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Holy Fool 11:母親(上)&雜圖一枚

黃勤(金絲眼鏡) | 2021-05-25 07:01:28 | 巴幣 66 | 人氣 484

連載中第一部:Holy Fool
資料夾簡介
1792年夏,巴黎發生大規模流血衝突,來自羅馬的神父安卓亞斯‧班尼迪托,以及來自蘇格蘭的吸血鬼醫生安卓亞斯‧布萊克伍德,兩人命運因一起兇案而交會。

總算在5月結束前把上半部生出來了,反正鳥頭系列要7月才會重開連載,所以我還有一個月能把這章趕完orz

先放上跟本章標題非常搭的BGM


照之前慣例,歷史背景和翻譯會整章結束時再放。

同步更新於艾比索



第十一章:母親

Thus Milton describes our first frail mother; though when he tells us that women are formed for softness and sweet attractive grace, I cannot comprehend his meaning, unless, in the true Mahometan strain, he meant to deprive us of souls, and insinuate that we were beings only designed by sweet attractive grace, and docile blind obedience, to gratify the senses of man when he can no longer soar on the wing of contemplation.
─ Mary Wollstonecraft, 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s of Woman

(卡克特采城堡,匈牙利,1614年8月)

   城堡守衛聽見磚牆傳來敲擊聲時感到惱火,但還是湊向牆面唯一一扇小窗檢查裡頭囚犯的情況。

   為什麼不直接封在牆裡算了?

   他暗忖道。

   「我的雙手異常冰冷。」伊莉莎白向他抱怨。

   「那就躺下休息吧,巴托里,現在可是夏天。」他隨口應一句便繼續喝酒。「亞諾斯?喂,亞諾斯你死哪去了?嘖!撒泡尿需要這麼久嗎?」他開始碎念起不見人影的同僚。

   「我需要……水。」

   「閉嘴妳這殺人魔!」他轉過頭大聲咒罵,再次拿起酒杯痛飲後驚恐地把酒吐了出來。

   他嚐到血腥味。

   接著是一滴鮮血滴上手背。

   他抬起頭然後失聲尖叫。

   「下次挑個好一點的地方上廁所如何?」布萊克伍德把亞諾斯的屍體扔向他。

   「怪……怪物!有怪物──」城堡守衛連武器都來不及舉起就被一刀斷頭。

   「不得不說滿噁心的,安卓亞斯。」艾維拉收起劍,成群身披黑斗篷的騎士隨後闖入牢房。「竟然趁人上廁所時偷襲。」

   「誰叫那傢伙差點尿在我頭上。」吸血鬼醫生一邊拆掉磚牆一邊反駁。

   「阿提米絲部隊已經解決城堡大部份的軍力,最好快點救人,別讓騎士團繼續欠她們人情。」亞瑟走向他們並好奇地打量艾維拉。「所以妳就是艾維拉‧布拉加?阿提米絲部隊的新成員?」

   「是的,而你就是議會騎士團長亞瑟‧馮‧畢羅?」艾維拉伸出左手。

   「幸會幸會。」亞瑟與她握手。

   「抱歉上次在享樂間無暇接受你和你新婚妻子的邀約,阿德蕾德告訴我那實在很可惜。」她轉身加入拆除磚牆的行列。

   「哈哈沒關係,有機會大飽眼福是我和妮姬塔的榮幸。」金髮吸血鬼聽見急促腳步聲傳來,只見一個老女僕匆忙推開騎士們試圖阻止救援。

   「你們不能帶走她!」老女僕怒吼著抽出匕首。

   「真可愛。」亞瑟立刻制伏她,在伊莉莎白終於被拖出磚牆時當著她的面用拇指把老女僕的雙眼戳瞎。

   「你在做什麼?!」伊莉莎白差點腿軟。

   「解決妳當前的困境。」

   「但你犯不著凌虐她!」

   「我看過報告,妳在囚禁期間經常受僕役虐待,我只不過在幫妳處理這群惱人的牲畜而已。」亞瑟舔舐手指上的血肉說道,倒地哭號的老女僕隨即被踩斷脖子身亡。「該回去過血族的生活囉,巴托里。」

   「我不喜歡那傢伙。」伊莉莎白被放上擔架時低聲碎念。

   「隊長只是……有時異常討厭人類而已。」布萊克伍德試圖安撫她。

   「那女人是我的褓姆。」她無奈地閉眼。「縱使我討厭她,她還是比所有自稱是我母親的人更像母親。她值得有尊嚴地死去。」

   「……我很抱歉。」

   「別道歉,騎士,這不是你的錯。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安卓亞斯‧布萊克伍德。」

   「布萊克……伍德?布萊克伍德家族?想必你就是那位擁有魔法的鮑本恩‧西斯?」

   「沒錯。」

   「很高興認識你,安卓亞斯。」

   「我也是,伊莉莎白。」

   亞瑟上馬前瞥了布萊克伍德一眼,彷彿老早猜到對方準備要說什麼。

    「你想問我是不是受到當前事情影響才虐殺那個人類洩憤?」

   「我正想這麼問你。」布萊克伍德跳上馬。「腓德列克把他丈夫宰了?」

   「差點。」差點步上他父親的後塵,多諷刺。亞瑟捏緊韁繩。「但他爸昨天自殺了,老珀爾因為殺妻而被軟禁家中三世紀後終於把自己給吊死在天花板上。」

   「噢……他是否……需要有人去……」

   「他說他想一個人靜一靜。」亞瑟打斷他。「帶我們回家吧,安卓亞斯。」

   「收到。」他舉起雙手,暗紅光暈從地面升起,很快便轉為強光照亮夜空。

   「挺嚇人的。」艾維拉的同袍在騎士團消失時不禁抱怨。

   「妳是指騎士團還是那個會魔法的鮑本恩‧西斯?」艾維拉問她。

   「都是。」

   「我也這麼覺得。」

~*~

(議會,1794年2月)

   「感謝各族代表出席緊急會議。」伊莉莎白坐進寶座。「誠如信中所言,血王已破壞封印逃脫,人間隨時會遭到攻擊。」

   「呿!還以為那鬼東西只存在神話裡!」狼族將軍忍不住碎念。「還有那邊那個人類是怎麼回事?而且還是個神父?難道羅馬知道這件事?」

   「班尼迪托神父只是受血族聘僱的專業人士,與羅馬無關。」她快速讓將軍閉嘴。

    「我真的……該待在這裡嗎?」班尼迪托緊張地吞口口水。他自認已面對過不少狼人,但眼前這位將軍還真不是普通魁梧,而且脾氣顯然一點也不好。

    「你很重要,小班,所以你得待在這裡。」布萊克伍德輕拍他的肩膀。

   「這絕對是我見過最糟的開會組合。」約克對莫里斯竊竊私語。「洛基那個瘋老頭和管不住脾氣的克拉維將軍,烏頭婆婆都比他們好一百倍。」

   「可惜烏頭婆婆只是來檢查你的不是來開會。」莫里斯只能聳肩以對。

   「唉。」

   「直到去年底我們也認為血王只是傳說,我得為前任族長隱瞞此事向各位道歉。」伊莉莎白努力不垂下肩膀。

   「道歉就免了,誰不知道吸血鬼最會表面功夫?現在要面對的是世界末日!道歉根本改變不了任何事情!我只需要知道該如何打敗……」克拉維將軍不悅地咆哮,馬上就被洛基施法被迫閉上嘴巴。

   「那哥特蘭島的事情呢?那真的也跟血王有關?」洛基問她。「能否說明我們的王子在哥特蘭島遭遇的怪事?」

   「這……」

   「請讓我解釋!」莫里斯搶在母親之前開口。「我是……」

   「血族族長之子莫里斯,我已經聽到耳朵快長繭了。」洛基對滿臉通紅的褐髮青年眨眼,坐在狼族對面的阿克索露出不解神情。「說吧。」

   「我和約克在島上遇見血王,她先是入侵我的夢境讓我看到末日景象,接著用幻象化為一條龍試圖攻擊城寨。我擋下她的攻擊讓她暫時無法以實體現身,但她在我失去意識前告訴我她會在七天後對人間展開報復。」莫里斯向眾人說明,驚呼聲頓時四起。

   「她真是這樣說?」阿克索搓揉太陽穴。

   「是的。」

   「我當時就在莫里斯身邊,我能作證。」約克向他保證。

   「七天?很好!我們完蛋了!」羅伯特尖聲評論並再次遭到阿克索的拳頭痛擊。

   「但地點呢?」伊莉莎白追問道。「血王有讓你……看到她要從哪出擊嗎?」

   「我無法確定,但我認為她讓我看到末日景象是有原因的。」莫里斯搖頭。「在夢境中,我是從議會塔樓的窗外看到世界一片火紅,我推測她會從議會展開攻擊。」

   「就這樣?所以我們要相信你這小鬼做的夢?」克拉維終於擺脫洛基的咒語。

   「夢境向來是人間外的世界與我們溝通的橋樑,將軍,尤其對擁有魔法的生物更是如此。」洛基向克拉維解釋。「你當然也有魔法吧,莫里斯。」

   「是的。」

   「我能就這件事提出建議嗎,血族族長?」洛基望向伊莉莎白。

   「請說。」

   「我的建議是把所有軍力集中在血族議會。」

   「啥?!」阿克索不滿地起身。

   「你這老糊塗在胡說什麼!」克拉維揪起老狼人的衣領大吼。

   「嘖嘖,聽我解釋嘛。」洛基推開克拉維,從袖子裡撈出一綑舊羊皮紙。「根據三族共有的傳說,血王會帶領幽冥女王的軍團蹂躪人間,唯有強大的宗教聖物才能戰勝血王將軍團趕回幽冥之地,只是傳說從未清楚說明那個宗教聖物到底是什麼。而根據狼族長老們的研究,血王可能在很久以前降臨過人世並被擊敗,我想在場可能有血族、豹族或我的族人聽說過這研究但卻嗤之以鼻。」

   「從沒聽過有這種研究。」阿克索瞟了他一眼。

   「我們都當血王只是老掉牙的床邊故事。」羅伯特不屑地吐槽。

   「親眼目睹前我甚至沒聽過血王。」約克攤手說。

   「您太年輕啦殿下,現在不管哪族都喜歡人類那些嚇小孩的童話,呵呵,鵝媽媽之類的。」

   「我在血王脫逃後閱讀許多文獻,但多數是用看待民間傳說的方式在討論血王。」伊莉莎白搖了搖頭。

   難道維西‧奧圖不只向族人隱瞞血王出現的事情?

   她不敢繼續猜測。

   「這麼說好了,長老們在幾世紀以來因緣際會收集到些許與血王有關的圖像,繪畫有時比文字更能留下古老線索。」洛基攤開紙卷讓羊皮紙一一飄起,每張都繪有類似主題。眾人面帶恐懼地注視半人半骷髏的怪物腳踩火焰帶領著軍團大開殺戒,在一團花草繪畫後(其中一張則是被大團污漬取代),怪物和軍團哀號著墜入深淵。「目前發現最早的古卷約莫在羅馬帝國滅亡前一百年完成,也就是中間有團污漬的這張,完成於之後年代的則是用花草繪畫取代污漬,這手法非常有趣。」他抓住有污漬的古卷向大家展示。

   「你們該不會認為其他古卷可能抄寫自你手上那張?」布萊克伍德問他。

   「沒錯,火刑者,我們確實如此推測,甚至推測這一連串圖像源自壁畫,這些古卷極有可能是抄下了某幅壁畫。由於現存最早的古卷受汙漬破壞而失去血王被擊敗的關鍵畫面,所以之後抄寫的版本便用花草繪畫代替。我們還發現一件事,抄寫血王圖像的行為在羅馬帝國滅亡後就消失了,我們找不到比那年代更新的抄本,彷彿這些圖像……失傳了一樣。」

   「但要如何從這些圖像推論血王曾經降臨人間?即便是事實好了,被汙漬破壞的畫面也無法復原了不是嗎?」阿克索指指洛基手上的古卷。

   「這就要輪到文字上場了,文字和圖像能獨自存在,但往往也需要彼此。」洛基又從袖子裡拿出一捲羊皮紙。「這封信是跟年代最早的古卷一起被發現的,但時間顯然晚於古卷。它們被裝在同個信封,而信封又裝在族裡藏寶庫的一個舊箱子裡,那口箱子在狼族和血族仍是死敵時就從未打開,直到藏寶庫整修時才重見天日。」他讓信件飄起,褪色拉丁文在他的咒語下化為巨大影像讓眾人得以清楚閱讀。

   班尼迪托瞪大眼睛。

致吾友:
「紅王者七日盡奪萬物精血,人間幽冥同歸一體
然而
火光盡頭藏救星,唯有白樹使門啟
斷白樹末枝,獻祭弒父之鹿,供於祭壇
便生良機喚神矛,令紅王者復歸沉睡」
來自《瘋女梅西亞的預言詩》,彌補毀損之圖
妳的S
祝平安

    「這封信引用一本叫《瘋女梅西亞的預言詩》的書來代替古卷被汙漬毀損的部份,很可惜我們從未找到這本書。」洛基向眾人解釋。「詩文內容則是『紅王者七日盡奪萬物精血,人間幽冥同歸一體。然而,火光盡頭藏救星,唯有白樹使門啟。斷白樹末枝,獻祭弒父之鹿,供於祭壇,便生良機喚神矛,令紅王者復歸沉睡。』我認為這段文字能回應豹族代表剛才的問題,血王上一次降臨人間的證據可能以預言詩的形式被保存下來,只是至今已經失傳。照這段文字來看,古卷被毀損的部份就是取得神矛的儀式,假使神矛就是擊敗血王的武器,只是長老們仍不清楚白樹末枝和弒父之鹿到底是什麼。」

    「白樹?該不會……」班尼迪托瞄了布萊克伍德一眼。「但白樹聖會不是已經……」

    「多虧維西‧奧圖,白樹聖會已經滅亡了。」布萊克伍德惱怒地低語。「可惡!」

    但我在小班的記憶裡看到的又是什麼?

    他感到茫然。

~*~

(佛羅倫斯)

    「議會那邊有任何回覆嗎?」波錫歐在諾斯特拉達姆走回迷宮時開口。

    「還沒,顯然還在開緊急會議。」諾斯特拉達姆望著盡頭閃爍火光的黑暗甬道回應道,不知從何而來的振翅聲讓他猛然回頭,但除了忙於挖掘的嚎哭者他什麼都沒看到。

    「那你有想出方法進入這個通道嗎?」

    「如果從這個通道下方再往下挖呢?」

    振翅聲再度響起。

    「你想繞過眼前這個通道?」這下連波錫歐也聽見了振翅聲。「……那是什麼?」

    「有人闖入。」諾斯特拉達姆掏出手銃,但一團撞上腦門的黑色毛絨物體害他差點摔掉武器。

    那是隻蝙蝠。

    接著是無數蝙蝠瞬間淹沒視線。

~*~

(布達佩斯近郊,1700年冬)

    冷風吹得小屋不停發出嘎吱聲響,但即使是刺骨寒冬也無法阻止屋裡忙於準備熱水和乾淨布匹的人們,所有腳步聲與目光最後集中於爐火前的大床上,產婆抱起嬰兒時歡呼四起。

    「男孩!感謝老天!是個男孩!」嬰兒的父親喜極而泣。

    「快讓我看看……」嬰兒的母親虛弱地朝產婆伸手。「我的兒子!噢!我的寶貝!」

    「但……他沒有哭。」產婆對新生兒的情況有些憂心,但仍把他交給同樣也被淚水佔據臉龐的母親。

    小屋門板突然碰一聲倒下。

    尖叫聲轉眼間充斥屋內,伊莉莎白扔下產婆屍體後走向牆角,發現瑟縮牆角的女人已驚嚇過度死去,懷裡抱著一個剛出生的嬰兒。

    嬰兒嚎啕大哭起來。



~待續~



喔不老頭被蝙蝠淹沒了(這)

這章會應該讓莫里斯和伊莉莎白母子對質一下,不過兩人還是會happy ending收場~

(班尼迪托:不然每個角色的父親節和母親節都會很不好過啊ˊHˋ)

(作者:可能看了太多超級英雄電影所以太習慣這樣設定角色吧ˊ_>ˋ)

(布萊克伍德:喂="=)

(班尼狄托已哭著跑掉)

(屁孩三騎士:尿尿偷襲真的五告胎歌...)

(布萊克伍德:兵不厭詐嘛嘿嘿~)

(艾維拉:十之八九是他隊長教的=_=)

(亞瑟:妳覺得呢ˊ3ˋ)

(艾維拉:我就知道orz)

(維西‧奧圖:還好沒人懷疑到我頭上~~)

(伏拉德:我看根本就是你一脈相傳下來的吧="=)

順便放上之前PO在叭啦的小班與妖婆們ˊ艸ˋ


妖婆外型可能會修改一下,最左邊那位因為意外畫得太像拙著紐約驅魔師系列的某人所以會移去當別的角色(咦),所以還會大幅修改~

創作回應

Reineke
標籤裡的伊莉莎白姓名又顛倒了喔
2021-05-25 11:15:39
黃勤(金絲眼鏡)
這個我是用英語拼音,姓氏會倒過來,主要是方便關鍵字搜尋用的~
2021-05-25 11:18:54
Reineke
了解[e19]
2021-05-25 11:21:32
黃勤(金絲眼鏡)
[e34]
2021-05-25 11:23:19
Reineke
直到去年底我們也認為“血族”只是傳說→血王
2021-05-25 19:46:01
黃勤(金絲眼鏡)
感謝提醒QAQ
2021-05-25 20:42:31
ilwiKAMINA
如果那句話是前族長對醫生所說的:還好沒人懷疑到拎杯頭上
2021-05-30 23:15:34
黃勤(金絲眼鏡)
醫生:(facepalm
2021-05-30 23:43:43
Reineke
說真的,我好希望引用的文字直接翻成中文,尤其是這種論文的。文學作品好歹還找得到中譯,唉~
2021-06-13 23:35:28
黃勤(金絲眼鏡)
我會盡量找翻譯,如果有找到適合的會補上~
2021-06-13 23:37:0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