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轉生成荒野貴族的女兒 3-121 偏袒與忌妒

空想能手 | 2021-05-25 22:50:36 | 巴幣 4 | 人氣 31


  「總之歡迎你們的到來,斯托諾瓦子爵,薩蒂男爵。」雙手按在拐杖上,身高不高卻站的筆直的老人臉上掛著營業用的微笑。

  老人說完話的同時,老人身後的僕人們便齊刷刷的彎下腰,並就這樣維持著鞠躬的姿勢。

  老人的身旁則有兩個人,沒有跟著彎下腰,一個是看起來已經二十歲左右,已經不是能被稱作少年的年齡了,而另一個卻是只有十歲附近的小孩子,這樣的兩人卻還是有一個明顯的共通點,那就是兩人的腰上都掛著配劍,只不過年輕人的那把看起來更為華麗罷了。

  「能獲得您的邀請是我的榮幸,庫雷格斯侯爵大人。」父親向老人低頭致謝。

  「真的非常感謝您的邀請,庫雷格斯侯爵大人。」薩蒂男爵也立刻跟著低下了頭。

  「呵呵,在這裡可以不用這麼多的禮節,就當成是自己家一樣,有事情就交代給老夫的衛兵,或是老夫叫來接待你們的老夫的兒子們就好了。」庫雷格斯侯爵笑了笑,在說完話的同時,他身旁的年輕人便率先向前跨出了一步。

  不知為何,他邁步出去前還特意瞥了庫雷格斯身旁的男孩一眼,然後才低頭向父親他們露出有些僵硬的笑容說到:「非常歡迎二位的到來,我是父親大人的第三十個孩子『雅克博•庫雷格斯』,這次宴會前一天我會幫薩蒂男爵家導覽這座弗洛利雷城裡的部分景色,到時還請男爵大人多多指教。」

  然後看到雅克博向自己自我介紹的薩蒂男爵就露出得意的表情看了父親一眼…這是因為最先向自己自我介紹嗎?還是因為是年紀比較大的那個是負責他們家的導覽讓他感覺自己受到重視呢?無論是哪一個,至少我是看出來他真的很得意了。

  薩蒂男爵就這樣勉強的壓制著嘴角的上揚,向雅克博回話到:「喔,有勞你了,雅克博。」

  如此拙劣的偽裝連我都能看得穿了,何況是周邊的其他貴族呢?雅克博的臉色看起來更加陰沉了,而雅克博後方的庫雷格斯侯爵似乎也察覺到了雅克博的心理,不像在看著自己孩子的冰冷目光在他眼底一閃而過,就算他注視的對象不是我,我也能感覺寒毛直豎。

  其他的人應該也都察覺到了,以至於氣氛一時之間變得十分凝重,而首先打破這個快要讓人窒息的氛圍的人—則是庫雷格斯侯爵身旁的男孩。

  因為男孩的步伐較小,所以他跨出了兩步才超過了雅克博所站立的位置上,來到了最前頭,並立刻向父親低頭說到:「二位好,初次見面,我是父親大人的第五十二個孩子『懷亞特•庫雷格斯』,明日將會負責接待子爵大人您及您的家人於城內遊覽,今後在城內遇上什麼問題也可以由我來處理或轉述給父親大人,那麼,還請您多多指教。」

  「好,那就麻煩你了,懷亞特。」父親不動聲色的向懷亞特伸出了手,兩人便這樣握了手。

  結果居然是由年紀比較小的來負責接待爵位比較高的,這還真是奇怪,是有什麼特殊的理由嗎?還是這是庫雷格斯侯爵暗示不待見我們家呢?可是明明最近還有派自己的兒子來我們家的領地幫忙,應該不可能會冷落我們才對,所以果然是有什麼特殊理由嗎?

  父親和兄長們雖然沒有說出口,不過心裡恐怕也有著相同的疑問吧,父親和澤維爾哥哥從雅克博先向薩蒂男爵介紹自己時,就向是在思考什麼似的有些恍神的樣子,而亞德里安哥哥雖然看起來什麼都沒想,但是應該只是他偽裝的十分完美,看不出破綻而已。

  「懷亞特和雅克博都是老夫的優秀子嗣。」

  滄桑卻有力的聲音說到,說話的人是庫雷格斯侯爵,他此時開口估計就是為了解釋這麼安排的理由吧。

  庫雷格斯侯爵用大拇指和食指摩擦著自己的下巴,並接著露出事務性的笑容說到:「懷亞特最近獲得了A級戰士的證明,並習得了魔法,有望成為魔法戰士;雅克博則是鍛鍊多年,擁有A-級的實力,目前正向著騎士的道路前進—兩個都是老夫優秀的兒子。」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恍然大悟了,雖然庫雷格斯侯爵所說的似乎沒有故意比較兩人的優劣,但是從所用的字詞中還是能推敲出庫雷格斯侯爵的意思。

  其中最為明顯的就是在兩人的實力有所落差的時候,還故意說出兩人的實力位階,就算之後再加上了多少的描述,只要雅克博沒有特別被說到什麼突出的地方,那麼聽到這句話的人大概都會立刻判定『A級』的懷亞特更為優秀,而且庫雷格斯侯爵也確實沒有再補上更多的優點,這讓懷亞特實力較強的優點被凸顯了出來。

  而且不只如此,庫雷格斯侯爵雖然看似簡單的描述了一下他們兩人的未來發展,但是這其實也暗中又再一次地分出了兩人的優劣。

  首先,這裡的騎士所說的應該不是指職業,而是指最低階的爵位『騎士爵』,畢竟騎士顧名思義就是要有坐騎才算是完整的騎士,這種缺陷會使日常生活中騎士無法發揮正常的戰鬥力,難以應付突發的危險,而不受這個世界的人們歡迎,一般只有天分不足的人才會選選擇這種職業。

  雅克博已經是A-級的實力,這就表示他極具戰鬥天賦,再加上他身邊並沒有帶上坐騎以防萬一,而且庫雷格斯侯爵還說『目前正向著騎士的道路前進』,更是鐵證,這些都能顯示出他並不是『騎士』這種職業。

  至於為什麼說未來被分封為『騎士爵』會是劣勢呢,一方面除了同時擁有魔法和鬥氣兩種天分而成為魔法戰士的人十分稀少;另一方面就是『騎士爵』是由領主所分封的,庫雷格斯侯爵家又是大貴族,擁有許多騎士爵的配額,按照傳統,這些份額本來就會分出一部份給自己的子嗣,而就算是人丁興盛的庫雷格斯侯爵家,配額也還是遠遠大於子嗣數量。

  換一種說法來說就是—貴族子弟就算毫無功績,只要有等同基礎士兵的實力其實也是可以成為『騎士爵』的,所以『成為騎士』和『成為魔法戰士』一對比,孰優孰劣就非常明顯了。

  在場的貴族們大概都聽懂了這些弦外之音,當然雅克博本人也是,不過他並沒有大吵大鬧,只是暗自握緊了拳頭,並用銳利的目光瞪著懷亞特,模樣像極了被拋棄的怨婦。

  而剛才還很得意的薩蒂男爵也被澆了一頭的冷水,或許是因為出了這樣的洋相,他的臉色看起來頗為尷尬,看向雅克博的眼神也沒有那麼高興和友善了。

  我也在此時終於看見了札伊登•薩蒂的身影,他正看著自己父親的背影暗自嘆氣,看來是對自己的父親太容易得意,甚至又馬上被打臉感到無奈吧。

  不過或許是感覺到有人正在看著他,他立刻朝我的方向瞥了一眼,在發現是我的時候他大驚失色,慌忙的別開頭,並向後跑開,躲在了薩蒂家傭人們的後面…這到底是有多怕我啊。

  「那麼各位連夜來到這裡應該也都累了。」再次開口的還是庫雷格斯侯爵,他接著說到:「那麼還請各位好好休息,中午的時候再由老夫這兩個兒子分別帶你們導覽這座城市,如果覺得想要休息或是有其他的規劃的話也可以派人跟我的兒子他們講一聲,他們會尊重你們的意願的。」

  「老夫畢竟老了,身體熬不了夜,就只能先各位一步離開了,真是不好意思。」庫雷格斯侯爵這樣丟出了結語,也很快的得到了父親和薩蒂男爵的回應,之後他便搭上了馬車,在一眾護衛的簇擁下高速前行,很快的就在我們眼前消失了。

  薩蒂男爵用有些遺憾的眼神瞥了懷亞特一眼後,嘆了口氣,轉向雅克博接著說到:「那麼…帶我們去休息的地方吧,雅克博,我的妻子們和孩子們都很累了。」

  雅克博的拳頭似乎又握得更緊了,但是他還是勉強擠出笑容回應到:「還是先讓我認識一下您的家人吧,這樣我在明天才比較不會認錯人。」

  「…好吧,那就讓他們一個一個報上姓名吧。」薩蒂男爵讓自己的孩子們走向前對雅克博報名字,而我們這邊同樣向懷亞特報上了自己的姓名,或許是因為我們家的人比較少的關係,所以比他們還早搞定這件事,所以我們的馬車也比他們還早出發。

  進入城裡之後,最讓人驚艷的就是不敢主要幹道還是支線道路都布滿了燈光,而這些光源全都來自於魔法道具,這也充分的展現出了庫雷格斯侯爵家作為侯爵家的龐大財力。

  讓人震撼的還有眼前那完全統一的建築風格,牆面全部都是用純白的石材建成的建物在我們眼前像是棋盤一樣的整齊羅列著,就連商家的招牌都是統一掛在二樓與一樓之間向外延伸出來的那一根不知是表面鍍銀還是整支都是白銀製的金屬桿上,招牌的大小也是統一規格,展現出了工整的美感。

  每個招牌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招牌上的圖案會因為商家販售的東西不同而有不同的圖案,而同類的商販又會或多或少些為的改動圖案,看起來像極了現代的商標。

  再來另一個讓人驚訝的地方就是龐大的衛兵數量,相比之前經過的所有城市需要有效利用衛兵才能勉強避免失儀不同,主要幹道的兩旁站滿了衛兵,從一進城門就能看到延伸至無窮遠方的衛兵行列,而且每個衛兵彼此的間隔都是大概一公尺左右的超短距離。

  而且現在的時間可是凌晨,如果這時候都有衛兵守衛的話,那可以合理推測這些衛兵應該還會換班,如過有個兩、三班甚至是四班可以輪替的話,那衛兵人數可就必定達到十萬以上了,這是我們家族望塵莫及的衛兵數量,雖然有很多人大概都是被從庫雷格斯侯爵家領地的三郡裡的其他城市借來的,但是就算知道這個客觀事實,主觀上仍會被場面所震撼,著實的讓人感覺到庫雷格斯侯爵家地位的不可撼動,讓我充分的體會到排場的重要性。

  最後在馬車行進了大概五十公里左右後,我們終於來到了城市的最中心,此時我們早已經看不到任何一處的城牆了,相反的,周圍全都是與貴族相關的高聳建物,就算是蓋高一點也沒什麼意義的珠寶店、香水店等店鋪,可能是為了顯眼,都把自己盡可能蓋的高,並掛上滿滿的魔法道具來製造光源,整個弗洛利雷城的中心區域就像是一座不夜城,也確實有許多貴族此時仍在這個區域中遊蕩。

  不過在這些高聳的建物之中,最高的還是在城外就能看到塔頂的建築,那一座座的白色高塔,不過意外的是,那些高塔並沒有掛上招牌,看起來並不是營業用的地方,那麼那裡是幹什麼用的?單純的瞭望台嗎?

  在我還在思考時,馬車突然停了下來,而眼前的是雖然庭園很小,但是房屋本體卻是與我們在庫沙塔魯城中的家宅差不多大小的房屋,而這間宅邸的周邊還有數棟同樣規模的房子。

  「這裡是『蘇葛玫伯爵家』的別墅,父親大人已經跟伯爵大人本人談妥了,這一個月的期間你們的住所就是這裡的客房,接下來『蘇葛玫伯爵家』的人會帶你們去房間。」懷亞特看到有執事從宅邸裡出來後,便過去簡單說了幾句,然後帶著執事來到我們面前說到。

  「這位執事會帶各位去你們的房間,不過畢竟時間很晚了,為了不要吵到伯爵夫人和伯爵的孩子們,所以希望各位能放低音量。」懷亞特接著向父親低頭,並說到:「那麼我就先離開了,希望各位能有個好夢。」

  之後,因為沒睡好而渾身疲勞的我一知道自己的房間後,就直接趴倒在了床上,沒了海爾嘉的干擾,很快的就睡著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