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極品室友不想讓我近水樓台》楔子

夏小靈Youko | 2021-05-25 21:07:41 | 巴幣 4 | 人氣 482

【都會】極品室友不想讓我近水樓台
資料夾簡介
☆不定期更新 我喜歡的人深愛著渣女,怎麼解? 同租一屋的極品悶騷室友 vs 百般寵溺自己的帥哥閨蜜

這是兩個工具人拼命想上位的故事

我喜歡的人深愛著渣女,怎麼解?
同租一屋的極品悶騷室友 vs 百般寵溺自己的帥哥閨蜜


文案
 
主一:魏齊駿,30歲,天蠍男。國際律師。在經濟最困頓的某天,一時鬼迷心竅貪圖物美價廉租屋,被不知道是在徵婚還是徵室友的惡女欺騙而誤上賊船,目前仍未能脫離苦海。
主二:范亞綸,26歲,雙子男。臨床心理醫師。在最天真無知的大一某天,一時鬼迷心竅想抽個學伴,從此被不知道是在徵萬能工具人還是徵友的惡女欺騙而誤上賊船,目前仍未能脫離苦海。
 
惡女顏綺夏表示:????無辜
 


楔子
 
 
  「攝氏三十九度五,被子都蓋一堆了,還抖成這樣。喂,你把棉被拿開是什麼意思……喂,你現在站起來繞過我一副要走出去的樣子是什麼意思?」語調有愈來愈上揚,音量愈來愈提高的趨勢。女人褐色的長髮只用條樸素髮圈隨興紮成高馬尾,一身十分休閒的白色合身T恤加牛仔短褲,見眼前病懨懨的高大男人黑眸瞅也不瞅她一眼,逕自就要走到臥室門邊轉開門把,兩隻白皙纖長的美腿移動,曲線噴火的性感嬌軀飛快橫過,成功擋住男人的前行。

  「不、准!」雖是未施妝容的清麗臉蛋,走在街上亦足以奪得所有人讚嘆目光。杏眸一瞇,粉唇微噘卻不自覺,一張偏向秀氣清純的臉蛋上有著說一不二的強悍氣勢。

  極冷的黑眸掃過她,約莫三十歲上下的男人一張稜角分明,陽剛卻不失儒雅氣質的俊逸臉蛋,因病而略顯蒼白的薄唇緊抿,全身上下散發出靜默殺人的氣勢,然眼前矮她半顆頭的女人卻半點沒有退縮,反而美目更瞇,紅唇更翹,還不忘補充以言語說明道:「我知道你想幹麻,你想去事務所,可是──不、准!」

  「讓開。」兩個字,極為簡短的字句,漠冷的嗓音和語調卻足以讓聽者站不穩腳、全身抖個沒停。然,眼前的女人再次例外。

  女人崩下原本尚可稱上可愛的臉容,以更冷的語音道:「魏齊駿,我說不准。再有怨言,你馬上收拾給我滾出去。」

  笑話!
  這女人再高也不過一七二,他一個一百八十五公分的大男人有必要怕一個除了身材以外,看起來像未成年高中生的小妮子嗎?而且論年紀還小了他四歲!

  ……好,他的確是笑話。就是認清到這點,令男人自尊嚴重受創的魏齊駿更加不爽。

  面無表情的俊容總算成功被扯動,幾乎是極為隱忍地低聲咆哮:「馬的!顏綺夏,妳給我快找個人嫁掉!」

  但說這句話時,他預期的聽眾早已不見蹤影,一張剛睡醒極為惺忪又被激怒的俊臉繃得老緊,找不到地方發洩地忿忿坐回床上,看上去有種莫名落敗的狼狽。

  孽緣!絕對是孽緣!回想起三年前剛跨出夢想的第一步,從國外修得博士學位歸國,也成功取得律師執照,卻被家裡視為叛徒掃地出門的他,以僅有的存款找到了唯一租金及環境等條件都讓他十分滿意的一處──原本似乎是房東的父母買給她個人使用,但房子空間太大,房東便打算租人使用。不僅是新屋,臥室也足足有十坪。雖然浴室、廚房、書房要共用,但租金非常便宜,找遍全台北大概也找不到更物美價廉的租處。

  雖然房東標榜著「限天蠍座男,碩士學位以上,二十八歲以下」,明擺著是要半應徵室友半應徵男友──不不不,連學歷都考慮到了,摸不準是想徵結婚對象了。

  天蠍座男沒錯。
  不僅有耶魯大學法學博士學位,還附贈律師執照。
  二十八歲以下?很好,他今年剛滿二十七歲。

  這麼三項苛刻的條件都給他通過了,外加上他對自己的外貌向來有自信,只有獨獨一點他挺擔心──他才沒興趣和房東談戀愛,只因他早有心儀的對象,而且對自己的選擇非常堅持、專一,是絕對不會因為省租金就作賤自己的。但這樣優渥條件的租處實在是僅此無二,但願房東好說話,能通情達理,要不,就是要他幫她介紹對象也都沒問題的。正麼想著的魏齊駿於是踏上了一條不歸路。

  他猶記得,自己向這過於讓人驚豔的俏麗房東解釋自己心有所屬時,她的反應──是捧著肚子哈哈大笑了很久。

  「你想多了,我一開始是有想過說不定會藉此撈到男朋友,不過最主要的目的其實是想了解天蠍座男生的個性。」臉蛋清純,身材凹凸有致,胸圍初步估計起碼34D,看起來像高中生,事實上似乎已經大學畢業的年輕房東如是說。

  他向來不喜歡探問別人隱私,尤其還是個只能算陌生人的小女生,但聽到這種特別到有點古怪的想法還是忍不住想問:「為什麼?」

  房東也沒打算隱瞞的意思,有點柔媚似會勾人的美眸因笑微彎,雙手一攤以輕鬆語調毫不吝嗇地回答:「因為我喜歡天蠍座啊!星座書上的分析,我覺得天蠍座的男生最好,所以想驗證一下實際與理論的差別。」

  實際與理論的差別?
  這說法還真是有趣。

  「為什麼覺得天蠍座好?」話一說出口,魏齊駿便有些後悔。他向來不是健談之人,和一個陌生人,能聊上這麼多句已是奇蹟。

  房東笑的時候一雙圓眼總是會微瞇起,像撒嬌的貓一樣,穎慧卻又不失可愛:「專情啊!」

  「比如說就你吧,老實說,我長得也不賴吧?其實不是天蠍座卻來徵的人不少,看似有女朋友的不在話下,但他們面對我總是不會強調自己有女友這件事。反倒是你,我都沒問你就馬上撇清立場,代表你絕對是個很君子的人吧?而且對自己的定力和專情絕對有一定的自信。倒是應證了星座書上評論天蠍座專情,有幾分可信。」

  魏齊駿為她的話揚眉,她說的確是事實──她的確長得極為出眾,身材又火辣,不過稱讚自己的這種話從自己口中說出來還是有那麼一點……不太合適。

  不過他向來欣賞有自信的人,因為就拿他自己來說,也是滿有自信的。
  他開始覺得,和這房東當室友似乎也不是一件壞事,或許以後的生活……會很有趣?

  ──不!有趣個屁!
  從回憶中拉回思緒的魏齊駿現在直想把自己頭髮揉亂,要是可以,他多想爆揍以前不慎選屋、誤入歧途的自己一頓。

  而造成某人差點神經衰弱的始作俑者,顏綺夏正因掌握租與不租生殺大權的優勢,必然的第一百七十三次的全勝,愉悅地哼著最近的流行歌曲。比例完美的長腿勞碌地跑東跑西,只因她正忙著熬煮著蔬菜粥。

  邊有一下沒一下地攪拌著以免粥沾鍋燒焦,另一手也沒閒著,忙準備可以盛裝的碗,將熱騰騰,還冒著白煙,看上去十分黏稠的粥倒入碗中,她端起了碗便往方才的房裡走去。

  由於雙手沒有空閒,以腳踢開了只半掩著的門板,裡頭枯坐著似在沉思的男人只輕瞥向她,又酷酷地移開視線,悶不吭聲。

  見狀顏綺夏不甚在意,反倒是笑弧未減,裝作沒瞧見男人陰沉的表情,逕自道:「病人只夠格吃這種清淡的東西。……喏,小心別弄髒房間地板,趁熱吃完了等下還得吃藥。」

  男人瞅了眼賣相十分不好,因富含各種蔬菜而五色雜陳的粥,老實說還有點像剩菜,哼了聲,似乎有點不屑,道:「我只要咖啡。」

  「跟你說了八百遍,早餐不吃,空腹喝咖啡很傷胃。再說,你等下還要吃藥,一定得吃點東西墊胃,西藥這種東西和咖啡是一樣的道理。」

  「那吃完這個和藥讓我去上班。」他尾音才剛落下,她便漾著甜美笑容迅速接下道:「吃完藥你必須待在床上休養。」口齒格外清晰、字正腔圓,表明了絕不容許異議空間。

  向來沒什麼生動表情的魏齊駿難得地破例翻了個白眼:「妳真的很囉唆,難怪嫁不出去。」

  顏綺夏朝他甜美一笑:「謝謝誇獎,我年輕,還有本錢。」

  沒好氣地瞪著她,魏齊駿接過她手上一大碗公近九分滿的粥,端詳著那奇妙色彩,良久,口吻認真卻內容白目地冒出一句:「能吃嗎?」

  不用想也知道某張小臉肯定黑了大半還隱隱抽搐著,魏齊駿憋住笑意,表面上仍是那張萬年不變的冰山臉。

  顏綺夏惱怒地一個跨步向前,不消他開口便主動助他一臂之力,將他湊在嘴邊的碗公用力一推,大口大口剛煮得滾的粥硬生生灌入。

  「燙、喂妳……」他想說出口的字句都被滑入喉嚨的熱粥逼退,灼燒感在喉舌間蔓延開,直至惱羞成怒的人而終於肯放過他,停下攻勢,他才得以喘氣,狼狽瞪向眼前刁蠻不講理的女人:「妳這樣對待病人?」

  某犯案完畢的惡女從鼻孔噴氣地哼了聲:「你不值得同情。」言罷,舉手投足皆帶氣地步出房門。

  見麻煩人物離開,魏齊駿鬆了口氣,正打算拾起調羹舀口粥喝,門再次被不速之客粗魯推開,一包白色塑膠製袋狀物體飛向他,不知道是碰巧還是故意的,準確地砸在他的臉上,伴隨著不甚客氣的一句──「拿去!」

  ……這女人!
  難怪總交不到男朋友!
 


※可能會有人曾看過舊作,舊作已經完結了,且前幾章曾在台論和鮮網發表(原書名我就不公布了www也請知道的人保密哦),這篇算是魔改後的,所以劇情和發展會完全和舊作大不一樣哦!

此非舊作,全文有大幅調整劇情,大幅刪減和重寫!與舊作完全是兩個不同作品。

高中寫的小說,但隨著年紀增長覺得看男人的眼光不一樣了,當初的男主和男二重新讓我考慮的話,我會有不同的選擇,所以男主角大家不一定能意料得到。

話說兩個男主,大家喜歡哪個呢?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作者其他著作: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