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餐具×攝影機×棋子

怪奇的丹 | 2021-05-26 20:09:54 | 巴幣 4 | 人氣 74

短篇故事
資料夾簡介
這裡應該會放一些獨立且無關聯性的小故事。
最新進度 轉吧~轉吧~

  「幸好我有上這個節目,今晚聊得太開心了。其實昨晚我做了一個惡夢,我夢到我躺在一堆鐵湯匙上,他們的身體彎彎曲曲的躺得我的背很痛,我想爬起來,轉過頭看到旁邊湯匙上的倒影卻發現我也是湯匙。」
  「那真是太可怕了,我連想像自己變成金湯匙都很痛苦了,變成鐵湯匙我完全無法想像。」
  「就是啊,嚇得我一醒來趕緊去照鏡子……啊,我不是在歧視他們喔,我很喜歡湯匙女性的,她們都很豐滿又性感。」
  「當然,誰不愛這些迷人的小湯匙呢?」
  「說得沒錯……我很期待下次再來這裡。」
  「我也是,那就約定下次出專輯再見囉。」主持人笑著說道,看向鏡頭:「很可惜,這次訪談時間已經到了,在我們跟怪物新人:小馬鈴道別的同時,我們一起來聆聽他上禮拜剛出的最新專輯──〈就是喜歡看妳在奶油濃湯裡〉。」

  等到嘉賓離開後,助理將一瓶水遞給主持人:「辛苦了,休息一下。」
  回想起上個來賓對自己拋媚眼的樣子,助理忍不住誇讚:「小馬鈴真的好帥喔,他身上的金色也好特別,我想我愛上他了。」
  聽到這裡,主持人忍不住道出真相:「那是鍍上去的,那刀子一看就知道是塑膠的,還不如我呢。」
  「欸?可是看起來很真啊。」
  「像妳這種木湯匙看到什麼都以為是真的,我好歹也是銀刀子,在社會上還是認識幾個金刀子的。等下妳就會看到真正的金刀子了,睜大眼睛看好吧。」銀刀子將水杯丟還給了木湯匙。

  半個小時後,節目開始了,主持人──樂演豬排開口道:「各位觀眾晚安,廣告之後又回到了我們的晚間訪談時間,這次要和我們會談的是有夠鐵公司的大老闆──威武和牛。」
  「大家晚上好。」威武和牛親切地向鏡頭打招呼。
  「威武先生,您的公司自從開始營運以來已經幫助了上萬位破損的餐具,幫助他們把磨損或斷裂的部位給補起來,讓他們找回最初的自己。這些餐具有一半都是軍人,我記得您的兒子現在也在軍隊,您會擔心他嗎?」
  「當然會擔心,但作為軍人這是他的義務,我會支持他的。」
  「真是偉大的父親。但是我聽說三尖地區的餐具最近鬧得很兇,那是您的兒子值勤的地區吧?您會不會擔心叉子又像之前那樣發生暴動?畢竟叉子的個性是公認的兇猛。」
  「嗯,不會欸……對啊,我不會擔心。」
  「據我所知叉子犯下的襲擊案遠高於其他餐具,我和他們待在一起都覺得不太安全了。」主持人裝作害怕地抱住自己。
  「他們也是餐具,跟我們一樣……我的保鑣也是叉子啊,你看,我今天兩個保鑣都是叉子。」
  鏡頭轉向兩個面容嚴肅的鐵叉子,主持人說:「對,我剛剛就想說了,他們站在這裡我們的工作人員都很緊張,能不能請他們稍微站過去一點?──來!助理小妹,給兩位大哥送水。」
  「請用。」木湯匙用顫抖的手拿了兩瓶礦泉水給他們。
  「謝謝。」其中一位叉子接過了瓶子,露出親切的笑容,另一位也輕輕點頭道謝。
  「哇,怎麼會連對待湯匙都這麼溫柔,看來我要對叉子改觀了,原來他們還可以被馴服的這麼好。」主持人驚訝地說。
  鏡頭切回主持人和嘉賓。
  「是啊,只要肯給他們機會就會知道他們的本性其實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殘忍。」威武和牛說。

  節目繼續進行,半個小時過後──「時間過得很快,我們的節目也即將進入尾聲。節目的最後讓我們來玩一個小遊戲。」主持人對場外的助理使了一個眼色,「聽說老闆您的聽覺很敏銳,能用聲音分辨黃金的純度,我們現在馬上來做個測驗吧。」
  兩位助理一個抬著小桌子、另一個端著盤子進場,將桌子放在金刀子面前,然後把盤子放上去。
  「大家可以看到盤子上有三塊金屬條,這三條金屬條分別參雜了百分之一百、百分之六十五和百分之三十的黃金,答案已經寫在盤子底部,我會用這跟鐵棒分別敲擊金屬條,而威武和牛先生則要幫忙猜測出每個金條正確的純度。」主持人說明道,拿起左邊第一個敲響。
  「嗚,這個一聽就是百分之一百。」
  主持人拿起中間的金屬條敲響,威武和牛先生露出複雜的神情,「這個好像也是百分之一百。」現場響起罐頭笑聲。
  接著主持人敲響最右邊的金屬條,威武和牛先生:「怎麼聽起來好像都一樣?」罐頭笑聲再度響起。
  「怎麼會都一樣啊?威武先生,不能都一樣喔。」主持人笑道。
  「可以再聽一遍嗎?」
  於是主持人又在敲了一遍。「我也搞不清出了,哈哈哈。」威武和牛笑著說,為了準時下班,他只好隨便猜,「我的答案是從左到右為:百分之三十、把分之六十五、百分之百。」
  「確定嗎?好,那我們請助理幫我們揭開答案。」
  助理小跑步到桌前將盤子掀開,並用手遮住答案。「我們先看最右邊的吧。最右邊的正確答案是──百分之百!恭喜答對,太厲害了。再來中間的是──百分之三十!哇,那就表示有兩個答錯了。威武先生,這兩個為什麼搞錯了呢?是比例太相近了嗎?」
  「啊,其實我的聽力也沒到多好,這只是我的秘書亂寫的,哈哈哈。」威武和牛說。
  「沒關係,遊戲嘛,那差不多該做個結尾了,請您說說今天的感想吧。」

  兩個助理來收走東西,一個拿走了桌子,另一個拿走盤子,拿起盤子上的金屬條砸向威武和牛,又將盤子搧向他的臉。
  「該死的湯匙,保鑣!」主持人大喊,兩名保鑣見到狀況早就跑了過來,「快把那個瘋婆娘帶走。」
  「你那時為什麼不救我爸爸?」木湯匙悲憤地大喊,一邊將盤子重重打在金刀子的臉上,「他為你擋槍,你卻只是看著他燃燒。」
  「冷靜一點。」一名保鑣把木湯匙拉開,並將她手上的盤子踢到遠方,「冷靜下來,想想妳在做什麼?」他朝她大喊木湯匙才好不容易停止掙扎,「小心!」他的後方,另一位保鑣舉起了搶,朝他們打來,木湯匙飛身去擋槍,但根本來不及,鐵刀子保鑣被擊中,熔化成兩段,倒在木湯匙懷裡。
  「你是誰?」金刀子質問道,一旁的銀刀子裝作害怕地護住了頭。
  「我們是叉子!」鐵叉子大喊,扣下了板機奪去威武和牛的性命。任務結束後他轉過身,卻被趕來的支援一槍熔化了他的臉,鐵叉子倒下。
  「大人!」主持人看見來人誇張地喊道。一把鋒利的金色鋸刀走進攝影棚,身後跟著一列閃閃發亮的銀刀子軍隊,「你沒事吧?」他問,看著現場的慘況說道:「我不會在容許此種情況發生了,既然他們要開戰,我也不會退縮!」──剪輯過後的片段在電視上播出,全國百姓都看到了叉子們的殘暴,也看到了為了舊刀子而犧牲的湯匙,戰爭以捍衛國家安全的名義開打了。

  「做得好。」金刀子對銀刀子說,「每一步棋都走對了。」

創作回應

飄泊筆尖
推薦你可以多換行,不然字都擠在一起讀起來挺累的
2021-05-29 00:21:38
怪奇的丹
謝謝,我會改改看,其實也忘記兩格
2021-05-30 00:05:4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