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十一章—歌女灰姑娘與皇子(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5-25 19:55:00 | 巴幣 12 | 人氣 90


三天後,她趁著她的父親回去城堡進行魔法研究、繼母和兩個繼姐都去逛街時,帶著擴聲石,先去和青梅竹馬會合。

她常常在開始演唱以前,就先去找負責擔任助手的青梅竹馬,讓他把擴聲石先帶過去,她則是故意繞遠路,避開可能見到家人地方,來到廣場上。

和平常一樣的演唱,卻多了幾分爆發力,但在那爆發底下,卻又隱含著哀傷。

其他人聽得陶醉,艾諾卻發現仙杜瑞拉的樣子有些奇怪,似乎有點心事。

結束演唱後,仙杜瑞拉和助手把擴聲石包起來,打算離開時,艾諾主動走過去搭訕:「仙杜瑞拉小姐,還記得我嗎?」

「艾斯先生,幾天不見了,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因為妳今天的狀況好像不太好,我有點擔心……」

「我怎麼看都覺得這女人和之前沒兩樣。」凱爾賽納悶。

「我、我不要緊,反正不是一天兩天了……只要爸別回來就好……」

「從安娜蒂亞夫人死掉後,師父越來越奇怪耶!為什麼妳明明才是師父的親生女兒,卻反而對那兩個智障特別好?」

「別說了!不要說了……他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和藹可親的父親了……反正再五、六個月就能脫離惡夢了,存夠錢我就……」仙杜瑞拉別開視線,用力抓著自己的手臂,手正在顫抖。

「原來如此,難怪覺得在哪裡聽過,妳是克勒斯大人的獨生女對不對?」艾諾恍然大悟,聽見關鍵名字就想起對方的身分了。

雖然仙杜瑞拉不常被提起,但艾諾仍聽說過三位大賢者中,只有克勒斯有女兒,他的女兒就叫仙杜瑞拉。

「不要喊出那個討厭的名字!」仙杜瑞拉突然歇斯底里罵道,卻被夏格爾用劍抵著脖子,冷聲說:「放尊重一點。」

艾諾連忙舉手阻止夏格爾,搖了搖頭,「不用擔心,我只是有點嚇到,沒事的。」接著,他對仙杜瑞拉露出一抹淡笑說:「有煩惱可以跟我說說看喔,我很樂意傾聽。」

「你真的要聽?喂喂,仙杜瑞拉家可以說是從那個女人出現之後就整個莫名其妙起來喔。」仙杜瑞拉的青梅竹馬.菲爾德一臉無奈,輕輕嘆氣。

「全都是那個女惡魔害的……」仙杜瑞拉搬起擴聲石,用哀怨的眼神開始說起前因後果。

仙杜瑞拉的父親是布林埃爾知名的大賢者,母親是赫赫有名的皇家歌星。她身為這兩位大人物的女兒,自然遺傳了父親部分的魔法天份以及繼承了部分的魔法知識,也遺傳了母親那被稱為「天使的歌喉」的歌聲,和母親端莊秀麗的容貌。

但是,她的母親七年前突然間生了一場大病,硬撐了半年仍回天乏術就過世了。

她母親死亡之後,父親雖然傷心,但還是把她視為寶貝般疼愛。

直到五年前,父親突然間決定再娶。

娶過門的是一位伯爵的遺孀,她有兩個女兒,嫁進門的時候,也把她們帶進來,從那之後一切就變了。

她們奪走了她的房間、衣服,她為此和繼母用魔法打過一架,結果被打趴,差點連母親的東西都不保,最後是克勒斯出面才讓她們沒法動安娜蒂亞的遺物。

不只如此,她還被她們當成傭人使喚,她和父親抗議過、爭執過,都被冷落對待。

她的父親經常買禮物給繼母和繼姐,永遠都沒有她的份,她不在意禮物,但是……曾經疼愛她的父親到底去哪裡了呢?

「就是這麼回事。」仙杜瑞拉停下腳步,回頭對艾諾說:「你別跑去跟我爸理論,沒有用的。」

「我不能插手管妳的家務事,不過有煩惱隨時都能跟我說說喔,因為我喜歡的歌手如果因為心情不好而表現不好,我也是會擔心的。」

「你完全是這女人的鐵粉耶!」菲爾德訝然,又有點哭笑不得。

「呵呵,她的歌聲很動聽,而且是個堅強的女孩呢,在那樣的逆境下還能苦撐過來,換成是我,說不定會崩潰。」

「我們絕不會讓您落入那種境地。」夏格爾淡淡說道,用冷到足以凍結周遭的口吻說:「誰敢讓您做那些事情,等著手被砍掉吧。」

「妳不考慮搬走喔?」凱爾賽提議。

「要搬,但要等我通過皇家歌舞團的考試再說。」

「喔?皇家歌舞團,我記得是三月和九月招考的……不過這個月的早就過了。」艾諾挑了下眉,露出饒富趣味的笑容。
「沒錯,我有自信能像媽媽那樣通過測驗,然後進去城堡唱歌。」

「嗯……有更快的方法能讓妳在城堡唱歌,不過也要等皇子開始寄邀請函再說。」艾諾摸了摸下巴,拉著仙杜瑞拉說:「我們要不要先吃飯?我也有很多想跟妳分享的事情喔。」
 

連續四天,仙杜瑞拉都會去街上唱歌,艾諾也天天都會帶著夏格爾和凱爾賽一起去街上聽歌,聽完後,他們總是會和仙杜瑞拉、菲爾德一起去吃點東西,談論一些生活上的雜事或是聽到的趣聞。

久而久之,仙杜瑞拉也越來越喜歡去街上唱歌,然後和艾諾他們一起去吃東西或逛街。

某一次,仙杜瑞拉因為不想回家,加上菲爾德被克勒斯抓去做研究,沒有來當助手,便故意把時間拖得很晚,和艾諾、凱爾賽和夏格爾一起去酒館吃飯。

「艾斯先生,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很想知道。」

「請說。」艾諾在菜單上畫記,遞給夏格爾。

「你究竟是什麼爵位的貴族啊?」

「呵呵,秘密喔,再過兩個月就是我的生日了,到時候再告訴妳。」

「幹麼裝神秘?」

「沒辦法,現在講出來,可能會被追殺呢。」艾諾頗為無奈,他也不想一直隱瞞仙杜瑞拉。

「算了,無所謂,只是問問。那你想不想聽聽我和我媽以前去不可思議之國當瘋帽子茶會的演唱者的故事?」

「喔?有這種經歷?說來聽聽。」艾諾雙眼發亮,頗有興趣。

仙杜瑞拉樂得跟他說起她去茶會玩的經歷和被柴郡貓在臉上畫畫的經過,還差點被迫喝下奇怪的藥水。

艾諾越聽越開心,還問起現任不可思議的國王當時有沒有出現,得到的答案是不只現任國王沒出現,連前任國王都沒來。

「我說,你不說說你去其他國家玩的經過嗎?我都跟你分享一堆了。」

艾諾垂下眼,露出一抹苦笑,「我不能離開布林埃爾,即使去了其他國家,也都是因為公事,沒有什麼機會去玩。不過,我和萊斯特殿下、克拉倫斯殿下或是哈爾特陛下關係很好喔,偶爾會去找他們喝茶聊聊大陸局勢。」

「你肯定很想去玩的吧?」仙杜瑞拉跟艾諾相處了一陣子,發現他非常喜歡聽各國的趣聞軼事,總是笑著聽別人說故事,也很熱情,會主動拉著她去各種地方玩。

「嗯,非常想去,但是我的身分來說,不可以。」艾諾搖了搖頭,再次露出苦笑,「所以我才這麼喜歡聽大家的故事吧。」

夏格爾和凱爾賽對艾諾投以擔憂的眼神,欲言又止。

「對了,仙杜瑞拉小姐,我最近發現一個很有趣的地方喔。後天妳能早點結束演唱嗎?我想和妳一起去呢。」

創作回應

Reineke
夏格爾時不時反應過度,我若是他就會盡快改掉這個缺點
2021-05-25 20:25:00
楓之法師艾雅
他本來就對艾諾過度關心+過度保護……不過他自己不見得有意識反應過度這點
2021-05-25 20:29:07
Reineke
最好有個人來教訓他,他好改掉這個毛病
2021-05-25 20:44:36
楓之法師艾雅
大概很難有這種人,除非騎士團團長或皇帝皇后點出這點或是強迫他改……
2021-05-25 21:21:3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