~~有時間我會去瞧瞧。
2021-05-30 19:02:13
嵐風
謝謝大大!歡迎歡迎~[e19]
2021-05-30 19:08:4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