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聯合篇】第一九八章:少女時代

黑霧 | 2021-05-25 09:03:36 | 巴幣 6 | 人氣 34

連載中【第五集 聯合篇】
資料夾簡介
《那些我們所犯下的罪》【第五集 聯合篇】

  接下來就是決定要複製當前這些書本帶回到旅館處理,還是直接在這裡解讀,按照祖瑟的說法就算在教堂裡多待一會也不會有問題,真要說的話這裡是祖瑟居住的地方,這點倒是需要多加考慮。

  考慮到複製完又要銷毀,多帶一份到外面也有點風險,再加上祖瑟也算挺熱情叫黑鴉在這裡解讀,最終黑鴉就決定留在教堂裡直接開始解讀的工作。

  既然黑鴉開始解讀,祖瑟也就不再待在旁邊,而是繼續處理日常工作,大概就是打掃地方,為定期舉行的禮拜做好準備,以及讀讀經之類。

  一般來說解讀工作都挺費心神,需要專注來做,況且也能在解讀的過程中可以多少先瞭解到內容,不過黑鴉已經算在這方面富有經驗,能夠機械式地處理了,結果反倒是覺得因為在別人的「家」裡,太過專心完全不理會主人倒有點不好意思。

  基於這個緣故,黑鴉決定挑起一個新的話題:「說起來,祖瑟神父你和師父是怎樣認識的?我實在想像不到師父會想結識神父,雖然她不至於是極端的那種無神論主義者,會去反抗天神教,但絕對稱不上喜歡。」

  聽到黑鴉的話語聲,祖瑟悠然地停下本來的工作,然後像是回憶過去一般微微歪著頭,花了好些時間才開口回答:「那還真是很久以前的事,而且算是一個很偶然的巧合,我還年輕的時候喜歡在『天神聯合』裡到不同地方傳道。」

  「年輕時?」黑鴉毫不隱瞞這個疑惑,「神父你現在至少六、七十了吧?年輕時師父她應該還未出世?」

  「年輕可是一種心境。」祖瑟微笑著說,看起來並不打算說出準確的年份,「那時候人們口中的『偉大導師』尚未誕生,是稱之為少女還言之尚早的時期,真要說的話只能叫作女童吧。」

  「師父的小時候……」黑鴉禁不住在心裡如此感慨,這可謂一個他從沒想到的內容。

  正如祖瑟的說法,人們——包括黑鴉以與瑪麗的一眾徒弟,眾人對瑪麗之所以有認識自是她在魔法界中開始有建樹的時候,在那之前自然不可能關注瑪麗,自然錯過了瑪麗年幼的時期,最多也就只能試著從瑪麗生活的地方去挖掘一些過去的痕跡。

  現實就是,如今不論是瑪麗認可的徒弟還是一眾追隨與自稱從瑪麗那裡學習的徒弟,這些人基本上都是瑪麗變得小有名氣時,或是主動想要幫忙,或是被瑪麗邀請成為研究魔法的助手,不論何者都可謂慕名而來,自然不可能知道瑪麗的少女時代。

  放在黑鴉眼前的也是一段未知,充滿好奇的他緊張地咕嚕一聲,小心地向祖瑟問道:「那時候的師父是怎麼一副模樣?」

  「哈哈,能有什麼模樣?不就是個野丫頭嘛?」祖瑟用上以神父來說頗為粗俗的字眼,卻也因此更能感受到他眼中的瑪麗,「你知道嗎?她在我跟人們講道時,毫不在意地亂入不說,還提出一個在任何信徒看來都充滿挑釁味道的問題。」

  「對任何信徒來說都充滿挑釁意味?」黑鴉輕聲複述這個描述,要讓所有人一致認為是不敬或者不禮貌的問題,他只能想到一個,「該不會問什麼是天神,又或者如何證明天神的存在吧?」

  「該說你不愧是她的徒弟嗎?」祖瑟此刻的笑容已經是不把那當作一回事,能夠輕鬆地談論起來,「而且她其實不是來搗亂,能夠從那清澈的雙眼中,看到只是純真地抱持著這樣的疑惑,不是為了質疑天神教,而是對天神存有著純粹的好奇。」

  「我能夠想像……」黑鴉也禁不住露出微笑,他想起了瑪麗面對各種「曾經」的魔法界難題,都是以很純粹的表情提出「為什麼不行」,然後二話不說就會默默攻克那些難題,從此奠定了不少基礎。

  「那你當時怎樣回答師父?」

  「我不記得了。」

  「誒?」祖瑟的回應太過乾脆,乾脆到黑鴉只能傻傻地應了一聲。

  「哎呀,記憶這東西,真的不怎麼可靠。」祖瑟不知道是真忘記還是在裝傻,「那應該是挺深刻的事,卻怎麼想都想不起來,不過我依稀記得是挺愉快的收場,大概是旁邊的信徒們以溫柔的目光目送她離開吧。」

  「好吧……」在這狀況下黑鴉也不好強求什麼,便繼續順著本來的話題談下去:「既然相遇是巧合,那師父應該談不上和你認識吧?那之後發生了什麼,導致師父會把這麼重要的資料委託於你?」

  「關於這個我說出來你恐怕不會相信,但我能夠以我的信仰擔保,在天神面前絕無謊言。」祖瑟這番話語氣說起來像是在開玩笑,但話語的內容卻又很嚴肅認真,「我也很想知道,實際上我一生沒見過『偉大導師』幾次。在大概四、五年前吧,她突然找上我了,而且不知道從哪裡知道我們天神教內部的事情,也就是剛剛提到的新舊派別。」

  「四、五年前……」黑鴉一時之間無法領會祖瑟的態度,但他聽到了非常關鍵的內容,那就是時間點。

  四、五年前也就意味著「獵魔行動」開展之前,那時候瑪麗便已經得出當下在黑鴉眼前的研究,儘管黑鴉尚未解讀出確切的內容,但就目前看來很可能是「永劫罪孽」的關鍵之一,換言之這些世界性的研究早在「瑪麗因為『獵魔行動』而展開報復」之前就做好了。

  這或許可以間接證明,「永劫罪孽」並不是單純為了報復人類而研究,當中含有展示魔法力量的成份,提倡魔法的可能性與重要性。

  這些想法在黑鴉的腦袋裡爭持過無數次,所以並沒有沉醉其中,很快就回過神來繼續本來的對話:「所以你也不知道師父她為什麼突然把這麼重要的資料交給你來看守嗎?」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