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一二七

黑霧 | 2021-05-23 09:21:31 | 巴幣 14 | 人氣 50


  在如此叫人連大氣也不敢喘一口的緊張狀況之下,閃光正輕輕撥弄著自己那頭淡金色的長捲髮,反正穿上甲冑時頭盔和身體的護甲都會貼身產生,所以不需要在戰鬥前先束好頭髮免得妨礙到戰鬥。

  閃光不是因為緊張才有這樣的小動作,而是在躊躇著有些話應不應該說,雖然她心裡知道幻焰肯定不會把她的提議視為不信任,但那樣的提議確實會容易讓人聯想到那方面。

  出生入死的同伴應當互相信任,既然幻焰什麼都沒有提出,那麼閃光就不應該多說什麼,這便是後者此刻正在糾結而不禁有些許煩擾地撥弄頭髮的原因。

  正如閃光知道幻焰處於什麼狀況而擔憂,幻焰自然也把閃光的表現看在眼裡,當下倒是由她主動開口:「怎麼了,小光?想要我來一個鼓舞的擁抱嗎?可是背著這東西我可碰不到妳。」

  「我也可以給妳來一個愛的鐵拳。」閃光握起了拳頭,「不過妳還會開玩笑,應該就是說沒有問題了吧?」

  「所以呢?妳原本想說的到底是什麼?」幻焰其實心裡已經大概猜到閃光打算說什麼,不過在這種時候,還是想聽到閃光親口說出來。

  既然幻焰主動提出來,閃光也不好找藉口不說,況且幻焰這番表現亦讓她安心了不少,便點了點頭說出來:「這次救援行動的環境可以想像得到有多嚴酷,我覺得小焰不如留在『第一城』外……我不是說妳無法戰鬥,確保退路也是很重要的!實在不知道從空路進入的我們,能不能從空路撤退。」

  「終於覺得我是拖油瓶,改為與蝕蜂搭擋了啊?」幻焰帶著笑容挖苦自己,這當然只是一點玩笑話,「我就不逞強了……雖然戰鬥在即還是逞強一點比較好,但考慮到我可能真的會拖累妳們,確實留在『外面』比較好,只是這次救援作戰大概不會容許這種做法吧?麥道威爾長官心知我的狀況,但仍然發出了這樣的指示,應該把這些都計算在內了。」

  「說的也是……」

  「而且重點在於救援,而不是消滅敵人,儘管會有不得不堅守——與敵人死戰的時候,但更多狀況應該是要靈活變通避免戰鬥吧,把蒼藍救出來才是首要目的,站在這個角度看來我覺得自己應該能發揮平常的實力。」幻焰試著給同伴一點信心,「所以打起精神來吧?假若妳發揮得比我差,肯定會被笑一輩子。」

  「誰會笑我啊?」

  「當然是我啊,比沒用的後備更沒用,不是一輩子的恥辱嗎?」

  「喂!這樣說太過份了吧?而且小焰才不是沒用的後備……」

  「好啦好啦,恢復精神就好。」幻焰認為自己有好好清除同伴的多餘關心,「那麼雖然到抵達之前的剩餘時間不多,還是多少來討論一下傳達的作戰吧?」

  「的確,確切的狀況似乎比想像中複雜。」閃光很快就收拾好心情,表情隨之變得嚴肅起來,「首先是關於蒼藍的位置,似乎就連總部都沒能掌握,雖然事前就知道在地底時無法聯絡,但她們乘坐的車應該有設置訊號增幅裝置,只要回到地面應該就在通訊有效範圍內,沒道理不說明狀況與報告自己的所在位置。」

  「就是這個,有種模稜兩可的感覺,就像未確認蒼藍的狀況就下了救援的判斷。」

  「應該是考慮到我們增援所需的時間吧?畢竟就算在最近位置待命的我們也遠在一百公里外……」

  「不,這解釋不了救援作戰的關鍵。」幻焰搖了搖頭,「就算憑地面的異變判斷蒼藍陷入危險,關鍵的位置與確實狀況都沒收到的情況下,很難想像麥道威爾長官會不顧一切投入我們前往救援。」

  「確實啊……不只是蝕蜂,就連黑刀也派去了。」閃光經由幻焰的提起,當初聽到作戰指示後的疑惑再次湧上心頭,「不是說她受了連『未知』都無法治療的傷而不能戰鬥的嗎?剛好在這個時候突然康復,還立即判斷能夠戰鬥?」

  「就是這點,小光。」幻焰啪了一個響指,「黑刀因為無法戰鬥的關係,聽說是安排在作戰指揮中心協助作戰管制,那麼她很可能就在麥道威爾長官身邊吧。」

  「小焰,妳是想說……導致這個狀況的是黑刀嗎?」閃光的聲音充滿難以置信。

  「這應該算是合理的推斷吧?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們和蝕蜂的主要任務是確定蒼藍的位置後,確保把黑刀送抵她們身邊,最後才是一同撒離『第一城』。」

  「這麼一說確實是怪怪的呢,既然有四人應該分成兩隊搜索,畢竟戰力太過分離在敵陣中也很危險,結果卻是不顧效率,三人與一人的分組,主要由我們來進行搜索……」

  「小光,妳沒聽懂這個作戰啊?」

  「吓?什麼意思?」

  「往回一點想吧,除非蒼藍的通訊裝置在戰鬥中損壞,否則她們一旦回到地面就會與總部聯絡,而過往我們參與過的激烈戰鬥還少嗎?很難想像二人的通訊裝置同時故障或者損壞,換言之她們仍然在地底,那麼我們在地面搜索又有什麼意義?」

  對於幻焰的話語,閃光並沒有立即給出回答,而是頭微微傾向下思考起來,過了半分鐘後才開口:「這就是為什麼作戰指示聽起來有點模糊,不夠明確的理由嗎?抵達現場之後隨機應變,因應狀況優先保障自身的安全,其實是為了等到蒼藍回到地面,那時才是救援作戰的開始?」

  「基本上就是如此吧,至少我們聊到現在還沒聽到什麼指正,應該就意味著這個想法沒什麼問題了。」

  「確實……小焰妳好厲害!看來真的恢復到平常的模樣了。」閃光露出了打從心底的高興,她沒想到從「雷光作戰」開始就困擾著她的憂慮,竟然會以這種方式得以消減,「不過真是如此的話,又為什麼不直接說,而要我們自己推測?」

  幻焰注視著閃光的雙眼,頓了一頓才回答:「大概是實際狀況正如之前所說,不確定的因素太多,與其讓我們先入為主,導致突發狀況發生時無法應變,不如從一開始就保留彈性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